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苏联的生活(1925——1957)(下)

本章总计 43207

  狄拿马电气厂(一九三一年二月八日)

  昨晚由工程夜校回家,已经是十二点钟了。面包店已经关门,没有领到面包。所以今天起来后,没有一点东西可以吃。

  今天六点钟就起身,要比平时早起一小时。因为肚饿得睡不着,同时想早起一点到面包店,或可领到今天的面包。六点钟的时候,天还没有明,当我到面包店的时候,店门外已经有十多个人等在那里了。店门还是关着。过了二十分钟,店内的职员出来对大家说:“今天没有面色。”大家听了都很平静的散开了。其中有一个女子,大概是新到莫斯科的,伊对职员说:“昨天我亦没有领到面包,请问你昨天和今天的面包票,明天还可用吗?”职员说:“面包只可当日用。”我住的寄宿所是在莫斯科城的中心,狄拿马工厂在城外,每天上工是乘电车去的。我在电车站等到十五分钟,才来了一辆电牢,可是车已经坐满,再亦挤不上去。天气非常寒冷,手足差不多冻到不能动了。过了五分钟,又来了一辆十六路电车,倘使再不上去,就不得按时到工厂了。这辆电车亦已客满,出入二门都已立满,当我要上去的时候,开车的人对我说:“电车不是橡皮做的呀!”但是我还是拼命的挤,结果挤上去了。在车中挤得动都不能动。有几个工人是和我同厂的,我们互谈起厂中的新闻。车到厂的时候已经七点四十五分钟了。我是第十八车间的工人,厂中共有一千八百工人,每人入厂时都要将自已证书交给管理处报到。第十八车间中共有七十工人,分为六组。每组有一组长。电车机件,是车间的主要产品。我是第四组的工人,组长是一个二十一岁的技师,我的号码八百六十五号。从前组长是由工人自己选举的,现在则改由工厂经理指派。过去工厂一切重要事件,都要经过工厂管理委员会解决,而现在则由工厂总经理独自解决,他的命令是要绝对服从的。这是苏联整个政策的转变,就是由民主管理法转为集中制度。

  每车间和每小组都有一定的生产计划,是制成十六个电车发动机,三十八个吸电架。我们每人的工作,每日早晨由组长分配。今日我和其他四个工友,要制发动机第八号。工人与工人,小组与小组,车间与车间,互相都订有社会主义竞赛条约。其内容如下:

  一、完成生产计划,在百分之百以上。

  二、生产品的质量都要得优等之奖证。

  三、减低生产品之资本费(节省电力、汽油等等)。

  四、积极参加社会工作。

  五、每月每个人至少要有一个生产合理化的建议。

  第十八号车间和第十四号车间竞赛,第四组与第二组竞赛,我个人是和工人比得洛夫竞赛。竞赛成绩每月公布一次。成绩优良的可得红旗及其他奖品,成绩恶劣的,则将其名挂于黑板之上,这要算最耻辱了。竞赛优劣归工厂生产会议委员会决定,这个委员会是在工人全体大会选举出来的。结束上月工作成绩的时候,我们的车间得到红旗。车间内部的成绩,亦以我们第四组为最优,每人奖皮鞋票一张(在那个时候没有皮鞋票,是买不到皮鞋的)。在社会主义竞赛空气之下,人人都不愿落后,所以都是非常努力,一分钟都不敢偷懒。十二点到十三点是休息的时候。还没有到十二点的时候,我的肚子已经很饿了,但是还是忍耐着。汽笛一鸣之后,我们都很快的跑到饭堂去。每个工人在工厂饭堂中每日可买一客午饭,但是必须要有饭票,倘使没有饭票,就是有钱亦是买不到的。今日的午餐莱,第一盆是洋芋艿清汤,第二盆是炒洋芋艿,每客只可领黑面包一镑半。饭堂毫无秩序,谁先来就谁先吃。在饭堂中挂着二张口号:“忍耐,坚苦——为兴国之道。”“不劳动者,不得食。”午饭吃完之后,工人都集合于俱乐部,每日有半小时的政治谈话。今天是区苏维埃主席向工人报告:“实行经济化的结果。”现在到处提倡用品经济化。少用电力,少用纸张,节省交际,节省车马等等。区苏维埃主席过去亦是我们工厂的工人,去年选举中,被选为主席。工人群众都很信仰他。他的报告很短,很简单,很有意义。上月苏维埃各机关费用要比前月减少百分之三十。他的服装、举动与工人完全相同。每个月他必须向选举他的群众作一简单报告,每三个月作一详细工作报告,并加讨论。倘使群众认为他的工作不好,就可决议取消他的委员资格,另选他人,这是苏联的法律。听说这位主席是一个高等技术工人,在工厂作工时,每月平均可领二百五十卢布,而现在主席的月薪不过一百八十卢布,而他亦很满意。这种现象的确只在苏联才有的。自十三点钟到十七点钟继续作工。在四点二十分的时候,我们就将发电机制成了,留下来的四十分钟,我们就开始准备明天的工作。一般工人的工资,是按照他每日工作的数量与质量而规定的,并不是按照时间而平均分配的。但是我是学徒,无论工作成绩如何,每月只能领得四五十卢布。不过现在就是有钱亦没有多大用处,因为一切用品、食品有国家所发的票子才能买的。我脚上的皮鞋已经破得不能穿了,同时没有第二双可以更换,上月虽然得了一张皮鞋票,但是没有钱去买,结果还是将皮鞋票送给别人。

