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华国锋“辞职”

本章总计 5839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邓小平实际上已经成为政治思想上的“核心”,组织上,胡耀邦被任命为中央秘书长。

  一九八0年二月,党的十一届五中全会增选胡耀邦、赵紫阳为政治局常委。全会决定成立中央书记处,选举胡耀邦为总书记,万里、王任重、方毅、谷牧、宋任穷、余秋里、杨得志、胡乔木、胡耀邦、姚依林、彭冲为中央书记处书记。会议决定批准汪东兴、纪登奎、吴德、陈锡联的“辞职请求”,免除他们所担负的党和国家的领导职务。

  这样一来,华国锋这位“英明领袖”、中央委员会主席就已经成了一个“摆设”。

  五月六日至九日,华国锋率中国党政代表团到南斯拉夫参加铁托托总统葬礼活动。九日,应邀到罗马尼亚进行短暂访问。

  五月十七日,华国锋主持刘少奇追悼大会。

  七月四日,《人民日报》发表特约评论员文章《正确认识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文章指出,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不仅要消除“神化个人”的现象,而且要处理好领导班子中个人与集体的关系。

  七月三十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坚持“少宣传个人”的指示》:当前在执行三中全会制定的要“多歌颂党和老一辈革命家,少宣传个人”的方针时,还存在着一些问题。

  八月十六日,邓小平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作《党和国家领导制度改革》的讲话。指出:国务院领导成员的变动,将是五届人大三次会议的主要议题之一。

  八月,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以后和在讨论《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问题的决议(讨论稿)》过程中,许多人提出,华国锋在粉碎“四人帮”以来,特别是头两年工作,犯了重要错误,要求中央调整他的工作。

  八月三十日至九月十日,五届人大第三次会议决定,华国锋不再兼任国务院总理,由赵紫阳接任。同时邓小平、李先念、陈云、徐向前、王震不再兼任国务院副总理。大会还同意陈永贵要求解除他副总理职务的请求。

  十月二十日,中共中央书记处决定,在今后二、三十年内,一律不准挂现任中央领导人的像,以利于肃清个人人迷信。

  十月二十三日,中共中央发出《转发华国锋同志的信的通知》。华国锋提出,今后在公共场所不再悬挂华国锋同志的像和题词。

  十一月十日至二十五日,中共中央央政治局连续开了九次会议。

  此时,政治局委员为二十二人,出席会议的二十一人(据说陈永贵没有被通知参加会议);候补委员二人,出席会议的一人;书记处书记十一人,列席会议的七人。

  会议的主要议题是讨论、批准向十一届六中全会提出的人事更动方案。

  根据广大高级干部的意见,会议讨论了华国锋在粉碎“四人帮”以来的重要错误。

  大家在发言中指出:

  华国锋在十一大前后提出一系列基本上还是“文化大革命”中的口号,他从来没有主动地提出过纠正“文化大革命”错误的创议;

  他阻碍解放大批老干部和平反冤假错案,明显地违反了党内大多数同志的愿望;
  他热衷于制造和接受新的个人迷信;
  他对前两年经济工作中的冒进和损失,负有重要责任。
  中央政治局认为,华国锋继续担任现职是不适当的。

  在以上四条“重要错误”中,主要的是第一条。

  会上,华国锋要求辞去现任职务。

  会议经过讨论,一致决议:

  1,向将要召开的十一届六中全会建议,同意华国锋辞去中央委员会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职务。

  2,向六中全会建议,选举胡耀邦为中央委员会主席,邓小平为中央军委主席。(一九八八年九月五日,邓小平说,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大家希望我当总书记、国家主席,我都拒绝了。(三卷272页)

  3,在六中全会前,暂由胡耀邦同志主持中央政治局和中央常委的工作,都不用正式名义。

  同时,会议肯定华国锋在粉碎“四人帮”这一事件中是有功劳的,在过去四年中作过一些有益的工作,希望六中全会将继续选举华国锋为中央政治局常委和中央副主席。

  一九八一年一月一日,华国锋拒绝出席中共中央新年茶话会。

  一九八二年六月二十七日,中共中央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六月二十八日,中共中央十一届六中全会进行了中央主要领导成员的改选和增选。全会一致同意华国锋辞去党中央主席和中央军委主席职务的请求,选举他为中央副主席。

  从以上的过程可以看出,从一九八0年开始,通过《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过程和让华国锋“辞职”的过程,是同时进行、相互作用的。只有肯定毛泽东建国以来的“左”倾错误,特别是文化大革命的“完全错误”,才能证明华国锋“在十一大前后提出一系列基本上还是“文化大革命”中的口号,他从来没有主动地提出过纠正“文化大革命”错误的创议”是重要错误;反过来,要华国锋“辞职”,同逮捕“四人帮”一样,又可以说明文化大革命“是完全错误的”。

  一九八二年六月的十一届六中全会,完成了以上两项过程,从而标志着邓小平在政治上、思想上、组织上“驳乱反正”的目标已经基本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