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记 图书

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1932年竞选总统获胜。执政后,以“罗斯福新政”对付经济危机,颇有成效,故获得1936年、1940年、1944年大选连任。罗斯福政府提出了轴心国必须无条件投降的原则并得到了实施。罗斯福提出了建立联合国的构想,也得到了实施。罗斯福一直被视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之一,是20世纪美国最受民众期望和受爱戴的总统,也是美国历史上唯一连任4届总统的人,任职长达12年。他是身残志坚的代表人,也受到世界人民的尊敬。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三章 租值消散与价格管制 - 来自《经济解释(卷三)》

租值消散(dissipation of rent)在国内译作「租值耗散」,又称「租耗」。我认为「消散」比「耗散」恰当。租值消散是一套理论,是另一个角度看社会成本,同时又是另一个角度看高斯定律。一个可取但不同的角度看同一问题有两个好处。其一是不同的角度可让我们看到问题的另一面,可以较为全面地看,而有时看到新奇的,则有惊喜之情。其二是以不同的角度看同一问题,分析问题的对或错就有较为肯定的答案了。不同的观点或不同的理念,如果我们知道看的是同一问题,是一个很大的进步。我常对学生说:学问之道是要求其同,而不是分其异。我认为不断地……去看看

第一篇 第四章 战争中的危险 - 来自《战争论》

   2009/10/01
当人们在没有经历战争危险以前,通常总是把它想象得不是怎样可怕的,而是吸引人的。在热情激励下猛然扑向敌人,——谁还管它子弹和战死者呢,——在瞬间把眼睛一闭,冲向冷酷的死神,——不知道是我们还是别人能逃脱它的魔掌;而且这一切都发生在胜利的桂冠近在眼前,荣誉的美果伸手可得的时候,难道这是困难的吗?这并不困难,尤其从表面看来,更不是困难的。但是,这个瞬间并不象人们想象的那样象脉搏一跳,而是象吃药那样,必须有一段时间把它冲淡和融化开,而且,我们说,就是这样的瞬间也是很少的。   让我们陪同没有主过战场的人到战场上去吧。当……去看看

第三章 相互对立的自由 - 来自《自由主义的两张面孔》

一种当代的正统观点声称,使自由主义政权合法的是价值的冲突。自由主义政权使得那些对善的生活有着对立观点的人,能够以他们都能接受的公平条件生活在一起。尽管他们在善的概念上存在分歧,但他们能够就这些原则以及它们在特定情形中的应用达成一致意见。正如约翰·罗尔斯对这种正统观点的经典表述:“……自由主义原则可以遵照公共探求的一般准则和评估证据的规则来加以应用……因此,应用自由主义原则具有某种简单性。”  然而,如果自由主义原则所要求的各种自由可以是相互对立的,如……去看看

晚年冯友兰 - 来自《逝去的年代》

一直没有读到冯友兰先生的最后遗著《中国哲学史新编》第七册,只从有关冯先生的传记和年谱中得到一些粗浅的了解,冯先生晚年写了一本不能出版的书,这不容易。1991年3月下旬,张毕来、丁石孙等7名政协委员向政协七届四次会议提出提案,呼吁出版《中国哲学史新编》第七册,宗璞为此还给有关领导写过信,但最终不了了之。人世苍茫,想到当年冯友兰先生的无奈选择,再看今日冯先生的执着,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冯先生如果没有晚年这部书,也许我们不会更深地理解冯先生。或者说句大不敬的话,要是冯先生不得长寿,那不知会有多少误解留存世间。……去看看

痛苦的现象学 - 来自《公共生活的个体立场》

时间:1999年6月   地点:武汉   对话人:一行、夏天   一行:张志场最近提出了从“创伤记忆”的某种缺失来重审汉民族现代性的提案。他有一个很原创性的问题:苦难向文字转化为何失重?如果我没弄错的话,他想过问的“创伤记忆”就是对痛苦的领会形态。苦难向文字转化中的失重同时是言说和精神品质的问题,而言说的深透性又根源于对世界的领会方式的深透性。因此问题出在汉民族对痛苦的领会方式上。   夏天:痛苦和苦难是一回事吗?痛苦和对创伤的记忆是一回事吗?事实上,痛苦并不一定是记忆,有时我们在记忆时恰恰已经远离痛苦了。痛……去看看

第10章 多头政治 - 来自《政治与市场》

   2009/10/01
在世界144个国家中,约有30个国家采用了依靠规则管理争夺权威的斗争的特 有形式。对于这些制度,传统给予了自由民主(制)的称谓,或者,按照马克思主 义的传统,叫作资产阶级民主制。70年代时,仅下列国家可以得到承认列入这一行 列,其中有些国家是有疑问的,它们曾经是或者将要是自由民主制度,既然民主在 许多国家是脆弱的:   澳大利亚 意大利 奥地利 牙买加   比利时 日本 加拿大 卢森堡   哥斯达黎加 荷兰 丹麦 新西兰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 挪威 芬兰   菲律宾 法国 瑞典 冰岛   瑞士 希腊特立尼达和多巴哥 印度联合王国  ……去看看

第38章 - 来自《十面埋伏》

何波像是吓了一跳似的,再次被BP机的震动惊醒了过来。他挣扎着往起爬时,才发现自己压在另一个昏睡不醒的人身上。好一阵子,他才看清这个人正是跟自己一道而来的刑侦科的李副队长。   看来李副队长也一样是挣扎着想往外走的。尽管他比自己年轻得多,但他喝的却要比自己多得多,所以也一样没能挣扎出去。何波使劲地在他身上推了几把,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像死过去一样。   何波努力地站了起来,定了定神,踉踉跄跄地扑到门跟前。   门被反锁着,怎么拉,怎么摇,也纹丝不动、他试着喊了几声,但怎么也喊不出声来。  嗓子完全哑了,而且疼痛……去看看

