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和平演变——“打一场无硝烟的世界大战”

 《邓小平的晚年之路》

  一九八九年上半年在中国发生的政治风波,曾经使中国的党和和国家处于“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九月,当邓小平提出辞去军委主席职务的时候,苏联以及东欧的一些社会主义国家正处于剧烈的动荡之中。

  一九八九年九月四日,邓小平说,国际局势还有另外一个方面,就是社会主义国家动乱。东欧、苏联乱,我看是不可避免,至于乱到什么程度,现在不好预料。帝国主义肯定想要社会主义国家变质。现在的问题不是苏联的旗帜倒不倒,苏联肯定要乱,而是中国的旗帜倒不倒。发达国家会对我们的戒心与日俱增大。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友好往来。朋友还要交,但心中有数。不随便批评别人,指责别人,过头的话不要讲,过头的事不要做。别人的事我们管不了。对于国际局势,概括起来就是三句话:第一句话,冷静观察;第二句话,稳住阵脚;第三句话,沉着应付。不要急,也急不得。要冷静、冷静、再冷静,埋头苦干,做好一件事,我们自己的事。(三卷315页)

  九月十六日,邓小平会见李政道时说:

  西方世界确实希望中国动乱。不但希望中国动乱,也希望苏联、东欧都有乱。美国,还有西方其他一些国家,对社会主义国家搞和平演变。美国现在有一种提法:打一场无硝烟的世界大战。我们要警惕。资本主义是想最终战胜社会主义,过去拿武器,用原子弹、氢弹,遭到世界人民的反对,现在搞和平演变。(三卷324页)

  十月三十一日,邓小平对尼克松说,北京不久前发生的动乱和反革命暴乱,首先是由国际上反共反社会主义的思潮煽动起来的。很遗憾,美国在这个问题上卷入得太深了。并且不断地责骂中国。我不说西方国家的政府,但至少西方有一些人要推翻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三卷330页)

  十一月二十三日,邓小平对外宾说,西方国家正在打一场没有硝烟的第三次世界大战。所谓没有硝烟,就是要社会主义国家和平演变。东欧的塌台对我们说来并不感到意外,迟早要出现的。东欧的问题首先出在内部。西方国家对中国也是一样,他们不喜欢中国坚持社会主义道路。中国今年的动乱也是迟早要出现的。其中也有我们内部的问题。你知道我们两个总书记都在资产阶级自由化问题上栽了跟头。霸权主义过去是讲美苏两家,现在西方七国首脑会议也是霸权主义、强权政治。(三卷344页)

  十一月十三日,东德政权垮台。随着波兰、匈牙利、保加利亚、捷克也相继垮台。

  十一月二十几日,中央领导人到邓小平家里商讨有关国际局势问题。

  中央一些领导人认为,东欧巨变是戈尔巴乔夫出卖革命的结果,要求在党内批判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

  宋平认为,“中国要准备做社会主义的中流砥柱”。

  邓小平认为当前稳定是压倒一切的任务,方针是:“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对付。”

  十二月十七日,罗马利亚政权也垮台。

  十二月一日,邓小平对外宾说,西方世界,特别是美国开动了全部宣传机器进行煽动,给中国国内所谓的民主派、所谓的反对派,实际上是中华民族的败类以很多鼓励和方便,因此才形成了当时那样混乱的局面。他们在许多国家煽动动乱,实际上是搞强权政治、霸权主义,要控制这些国家,把过去不能控制的国家纳入他们的势力范围。这次动乱从反面教育了我们。国家的主权、国家的安全要始终放在第一位,对这一点我们比过去更清楚了。

  十二月十七日,罗马利亚政权也垮台。

  一九九0年三月三日,邓小平同几位中央负责人谈话:

  他说,不管苏联怎么变化,我们都要同它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从容地发展关系,包括政治关系,不搞意识形态的争论。

  他说,世界上一些国家发生问题,从根本上,都是因为为经济上不去,没有饭吃,没有衣穿,工资源共享源共享增长补通货膨胀抵消,生活水平下降,长期过紧日子。

  六月,中共中央举行十三届六中全会。

  1989年十三届四中全会以后,党中央曾责成胡乔木、邓力群同志主持组织队伍,总结70天(1989年从胡耀邦同志逝世到十三届四中全会之间的那一段时间)的经验教训。这次总结从1989年10月到1990年6月,许多同志(包括已经逝世的熊复、吴冷西同志)在中南海西楼会议厅提出过大量精辟见解。

