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 林彪出逃之谜

 《十大元帅之谜》

  在这个时刻,一切都是赤裸裸的,赤裸裸的惊恐,赤裸裸的杀机和求生欲望。理性被抛弃,支配着他们的只有本能……

  3.1 生命的最后一个星期

  林彪生命中最后一个星期,大概是他一生中最紧张的一个星期。

  在这7天里,林彪、叶群与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进行频繁的秘密联系。根据军委电话总机话务员的通话记录单记载,7天中,他们之间通过军委电话总机接转的电话有51次,还不包括自动电话。

  其中,叶群在北戴河用保密机与黄、吴、邱通话31次,通话时间合计948分钟,即将近16小时,相当于两个工作日。

  其中通话时间超过50分钟的有8次,最长的一次135分钟。

  在这7天中,林彪、叶群还紧张地进行了叛逃的准备:

  9月7日上午9时50分左右,叶群叫秘书通知留在北京的秘书,把俄华字典、英华字典、俄语和英语会话,让飞机带来。为此,飞机起飞时间推迟了一小时。

  9月7日晚约9点30分,总参二部的一位参谋照例给叶群“讲课”,原来应该讲马其顿王亚力山大或美国和《巴顿将军》,可是叶群却突然拿着《世界地图集》,问蒙古有哪些大城市,哪些地方有苏联军队,中苏、中蒙边境地区有多少苏联军队。

  9月8日上午,周宇驰在北京找尚登峨(原空军司令部航行局局长),要他搞一本苏联航班地图。

  9月9日上午11点30分左右,叶群要秘书通知留在北京的秘书,把有关中美关系的文件送来。

  9月9日上午,周宇驰布置许秀绪搞一份东北、华北、西北地区雷达兵部署图。

  9月9日晚9时,周宇驰布置王永奎(空军司令部情报技侦处原副处长、联合舰队成员)搞一份作导航用的周围国家广播电台频率表。

  9月10日上午,周宇驰要鲁珉把福建、江西、广东、广西的一、二、三级机场的位置、长度、宽度“拿个单子”给他。

  9月11日上午11时左右,叶群要秘书通知留在北京的秘书,把全军副军以上干部名册、部队部署情况登记表以及全军干部工作座谈会的全套文件送来。

  于此同时,在空军办公大楼西侧三楼南侧最西头的办公室里,一个黑会正在进行。王飞、于新野按照周宇驰的布置,研究确定“机关”南逃人员名单和行动计划。

  他们先研究了总的名单,然后研究了分别随同黄、吴、李、邱上飞机的分组名单,研究了通知南逃人员的方法,去机场车辆的安排,集中地点,还确定了分别对黄、吴、李、邱的秘书和司机“做工作”的人。

  在这中间,王飞叫郑兴和以“首长打靶”为名,到警卫营取手枪30支,子弹2000多发,冲锋枪2支,子弹200发,装到车上。

  王飞还提出,会议结束后,他要带几个人去西郊机场,实地察看一下人员集中的地点和上飞机的位置。并计划在第二天凌晨人员集中后,由他进行简单“动员”后,由郑兴和向大家发枪。

  深夜约11时40分,叶群神色紧张地把林彪的警卫秘书叫到林彪那里,她让警卫秘书先在门口等着,自己到林彪的客室里,悄声说了几句话,然后把警卫秘书叫了进去。

  林彪坐在沙发里,他那张蜡白的脸变得更白了。他对警卫秘书说:“今晚反正睡不着了,你准备一下东西,马上就走。”

  3.2 “林彪要飞,我周恩来亲自去”

  在一张摆着十几部各种颜色电话机的大办公桌前,周总理正在若有所思地踱来踱去。此刻,他那两道剑眉的中心结成了一个疙瘩。

  接着,周总理又接到中央办公厅负责同志转来的林立衡的报告:有一架飞机在山海关机场,是下午林立果坐着来的。

  12日黄昏,毛主席刚从外地回到北京中南海。为了保卫毛主席的安全,周总理下令采取一系列措施。然后,周总理来到东大厅他的办公室。等他来到东大厅之后,顿时,通往各重要军事机关和党、政、军主要领导人的直通线路都接通了。

  周总理打电话给吴法宪:

  “你调飞机去山海关没有?”