  今天散工之后,开全体工人大会讨论“第一次五年经济计划”。报告人就是工厂总经理新可夫,,他说:“国内战争以后,全国经济都被破坏,到处饥荒,工农业可说已经完全破产。为了要继续作战,不得不实行军事共产制度,就是将农民的农产品,用强迫手段充公。但这不是根本办法,革命军胜利后,马上改变政策,实行租税制度。后来又实行新经济政策,吸引私人资本来恢复国民经济。现在经济已经恢复,但决不可中断于此,非前进不能完成革命。经济发展有两条路:第一条道路是允许私人资本的继续发展,那末仍旧恢复资本主义人剥削人,人压迫人的制度。第二条道路是消灭私有资本,开始经营国家工业,一切归于国有。我们当然走第二条道路。我国经济别于资本经济制度,在于我国是有计划的进行,资本国家是无计划的生产。为要推进经济建设,所以我国最高经济委员会定了一个五年计划。革命以前的俄国是农业国,工业品占国民经济五分之二。农业品占五分之三。现在我们要把苏维埃的俄国变为工业国。倘使我国的经济和从前一样的落后,可以不可以建设社会主义呢?不可以的,因为社会主义必须以新的技术,及大工业为建筑的基础。“同时,倘使我国经济还是和从前一样落后,那末必不能脱离资本主义国家的力量,必不能独立。倘使需要纺织机、耕种机、制造机,都要用金子到外国去买,那末我们的国家就不得不听资本世界的命令。倘使本国工业不发达,农业亦是一定不能发展的。“国家工业不发达,就不能有强大的武力。敌人能制造枪、炮、飞机、坦克车。而我们没有大的兵工厂,那末一定要被敌人消灭,我们就要变成亡国奴,俄国就要变成人家的殖民地。“所以我们的政府要很快地从事工业建设,很快地建造自己的工业,自己来开矿,来制造机器、飞机、大炮。这就是说,我们要建筑自己的重工业——并且以机器工业为中心。这亦就是我们共产党总路线的主要原则。”

  报告完了之后,有十二个工人发表意见,十一个人都赞成。

  报告的意见,只有一个工人反对,他说:“我并不反对五年经济计划,但是我不愿再饿肚子了。”

  他说话之后,有一个老女工上台说话:“天下人谁不愿吃好东西?难愿饿肚?难道我不想吃肉、吃鱼吗?外国人说:‘俄国比从前贫了,人民生活比过去苦了。’我们不否认自己的生活比从前苦,但是国家并不比过去穷。我们现在并不是没有面包、鱼肉、牛油,而将这许多食品运到外国去换工厂机件了。倘使现在我们无限的消费,那末国家一定不会强起来,明日要被敌人消灭,难道我们人民的血白流了吗?我的二个儿子都在战场上死了。“我们是为了明日的快乐而吃苦,在我们的苦中含有甜味。倘使你住的是草屋,要想造一所砖屋,那末平时就不能不吃苦。倘使每日将一日款用完,那末终不会有砖屋住,同时明天发大风的时候,你的茅屋就要被风吹倒……。”

  (这位老女工的讲演,深深的印在我的脑中,使我终身不忘。)散会之后,我和厂长共同步行出厂。他对我说:“今天事情非常忙,连吃饭都忘记了,愈忙愈有趣。”他约我到一个饭堂去吃饭。第一盆是盐汤,第二盒是洋芋艿。面包是要吃饭人自己带的,我今天没有领到面包,新可夫从他的皮包中拿出一块黑面包来,这是他一日的食粮,他将一半面包分给我吃,觉得滋味很好。

  吃完饭已经七点五十分了。与新可夫别后,赶快走到工业夜校去,本来可以乘一站电车,但是要化一毛钱,所以跑去。

  跑到学校已经八点钟了。今天第一课是数学,第二课是化学。

  由夜校回到寄宿所,已经十二点钟了。

  以劳工的生活,作自己的锻炼。没有经过劳动生活的,是很难了解社会的构造,劳动的价值,和人民的痛苦。

  石可夫农村(一九三二年十月二十日)

  昨日接到莫斯科来电,要我速即回去。农村中听到这个消息后,大家表示一种不满意的态度。昨日我召集了集体农庄管理委员会,讨论三个问题:一、讨论三个农户要求加入集体农庄的声明书,二、决定冬耕计划,三、组织庆祝革命节筹备会。

  在讨论的时候,到会的委员都不十分积极。我就问他们:“你们为什么这样不积极?”开始没有一个人回答。后来有一个老农夫斯客洛平起来说:“我们因为不愿你回到莫斯科去!”

