传记 图书

丘吉尔是一位人生内涵极为丰富的传奇人物。本书在较系统、全面地介绍了丘吉尔一生主要事迹的同时,还力图透过历史的表象,对人们囿于政治或党派的偏见而对其产生的误解加以辨析,以便读者对这位曾为人类从法西斯恶梦中挣脱出来作过特殊贡献的一代英国名相,能够从本质上有更为深刻的理解。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20.机会来了 - 来自《沧浪之水》

有人在楼道里叫我的名字,我一个冷颤惊醒了。外面的人把门拍得山响,叫着:“池大为,董柳,董柳。”我开了灯,外面的人说:“是我呢,是我呢!”董柳说:“丁处长吧!”我披上衣服开了门,丁小槐闯进来说:“董柳董柳,赶快赶快!”董柳吓得钻回到被子里去。丁小槐退到门边说:“马厅长的孙女渺渺在人民医院,叫你去打针。”说了半天才明白,马厅长的孙女呕吐脱了水,在省人民医院输液,第一针走了针,再一针,护士太紧张,又没中。沈姨大发脾气,要耿院长叫最好的护士来,新来的护士看见第一个护士被耿院长骂得流泪,拿起针手就抖起来,又失败了,就没人敢上了。沈姨急得要发……去看看

第十六章 张文木:天鹅绒手套中要有外交铁掌 - 来自《中国高层新智囊》

张文木,1957年生于陕西,1975年中学毕业后下乡插队锻炼,自1979年起,相继在西北大学、天津师范大学、山东大学学习,1997年获法学博士学位,同年进入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从事研究工作至今。其间曾就中国安全战略问题发表一系列文章,在国内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亡国的那种感觉是不能用言语表达的。———张文木   中国已经进入了“枪杆子里面出主权”的历史阶段   张文木自己也不清楚什么时候国外把他称作“中国学界鹰派人物”,当2000年张文木在传媒公开“枪杆子里面出大国”主张后,“鹰派张文木”的尖叫声在国外更是甚嚣……去看看

第二章 整饬两江 10、联合七省总督支持长江水师改制 - 来自《曾国藩 第3部 黑雨》

回到江宁后,曾国藩和彭玉麟、黄翼升、李朝斌等人进一步商量长江水师的永久保留问题。曾国藩的最大顾虑是:将团练改为经制之师,这是没有先例的事,不知朝廷能否同意。  芥航法师的所谓“以老衲冷眼观之”的话,毕竟只是他的看法,是不是朝廷的意思,实在显得很玄虚。黄翼升、李朝斌说,不管怎样,先上个折子再说。彭玉麟思考良久,说出一套完整的设想来:“团练改为经制之师,没有前例可援,若是陆军,此事万万不可提,但现在是水师,却可望获得准许。一则朝廷鉴于从宣宗爷开始,海疆屡受夷人侵凌,需要建一支海防水师。二则长江水师组……去看看

第18章 柏拉图哲学中的知识与知觉 - 来自《西方哲学史(卷一)》

绝大多数的近代人都认为经验的知识之必须依靠于,或者得自于知觉,乃是理所当然的。然而在柏拉图以及其他某些学派的哲学家那里,却有着一种迥然不同的学说,大意是说没有任何一种配称为“知识”的东西是从感官得来的,唯一真实的知识必须是有关于概念的。按照这种观点,“2+2=4”是真正的知识;但是象“雪是白的”这样一种陈述则充满了含混与不确切,以致于不能在哲学家的真理体系中占有一席地位。   这种观点也许可以上溯到巴门尼德,但是哲学界之获得它的明确形式则须归功于柏拉图。我在本章中只准备讨论柏拉图对于知识与知觉乃是同一……去看看

2-3 个人主义为什么在民主革命完成后比在其他时期强烈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当民主社会在贵族制度的废墟上刚刚建立起来的时候,人们的彼此孤立和随之而来的利己主义特别容易引起人们的注意。民主社会不仅有大批早已独立的公民,而且每天还有一些昨天刚刚获得独立并陶醉于新得到的权力的人充实进来。这些新人自负,相信自己的力量,认为今后无须求助别人。他们的一言一行,不难证明他们只知有己。贵族制度只有经过长期的斗争才肯屈服。在这个斗争的过程中,各个阶级之间闹得仇深似海。即使在民主获得胜利之后,这种仇恨也不会立即消失,仍可能在继之而来的民主混乱时期兴风作浪。公民当中的那些原来高高在上的人……去看看

第十五章 进击莱特 - 来自《麦克阿瑟》

昔日诺言终实现,神气活现登红滩;   海陆同谱英雄曲,双雄大战莱特湾。   话说大政方针已定,麦克阿瑟便开始了紧张的准备工作。他知道,进攻莱特的战役将是他指挥作战以来最复杂、最庞大和最困难的行动。进攻莱特,谈何容易。该地在美军战斗机掩护范围500英里以外,并位居菲律宾日军机场掩护网的中心。日军可从各条航线对其守军进行增援和补给,而美军只能依靠舰载机来阻止这种增援和补给,地面部队也只能靠舰载机的掩护向前推进,并制止日本海军攻击滩头阵地。看来,与海军搞好协同是取得这次战役胜利的关键。按照部署,得到加强的第 7……去看看

第三章 看(Seeing) - 来自《惊人的假说》

   2009/10/01
“眼见为实”。在餐桌上,有些并非从事科学研究的人常常问我目前正在研究什么,当我回答说,我正在思考哺乳动物视觉系统的某些问题即我们如何看东西时,他们往往会表现出令人有些窘迫的沉默。提问者往往迷惑不解,为什么像看东西这么简单的事情还会有困难。当我们睁开眼睛时,毕竟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看到一个开阔清晰、充满五颜六色物体的世界。一切都显得轻松自如,因此还有什么问题可言呢?当然,如果我现在潜心钻研的是数学、化学甚至经济学这些需要花费脑力的问题,也许还有值得谈论的东西。然而,看……?另外,很多人认为,既然他们的大脑工……去看看

