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总计 3620

  秀娟当然就只好这么滚了。葛定国同志宣布,家里从今以后不再找小保姆。“这些个小丫头,进了城来没有学好,仗着有点子文化,就想欺负老同志。”葛定国同志就是这么认为的。既然不能找小的,那就只好找老的了。西西后来回想,这正是葛定国同志端倪显现的前奏。
  第一个老保姆是从崇文门三八劳动服务公司挑来的。
  葛定国同志对挑选老保姆倾注了相当的热情,他亲自坐上车,拄了拐棍和西西一起到三八劳动服务公司去。挑个老保姆可真是太费劲了,西西一眼望过去全是小姑娘,只在一个旮旯里坐了四五个老一点的女人。葛定国同志看中一个面似银盆的老保姆迎了上去。听说是洗衣做饭打扫卫生,家里有老人孩子,老保姆张口就要六百。
  西西说:“你搞清楚,孩子都上初三了,爷爷……”西西指指葛定国同志,“这就是,”葛定国同志赶紧把腰杆挺了挺,“别看爷爷七十多岁了,能吃能睡,生活自理,你看他这身子骨儿,恐怕比你的还强呢!”
  老保姆很有经验地:“家里有电话吗?”
  葛定国同志忙道:“有,两部。”
  “有热水吗?”
  “有,有,二十四小时热水供应,什么时候想洗什么时候洗。”
  “电视呢?有没有让我自己一个人看的电视?”
  照着西西的意思,这样的人根本不能要,可是葛定国同志偏偏就看上了她。老保姆在一通漫天要价之后,跟着西西父女回了家。
  老保姆是保定人,长得白白胖胖,干活儿手脚也还算麻利。葛定国同志把自己平时舍不得用的一床新棉被拿出来给老保姆用,晚上还专门到西西屋里,千叮咛万嘱咐了一通,对老保姆要关心,对劳动人民要尊重,西西本想跟他理论一通:你对秀娟怎么不讲这一套呢?完全是因人而异两个标准嘛!但西西没说,西西太了解她的父亲葛定国同志的脾性了。葛定国同志常常就是这样的两个标准,甚至三个四个标准,别人跟他没什么道理可讲的,葛定国同志就是标准。
  没过两天问题出来了。西西发现老保姆做饭之前总是不洗手,早上起来懵懵懂懂套上衣服提上鞋就直奔厨房取牛奶,拿面包。西西抽出一个晚上的时间,专门给老保姆上了一堂“饭前便后要洗手”的卫生常识课。老保姆一边听一边打哈欠,也不知道听进去没听进去。讲完常识课的第二天下午西西就又发现了情况,老保姆刚刚在客厅沙发上剪完脚指甲,趿上拖鞋就去厨房和面烙饼。西西赶紧尖叫着追过去,按住了老保姆说话就埋进面盆的手。
  这回轮着老保姆跑爷爷那告西西的状了。两天里老保姆已经通过观察得出结论,这个家里是爷爷说了算。老保姆对葛定国同志说:“你们家的活我没法干,姑姑一天到晚像个工头似的老跟在我屁股后头转,吓得我都不知道怎么干活好了。”还没等葛定国同志批评西西,老保姆就自我爆炸了。第三天的晚上全家人喝了一锅风味独特而可怕的汤——老保姆把食用碱当成了淀粉。本来葛定国同志还想夸老保姆两句,夸老保姆肯用脑子很有创意,家里还从来没有哪个保姆做过风味这样独特的汤,但看到做医生的女儿西西那张铁青的脸,葛定国同志终于就什么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