  这位老农夫过去是村中顽固派的领导者,在农民群众中极有影响。当我刚到村中的时候,他非常恨我,他曾对我说:“你们是只知道吃面包,而不能作工的人。”后来我和他们共同耕田,这位农夫又问我说:“耕田要比吃面包难吧?”后来我渐渐设法和这位农民接近,我知道要有群众的信仰,必须先和他们的领袖接近,要在群众中发生影响,必须先影响他们的领袖,所以我开始尽力的向斯客洛平作宣传。结果他由恨我而转为亲我,同时渐渐同意我的政治主张。于是我在村中的工作,就便当得多了。而今天当我要离开农村的时候,他很诚实的说不愿我离开他们。想到这里,使我发生极深刻的感想。

  我当时生过一次病,虽获痊愈,但精神尚未恢复,所以开会之后,觉得非常疲倦。散会之后,到会的人都送我到家,我所住的是一所草屋,住在这里已经快一年了。我进门的时候,看见这所草屋的老主人沙弗牙在那里哭,在一张三月脚的木桌上,放着一瓶牛乳、二个鸡蛋、三块黑面包和一碗红茶。我在这个木桌上所吃的不过洋芋艿、黑面包、盐三种食品。农村中虽有鸡蛋、牛乳。但是他们都要卖给合作社,预备将卖得的钱去作购买机器之用。今天在桌上忽然看见牛乳与鸡蛋,我就对沙弗牙说:“请你把鸡蛋、牛乳藏起来;明天送到合作社去。农民大会既然议决:每农户都要将所有的牛乳、鸡蛋卖交合作社,那么为什么我可以吃呢?”她哭着对我说:“你明天要走了……。”我自己将鸡蛋和牛乳藏入厨中,开始来吃黑面包和红茶。这是我每日吃的便饭。不过今天的茶带有甜味,这亦是第一次。我又问沙弗牙说:“亲爱的沙弗牙!这茶里的白糖,你从什么地方拿来的?”她说:“你不要再问了,我只有这样一块白糖,……。”我看沙弗牙心中更不痛快,我就安慰他说:“我很快就回来的!”我说了亦有点伤心,含着泪到自己的房间中去了。我的房间是由几十块木板搭成的,在牛间的旁边。我的床是由四块板二张木凳搁成的。在这张床上睡亦将一年了,明天要和它告别了!

  昨晚很久不能入睡,今晨三点钟就醒来了,回忆起在石可夫农村中一年的生活情形。一年之前,我要求到农村中去考察,后来经过莫斯科党政机关的介绍,我就到了石可夫农村。此时是苏联政府推行集体农庄政策的时候,村中和城市同伴的缺乏粮食和日用品,如鱼,肉、糖、肥皂、牙粉、鞋、袜等物。石可夫,在莫斯科区内,算是最落后的一个农村。一般农民是毫无智识的,不讲道理的。我初到的时候,因为我是外国人,没有一家肯借床铺给我睡。第一夜我就睡在一个教堂的车房里。

  我到农村中去的目的,是为增加自己对社会的认识,抱定了非达目的不可的主张,所以不感困苦,决定以忍耐来战胜环境。

  第二天,一早起就到农场去。农民讲许多话来讥笑我。可是我还是很客气地对他们说:“早安!”后来有个老农民对我说:“你应该与我们共同耕田!”我说:“好!”他们就给了我一只马及其他的农具。我就和他们共同耕田(冬耕)。开始我以为耕田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可是后来感觉到并不十分困难,惟须多用体力罢了。最不容易的是转弯,开始没有习惯,常常在转弯处留下一块小空田。农民发现之后,叫我非重耕一次不可。

  这天亦没有回到饭店去吃中饭,一直耕到晚上,身体感觉到疲倦极了。回到教堂车房中,差不多浑身疼痛,稍微吃了一点东西,就倒头睡着。睡到半夜,有一个人来叫醒我: “朋友!这不是睡觉的地方!到我的草屋里去睡罢!”伊是一位慈爱的老农妇,名叫沙弗牙,年已六十八岁了。当时我非常感谢,可是又有口些怕,所以回答她说:“十分感谢我慈爱的老朋友!不过我今天很疲倦了,明天我来!”伊又对我说:“你用不着伯我,在这儿睡觉,是要生病的!我住的虽是草屋,可是要比这里好得多,一同去吧!”我想到自己身上所有的东西,不过三十卢布,两身衬衣裤,几本书籍,别无长物,所以找就答应与她同行。到了她家,她已经预备好了床铺,请我吃了一些东西,我就睡了。那个时候,更觉得全身酸痛。睡了不到四点钟,天已发亮,我就起床到农场去。“好早呀!耕田要比吃面包难罢?”