  六月五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反对和防止和平演变》。文章说,全党和全国人民现在有双重任务──阶级斗争和全面建设。只有正确处理两大任务的关系,才能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只有正确估量和进行阶级斗争,才能保证现代化建设事业的社会主义性质和方向,并促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在政治上、经济上、意识形态上把消灭阶级的阶级斗争坚持下去,进行到底。

  七、八月,李锡铭在北京主办“反和平演变研讨班”,并说:“和平演变已不是兵临城下的问题,而是已渗透到我们城内了,……中国的温州还是不是社会主义?中国的南方一些省的许多现象,还是不是社会主义?……国际敌对势力利用改革开放,在中国上层制造分裂,寻找代理人,在中国经济领域扶植地方势力,造成南北分裂、东西分裂,削弱计划经济和中央的权力,这都是值得我们高度警惕的。”

  八月,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郑必坚提出报告,认为对苏联东欧的变化,我们只有把经济搞好,才能够更好地防止和平演变。他的意见得到了邓小平的支持。

  八月,《当代思潮》第四期发表文章指出: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的历史,是和平演变和反和平演变的历史,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的主要障碍是资产阶级自由化。

  九月,《求是》第18期,发表彭真在延安精神研究会上的讲话:《实事求是 不尚空谈》。

  他说,过去很多人可能以为“和平演变”大概就是“和平”的吧。经过动乱、反革命暴乱,大家惊醒了,认识到反不反“和平演变”是关系到国家生死存亡的大问题,认识到“和平演变”并不和平,是很残酷的。

  他说,敌人在我们这里搞“和平演变”,使广大干部群众认识了“和平演变”的实际危险,认识到帝国主义对社会主义国家实行“和平演变”的战略是不会改变的。

  他说,资产阶级自由化和“和平演变”实际上是互相配合的。资本主义同社会主义两种制度的斗争,是关系全局的斗争,是现阶段阶级斗争的集中表现,这种斗争要长期进行下去。这是客观存在,并不奇怪。问题是,有一个时期,我们有一部分同志警惕不够。我们应该认真总结国际、国内、历史和现实斗争的经验教训,掌握斗争的规律。

  一九九一年三月,《党的文献》1991年第3期,刊载李捷的文章《毛泽东防止和平演变的思想是对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重要贡献》。

  文章说,二十世纪五十年代,防止和平演变成为科学社会主义面临的重大课题。

  西方帝国主义国家的和平演变战略经历了一段段醋酸过程:1947年,美国政府就提出用和平方法“导致苏维埃政权的瓦解或逐步趋于软化”。1949年,美国国务卿艾奇逊提出:“中国的民主个人主义终将再起”,“我们应当鼓励在中国的一切切发展”。1953年,美国杜勒斯提出:对对社会主义国家的“解放可以用战争以外的方法达到”,“它必须是而且可能是和平的方法”。1957年4月,杜勒斯明确提出和平演变的六项项政策。1960年肯尼迪当选美国总统以后,又使和平演变政策更加完善,明确规定和平演变的两个基本手段,一是摧毁社会主义思想体系;二是西方生活方式的渗透。并明确提出将东欧和中欧定为和平演变的突破口。

  文章说,毛泽东防止和平演变的思想是逐步形成的。

  第一阶段,防止和平演变问题的提出。

  1959年11月,毛泽东在杭州召集的一次小范围会议上,分析了杜勒斯的三篇演讲,指出杜勒斯讲的都是对社会主义国家和平演变的问题。杜勒斯搞和平演变,在社会主义国家内部是有其一定的社会基础的。

  第二阶段,进一步指出和平演变的危险性,并提出“特别是要警惕在中央出修正主义”的问题。

  1962年1月30日,毛泽东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我们的国家,如果不建立社会主义经济,那会是一种什么状况呢?就会变成修正主义的国家,变成实际上是资产阶级的国家,无产阶级专政就会转化为资产阶级专政,而且是反动的、法西斯的专政。”

