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准确的完整的毛泽东思想”

 《邓小平的晚年之路》

  尽管叶剑英、李先念等人在把江张姚王抓起来的时候,多次表示要继续批邓,但局势稍稍稳定以后,叶剑英就多次向华国锋提议,请邓小平同志出来工作。在玉泉山召开的一次政治局会议上,叶剑英又正式向华国锋提议,尽快让邓小平同志出来工作。他在会上说:我建议让邓小平出来工作,我们在座的同志总不会害怕他吧?邓小平参加政治局,恢复了工作,他总不会给我们挑剔吧?显然,叶剑英的发言带有情绪。因为他多次向华国锋提议都没得到华国锋的同意。李先念听了叶剑英的发言后,马上表示同意让邓小平同志尽快出来工作。其他与会人员没有发表意见。大家的目光一齐投向主持会议的中共中央主席华国锋。华国锋听了叶剑英和李先念的发言,仍然对邓小平出来工作表示不同意。

  在一段时间内,陈云、徐向前、聂荣臻、王震、许世友等一批人,在不同的场合以不同的方式,向华国锋和党中央提出:要尽快让邓小平出来工作。

  一九六六年十月十日,邓小平给党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华国锋写了一封信:

  敬爱的华主席,党中央:

  最近这场反对野心家、阴谋家篡党夺权的斗争,是在伟大领袖逝世后这样一个关键时刻紧接着发生的。以国锋同志为首的党中央,战胜了这批坏蛋,取得了伟大的胜利。这是社会主义道路战胜资本主义道路的胜利,这是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胜利,这是毛泽东思想和毛主席革命路线的胜利。我同全国人民一样,对这个伟大的胜利感到万分的喜悦,情不自禁地高呼万岁、万万岁!我用这封信表达我的内心的真诚的感情。

  以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万岁!党和社会主义事业的伟大胜利万岁!

  王震在中央一些领导人中串门,并一块谈论“天安门事件”和邓小平复出的问题。他极力主张邓小平出来工作,常与陈云、肖劲光、耿飚、王诤等一同议论如何支持邓小平复出工作。并为在会上发言支持邓小平复出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征求老同志的意见,与各方面的人交谈,准备了一些必要的材料。

  一九七七年三月,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工作会议。

  会议一开始,身为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的华国锋召开了各小组的负责人会议。他对这些人提出了本次会议的各项注意事项。特别向负责人交待:关于“天安门事件”的平反问题和邓小平出来工作的问题,这次会上不要讨论。

  陈云首先在小组讨论会议上以书面形式发言,与华国锋唱起了反调,专门讲“天安门事件”平反和请邓小平出来工作的问题。陈云对“天安门事件”讲了几点看法:“第一,当时绝大多数群众是为了悼念周恩来总理;第二,尤其关心周恩来同志逝世后党的接班人是谁;第三,至于混在群众中的坏人是极少数;第四,需要查一查‘四人帮’是否插手,有诡计。”谈到邓小平出来工作问题,陈云说:“邓小平同志与‘天安门事件’是无关的,为了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的需要,听说中央有些同志提出让邓小平同志重新参加党中央的领导工作,是完全正确的,我完全拥护。”

  王震接着在小组讨论会上发言:邓小平同志政治思想强,人才难得,这是毛主席生前说的,周总理传达的。小平同志是同“四人帮”作斗争的先锋,所以“四人帮”千方百计地卑鄙地陷害他。现在全党全军全国人民都热切地希望小平同志早日出来参加领导工作。“天安门事件”是我们民族的骄傲,是全国人民阶级觉悟和路线斗争觉悟大大提高的集中表现。谁不承认“天安门事件”的本质与主流,实际上就是替“四人帮”辩护。

  许多人都拥护他的发言。

  当王震的发言要在会议简报上刊登时,华国锋压下来,不让简报刊登。华国锋表示:此事非同小可,必须认真思考,妥善选择。他仍然认为邓小平“犯有错误,要帮助他改进错误”。

  在这种情况下,一九七七年年四月十日,邓小平第二次写信给华国锋、叶剑英和党中央。

  信中说:

  “从我知道党中央任命华国锋同志担任党的主席和军委主席,并迅速取得粉碎‘四人帮’的胜利后,我在1976年10月10日给华国锋同志和党中央的信中表达了真诚的支持和欣喜。如果党中央认为合适的话,我想建议把这封信和上封信在党内印发,怎么样决定,完全取决于党中央的考虑和决议。”