  农民都这样的问我。第三天我又耕了一天田。耕了五天田,我的行动,引起农民的同情。第六天,他们请我去参加他们的会议,我帮助他们解决了许多问题。到这个农村来过许多许多中央代表,可是没有一个得到他们的信任。所以在这个农村中,在那个时候,是没有集体农庄的组织。十天以后,当地农民,派我当代表到城内去接洽许多关于土地、借款、购置农具及捐税问题等种种事情,我都能得到为农民有利益的解决。以后农民就再不要我去耕田了。同时他们都待我非常友好,我就开始替他们办事。同时亦进行研究农业的实情。过一月后,我被农民选举为农村苏维埃的副主席。因为正主席生了五个月的病,所以事实上,我担任了主席的职务。此时我还是住在这位老农妇的草屋中。我渐渐组织集体农庄的工作。经过三个月后,在我的指导之下,石可夫村中的第一个集体农庄组织成功了。这三四月中,我有时二三日不得睡觉,空气非常紧张,环境非常复杂。因为在开始的时候,差不多没有一个农民愿入集体农庄。我为达到目的起见,尽力作宣传与组织的工作。不怕人家的反对,不顾个人的困难,在各方面活动。此事的范围虽小,农民亦不多,组织亦不十分复杂,可是在这个时期中所得的组织经验,耐劳习惯,不为不多。后来生了一次大病,病的时候,仍是住在沙弗牙家中。这位老农妇,在我生病之时,对待我特别好。同时有许多农友不断的来看望我。

  今日五点钟就起床,开始整理行李。我的行李不过一只破小箱,箱内还是来的时候带来的那二身衬衣裤和一双袜子,不过衣袜已经补过十多次了。除小箱外,还有十几本书籍。行李整顿完后,见沙弗牙拿着一块肥皂从外面进来,伊说:“你为什么这样早起来了!最近三月你还没有用过肥皂洗脸!”

  草屋门外面的人,渐渐的多起来了。当我吃早饭的时候,斯客洛平走进来对我说:“全村农民都来欢送你了!我们要开一个露天欢送大会。”我就走出门外,看他们手中有的拿着苹果,有的拿着鸡鸭,斯客洛平宣布开会并致欢送辞。我亦说了几句话:“你们的集体农庄是在极困难的环境之下组织成功的,集体农庄是创造你们将来幸福的组织,希望你们一天一天将集体农庄改良。不过前途一定还有许多困难,你们绝不可因难而后退,能够打破困难的人,才能得最后胜利。今天你们很苦,但是明天一定将过快乐的生活。希望各位前进!”

  石可夫村离车站有三十公里。农民替我预备了一辆三匹马拉的马车,这是俄国农村最客气的礼节。并把他们送给我的苹果鸡鸭都放在车上。我一坐上车,特别感觉到不愿离开石可夫村和我的农友。车已经走得很远了,我回过头去,看见沙弗牙还立在草屋前望着我……。

  “石可夫村!再会!”

  乌拉山上(一九三主年三月五日)

  今天六点钟就起床,房间里没有火炉,所以非常寒冷,桌上的一碗茶已经结成冰,窗上的冰亦已有二三寸厚了。近来工厂中事情很忙,没有时间温读夜校的功课,昨晚上数学课的时候,有一个问题不能回答,自觉非常可耻。所以今天比往日早起一个半小时,预备温习数学。虽在房中,但非穿大衣戴皮帽不可,所以读书甚不方便。

  七时半,工厂中的汽笛响了,这是通告全城劳动者起身的呼声。

  我是工厂中的技术师,每日上工时负有分配工作之责,所以我要比其他工人早到半小时。当我出门的时候,街上还是非常黑暗。自寄宿所到工厂非常近,不到三分钟就可以走到。在工厂管理处报到之后,就走进我作工的车间。这是制造车间第一号,面积非常大,机器非常多,但是车间中毫无秩序。有许多机器刚从德国运来,还没有布置成就。车间中的总水汀尚未造成,所以有许多已经布置成就的机器亦不能用。工厂尚未正式开工,但根据政府的命令,自本年一月起,工厂已开始制造生产品。在我领导下的工人队,是拼造炼钢厂中的一部份机件。

  每个机件需要有数百个零件,这许多零件,都要经过五六次的生产过程,因为工厂中没有完备的生产组织,我们不能按时领到零件,同时因为工人的技术程度不高,有许多零件是做得不正确的。因此我们的拼造工作亦不能有计划的进行。运灰机(白耳斯)本来规定在上月二十一日完成,可是到今天还没有完工,主要的原因是在没有零件,心中非常不安。将今日的工作分配后,就到总工程师办事处接洽零件问题。总工程师对我说:“近来天气非常寒冷,有许多机器中的机油已经成为冰,只好暂时停工,所以你所拼造的机器之零件,恐怕最近不能领到。”

  我听了他的答复,十分不满意,我就向他说:“这都是客观的困难,只要有忍耐心,坚决心,这许多困难都可战胜的。”他说:“说话要比做事容易呀!”我听了他的话非常气,走出办事处的时候,遇着一位德国工程师,他问我:“你为什么生气呀!”