  同年九月,毛泽东在八届十中全会上上讲话,明确提出:“国外帝国主义的压力和国内资产阶级影响的存在,是党内产生修正主义的社会根源。”

  1963年平均月9日,毛泽东提出:“阶级斗争、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是建立社会主义强大国家的三项伟大革命运动,是使共产党人免除官僚主义、避免修正主义和教条主义,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的确实保证,是使无产阶级专政能够和广大劳动群众联合起来,实行民主专政的可靠保证。”

  第三阶段,关于防止和平演变思想的系统化。

  1964年6月16日,毛泽东正式提出培养和造就无产阶级革命接班人的的问题;他还进一步提出无产阶级革命接班人的五项项条件。

  1985年8月,他指出:领导人、领导领导集团很重要,许多事情都是这样,领导人变了,整个国家就会改变颜色。

  文章说,毛泽东关于防止和平演变的思想是一份珍贵的思想遗产。

  毛泽东作为一个勇于不断开拓前进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和战略家,预见性地提出无产阶级执政党的兴衰存亡问题,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第一个明确而系统地提出防止和平演变思想,集中地体现了他的智慧和胆识,也是他对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重要贡献。

  从毛泽东提出防止和平演变问题至今已有三十二年。这期间,西方帝国主义者推行和平演变战略,又有许多重大发展。社会主义国家也发生了重大变化。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确面临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就我们中国来说,社会主义事业同样充满着艰难与曲折。在这种种情况下,我们重温毛泽东关于防止和平演变的论述,能够得到更多的启示。

  这篇文章经修改后在《真理的追求》1991年第9期转载。

  七月一日,党中央主办党建理论研究班第三期。这期主要研究的内容是“反和平演变”。历时一个月。研究班的成员包括北京、山东、浙江、福建、内蒙古、湖北等省、市、自治区的主要领导同志和一些中央直属机关、国家机关、大军区和军事科学院的负责同志。研究班班长是王忍之,副班长是何东昌和姜春云。

  七月二十三日,研讨班的三个专题组(政治组、经济组、意识形态组)分别写出了专题报告。

  七月三十日,综合组将几个专题报告综合为研究班的综合报告,形成《反对和平演变问题研讨纲要》。

  七月三十一日,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听取了党建理论研究班关于“讨论纪要”的汇报,江泽民发表了讲话:(张海涛:根据我的记录整理。错误之处,由我负责)

  第三期党建理论研究班马上就要结束了,研究班的简报我都看了。下面我谈几点意见。

一、这次党建研究班,主要研究反对和防止和平演变的问题,是非常必要的

  顾名思义,研究班就是研究问题的,大家可以畅所欲言,把各种观点都讲一讲,尤其是在党校嘛。这种风气今后要提倡。抽调一批领导干部,既有中央的,也有地方的,既有从事实际工作的,也有搞理论工作的,互相交流意见,这种办法好。

  研究班开始时,宋平同志讲了话,我都赞成。这一个月来,大家聚精会神地进行了研究,我听了三个半天的大会发言。研究班的收获很大,我看主要有三点。第一,进一步提高了认识,统一了思想,看到了和平演变与反和平演变斗争的尖锐性、严重性、复杂性,增强了危机感和紧迫感。第二,比较系统地研究了东欧的演变和它的基本教训。当然这些国家的情况还在继续变化。第三,初步讨论了我们反和平演变的战略构想和策略,提出了一些重要的意见和建议。反和平演变是一个大问题,一篇大文章,涉及广泛的方面和许多复杂的问题,一次研究班,一个月的时间,不可能把问题都研究清楚。这期研究班结束以后,类似的研究班还可以继续办。

二、要充分认识反对和平演变的极端重要性和紧迫性

  西方对社会主义国家搞和平演变由来已久,这是他们的既定方针。反对和平演变的问题,也不是现在才提出来的。早在50年代末期,毛主席就明确指出,要警惕帝国主义对社会主义国家搞和平演变。当时杜勒斯提出,要“以和平的方法,解决铁幕后的卫星国”,“全力以赴地执行这一旨在和平取胜的高尚战略”。现在,杜勒斯的这个目的确实在一些社会主义国家达到了,东欧国家被演变了,可以说不幸而言中。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深思。