  “我们必须世世代代地用准确的完整的毛泽东思想来指导我们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把党和社会主义事业,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事业,胜利地推向前进。”

  “感谢党中央证明了我本人同天安门事件没有联系。我特别高兴的是,华主席认为清明节群众的行动是正当的。”

  “现在谈谈我的工作,所有职务和我何时开始工作都取决于党中央的考虑和指示。”

  一九七七年年五月三日,党中央印发了邓小平致华国锋、叶剑英、党中央的两封信。

  邓小平在四月十日的信中提出“准确的完整的毛泽东思想”这个概念,是什么意思?是针对什么?

  一九七七年五月二十四日,邓小平同王震、邓力群谈话中说:“两个凡是”不符合马克思主义。一个人讲的每一句话都对,一个人绝对正确,没有这回事情。毛泽东思想是个思想体系。我们要高举旗帜,就是要学习和运用这个思想体系,用准确的完整的毛泽东思想来指导我们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

  很明显,这时,邓小平提出“准确的完整的毛泽东思想”这个概念:

  首先是针对华国锋的。

  一九七六年十月二十六日,华国锋在听取宣传口汇报时说:目前主要是批判“四人帮”,也要批邓,一定要注意毛泽东主席批准过的、讲过的不能批。

  一九七七年年一月,华国锋又要写作班子把“两个凡是”写在为他准备的一个讲话提纲中。

  一九七七年年二月四日,《人民日报》、《红旗》杂志、《解放军报》,根据汪东兴的指示发表社论:《学好文件抓好纲》,公开提出“两个凡是”——“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定,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

  这时,“英明领袖华主席”、“以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万岁”的话虽仍在耳边回荡,邓小平虽然还没有正式恢复工作,但他就已经着手批判华国锋了。这就是邓小平!

  当然,也是针对毛泽东的。

  邓小平说:一个人讲的每一句话都对,一个人绝对正确,没有这回事情。从道理上说,这个话并不错,既可以适用于毛泽东,也可以适用于邓小平。但这里邓小平并不是讲一般道理,而是特别有所指的,指的就是一九七五年十月至一九七六年一月毛泽东关于“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的谈话。对这些话如果要坚决维护、始终不渝地遵循,那么邓小平就不可能恢复工作,或者说邓小平不真诚地改正错误就不可能恢复工作。但是,邓小平既要恢复工作,又绝对不愿意承认错误。这样就只能是毛泽东的这些话“讲错了”。

  进而,也是针对毛泽东思想的。

  邓小平提出要用“准确的完整的毛泽东思想”来指导我们的事业。从道理上说,这个话也不错。问题在于怎么样运用毛泽东思想才算是“准确的”、“完整的”?党的七大、八大、九大、十大通过的政治报告、党章等包含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针、基本政策,是“准确的”、“完整的”毛泽东思想吗?这个时候邓小平并没有说,他也不会说,因为时机还不成熟。根据以后的事实可以知道:邓小平对七大、八大是承认的,对八大以后,毛泽东提出的一系列基本理论、路线、方针、政策,他就不承认了;运用这些思想来指导工作,他认为就不准确、不完整了。

  可见,邓小平将要上台时提出的“准确的完整的毛泽东思想”这个基本概念、基本口号,所包含的内容是“非常丰富”的。然而,当时有几个人能够领会其中的真意呢?即使是现在,又有多少人能够理解其中的真意呢?

  一九七七年七月二十一日,十届三中全会通过了恢复邓小平各项职务的决议以后,邓小平在会上说:对毛泽东思想体系要有一个完整的准确的认识,不能够只从个别词句来理解毛泽东思想,而必须从毛泽东思想的整个体系去获得正确的理解。要善于学习、掌握和运用毛泽东思想的体系来指导我们的各项工作。只有这样,才不至于割裂、歪曲毛泽东思想,损坏毛泽东思想。

  这些话,说得无懈可击,但也高深莫测!不通过长时期的反复实践,就不可能认识它包含的真理颗粒究竟有多少。

  对于恢复邓小平的职务这件事,华国锋和他的一些伙伴是有分歧的。陈永贵后来回忆说:我早就对他说:华主席你千万不要把邓小平给放出来,他要解放出来,人家要说我们是毛主席的叛徒,是背叛了毛主席的事业的。再说邓小平出来,能把你放在眼里吗?他还给我做工作说:“毛主席给了他一个机会,我也给他一个机会,他会对我感恩戴德的。等于我给他一条生命嘛!”