  我就将和总工程师谈话的经过讲给他听。他笑着对我说:“这是亚细亚不文明的表现。”听了他的话,我更加发怒。问到车间中,看见二个工人在那里闲谈,我就将他们每人记过一次。

  后来共产党支部的书记来了,他问我工作如何。我就将和总工程师与德国工程师谈话的经过告诉他,他亦认为他们的言论是不正确的,并且要我将零件名称写出来交他。我问他有什么用处,他说将要和做这许多零件的每个工人去单独要求,请他们做得快一点。我说:“这并不是根本办法,规定出系统的生产组织,整顿工厂中的纪律,才是根本办法。”他说:“你的话是对的,但是目前政府很需要你所拼造的机件,所以暂时只好用救火的方法来解决。”

  我是一个技术师,本来应当全日作技术上的领导,但是因为工厂中的组织不完备,差不多每天要化四五个钟点来解决组织问题。在吃午饭之前,我和一个工程师讨论“加速拼成机件问题”。他是一个犹太人,我觉得他的学问很高。

  今天工厂饭堂的午饭,第一盆是肉汤,第二盆是鸡,第三盆是炒蛋,第四盆是糖果。想到二年前在狄拿马工厂饭堂中所吃的饭莱,有极大的区别了。这大概是社会主义建设第一步成绩的表现。每日饭后,在工人俱乐部中,有游艺表演,今日是乌克兰跳舞团跳舞。

  下午我写了一篇“改良工厂生产组织建议书”。建议书的主要内容,是遵守时间,看重时间。写完建议书后,与工人共同参加体力劳动。一个工作日又过去了,我的机件还是没有拼造成功。散工后,参加共产党大会。大会的议事日程:一、党内问题。二、国内经济状况。

  党内问题,是讨论开除一个党员的问题。这个党员是富农的儿子,在国内战争中,曾经参加白军反对红军。后来他的父亲被捕,而自己逃到壁而面城,入工厂作工,在那里加入共产党。当入党的时候,他说是一个孤儿,并且没有说出他曾经反对过红军的历史。去年十一月他转到乌拉山工厂作工。现在他的历史,被党部知道了,于是提议开除他的党籍。大会一致赞出将他开除。

  第二个问题由共产党支部书记报告:“建造自己的重工业——就是建造社会主义的物质基础。“我们共产党在一九二七年决定一个伟大的五年计划。在实行计划开始的时候,外国资本家都抱一种讥笑的态度。他们说,五年计划是‘空想’,是‘梦想’。就是在我们国内、党内,亦有许多人认为五年计划是没有成功的可能。而事实上,五年计划不到五年已经完成。以我们的国家,现在由农业国变成工业国了。在一九一三年,每一百卢布的生产品,其中有四十二卢布十个哥比是工业品,五十七卢布九十个哥比是农业品。而现在每一百卢布的生产品中,工业品要占七十卢布六十哥比。这是不是因为农业退步?不是的,在最近三年中,我们组织了二十万个集体农庄,五千个国家农庄。三年之前,国家每年只可收得六万万普达面包,而现在可收得一亿万万普达面包。所以农业还是发展的。但是工业要比农业发展得快。在过去四年中,我们造了很多大工厂,如马克尼塔古寺尼斯欺钢铁工厂,达尼伯大水电站,斯太林,哈而可夫及七略并三城市中的三大耕种机工厂;高尔基,莫斯科,耶拉司技佛三城市中的三大汽车制造厂,别拉寺尼格及白白列客的二大化学工厂;西比利亚的大纺织机器工厂,及许多飞机制造厂。革命以前的俄国,将本国的农业品运到外国去换绸缎、香水、日常用具。革命之后,我国政府将农业品运到外国,换买机器。现在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工厂,再不要向外国去买货物了,亦再用不着把我们的面包、牛乳、鸡蛋运到外国去了。我们自己的工厂,可以制造机器,亦可以出产绸缎。不久的将来,我们并且可以渐渐运机器、汽车到外国去卖。我们建设方面的胜利固然很大,但是不要忘记我们的缺点:第一、技术人才缺少,第二、管理法不科学化;第三、生产过程中没有秩序,第四、劳动不纪律化,我们断不可因胜利而忘记缺点,每个公民不应当因胜利而就满意,停止斗争,日日向前进,这是我们的任务……。”

  报告完后,我亦曾参加讨论,发言内容与我今日所写的建议书相同,在会场上得了大家的同意。

  散会后,回到寄宿所,吃了一点东西,又开始温习数学。二十点钟了,就到夜校去上课。今日的成绩要比昨日好得多。俄国人常说:“温习是学习之母。”我的成绩大概亦是温习的结果吧!由夜校回到家中,已二十三点半,房屋中非常寒冷,写了不到半小时的日记,手已经冻红了。