  “没有。”吴法宪回答。这件事他确实不知道,这是实情。

  “真的没有?”总理严肃地追问一句。

  吴法宪知道事情严重,连忙说:“真的没有。绝对没有。

  我以脑袋担保。”

  “你查一查,把情况迅速报给我。”

  总理放下这个电话,又拿起通往海军的电话。因为山海关机场是海军航空兵的一个机场,所以总理让李作鹏也查一查256号飞机是否在山海关。

  隔了一会儿,李作鹏、吴法宪相继向总理回电话报告情况。李作鹏说:“下午到山海关的那架飞机,现在还在那里。”

  吴法宪说:“我向胡萍查了一下,确实有一架飞机到山海关。胡萍说是改装好了试飞。我让飞回来,胡萍说飞机出了故障,飞不回来了。”

  总理对吴法宪说:“那架飞机修好了,马上飞回来,但飞机上不准带任何人。”并且还指示吴法宪立即到北京西郊机场去查明情况。同时,周总理又派中央警卫局负责人杨德中去西郊机场寸步不离地“协助”吴法宪。派李德生到空军负责指挥。派纪登奎到北京军区加强指挥。

  总理放下电话,觉得还不放心,又打电话告诉李作鹏,让他向山海关机场传达了一个命令:山海关机场的那架飞机要有周总理、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四个人一起下命令才能飞行。”

  吴法宪乘车来到西郊机场候车室,他让秘书马上把胡萍找来,他从总理在电话中的口气里可以听出今天这架飞机事关重大,因此他也不敢怠慢。秘书转了两圈,没有找到胡萍。

  此时,胡萍正躲在一间电话室里打电话。接电话的是驾驶256号飞机到山海关去的飞行副政委潘景寅。

  潘景寅今年40多岁,此人飞行技术很有两下子,林彪、林立果几次外出都是他开的飞机。林彪、林立果欣赏他的飞行技术,认为他是“有用之才”。这么一来,潘景寅对林彪一家感恩戴德,死心塌地为这一家子服务。

  胡萍紧握着话筒放低声音,对潘景寅说道:“吴司令说总理追查256号飞机,问为什么去山海关?谁同意的?看来事情闹大了。我跟吴司令讲我不知道,可能是试飞训练。吴司令问我训练为什么不回来?我说查一查。”

  停了一下,胡萍又说道:“有人再查这架飞机,你就说这架飞机有点毛病暂时回不来。”他又大声追一句:“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潘景寅回答道:“我就说飞机的油泵出了一点故障,正在修理。”

  放下电话,胡萍又打发一个平时亲信的副队长马上到“联合舰队”的秘密据点去,把总理追查256号飞机的情况告诉周宇驰。

  干完这些事,胡萍才深深地喘了一口气,到候机室去见吴法宪。

  李作鹏接到周总理让他向山海关机场传达命令的电话后,立刻敏感地想到林彪那里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联系到9月6日他通过黄永胜透露给林彪的毛主席巡视南方的谈话,他越发感到总理追查256号飞机很不寻常。他把总理的话在心里反复想了想:

  “……要有周总理、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四个人一起下命令才能飞行。”

  林彪乘的飞机要经过四个人联名批准,这是从来没有过的。而这四个人里面,林彪的行动对黄、吴、李是从来不保密的,看来四个人一起下命令,关键是要让总理批准才能放飞。

  李作鹏毕竟是老奸巨猾,他的独眼一转,就想出一个坏主意。他拿起电话,要通山海关机场调度室,说道:“那架飞机的行动要听北京周总理、黄总长、吴副司令和我的指示,以上四人,其中一人指示放飞才能放飞,其他人指示都不能放飞。”

  周总理的命令经李作鹏这么一改,“四个人一起下命令才能飞行”变成了“其中一人指示放飞才能放飞”。

  11点半,周总理接到叶群打来的一个电话。叶群用一种假惺惺的亲切口气,说:

  “总理呀,有件事要向您报告,林彪同志想动一动。”从她那沙哑的声音里可以听出,既没有平常那种盛气凌人的腔调又显得十分紧张。

  总理用一种严肃而又镇定的语气问:

  “他准备到哪里去?是空中动还是地面动?”