  苏共二十大时,我正在苏联。二十大以后,我到了高尔基市,看到有人把斯大林的像毁掉,那时人们的思想乱极了,混乱情景至今历历在目。当时苏联东欧出现了全盘否定斯大林,修正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倾向。在这种背景下,毛主席及时提醒大家,要注意和平演变问题。他说,杜勒斯要和平演变谁呢?就是要转变我们这些国家,搞颠覆活动,内部转到合乎他的那个思想。杜勒斯提的和平演变,在社会主义国家内部是有一定社会基础的。他还说,“帝国主义认为我们第一代、第二代没有希望,第三代、第四代有希望。帝国主义的话讲得灵不灵?我不希望它灵,但也可能灵。”毛主席当时不仅已经看到和平演变的危险性,而且采取了一些具体措施来解决防止和平演变的问题。50年代到60年代毛主席发表的文章、讲话,比如《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关于培养和造就千百万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等,提出了许多正确的论断。尽管毛主席晚年的指导思想有偏差,发生过一些失误,特别是发生了“文化大革命”这样严重的错误,但是毛主席关于反对和防止和平演变的战略思想是高瞻远瞩的,今天对我们仍然有指导意义,要很好地学习和研究。

  当前,世界社会主义事业正遭受严重挫折。对比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和我国建国初期,现在的形势要严峻得多。那时候,社会主义一片欣欣向荣,而资本主义处于重重困难之中。现在,总的说来,资本主义处于攻势,社会主义处于守势。对于这种总的态势,我们要有一个恰当的估计。

  我们中央政治局、中央常委这个集体,必须承担自己的历史责任。现在面对复杂的国际形势,我们的责任更加重大,只有依靠集体的智慧。在这个岗位上,我们一定要战斗,不战斗,社会主义事业就不能巩固,更谈不上发展。谁也没有料想到东欧变化得这么快,谁也没有料想到。和平演变,意味着共产党丧失执政地位,意味着国家丧失社会主义以至于民主革命的成果,意味着历史的大倒退和人民的重大灾难。

  看来,戈尔巴乔夫与西方已经抱成一团了。苏共七月全会,标志着戈尔巴乔夫要进一步把苏共社会民主党化。第一,更加否定过去的社会主义实践,决心完全实行西方的市场经济。第二,否定党的工人阶级先锋队性质。第三,改变党的指导思想。第四,否定民主集中制,把党变成一个思想、组织松散的群体;认为党员可以信教。第五,有人提议把苏共的名称改为社会党或社会民主党,戈尔巴乔夫说留到全国代表大会时再决定。第六,猛烈攻击党内的健康力量。第七,对叶利钦的非党化总统令,只给予一个轻度的反应。第八,认为无产阶级专政已经失去了意义。由此看来,苏联加速演变的趋势已越来越明显。

  苏联、东欧的教训是深刻的。问题主要出在党内。第一,他们放弃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放弃了科学社会主义,放弃了马列主义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宣扬所谓全人类的利益高于一切,去搞什么民主社会主义。第二,不是完善社会主义制度,而是瓦解社会主义制度,使改革背离社会主义方向,变成向资本主义和平演变。现在看得越来越清楚,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不改革不行,不坚持改革的社会主义方向也不行。第三,领导权被背离马列主义的人所掌握,这些人在党内进行分裂活动,瓦解党的组织,在关键时刻向敌对势力一味妥协退让,甚至和他们遥相呼应,同流合污。第四,这些国家的共产党内存在严重的官僚主义、腐败现象,严重脱离广大人民群众。另外,很重要的一条是这些国家的经济都没有搞好。所有这些教训,我们都应该认真研究,引以为戒。

  和平演变是我们面临的现实危险。我们对和平演变与反和平演变斗争的形势,要有确切的估计。把形势估计得太严重了,就会草木皆兵,搞得人心惶惶。但是如果不能使全党同志、尤其是高级领导层(主要是省部级以上的干部)保持高度警惕,脑子里没有这根弦,那将是很危险的。