  第二次五年经济计划(一九三四年六月十日)

  上工之后,就到第八分部去检查工作,与工头立夫克夫用白手巾一块,拭擦机器,共同检查机器清洁。我们一共拭了八架机器,其中只有一架,白手巾拭了之后,稍带黑色。我觉得最近以来,工人对保护机器的工作很有进步。二星期前提出了一个口号:“每个工人应当学兵土们爱护枪的习惯,来爱护机器。”并且我亲手订了机器拭净法。工人们都很积极的,照我的意思做去,所以有很好的成绩。以后还是要时时刻刻检查、监督,使达到更好的成绩。

  前天我下了一个命令,要求各工人、各工程师、各工头遵守时间,按时上工下工。在过去,上工汽笛虽已鸣过,但是还有许多工人尚未动手工作,同时亦有未到下工时间而停止的。

  因工人们不宝贵时间,生产力要减低许多。昨天,上工汽笛鸣了之后,我就到各车间去检查,看见有许多工人尚未开工,当日就下命令,将四个工人、二个工程师记过一次,并将命令公布于工厂报上。今天当我走进第一车间的时候,我看不到一个不工作的工人了,心中非常快乐。明日将派检查员四名,到各车间检查、监督,使宝贵时间成为每人的习惯。

  到第二分部中,解决了几个技术问题后,就回到办事室,阅读文件报告。今日的文件较平日为多,分类批阅。觉得以后必须尽量减少书面报告,多做实际工作。亦有许多不愿意实地去做,专在办事厅中写报告的。在一个工程师的报告上,我批了以下几个字:“我所要看见的是生产品,而不是你的书面报告。”最近关于减少书面报告方面,拟下一命令。文件阅完后,我下了以下几点命令:一、工作时间中谢绝参观,二、工作时间中不准吸烟;三、工作时间中不准闲谈。

  第一大车间中,只有一个生产器具收发处,有许多工人不能按时领到器具,生产力为之降低。所以我今天决定在车间西边加设一个器具收发处,并且命令各工人、各工头每日完工之时,就应将次日要用的器具之名称、数量,交给收发处,而收发处则应将器具在次日尚未开工之前交给工人。

  两个工程师到办事处来,要我批准他们所打的两个机器图样。我看了之后,觉得有许多应当更改的地方,所以没有批准。这二位工程师表示不高兴的态度。

  十一点钟的时候,我召集工资部工作人员开会。我向他们说:“工资制度是提高生产的主要条件。本工厂工资制度的缺点,在过于平均,有技术的与无技术工人的工资相差不远,因此不能引起技术工人们的工作兴趣。同时不能引起无技术的工人们努力求学,增高他们的智识。现在我们特别注意生产品的质量,工资制度应当成为提高生产品质量的主要力量。能作优等生产品的工人之工资加之,作劣等生产品的工人之工资减之,那末全部生产品的质量,必因此而改良。按劳动力的数量与价值,决定工资的多少,这是你们以后工作的原则。今年全厂工资费,要比去年增加百分之二十二,而工人数量并未增加,所以工人工资要增加不少。总之,要合理地分配全厂的工资费。”我讲完之后,有四个工作人员发表意见,他们都赞成我的提议,并且提出具体的办法。

  苏联工厂的工资,是由工资部技术人员,按照每种工作应花的时间而决定的。倘使工人认为工资数目不正确,可以提到工资冲突委员会解决。冲突委员会是由工人职工会代表与车间管理处代表双方组织而成的。

  我是工人航空学校招生委员会主席,下午开会讨论招新生各项事件。凡本厂工人,无论男女,十九岁以上,三十五岁以下者,皆可入校。这种学校在苏联每个工厂中,每个学校中皆有之。本厂学校学生数额本定三百八十人,而今日要求入校的已有八百四十三名,决定自六月二十日起开始考试。并且要求航空化学协会将学生数额增加到五百人,要求工艺管理会按人数而增加航空教育费。

  我认为工人饭堂中饭莱之优劣,对生产力有直接关系,于是决定将各车间的饭堂归车间主任直接管理。

  阅读第四分部的上月工作报告后,觉得工作成绩不良,就亲自到第四部调查一切。第四部部长工作能力太弱,不能在群众中发生影响,但是他很忠实,以后将设法帮助他指导一切,同时要将他在工人中的威严提出来,我是绝对反对不断的调换人员。

  工作完了之后,我和四个朋友同到运动场去看足球比赛。

  最近来我对足球很有兴趣。看完足球比赛之后,又到文化公园,和工人群众共同作游戏。

  回到家中已经二十二点钟了。接到高尔基寄给我的信。在睡觉之前,看了一本关于第二次五年经济计划的书,作了以下的摘记:“第二次五年经济计划是自一九三三年起至一九三七年。“第一次五年计划是建设社会主义经济的基础。“第二次五年计划是创造社会主义的社会。“根据第二次五年计划,一九三七年之前应将剥削阶级完全消灭,并且除灭发生剥削制度的原因,取消经济上与思想上的资本主义残余。所有劳动者都应当成为自觉的、积极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创造社会主义社会,是第二次计划的主要政治任务。“第二次五年计划实行后,苏联将成为西欧工业强国。“在第一次五年计划中,发展重工业是一切建设的中心,但是现在苏联已有自己的重工业,在第二次五年计划中,可以以重工业为基础,同时发展轻工业与食品工业,来改良人民的生活……。”