上一篇:05 “把‘四人帮’抓起来”

下一篇:07 “实事求是,群众路线”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十二章 论神律的真正的本原 - 来自《神学政治论》

论神律的真正的本原,为什么称《圣经》为神圣的,为什么称之为《圣经》,为什么因为里面是上帝的。  那些认为《圣经》是上帝从天上给人们送来的口信的人一定会叫起来,说我犯了冒犯圣灵的罪,因为我说《圣经》是有错误的,割裂了的,妄改过的,前后不符的;说现在的《圣经》是断简残篇,并且说上帝和犹太人定的神约的原文已经失传了。可是我想他们稍加思索一定就会不再吵嚷。因为不只理智而且预言家与使徒们表示过的主张公然说上帝的永久的经典与神约,也犹之乎真正的信仰,是以神力刻在人的心上的,也就是刻在人的精神上,这就是上帝的神约的真……去看看 

附文1 中国前途之辩 - 来自《中国不高兴》

前言  (孔哲文《中国安全》季刊主编)  在本期中,我们继续就有关中国前途问题的展望进行讨论。我们曾用同样的浓墨重彩在这幅巨大的画布上作画:中国的宏大战略、其综合国力的构成、中国与世界保持接触,以及中国在获得大国地位的时候有可能为世界提供什么样的“思想”或价值观体系。  我们现在把重点从中国国情的大局转移到有关这个国家动力源泉的细节问题上:中国软实力的演变、其经济前景、该国的民族主义趋势、对外政策,最重要的也许还有世界如何看待所有这一切。  由于奥运圣火的光芒照耀着中国,所以世界……去看看 

一、“世纪大案”启示录 - 来自《他山之石 可以攻玉》

◎在哈佛法学院看转播1995年10月3 日中午,哈佛法学院的师生暂停正常课程,在学生活动中心等处 专门观看橄榄球与影视明星辛普森涉嫌杀人案的刑事审判结果。法官问:“陪审团的女士和先生们,你们是否已经有了结论?”此时全场静得 出奇,每个人都屏住呼吸,等待这个历时一年零三天的马拉松式“世纪审判”的结 果。宣读的陪审团判决是:被告无罪。我周围的许多人立即做出反应。一位白人妇 女泪水夺眶而出,叹了口气说:“美国完了。”更多的人轻声说:“No!”表现出 惊讶、难以置信而又无可奈何的表情。在场的黑人学生不多,他们没有什么激烈的 ……去看看 

第二讲 唐代 - 来自《中国历代政治得失》

一、唐代政府组织   甲、汉唐相权之比较   汉和唐,是历史上最能代表中国的两个朝代,上次讲了汉代制度,现在继续讲唐代。先讲唐代的政府:政府与皇室的划分,自汉以来即然。惟就王室论,皇位世袭法,永远无何大变动,只是朝代的更换,刘家换了李家,此等是并不重要。但就政府来说,其间变化则很大。政府中最重要者为“相权”,因于相权的变动,一切制度也自随之变动。唐代政府和汉代之不同,若以现在话来说,汉宰相是采用领袖制的,而唐代宰相则采用委员制。换言之,汉代由宰相一人掌握全国行政大权,而唐代则把相权分别操掌于几个部门,由许多人来共同……去看看 

关于未来、科学和伦理学的结语 - 来自《复杂性中的思维》

复杂系统原理主张,物理的、社会的和精神的世界都是非线性的、复杂的。这个基本的认识论结论对于我们现在的行为和未来的行为,都有重要的影响。科学和技术对于未来的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因此,本书最后将展望一个复杂的和非线性世界中的未来、科学和伦理学。我们对于其未来能够知道什么?我们应当干些什么?   7.1复杂性、预测和未来   在古代,预测未来的能力似乎是预言家、祭司和占星术士的某种神秘能力。例如,特尔斐神谕中,占卜家皮蒂娅(公元前6世纪)在迷糊状态之中揭示了帝王和英雄的命运。在现代,人们变得相信拉普拉斯妖……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