  在对待西方推行和平演变的问题上,应该看到,我们有些同志至今还是不太清醒。对这些同志,我们要帮助。过去不清醒,现在告诉你了,就应该清醒起来。

  我们要以东欧、苏联为鉴,看到国际斗争的全局,要有紧迫感和危机感。要把困难估计够,想到可能出现的最坏情况。这样才能保持清醒的头脑,掌握斗争的主动权。如果对这场斗争麻木不仁,掉以轻心,自己解除了思想武装,必然会打败仗。几千万烈士牺牲生命换来的社会主义江山,如果在我们这一代手里丧失掉,我们就会成为民族的罪人、历史的罪人。

三、开展反对和平演变斗争需要把握的几个原则

  (一)在当前风云变幻的国际形势下,我们要坚持贯彻执行小平同志提出的“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付,韬光养晦,善于守拙….”的战略方针。实践证明,这是正确的方针。实行这个方针,决不是表明我们软弱、退让,更不是放弃原则,而是考虑到我们面临的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不要四面出击,到处树敌,同时又坚持我们的原则立场和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奋发图强的精神。

  我们讲对苏联局势要冷静观察,不是说我们对苏联的演变趋向还看不清楚。苏联的问题还是要靠苏联人民自己解决。但是不能对戈尔巴乔夫抱有幻想。民主社会主义必然走向资本主义,这是很清楚的。

  (二)要正确认识和处理经济建设、改革开放同反和平演变斗争的关系。反和平演变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坚持党的基本路线的内在要求。我们要坚持社会主义,坚持党的领导,必然要反对和防止和平演变。

  坚持改革开放同反和平演变斗争是统一的,不能把它们对立起来。我们的现代化建设是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建设,我们的改革开放是社会主义的改革开放。反对和平演变,正是为了保证我们的改革开放沿着社会主义方向顺利发展。我们自己站稳了,才有条件更加深化改革,扩大开放。

  从所有制结构来说,我们在改革开放过程中,必须始终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的主体地位。如果这一条不能保证,经济基础变了,那么整个社会主义制度就会瓦解。

四、防止和平演变最根本的问题是把国内的事情办好

  毛主席在1960年就讲过,基本的是把我们自己的事搞好,把物质搞多一些,把国家搞富强起来。防止和平演变最根本的问题,在于我们自己的团结和把自己的工作做好。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只要我们认识上是清醒的,全党是团结的、坚强的,党和人民的联系是密切的,建设和改革开放事业沿着正确的方向不断发展,我看任何敌对势力也奈何不了我们。

  把国内的事情办好,关键在于把我们党进一步建设好。只要我们党是坚强的、团结统一的、有战斗力的,我们的国家就改变不了颜色。从反对和平演变斗争的需要看,当前在党的建设中要着重解决好三个问题:

  第一,确保各级领导权特别是中央与省部两级领导权,牢牢掌握在忠于马克思主义的人手里。只要这两级领导干部政治上是坚强的,无论遇到什么风浪、什么风吹草动,都不可怕。识别领导干部,首先要看政治立场和政治倾向,看在重大政治原则问题上的表现,而不只是看他怎么说。要把革命化放在首位,绝不能让那些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政治上有野心的人、见风使舵和阳奉阴违的两面派、骑墙派混进领导班子。这一点不能有丝毫含糊。

  第二,要保持全党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基础上的高度团结统一。党内要坚持民主集中制,既要充分发扬民主,增强党组织的活力,又要有严格的纪律,在党内绝不容许仍何派别出现。

  第三,要坚持不懈地反对腐败。在这一点上我们如果不能有所突破,不能前进一步,群众是不能原谅我们的。“上梁不正下梁歪,中梁不正倒下来。”要坚持从严治党,加强规章制度的建设,严肃查处党内发生的各种违法乱纪的腐败行为。这是涉及我们党生死存亡的大问题。

  江泽民的这篇篇讲话是好的。如果能坚持正确立场不动摇,那就更好了!

