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记 图书

在中国历史上,毛泽东是一代伟人,他的领袖风范,他的睿智从容,他的亲切随和,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既熟知又神秘。本书介绍毛泽东的生平事迹。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29章 - 来自《英雄出世》

坐在轿里,在街上走了没多远,马二爷便清醒了:卜守茹说得真是不错,我马二爷自己对付不了一个小妾,还成什么话?弄到邓老大人那里去,岂不是要吃人家的耻笑么?邓老大人是明白人,在他决意纳卜守茹为妾时,就劝他不要意气用事,别引个祸害进门。现在去找邓老大人,邓老大人的话自然是现成的。   再者说,就算邓老大人想帮忙,怕也是帮不上的,他为那十五家轿号立过字据,中人又是麻五爷,他再气,也还是理屈。   又想到,卜守茹今日所以敢这般闹,麻五爷肯定是插了手的,——卜守茹都进了麻五爷的帮门,麻五爷能不插手么?只不知麻五爷插手是为哪桩?为夺他的轿号……去看看

第26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那天上班不久,九天集团公司总部人事部部长就把廖红宇“请”到他的办公室,告诉她,“为适应新形势的需要”,由经理碰头会研究决定,她的工作要“动一动”。 “本来冯总要亲自来跟您谈的,没料到,咱们九天集团的外方经理伯季明先生今天突然从香港飞过来了,好像是有一笔大买卖要跟冯总谈。冯总要去机场接他,所以非常遗憾,只能由我来跟您谈了……”人事部长是个文质彬彬的人,除了承办冯祥龙交办的事,他要求自己手下的人不要去做任何额外的事。而除了冯总交办的事以外,他认为对于人事部这个要害部门来说,其他一切的事都应该算是“额外的事”……去看看

第十章走资派 - 来自《邓小平传》

   2009/10/01
1965—1973年      假如毛泽东在1966年前去世的话,那么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就不会发生。毛泽东部署、发动了文化大革命,而且在指导这场运动中拥有比其他任何人更大的权力。     依照毛的观点,文革是从1966年持续到1969年。它所带来的变化被党的“九大”所肯定,并被写入了修改后的《中国共产党党章》中。根据中国共产党现在的观点,文化革命持续了整整十年,这是充满政治斗争和社会动荡的十年,它最终以“四人帮”——毛的最激进的同事们——的被捕而告终。依后一种看法,它是一场反复无常的运动,其性质不断变化。即使在1969……去看看

第二章 消费者共同体(下) - 来自《美国人:民主历程》

   2009/10/01
十四、农村城市化   在发明电话、无线电收音机、电视机之前的日子里,唯一能够联系偏僻农村地区的公共通讯系统是邮政,但是,对形成各种消费共同体必不可少的邮政系统在全国却发展得非常缓慢,也很不均衡。虽然早在一七八七年联邦宪法已授权国会“设立邮政局和修建邮政道路”,但是要到南北战争时期,现代邮政系统才初步成型。  最初,邮寄费用由收信人支付,邮费亦因距离远近而有区别。其后,到了一八二五年,联邦国会才允许当地邮政局长把信交给邮差送到收信人的家里,但是邮差却不是由政府发给工资,而是靠每个收信人付给他们的酬金生……去看看

第23章 勒瓦瑟和奥托:法国人对边际效用的批判 - 来自《边际效用学派的兴起》

Ⅰ   法国人显然没有忽视边际效用,他们对它持有一种特殊的异议。只是在两种场合(1870到1889年间),法国经济学著作家才强烈地和公开地拒绝在经济分析中运用边际效用。较早的拒绝来自埃米尔·勒瓦瑟,较晚的来自奥古斯特·奥托。   勒瓦瑟的异议是在瓦尔拉斯首次正式陈述他的边际效用理论,即1873年8月16日向道德和政治科学院宣读他的论文时提出来的。我们在此只论及瓦尔拉斯论文中被学院接受的部分。杰文斯知道他的论文是被当作耳旁风了,而瓦尔拉斯知道他有一名听众,因为在他宣读论文后,勒瓦瑟声明他在下次会议上要发表不同看……去看看

阿克顿一克莱顿通信录 - 来自《自由与权力》

曼德尔·克莱顿,即后来英格兰教会的一名主教,是五卷本《宗教改革时期教皇制度史》(History of the Papacy during the Reformation)的作者。头两卷出版于1882年,克莱顿向《学会》(Academy)的编辑建议请阿克顿评论此书,“因为我想请一位堪当此任的英国人指出我的缺点。”阿克顿的评论也丝毫不显得勉为其难。他所批评的主要缺点,就是常见的那种道德上过分的宽宏大量。克莱顿表示感谢,真诚赞美他的坦率和认真。五年后,作为新创刊的《英国历史评论》 (English Historical Review)的编辑,他又邀阿克顿评论下两卷。这一次,阿克顿不只……去看看

第一章 论感觉 - 来自《利维坦》

关于人类的思想,我首先要个别地加以研究,然后再根据其序列或其相互依存关系加以研究。个别的来说:每一思想都是我们身外物体的某一种性质或另一种偶性的表象或现象。这种身外物体通称为对象,它对人类身体的眼、耳和其他部分发生作用;由于作用各有不同,所以产生的现象也各自相异。     所有这些现象的根源都是我们所谓的感觉;(因为人类心里的概念没有一种不是首先全部或部分地对感觉器官发生作用时产生的。)器官余部分则都是从这根源中派生出来的。     认识感觉的自然原因,对目前的讨论说来并不十分必要,我在其他地方已经……去看看