  叶群吱吱唔唔,回答说:“……空中动,需要调几架飞机。”

  “你们调了飞机没有?”总理问。

  “还没有调,林彪同志让报告总理后再调。”

  林彪、叶群他们明明私调256号飞机,为什么却说没有调飞机?这下更加证实了林立衡报告的情况。

  为了不惊动他们,总理对叶群说:

  “今天晚上飞夜航不安全,调飞机的事儿,我和吴法宪商量一下,看看天气情况再说。”

  叶群根据林彪的旨意给周总理打电话,本来想试探情况,稳住总理。可是,总理机智的问话,不但使叶群露了马脚,更加引起总理的警惕,而且使林彪、叶群心中更加没底,更加恐慌了。

  放下电话,总理想了一下,马上又命令吴法宪:“立即准备两架飞机,如果林彪要起飞,我到山海关机场去拦他。”

  3.3 山海关枪声

  20多名被从被窝里叫起来的战士,刚刚排成一队。他们弄不清要执行什么“紧急任务”,个个都还背着背包。

  公路上,一辆吉普车正在疾驰。车里坐的是警卫副队长,他奉命到山海关机场去控制住飞机。

  车库里,一辆大卡车,几辆吉普车正在发动。人们的喊叫声,枪栓的撞击声,汽车的马达声,在夜空中汇合在一起,使这个平日静寂的疗养地,出现了一种临战的气氛。

  正在这时,一辆红旗轿车亮着白晃晃的前灯向58楼前的公路开来。车里坐的是林彪、叶群、林立果、刘沛丰和警卫秘书。林彪一上车,就问林立果:

  “到伊尔库茨克要飞多长时间?”

  林立果回答:“不远,很快就到了。”

  红旗轿车就要通过58号楼了,警卫大队长等人冲上公路,挥着手臂,高喊道:

  “停车!停车!”

  汽车里,林立果拿着手枪对准司机的后背,叶群发疯似地喊着:“冲!冲!”汽车加快速度,鸣着喇叭,从人们身旁像一阵狂风似地冲了过去。

  突然,坐在车里前排座上的警卫秘书喊了一声:“停车!”

  这个秘书,跟随林彪十多年,深得信任,所有车里人都没吭气。汽车急剧停稳,他已经跳下了车。

  叶群杀气腾腾地问:“你想干什么?”

  这个警卫秘书说:“当叛徒,我不干!”然后,他转身向58号楼边跑边喊:“来人哪!”汽车里向他开枪,击中了他左臂。他和追赶上来的人向汽车连开几枪,可是这辆高级防弹汽车,手枪子弹根本打不透,只在防弹玻璃上留下了几个白印。

  林彪轿车发疯似地冲上了公路。车速高达每小时120公里。把尾随它的卡车、吉普车都远远抛在了后面。

  但是,在接近山海关机场时,它被先派出去的那辆吉普车压住了。无论它怎么鸣喇叭,吉普车就是不让它超车。这样拖了几公里,前面已经可以看见机场的大铁门了。

  前方,要横穿二股铁路线。这时正巧有一列火车要通过。

  看道工人亮起红灯,标志杆正在徐徐下落。吉普车一个急刹车停住了,红旗轿车却一打车头,超过吉普车从标志杆下冲了过去,急驰的火车险些撞在它的车尾上。

  13日零点18分,红旗轿车冲进山海关机场。一辆油罐车正在给256号飞机加油。汽车开到飞机的旁边,车还没停稳,林立果穿着白衬衣,拿着手枪,从右车门下来,十分慌张地大声喊着:

  “快!快!快!飞机马上起飞!有人要暗害林副主席,要保卫林副主席!”

  紧接着林彪、叶群从车右门下车,跑步直奔飞机。他们顾不得等客梯开来,沿着机组用的小梯子往上爬。叶群打头,林彪在后。叶群一边往上爬一边急促地喊着:

  “快!快!快!飞机赶快发动!油车赶快离开!”

  林立果一手挥舞着手枪,一手抓住梯子,一边往上爬一边高声喊:

  “快把机场大门关上!后面有追兵,有人要暗害林副主席!”

  上了256号飞机,连放在红旗轿车上的手提包、文件都没有顾上拿。没有等机组人员上全,连领航员、通讯员都没有上去,跑道灯也没有打开,飞机就开始发动了。

  机场领导目睹这些情景,觉得十分反常,立刻派一辆油罐车到滑行道上拦住飞机。同时,机场领导马上给李作鹏打电话,明确问他:“飞机强行起飞怎么办?”李作鹏回答说:

  “可以直接报告周总理。”

  过去,山海关机场从来没有直接请示过周总理。当时飞机已经发动,怎么来得及报告周总理呢?这一点难道他李作鹏不清楚吗?