  八月十九日深夜,邓小平召集在京的政治局常委和杨尚昆、薄一波、宋任穷来家里开会,邓小平分析了苏联的局势,指出,情况还在发展,中国不要过早表态。同时提出“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付,蹈光养晦,善于守拙,绝不当头”的二十四字方针。

  八月二十日,几位中央负责人到邓小平家庆贺邓小平八十七岁生日(八月二十二日),并讨论苏联的最新局势,研究中国的对策。

  一些人提议,加强组织上的控制,把自由化分子清洗出去,把立场坚定的马列主义者提拔进领导核心。让王忍之、高狄加入书记处,掌握意识形态工作。组织力量撰写批判文章。有的人认为,面对着苏联的巨变,中国应该进一步改革开放,通过经济和政治体制改革,使人民群众获得更多的经济实惠和参预改革的权力,这样才能真正巩固社会主义政权。

  邓小平谈话,再次批评:总结经济工作经验的重点要放在坚持改革开放上;总结经验,不能只是一个稳字,强调过分就可能丧失时机;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还是要讲,但把工作的重心放在经济建设上;问题是要把什么叫社会主义、怎么样才能建设和发展社会主义搞清楚。总的看,对使用人才问题重视不够。一个是总结经验,一个是使用人材,这两点是我的正式建议。

  九月二十四日,江泽民在鲁迅诞生一百一十周年纪念大会上的讲话。

  他说,国际敌对势力一天也没有停止对我们进行和平演变,资产阶级自由化则是他们进行和平演变的内应力量。这种敌对活动,对我国的独立和主权,对我们的建设和改革开放,已经构成现实威胁。这就是说,和平演变和资产阶级自由化不仅要颠覆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说到底,其根本目的还要剥夺我们的民族独立和国家主权。国内外敌对势力的图谋一旦实现,我们在丧失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成果的同时,还会丧失民主革命的成果,中国不但不能走向繁荣富强,还会重新沦为西方大国的附庸。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各族人民,决不允许出现这样的局面。

  九月二十五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头版发表了江泽民在纪念鲁迅诞辰一百二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并用黑体大字于报头右角刊出其中一段话:“国际敌对势力一天也没有停止对我们进行和平演变,资产阶级自由化则是他们进行和平演变的内应力量。这种敌对活动,对我国的独立和主权,对我们的建设和开放,已构成现实威胁……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决不允许出现这样的局面。”

  九月底,中央工作会议期间,

  邓小平找江泽民、杨尚昆谈话,再次指出:“党的基本路线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在实际工作中没有得到贯彻。反和平演变要少讲,要对领导干部讲,不要对群众讲。”

  江泽民在工作会议上批评人民日报“左的回潮”,没有完整地宣传和体现党的路线和方针政策,对他的讲话断章取义,“我不光是一个反和平演变的总书记。”在会上还传达了邓小平的讲话。

  十月初,江泽民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提出:“反和平演变,以后只限于在省级干部的领导班子里,对下不要再提。”

  十月九日,杨尚昆在纪念辛亥革命八十同年大会上说:在今天应当把经济扭住不放,始终不渝地干下去,决不能所有其他的东西干扰和冲击这个中心,也不要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十二月二十五日,苏联瓦解。

  一九九二年一月五日,北京一家刊物发表文章《反对和平演变三论》。文章说,目前我国社会中,意识形态领域谁战胜谁的问题还没有解决,阶级矛盾还存在,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矛盾、斗争还存在,各派政治力量的斗争还存在,无产阶级要按照自己的面貌来改造世界,资产阶级也要按照自己的面貌改造世界,资产阶级的思想、小资产阶级的思想还要顽强地表现自己……我们要进行反对和平演变的斗争,要防止资本主义在中国的复辟。资产阶级自由化和反资产阶级自由化斗争的焦点、中心,还是个政权问题。

  毛泽东同志早在一九五九年就提出了美帝国主义要“和平演变”社会主义国家的问题,此后,他为了挫败帝国主义企图和平演变社会主义国家的阴谋,提出了一系列的路线、方针、政策,包括培养无产阶级革命的接班人、干部参加劳动、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无产阶级大革命等等。

  一九七八年以后,毛泽东的这些光辉思想,有些不再提了,有些受到“彻底批判”。

  一九八九年中国发生的政治风波、东欧发生的巨变,一九九一年苏联的解体,一次、再一次教育了人们,使不少的人猛醒。思想比较清醒的人,更加坚定了;思想一时糊涂的人,重新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

  也有的人,在铁的事实面前,不得不承认帝国主义和平演变阴谋的存在,但是,他们决不愿意让广大群众都知道,并且用各种谬论去歪曲事物的本质,还要用错误的方针把广大的党员和干部引诱到邪路上去。