  工厂中的汽笛响了,二十四点钟了,这是第三班工人上工的时候。有许多青年工人还在花园中跳舞,唱歌。

  新年(一九三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今天工厂管理处请客,到宴会的共有一千余人。会场中布置得非常华美。桌上丰裕的酒食,使人人回想到三四年前饥饿的状况,所以今日特别高兴。

  共产党区党部的书记,左手拿着一只表,立在高台上向宾客说:“现在十二点钟了!一九三五年过去了,一九三六年已经到了,请大家举起酒杯来,祝贺大家幸福的前途,饮尽此杯!”

  在高兴快乐的空气中,每人都将这杯酒一饮而尽,这是大家心满意足的表示。在舞台上不断的唱歌,跳舞,在会场中亦高声唱。革命之后,苏联本来是不提倡过新年的。过去几年中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新年,每年一月一日都是看得非常平常。这是生活困苦的一种表现。买不到鱼肉、面包,有什么过新年可谈,这是过去苏联人民的一般论调。今年苏联政府则尽力提倡人民举行快乐的新年节。

  各俱乐部、公园中都有晚会,人民都可免费自由参加;各学校,幼稚园中亦举行儿童新年节。这是国家强富起来的一种现象。同时我看到男女所穿的衣服亦非常整齐、清洁、华丽。

  绝对不能和一二年以前比较了。有许多工人穿得和工程师一样,和我同桌的一个老工人对我说:“人家说我们俄国人很笨。是的,我并不否认,但是只要有决心,有忍耐心,能够吃苦,没有一件事情做不成功的。俄国人比西欧人笨,是因为经济落后,现在我们的经济渐渐进步,民族亦一定会聪明起来的!”

  他指着桌上的酒食水果对我说:“一二年前,这许多食品不但不能吃到,并且没有看见过,现在只要你有本事,就能多赚钱,就可以买到你一切心中所爱的东西,今天我们城中新开了三大商店,这岂不是我们忍寒受苦的结果吗?”他敬我一杯酒,并且说:“希望你前途幸福无量!”

  十二点半我就离开宴会回家,因为今夜我在家中亦约了八位朋友聚餐过年。同时二星期前我生了一个儿子,因为工作很忙,所以还没有请过客,所以决定于今天举行一个小宴会。这八位是我在工厂中最好的朋友,和他们一直谈到四点钟。客人走了之后,我又不能入睡。今天接到了二封信:一封是石可夫集体农庄管委会写来的:“亲爱的朋友:恭贺新年!你来的信我们已经收到,知道你在乌拉山工厂工作成绩很好,非常高兴。今年我们农庄的收成要比去年多一半,每人除粮食外,平均可以分得现钱一千五百个卢布。有八个庄员己开始建筑新屋,有十二个庄员每人买得二只牛,农庄买了二部耕种机,四只马。今年过年的时候,预备买三百卢布礼物,分送庄员。祝你康健!”

  第二封信是依物纳夫写来的,这位就是十年前在孙逸仙大学烧火炉的大学生。他在信中向我致庆贺新年的敬礼,同时告诉我,他又发明了一件军器,并且已得到革命军事委员会批准实用。

  在今日报上看到以下一个消息,重工业人民委员会曾将新汽车三百辆,奖励各工厂的工人。

  报馆(一九三六年五月二十一日)

  昨夜由印刷局回到家中,已经早晨二点钟了。最近来我常常和国家检查员冲突。倘使只有我主笔一人负责签名,而没有检查员的许可,印刷局无付印之权。昨夜有一篇文章的内容,引起我和检查员的争论。文章的内容是批评总工程师的工作,检查员认为其中有许多严重事实,末经检查,不能发表,结果转到省检查部才解决,允许登载这篇文章。

  早晨八点钟,电话铃把我惊醒了。这是总工程师向我抗议,他认为今日报上所发表的文章,完全是谣言。我就回答他:“倘使你不同意,可以写声明书反驳。”工厂中反对总工程师的空气本来非常严重,有许多人反对他技术上与组织上的领导。