第一章 “抢救失足者” - 来自《思痛录》

我是抱着满腔幸福的感觉,抱着游子还家的感觉投奔延安的。   去延安之前,我有过个人的不幸——我的爱人孙世实同志为党的事业贡献了年轻的生命。但是我觉得到了延安便一切都会好了,党将爱抚我,抚平我的创伤,给我安慰和温暖,鼓舞我拿起投枪来继续战斗。到延安以后也的确是这样的。当时在中央青委,领导干部冯文彬、胡乔木同志放弃自己应当享受的“小灶”待遇,和大家一起吃大灶。我们每天紧张热情地工作。我当《中国青年》的编辑,稿子弄好,不分什么主编和编辑,大家互相看,互相修改。以后我怀着打算牺牲的决心到前方去,又回来……那时……去看看

2-6 关于结社与报刊的关系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当人们之间不再有巩固的和永久的联系时,除非说服每个必要的协作者,叫他们相信自己的个人利益在要求他们将自己的力量与其他一切人的力量自愿地联合起来,是无法使许多人携起手来共同行动的。只有利用报纸,才能经常地和顺利地做到这一点。只有报纸,才能在同一时间将同一思想灌注于无数人的脑海。一份报纸就象一位不请自来的顾问,它每天可向你扼要地报道国家大事而又不致扰乱你的私事。因此,随着人们日益趋于平等和个人主义逐渐强烈,报刊也便日益成为不可缺少的东西。如果认为报刊的作用只在于维护自由,那未免降低了它的作用。报刊……去看看

庇古在《福利经济学》中的研究 - 来自《社会成本问题》

本文讨论问题所采用的现代经济学分析方法之渊源是庇古的《福利经济学》,尤其是第二部分中有关研究社会净产品与私人净产品之间差异的章节。它认为: 某甲在为某乙提供一些服务的过程中(这种服务是有报酬的),附带地也给其他人(不是同类服务的生产者)提供服务或带来损害,这种服务得不到受益方支付的报酬,也不能使受害方的利益得到补偿。 庇古在《福利经济学》的第二部分阐述了他的目标: 确定在现存的法律制度下,自我利益的自由行使在多大程度上会倾向于以最有利于产生大量国民收益的方式来分配国家资源,在多大程度上,国家改善“自然”……去看看

第二章 长沙激战 2、康禄最先登上城墙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南门外的妙高峰,其实并不高,准确地说,它只是一个土堆罢了,就和城东郊的马王堆一样。但它比马王堆的命好,它紧靠南门,处于长沙城热闹的地方。在闹市区有这么一座地势稍高,又林木葱郁的山丘,更显得难能可贵。历代文人雅士,都喜欢在这里登高赋诗。当年吴三桂占据长沙时,陈圆圆已经老了,八面观音、四面观音成为他的爱妾。吴三桂常常携带两个观音在妙高峰上游憩。峰顶药王庙前的坪中,至今还留下为吴三桂造的石桌石凳。传说吴三桂与八面观音、四面观音,时常在此对弈,石桌上刻的棋盘还清晰地保留着。这几天,药王庙已成为太平军攻城指挥部。现……去看看

第六章 其它各种诊断 - 来自《健全的社会》

   2009/12/28
19世纪的诊断  我们在前一章中对当今西方文化的病症所下的诊断,并不是什么新东西。  诊断的唯一主张是对问题作进一步的了解,这一主张是想把异化的概念实际地应用到各种可观察到的现象中,并且将异化的病态与人本主义关于人性及精神健康的观念联系起来。事实上,最令人瞩目的是,虽然这些症候在今天似乎已十分明显,而早在19世纪,在症候还未完全显露出来之时,就有许多思想家对20世纪社会提出了批评性看法。同样令我们注意的是,他们提出的批评性论断和预测彼此多么一致,而且同20世纪的批评家的见解也竟会如此相同。  哲学和政治观点都迥……去看看

人啊,你要注意听! - 来自《尼采诗选》

人啊,你要注意听!     深深的午夜在说甚?     “我睡过,我睡过——,     我从深深的梦中觉醒:     世界很深,     比白昼想象的更深。     世界的痛苦很深——,     快乐——比心中的忧伤更深:     痛苦说:消逝吧!     可是一切快乐要求永恒——     ——要求深深的、深深的永恒!”     钱春绮 译……去看看

第02章 - 来自《英雄出世》

李太夫人塑像般地站在大门内的花圃旁,两只深陷在凹眼窝的黄眼珠射出阴冷的光,逼得边义夫不敢正视。   边义夫便仰脸去看天,想做出一副坦然而无所谓的样子从李太夫人身边走过去。李太夫人却看出了儿子心底的怯懦,在边义夫走到面前时,把边义夫拦住了,冷冷说了句: “恭喜你,是男孩。”   边义夫停住脚,尴尬地笑了笑:“怪……怪不得哭得这么响哩。”   李太夫人叹了口气:“不容易,你们老边家三代单传不绝后,是神灵保佑啊。”   边义夫点点头,敷衍道:“这一来,娘的心也安了。”   李太夫人哼了一声:“我的心更烦了。我只怕这小孙子……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