上一篇:31 辞去军委主席职务

下一篇:33 要不要彻底批判资产阶级自由化?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六篇 第九章 防御会战 - 来自《战争论》

在上一章我们已经论述过,如果敌人一进入战地防御者就给予迎头打击,这样他在防御中在战术上进行了一次完全是进攻的会战。但是,也可以当敌人来到自己的阵地前面以后,再去打击敌人,这样所进行的会战在战术上仍然属于进攻性的会战,尽管它已附带有某种条件。另外,防御者还可以在自己的阵地上完全等待敌人的进攻,通过扼守战区的防御,同时用一部分兵力进行攻击来抵抗敌人的进攻。在这里我们显而易见,在防御中,随着积极进攻因素的减少和扼守战区的因素的增加,存在着不同程度和不同等级的防御。在这里我们不可能十分具体地区分防御的等级,也……去看看 

理想国 第一卷 - 来自《理想国》

〔苏格拉底:昨天,我跟阿里斯同的儿子格劳孔一块儿来到比雷埃夫斯港,参加向女神的献祭,同时观看赛会。因为他们庆祝这个节日还是头一遭。我觉得当地居民的赛会似乎搞得很好,不过也不比色雷斯人搞的更好,我们做了祭献,看了表演之后正要回城。   这时,克法洛斯的儿子玻勒马霍斯从老远看见了,他打发自己的家奴赶上来挽留我们。家奴从后面拉住我的披风说:“玻勒马霍斯请您们稍微等一下。”   我转过身来问他:“主人在哪儿?”家奴说:“主人在后面,就到。请您们稍等一等。”格劳孔说:“行,我们就等等吧!”   一会儿的功夫,玻勒马霍斯赶到,……去看看 

自我批判尝试 - 来自《悲剧的诞生卷》

1886  1   这本成问题的书①究竟缘何而写:这无疑是一个头等的、饶有趣味的问题,并且还是一个深刻的个人问题——证据是它写于激动人心的1870——1871年普法战争时期,但它又是不顾这个时期而写出的。正当沃尔特(Worth)战役的炮声震撼欧洲之际,这本书的作者,一个沉思者和谜语爱好者,却安坐在阿尔卑斯山的一隅,潜心思索和猜谜,结果既黯然神伤,又心旷神怡,记下了他关于希腊人的思绪——这本奇特而艰难的书的核心,现在这篇序(或后记)便是为之而写的。几个星期后,他身在麦茨(Metz)城下,仍然放不开他对希腊艺术的所谓“乐天”的疑问;直到最后,……去看看 

十八、引资 - 来自《官场女人》

赴京引资招商的一干人,除银俊雅而外,全部心谤腹诽。县长黄福瑞虽是带队的,但他心里装满了愤懑,根本就没有引资招商的心思。常委扩大会议他是强忍着性子才那样坚持下来的。他很气愤那个半路上杀出来的郭莉记者。郭莉说的话,一直在他的耳边里响着,什么太城要发展变化必须提拔重用银俊雅,什么进京引资招商要获得成功非银俊雅去莫属,什么只有任了县长助理才好发挥银俊雅的作用,等等。在他的心里一直有个愤怒的声音喊着:“难道银俊雅是救世主?难道离了银俊雅地球就不转了。难道我这县长是白痴?全县的干部都是窝囊废?”更让他气愤的是,栗宝……去看看 

中篇 第03章 父系的社会 - 来自《幸福之路》

当生理学意义上的父系事实得以承认,一种非常新型的因素就进入了父方的感觉中,这种因素差不多到处都导致了父系社会的产生。父亲一旦认识到孩子——正如《圣经》所说的,是他的“种子”,他对于孩子的情感由于两个因素而变得更为强烈:其一是对权力的喜爱,其二是希望自己在死后生命能因孩子得以延续。一个人造就他的后代,在某种意义上就是造就他自身,孩子们的生命实际上就是自己生命的延长。他的宏伟抱负不会在坟墓中宣告终结,而是能够由于后代们的事业得以扩展和实现。譬如,当阿伯拉罕被告知,他的子嗣们将占据加南的时候,他将是何等地……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