第十章 紫色标记 - 来自《妞妞》

一   我带妞妞去医院做CT扫描。扫描室是一座简陋的水泥平台,中央有一口井。一个穿黑服的蒙面修女把妞妞放进一只铁桶里,然后吊到井下,置于一个密封装置内。按照程序,妞妞将随同这个装置被传送带送往另一个出口。我赶紧奔向那个出口,一个猥琐的小老头把守着不让我进,而我也不见妞妞出来。我突然想到,那个密封装置在传送过程中要经过冷热处理,妞妞必死无疑。我知道自己受骗了,心急如焚,没命地奔返平台,跳下井口。   这时我发现我是在一间停尸房里,妞妞已经死了,搁在尸床上。她模样酷似生前,眼珠又大又黑,小手朝前伸着,但已僵硬,像剥制……去看看

第二篇 关于外国势力和影响的危险对此问题的概述 - 来自《联邦党人文集》

   2009/10/01
为《独立日报》撰写第二篇(杰伊)致纽约州人民:  当美国人民想到现在要请他们决定一个结果必然成为引起他们注意的最重要的问题时,他们采取全面而严肃的主张显然是适宜的。  再没有比政府的必不可少这件事情更加明确了;同样不可否认,一个政府无论在什么时候组织和怎样组织起来,人民为了授予它必要的权力,就必须把某些天赋权利转让给它。因此,值得考虑的是,究竟哪种办法对美国人民更为有利:他们在一个联邦政府治下,对于总的目的说来,应当成为一个国家,还是分为几个独立的邦联,而把建议他们交给一个全国政府的同样权力授予每个邦联的……去看看

第十章 对现代国家的分析 黑格尔的《权利哲学》 - 来自《关于国家的哲学理论》

(一)我们准备按几类事实也就是几种观点来分析一个现代国家。这也许会引起一个问题,即这几类事实或观点会被认为是有联系的,应当从什么意义上去理解这种联系。如果说乙类事实或乙种观点被提出并成为必要的,是因为甲类事实或甲种观点有缺点,那是不是说甲类事实或其意义发生在前,而乙类事实或其意义则发生在后或是由前者引起的呢?这种关系是否可以像类似国家的统一体的各个组成部分之间的关系那样得到合理的维护呢?  可以作出如下回答。我们是在社会和国家中探讨一个理想的事实。作为一个事实,即生活的一种形式,社会一直是个多方面……去看看

第十一封信 - 来自《历史深处的忧虑》

卢兄:你好!   来信收到。你在信中说,你已经在国内的报纸上看到了一些报导,但是从我介绍的辛普森案之中,使你对了解美国的司法制度产生了更大的兴趣,很想听我继续讲下去。这使我觉得挺高兴的。你对于美国司法制度中“无罪假定”有兴趣,可是也担心:一个“犯罪事实”是否最终演变成一场“法庭上的游戏”呢?   实际上,我确实应该先讲清楚,“无罪假定”也罢,检方与辩方的公平角逐也罢,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实际上这又回到了最初你所提出的问题:美国人到底有什么样的自由? 因为, 美国人认为,在法庭正式宣判之前,这个嫌疑犯只是一个 “嫌疑……去看看

第十六章 两种内战(一九二九至一九三一) - 来自《近代中国史纲》

第一节 内战再起   辛亥革命后的中国为军阀的天下。北伐完成后,旧的既未尽去,新的继之而来,意识如故,行为如故,不及一年,内战再起,历史有如重演,此伏彼起,为数之频,规模之大,更是后来居上。居中央者说是求统一,在地方者说是反独裁。不论是何种名义,要皆为国民党的内部之战,其由来并非一朝一夕。   一、动乱的酝酿   国民党的武力,以黄埔军校学生为基干的第一军为主,由蒋中正统率。次为粤军组成的第四军,由李济深统率。北伐前夕,增编广西李宗仁部为第七军,湖南唐生智部为第八军,实力均与第一、第四军相若。北伐军进至长江流域,争相扩……去看看

忏悔录 卷七 - 来自《忏悔录(奥古斯丁)》

一  我败坏而罪恶的青年时代已经死去,我正在走上壮年时代,我年龄愈大,我思想的空虚愈显得可耻。除了双目经常看见的物体外,我不能想像其他实体。自从我开始听到智慧的一些教训后,我不再想像你天主具有人的形体——我始终躲避这种错误,我很高兴在我们的精神母亲、你的公教会的信仰中找到这一点——可是我还不能用另一种方式来想像你。一个人,像我这样一个人,企图想像你至尊的、唯一的、真正的天主!我以内心的全副热情,相信你是不能朽坏、不能损伤、不能改变的;我不知道这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怎样来的;但我明确看到不能朽坏一定优于可……去看看

第13章 - 来自《英雄出世》

举凡伟人在伟大之前总要吃凡人的耻笑,这几乎成了一种铁律。   边义夫后来不止一次的想过,为啥事竟如此呢?为啥众多凡人在伟人伟大之前都看不到伟人内在的伟大之处呢?这不是国人的目光短浅又是啥?!   目光短浅的人只看到了人家洋刀挎错了方向,只看到人家脖子上吊着望远镜不成体统,还编出书歌子来挖苦嘲骂,什么“将军威风大,洋刀右边挎。脖下挂根X,活脱一傻瓜。”   这些肉眼凡胎的东西就没看到人家那与生俱来的英雄气韵!   在城南老炮台打得这么激烈时,就没有谁想到下令去开炮!   西二路民军的三门铁炮那日根本没有开火的样……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