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林伯渠传》

  《林伯渠传》,是为了纪念林伯渠同志诞辰一百周年(一九八六年),在中共中央党校王震、蒋南翔同志领导下,由《林伯渠传》编写组的同志集体撰写,最后由王震同志审定的。本书在撰写过程中,曾得到中央档案馆、中共中央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中共中央统战部、全国政协、中国革命历史博物馆和陕西、上海、江苏、江西、福建、广东、湖南、黑龙江、吉林、辽宁等省市的档案馆、党史办、纪念馆、图书馆等有关单位的大力协助。很多老同志和林伯渠同志的亲属,也为本书提供了大量情况和珍贵史料。

  本书初稿在送审过程中,马文瑞和刘景范同志,红旗杂志社熊复、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黎澍、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瘳盖隆、李新、刘经宇、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力平、杨瑞广、中共中央党校李践为、马齐彬、马鸿模、王仲清、中央档案馆张景堂、曹雁行、黄启约等专家学者,还提出了许多宝贵的修改意见。

  在此,谨向上述单位及有关同志致以谢意。

  参加本书撰写的同志有:王渔(中共中央党校)、宋斐夫(湖南省社会科学院)、李坚(广东中山大学)、阎树声(延安革命纪念馆)、沈克家(湖南省中医学院)、李敏生(中国社会科学院)、隋学斌(中共中央党校)。参加本书资料收集工作的同志有:林秉元(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部)、涂绍钧(湖南临澧县文化馆)、隋学斌、曹凌(中国社会科学院)。王渔同志并负责全书的统稿,宋斐夫同志也参加了部分章节的统稿。

  本书虽然得到各方面的关怀、支持和帮助,但由于我们的水平所限,加上时间比较仓促,其中缺点错误在所难免,希望读者批评指正。

  最后,本书得以在林伯渠同志一百周年诞辰前夕出版,还应当感谢红旗出版社和天津新华印刷一厂领导、编辑和工人同志。他们许多人为编辑出版此书,放弃了假日休息。在此亦谨致谢意。  

  《林伯渠传》编写组  

  一九八六年一月

上一篇:第十三章 为社会主义事业呕心沥血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社会契约论 前言 - 来自《社会契约论》

这篇简短的论文,是我以前不自量力从事而后来又久已放弃了的一部长篇著作的撮要。就已经写成的各部分中可供采择的各段而言,本文最为重要,而且自以为还不是不值得供献于公众之前。其余部分则已不复存在了。去看看 

斯大林时代的谜案 第二章 - 来自《斯大林时代的谜案》

●总书记这一职务的来历。斯大林如何利用总书记一职攫取越来越大的权力   ●《四十六人声明》及安东诺夫—奥弗申柯案件   ●斯大林如何能违背列宁《遗嘱》而依然担任总书记一职   ●斯大林在夺权斗争中所使用的种种计谋   ●伏龙芝之死   总书记这个职务,在中央委员会内部,是怎样产生的呢9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产生的呢?   中央委员会书记处是在二月革命胜利后立即组成的,但它开始积极地开展活动则是在1917年8月间,当时党的一些公认的领导人有的处于地下状态,有的遭到逮捕。8月6日,加入中央委员会的这个新的工作机……去看看 

第十五章 古刹重逢 - 来自《北京法源寺》

九年过去了。     北京的阴历七月又到了,正南正北的天河又改变了方向,天气又快凉了。     七月一日是立秋了。立秋是鬼节的前奏。鬼节总带给人一种肃杀的气氛。家家都要“供包袱”,跟死人打交道。跟死人最有肃杀关系的菜市口,更是令人注目的地方。     这天立秋正是阴天。菜市口的街道,正像北京的大部街道一样,还没铺上石板。虽然已是一九二六年,清廷玉朝已被推翻了十五年,可是,菜市口还是前清时的老样子。街上的浮土,晴天时候就像香炉,一阵风刮来,就天昏地暗;雨天时候就像酱缸,一脚踩下去,就要吃力地拔着走。     路……去看看 

04 火是怎么烧起来的? - 来自《国家公诉》

灾难过后,长山的夜空呈现出原有的祥和平静。那些蹿上夜空的疯狂火舌,伴着火光四处翻滚的浓烟,在烟火中腾起的阵阵水雾一下子全消失了,好像根本就没有存在过。如果不是身在现场,不是亲眼目睹,叶子菁会以为这是幻觉。   长山市中心最大的也是最高档的一座娱乐城就这样在大火中报销了,霓虹灯下的绚丽辉煌不复存在了,大富豪的夜夜狂欢成了一种记忆。对那些灾难发生前曾流连于此的幸运者来说,记忆应该是美好的;而对灾难之夜死难者们的亲人来说,记忆则是异常沉重的。一场猛烈的大火将大富豪娱乐城变成了一座狰狞的废墟,废墟上一个个焦……去看看 

一、四个阶级的联盟 - 来自《斯大林与中国革命》

斯大林对中国革命的政策,是建筑在"四个阶级联盟"这一理论之上的。下面,是在柏林出版的流亡孟什维克[1]派机关报对这种政策的赞扬:    「四月十日(一九二七年)马丁诺夫[2]在「真理报」上,极有力地并且……十分"孟什维克"式地,论证了官方立场的正确。就是说,确认了保持四个阶级联盟的必要;确认不要急于打倒联合政府,因为在这个政府里,工人正与大资产阶级坐在一起主持工作;确认不能过早地把「实现社会主义」的任务放在联合政府的面前。」(「社会主义报道」第八号第四页,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三日。)   与资产阶级联盟的政策,究竟像个什……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