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要

 《我的生活》

  没有人怀疑比尔•克林顿能够写出一本非常精彩的回忆录,因为他拥有太多不同寻常的故事可以讲述。他是一个出生卑微的遗腹子,却全凭个人奋斗登上了美国政治权利的顶峰;他的八年总统任期几乎都是在与对手的政治斗争中度过,却取得了美国历任总统中仅次于林肯和肯尼迪的政绩;他几乎因性丑闻遭到弹劾,却仍然是一位举世公认的偶像式魅力人物。如果说克林顿的身上充满了谜,《我的生活》则或多或少揭示了谜底。

  在《我的生活》中,克林顿以儿子、兄弟、教师、丈夫、父亲和公众人物的多重身份,回顾了自己五十多年的人生历程,在追述早年的生活时,他以诚挚情感的笔触写出了对母亲的崇敬与依恋,对继父的同情与怜悯,对弟弟的关爱与愧疚,还有对帮助他成长的良师益友们的感激之情。同时他也深刻的剖析了自己内心生活与外部世界之间持久的矛盾与斗争,这种矛盾与斗争对他后来的政治生涯与私人生活都有着决定性的影响。在回忆八年白宫岁月时,他不仅谈到了白水事件的前因后果,透露了葆拉•琼斯案和莱温斯基绯闻中许多不为人知的细节,还广泛涉及了国际政治局势的风云变幻,包括科索沃战争、中东和平进程、索马里危机、本•拉登与基地组织、朝鲜问题以及中美关系等等。

  《我的生活》被认为是有史以来最受关注和最成功的总统自传之一,其魅力固然在相当程度上来自于举世皆知的绯闻事件,但绝不仅止于此。更值得我们关注的是书中所表现的不懈奋争的生活信念,对家庭和国家的热爱与忠诚,以及一位杰出政治家的远见卓识。

上一篇:序言

下一篇:童年的伤痛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多行不义而自毙的奸雄——多伊 - 来自《十大下台元首》

1990年9用10日,38岁的利比里亚总统塞缨尔·卡尼翁·多伊在人们的咒骂和唾弃声中一命呜呼。多伊死后,他的尸体被停放在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的一所小医院里让人们自由参观。多伊的尸体一丝不挂地摆放在一张病床上,看上去,那尸体活象一个怪物:双耳被割去,剩下了两个黑窟窿;双手上的十个指头被割去,仅剩下光秃秃的手掌;那雄性的象征——男性主殖器被齐根割去,留下了一个黑糊糊的小坑……。不少好奇者闻讯后都去医院象观看怪物一样地去参观多伊的尸体,欣赏这个作恶多端者的可耻下常对多伊早就不满的蒙罗维亚居民,听到多伊被处死的消息……去看看 

第七章 简单性 - 来自《科学发现的逻辑》

关于所谓“简单性问题”的重要性几乎没有一致意见。Weyl在不久前说:“简单性问题对于自然科学的认识论是最重要的”。然而,近来对于这个问题的兴趣低落了;也许是因为似乎很少有机会来解释这问题,特别是在Weyl进行透彻的分析之后。   直到最近,简单性观念一直在无批判地使用,仿佛简单性是什么,为什么它应该是有价值的,是很明显的。不少科学哲学家在他们的理论里给予简单性概念一个关键性的重要地位,甚至没有注意到它引起的困难,例如,Mach,Kirchhoff,Avenarius的追随者试图用“最简单的描述”这一观念来代替因果解释的观念。没有形……去看看 

第三章 越过三八线——斯大林对东北亚国际局势的思考 - 来自《毛泽东、斯大林与朝鲜战争》

各国学者都注意到,俄国档案文件充分表明,斯大林在1950年初——即与毛泽东谈判中苏条约期间——改变了苏联对朝鲜半岛的政策。在整个1949年,尽管朝鲜半岛处于非常紧张的战争边缘状态,但莫斯科反对北朝鲜以军事手段解决朝鲜的统一问题,而到1950年初,斯大林却突然同意了金日成坚持的以武力统一朝鲜半岛的建议。提供苏联决策变化原因唯一的直接文献证据,就是1950年5月14日斯大林给毛泽东电报中所说的,是“鉴于国际形势发生了变化”。  斯大林所谓“国际形势发生了变化”意味着什么,即苏联改变其对朝鲜半岛政策的主要的和根本的原……去看看 

序言 - 来自《人祸》

一九六二年初,那场两千万人饿死的惨剧已经过去,生命力似乎无限的中华民族又遂渐挺直脊梁的时候,中共第一副主席、国家主席刘少奇对即将赴安徽就任中共省委第一书记的李葆华说:「回去以后,把前三年的历史写本书。如果勇敢些,就把它编剧演。再勇敢些,就立碑传给后代。」多少年过去了,在舆论一律的中国,书没有问世,剧没有登台,碑更没有能竖起。由于接著而来的文革浩劫为害更烈,那场人祸反被淡化了。文革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但同样应当永志不忘的是导致无数同胞在绝望中饿死的那场「大跃进」、「大炼钢铁」以及祸害二十馀年的「人民公社」……去看看 

第十三章 论国家权力的统属 - 来自《政府论(下卷)》

149.在一个建立在自己的基础之上并按照自己的性质、即为了保护社会而行动的有组织的国家中,虽然只能有一个最高权力、即立法权,其余一切权力都是而且必须处于从属地位,但是立法权既然只是为了某种目的而行使的一种受委托的权力,当人民发现立法行为与他们的委托相抵触时,人民仍然享有最高的权力来罢免或更换立法机关;这是因为,受委托来达到一种目的的权力既然为那个目的所限制,当这一目的显然被忽略或遭受打击时,委托必然被取消,权力又回到当初授权的人们手中,他们可以重新把它授予他们认为最有利于他们的安全和保障的人。因此,社会……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