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山再起

 《丘吉尔传》

  1915年11月18日,丘吉尔身着少校军服,踏上了前往驻扎在法国圣.奥莫尔的自己 所属团队的征程。他再不能像任海军大臣时外出巡视那样派头十足地旅行,而是乘坐一艘挤 满了假满归队的官兵的定期航班横渡英吉利海峡。使他意外而深感满意的是,到岸后他发现 驻法国的英国远征军总司令弗伦奇派自己的小汽车在专候他。弗伦奇把丘吉尔接到位于 圣.奥莫尔附近的布伦迪克城堡的司令部里,设宴款待了他。丘吉尔后来写道:“我们几乎 是单独在一起进餐,并以同等的地位对战争形势作了长谈,仿佛我还是海军大臣。”

  弗伦奇建议丘吉尔指挥一个旅,丘吉尔准备答应下来。但他提出先到基层去见习一段时 间,以熟悉陆军战斗的特点。于是,丘吉尔被安排到刚调到默维勒前线布防的近卫步兵团的 一个营中去见习。到部队后,丘吉尔发现官兵们对他比较冷淡。营长乔治.杰弗里斯中校对 他说:“我想我应该告诉你,你到我们这个营来,这件事根本没有同我们商量过。”由于丘 吉尔不摆大人物架子,反而处处小心谨慎,努力搞好与同事或下级官兵们的关系,逐渐使人 们改变了态度。他还要求下连队亲自体验堑壕生活,以便丰富自己的步兵作战经验。尽管这 样十分艰苦甚至非常危险,丘吉尔也非常乐意去。有一次,他接到命令要他去见军长。他步 行了5公里十分泥泞的道路来到约定地点,但接他的汽车没有来。当他怀着一肚子怨怒情绪 回他的掩蔽部时,才发现这件令人不快的事竟使他逃过了一场灭顶之灾;他所住的掩蔽部已 经被德军炮火全部摧毁。到了12月中旬,丘吉尔完成了见习任务,回到弗伦奇的司令部。 弗伦奇预定安排他指挥第19师的一个旅;但这项任命未等批准就被取消了。因为弗伦奇在 回伦敦时向阿斯奎斯首相提及了这项任命,首相对此表示了强烈反对。此后不久,弗伦奇的 驻法英国远征军总司令职务被道格拉斯.黑格将军取代。黑格不主张对丘吉尔予以特殊照 顾,他认为,在丘吉尔“显示出他能以营级指挥官的身份负起指挥战斗的职责之前,就不能 任命为旅长”。于是丘吉尔被任命为皇家苏格兰毛瑟枪团第6营营长。

上一篇:婚姻与家庭

下一篇:毛瑟枪营长重登政坛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一章 传统乡村社会的政治特征(上) - 来自《岳村政治》

清代,地方政治制度的基本事实是,在成文制度方面,国家行政权力的边陲是县级;县以下实行以代表皇权的保甲制度为载体,以体现族权的宗族组织为基础,以拥有绅权的士绅为纽带而建立起来的乡村自治政治。一、传统乡村和乡村传统我们研究的课题是转型期中国乡村政治结构的变迁。所谓“转型”就是指事物从一种运动型式向另一种运动型式转变的过渡,转型期则是这种过渡过程的时间界线。社会转型是指社会从一种类型向另一种类型的过渡过程1,即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的转变。因此,首先要做的,就是对“传统乡村”有一个认定,即通过确定……去看看 

9-5 南中国海 460米深海底 - 来自《黄祸》

他恨美国, 恨到刻骨铭心。丁大海猛地睁开眼睛, 非常清醒, 仿佛一直没睡过。眼球温润光滑。心脏跳动很快。他通常每次睡五小时, 几乎像钟表一样准确, 从来不多不少。今天却刚睡三小时就醒了。他不想再睡下去, 也知道睡不着。这几天一直处在神经紧张的状态。直觉告诉他, 有一个很大的危险正在咄咄逼近。可他猜不透那危险到底是什么? 未知的危险最使人紧张。他在梦中也搅尽脑汁地猜测:为什么中国海突然出现了密布的声纳浮标? 不明国籍的直升飞机一架架盘旋着收集悬浮基阵的电波? 为什么拖运声纳渔网似地在头顶拉来拉去? 那……去看看 

08 一个崭新的世界——变动时期的新领袖们(上) - 来自《领袖们》

在1940年总统选举中败给罗斯福、并希望在1944年再次参加竞选的温德尔·威尔基,于1943年出版了一本书,名为《一个世界》。此后,该书的内容大多已被人们所忘却,唯独书名还被记忆犹新。这本书用两个词归纳了现代的一个基本现实,即我们是第一次真正地生活在“一个世界”中。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哪个部分可以远隔尘世,不受其他地区的骚乱的影响了。   威尔基写出《一个世界》以来的四十年中,世界上发生了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更为巨大的变化。今天,如果对全球再作一次概括的话,可以称之为“一个崭新的世界”。   我们生活的这……去看看 

心理的观察 - 来自《悲观论集卷》

在欧洲诸国语言文字中,有一个令人不易觉察但使用恰当的字,这就是表示人的字,通常皆用“person”。在拉丁文中,“persona”的真正含义,乃指“面具”,就像是在古代的戏台上优伶们常习惯的装束那样。确实,没有显示其本来面目,各人都像是戴着假面目在那儿演戏般;确实,我们的全部排场,都可比喻成一出不断演下去的滑稽戏。一切有志之士就会发现社会的淡然无味,而那些愚昧者却觉得悠然安闲。  理性,应该被称为预言家,当它为我们指出我们当前所作所为的结果时,不也正为我们预示了未来了吗?因此,在我们出现卑鄙的情欲、一朝的愤怒、贪婪的欲望……去看看 

第03章 交换和市场 - 来自《政治与市场》

正如毛泽东在我们时代的作用一样,亚当·斯密在他那个时代表达了对等级制 和官僚制的一种日益强烈的对抗意识。他仿佛是一边摇头,一边评论路易十四 (Louis ⅪⅤ)的伟大部长戈伯特(ColCbert)说:“他竭力照着 公共部的某个处署的样子管理一个伟大国家的工业和商业。” 《国富论》坚持一个古典的命题,即:这种做法是一个巨大的失误,它将使国家 永远贫穷。   历史上看,能代替国家的政治—经济制度的政府统治的选择,始终是市场。如 同等级制、官僚制和政府体系源于权威关系一样,市场制度源于简单的交换关系。 简单的和复杂的交换 市场赖以建立的交换……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