  所以今天的文章一定能够引起大家的同意。八点半到报馆,照例召集编辑会议,讨论今日报纸的内容。近来因为买不到纸,由六张缩减到四张。第一张的内容:一、论劳动纪律,二、采用美国式的还是德国式的升降机,三、发明者应注意的几点。第二张的内容:一、没有技术智识,还是故意破坏生产过程(就是反对总工程师的文章)?二、炼铁车间的工作之分析,三、计划工作的缺点,四、消灭工资平均制。第三张的内容:讨论工资问题,共有四篇文字。第四张的内容:一、命令栏,二、国外新闻,三、苏联国内新闻,四、工人俱乐部的通知。所有文字,除评论外,都是由工程师与工人投稿的。在编辑会议上,对文体方面,发生很大的争论,一部分人说我们报纸的文题渐渐退步,一部分人说文字太长,亦有一部分人说现在的文体比从前有进步。大家都以为今日报纸的内容很丰富,很有价值。

  讨论后由我作结论,我认为应当将每篇文字作一详细的分析,不可作一般的空谈。于是我把所有的文字作一分析。

  今日是国防训练日,每十日城中市民皆要受军事训练四小时,市党部与市苏维埃决定今日演习紧急集合,不过城中居民与厂中工人事前都是不知道的。

  编辑会议开完后,我就到厂中去实地考察。近来编辑部接到了四十五封信,工人与工程师在这些信中讲他们对生产力面与办事方面的不满意的事件。这许多信当然不能登载在报纸上,只好派工人通讯员到当地去调查实情,经过他们报告之后,再向工厂管理处提出具体办法,改良不正确的地方,并且要求管理处执行编辑部的各项办法,倘使管理处不同意,就交到共产党部解决之。

  总工程师写了二封声明书,反驳今日报上的文字。一封交给共产党部,一致交给我。共产党部认为问题非常严重,就决定组织一调查委员会,并且指定我为委员。在共产党部我很坚决的声明:“今天我是报纸的主笔,对于报上所登载的所有文字,完全负责。”

  在工厂中观察之后,收集了许多材料,回到报馆就写了一篇明天的评论“赶快改良工资制度”。阅看工人来信之后,打电话给工人通讯员,请他们在当地调查事实。每车间中,每工部中,有十个工人通讯员,他们都是报馆的助手。

  十六点钟,工厂汽笛鸣了一分钟,这是紧急集合的通知,每个工人、办事员及所有城中居民,都知道自己在紧急集合时所处的地位。一闻警笛之后,工人群众都很有秩序地离开工作地点,很快的去拿武器。工厂门口及城市中,即刻转入军事情况,开始戒严。十分钟后,三团步兵,二营炮兵,一营工兵,三队空军,四队女看护员,已经编成,集合于工厂后面森林中,准备出发。街上除民警外,根本看不见一个过路行人,老妇儿童亦都集合于地下室中,在每所民房中,有一军事训练组织者!

  汽笛又响了。总指挥向队伍报告情况:“现在敌人由西面向我们的工厂进攻,离此地尚有十八公里,我们的任务是阻止敌人前进,等待后授军开到,再作总进攻。”

  命令发下后,步兵、炮兵、工兵就很快分散,占领阵地,行动非常迅速,这是军事训练的结果。部队中的所有军官、党代表、参谋官、政治指导员,都是工厂的工人、工程师与党部工作人员。每个工人有一枝步枪,部队是按照生产单位而编定的。

  今日紧急集合的成绩,大家认为满意。

  到十九点钟,才解除警报,工人队伍很庄严地集合于广场上,共产党部书记上台演讲:“今天紧急集合的秩序要比上次好,时间要比上次短。这是一件使大家可以满意的事。但是我们在下一次紧急集合的时候,秩序要更好,时间更要短!” 新的莫斯科(一九三七年三月二十五日〕

  今天我要离开莫斯科了。早晨五时就起床,从我的房间望出去,可以看得见克洛母城堡,同我在十二年以前所看见的克洛母,差不多完全一样,不过几个教堂顶上的双头鹰,已经看不见了,现在所能看见的,是由宝右制成的五角星。克洛母是苏联的政治中心,我曾经到过四次。一次是去参观(一九二五年),一次是参加共产党国际会议旁听(一九二六年),一次是参加军事高级学校毕业典礼(一九三○年),一次是参加苏维埃大会。

  孙逸仙大学前面的大礼堂,在三年之前已被拆毁,现在在那里正在开始建筑伟大的劳动宫。国家大戏院前面的小屋及小花园,已经完全毁灭,现在成了一个极大的停车场,大戏院要比从前威严得多了。国家大戏院右边的低屋及小菜场亦早已拆毁,现在这一区成了莫斯科中心,在这条街上都是高楼大厦——人民总委员会办公处、莫斯科大旅馆、外国人旅行招待所等。

  莫斯科的地下铁道已经通行,车站装璜的美丽,实在可与皇宫相比,车辆非常舒服。街上的汽车要比十年前增加二十倍,除公共汽车、电车外,还有无轨电车。红场旁边的合作社,现在改造为列宁博物馆,范围非常宏大。

  莫斯科的商业非常兴旺,新的大商店很多,但是无论什么时候,商店中的人都非常拥挤。今日领护照,买车票,一直忙到开车。下午二点钟,在北火车站搭第二号西伯利亚快车离莫斯科。——苏联!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