  零点23分、256号飞机加大油门,在一片漆黑中向跑道滑行。这时,8341部队的追兵赶到机场。机场的灯光全部被关闭了。

  “叭”、“叭”几声清脆枪声回响在漆黑的夜空。

上一篇:10-2 “联合舰队”之谜

下一篇:10-4 “九·一三”事件之谜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一章 为什么提出系统哲学 - 来自《系统哲学引论》

一些理由,一般就综合哲学而言   这项研究的持久主题是分析哲学向综合哲学回归的时机和必然性。分析的重要使命——抛弃不加证实和无法证实的推测——已经完成,坚持这种分析方法今天只能产生教条式的自我分析:在推究哲理中,逻辑越来越多而实质越来越少。正如任何其它非公理领域一样,哲学需要新鲜的经验信息的不断输入。但是,总的说来,当代哲学的输入渠道已被切断。那些过去存在的信息大多是在存在范围之外被分析的,而且只有少数新的信息被允许发展。从哲学之外的领域所获得的信息被认为是靠不住的,应当加以净化和分析,以明其意……去看看 

十七、看到新的希望 - 来自《李宗仁传》

正当李宗仁的健康不断恢复的同时, 1950年1月间,李宗仁接到国内报告,大陆已解放,蒋介石逃往台湾。   李宗仁虽然估计到国民党最终的失败和共产党的胜利,但他心里是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的。因此,当他得到大陆解放的消息,思绪万千,为了复兴国民党,重振旗鼓,很想去台湾再干一番,以“作恢复大陆的准备”。只是不久,蒋介石在台湾自行“复正大位”的消息,使他心灰意冷,未能如愿。因为他知道,一旦自己回到台湾,便会失去人身自由,成为张学良第二。但作为国民党的拥护者,他又不甘寂寞,在美施展外交活动,企图借美国政府的力量,给蒋施加压力,以蒋介石是……去看看 

第十四章 血色碾庄圩 - 来自《解放战争全记录第四卷》

51.杜聿明不捡烂摊子,蒋介石大骂“娘希匹”  黄百韬被围、第63军全军覆没的消息传到南京,国民党统帅部一片慌乱。蒋介石也急得手足无措,深感徐州缺乏得力的统帅。这时,他想到了在东北的杜聿明。  辽沈战役经过近两个月的较量,在东北的国民党军大部被歼,廖耀湘兵团全军覆灭,沈阳丢失,杜聿明在那里已经无所作为了,还是徐州需要他。于是,蒋介石一份急电发到葫芦岛。杜聿明接到电报后,首先回到北平。  在杜聿明到达北平的第二天中午,华北“剿总”总司令傅作义邀请杜到华北“剿总”司令部吃饭。席间……去看看 

十三 大地 - 来自《黄祸》

心的那个位置, 已经生长出荒原上第一颗嫩绿的新芽。一个男人走在大地上。他斜背着行李卷, 手抱一个充气娃娃。他的脚步不紧不慢, 踏踏实实, 一看就是个走远路的人, 已走过千山万水, 还将再走万水千山。然而他停下了脚步, 突然不想再走。一束温暖的阳光神奇地照亮脚下这片荒原, 凋敝的土地立刻显得充满渴望。不知为什么, 他有一种到了的感觉。到了哪, 说不清。但如果不是到了的话, 为什么几次迈步又收住脚? 他放下了行李, 放下了娃娃, 脱掉上衣, 开始挖掘土地。他注意到旁边有一具仰卧在阳光下的白骨。一路即使只停片刻……去看看 

第五卷:习惯和风气对有关道德赞同和不赞同情感的影响 - 来自《道德情操论》

第一章 论习惯和风气对我们有关美和丑的看法的影响  除了那些已经列举过的,对人类的道德情感具有重大影响的,并且成为流行于不同时代和不同国家的有关什么是应该责备或值得赞扬的许多不规则和不一致的观点的主要原因的原则之外,还存在其它一些原则。这些原则就是习惯和风气,它们是支配我们对各种美的判断的原则。  如果人们经常同时见到两个对象,其想象就会形成从一个对象很快联想到另一对象的习惯。假如前者出现了,我们就期待后者跟着出现。它们主动地使我们彼此联想,我们的注意力也容易跟它们一起变化。虽然若不受习惯……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