第三章 为权利而斗争是对自己的义务 - 来自《为权利而斗争》

   2009/10/01
为权利而斗争是权利人对自己的义务。主张自己的生存是一切生物的最高法则。  它在任何生物都以自我保护的本能形式表现出来。但对人类而言,人不但是肉体的生命,同时其精神的生存至关重要,人类精神的生存条件之一即主张权利。人在权利之中方具有精神的生存条件,并依靠权利保护精神的生存条件。若无权利,人将归于家畜,因此罗马人把奴隶同家畜一样对待,这从抽象的法观点来看完全首尾一致。因此,主张权利是精神上自我保护的义务,完全放弃权利(今日不可能,但曾经可能过)是精神上的自杀。另外,所谓法不过为各种制度的总和。其中的各个部……去看看

1.祸从口出 - 来自《沧浪之水》

刘主任病了,去省人民医院住院。人事处贾处长来到我们办公室说:“刘主任病得不轻,出了院也要休养好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办公室还是要有个人牵一牵头,丁小槐呢,在办公室的时间更长一点,是不是就给他压一点担子?”贾处长口里说着丁小槐,眼睛却望着我。我说:“听组织的安排。”贾处长说:“丁小槐有没有勇气承担?”丁小槐脸都红了,压抑着兴奋说:“组织上定了,我就不能再说什么了。”贾处长说:“池大为你就好好配合工作。”   丁小槐有模有样地当起代理主任来,身体整天像充了电一样,一刻也不能安静下来。他总是用动作和语调向每一个到办公室……去看看

第60章 - 来自《英雄出世》

老五在玉环面前虽有些假,却是真心想跟百顺好的。   百顺实是个人见人爱的小男孩,温顺得像个猫,叫他往东他不往西,——叫他去洗脏裤衩、月经带,他虽说不乐意,仍是去洗了。这就好。从良找男人是过日子,过日子么,就得找这种能体抚人的男人。   更让老五得意的是,这一回她胜了老六。   往日为争夺百顺这只可心的小猫,老五没少和老六斗过气,今个儿独占了百顺,心理上便极是快意,觉着自己是强过了老六的,对老六是个打击。因而,老五认为,就冲着这一点,在玉环面前装装孙子也值得。   ——她装孙子只是暂时的,真出了小白楼,孙子自然不要再装……去看看

03 非洲之行 - 来自《希望的理由》

   2009/10/01
万妮和埃里克舅舅到伦敦的码头为我送行。我们一起看了看我的船舱,还从它的小舷窗朝外看了看。我的舱里还有5个女孩子。我们见了见旅途上将照料我的服务小姐。然后在船上到处转了转。在此后3个星期的旅途中,这艘船将是我的家。我才23岁,就将离开我熟悉的一切——我的家、我的亲人、我的祖国。我当时肯定还有点害怕,肯定是跟母亲、舅舅、外婆、姨娘和妹妹依依惜别。可是我只记得当时感到无比惊讶。这样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我即将踏上去非洲的航程,去一个非常陌生的世界。在那里举目无亲,只认识一个至少已经5年没有见面的中学同……去看看

第5章 科学革命:对科学革命的首次承认 - 来自《科学中的革命》

许多历史学家,其中包括罗杰·B.梅里曼(1938),H.R.特雷弗-罗伯(1959),E.霍布斯鲍姆(1954),以及J.M.古利姆特(1975)等,已经注意到了17世纪中叶在欧洲的不同地区——美国,法国,荷兰,加泰罗尼亚,葡萄牙,那不勒斯以及其他一些地方——几乎同时发生的起义、暴动或革命。显然,这是一个充满了危机和不稳定因素的时期,并且,看起来似乎存在着一种普遍的革命,而不同地区所发生的事件只不过是这一革命特定的表现形式。那时,正如特雷弗-罗琅所指出的那样,存在着一种“普遍的危机”,这对于当时思维敏捷的人来说是显而易见的。led3年1月25日,杰里迈亚·惠特克在众议院……去看看

余论七 中苏领导人对朝鲜停战的政治考虑 - 来自《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

1953年无论对于东方还是西方都是十分重要的一年。这不仅是因为美国共和党在阔别白宫16年后推出艾森豪威尔重登总统宝座,以及最著名的苏联领导人斯大林去世后克里姆林宫迎来了一批新主人,更令人瞩目的是引起东西方两大阵营严重冲突的那场战争——朝鲜战争结束了。  在历史研究中,朝鲜战争的结束同它的源起一样给史学家留下了许多令人疑惑的谜团。80年代,不少西方学者认为阻碍谈判双方达成停战协定的战俘问题得以顺利解决,主要是因为美国新政府的核外交或核威慑发生了作用,尽管争论颇多。进入90年代以后,随着中国和俄国档案文……去看看

自序一 - 来自《面包与自由》

(俄文本序)  本书原名“面包略取”,用法文写成出版,我想在这书里,把无政府共产主义的革命的发端的时期尽可能地描写出来。  从政治方面与经济方面来批判现社会制度,并且对于代议制,法律与强权等等成见,加以分析与抨击,我在《一个反抗者的话》(俄文译本的名称为“现社会制度的崩坏或一个反抗者的话”)一书里已经做过了。那书的结论是:应该实行充公,即一切土地与积聚的财产,必须为人类的生产与生活而使用,因此现在被私人占有了的均须归社会公有。本书原文曾连续刊载于《反抗者》①的社论栏,后来我在法国被捕入狱……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