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靖港惨败 6、利生绸缎铺来了位阔主顾

 《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这天上午,长沙城内利生绸缎铺里,走进一位客人。此人年在二十岁左右,身穿一件簇新天青底酱色团花贡缎袍,头戴一顶黑亮呢帽,帽额上嵌着一块晶莹透亮的红宝石。他面色微傲,器宇昂扬,身后跟着两个中年仆人。绸缎铺里的帐房先生见来人这身打扮和气概,知道不是贵公子,便是阔少爷,赶紧起身上前去迎接:“少爷来了,请坐,请坐!”

  帐房将来人带进旁边一间客厅,一边张罗着倒茶递烟,讨好地笑着,试探问:“少爷尊姓,是来看货的?”

  一个仆人答:“这位是隆之清隆老爷的侄公子。”

  “哦,原来是隆少爷,失敬失敬!”帐房满脸尽是谄笑。

  隆之清的父亲曾在朝中当过户部员外郎,后外放江西臬台,当了十几年的地方官,为家里积蓄了万贯家财。隆之清也做过几任小官,四十岁便致仕,在家乡铜官山下建起一座大宅院,管理着几百亩水田和分布在长沙、湘潭、湘阴等地的十余家店铺。长沙各大商号都知道铜官隆家是个财大气粗的阔主顾。

  隆少爷跷起二郎腿,端着茶杯问:“孙老板呢?”

  “孙老板有点小事出去了。”帐房向门外望了一眼,见铺里几个伙计都在忙着应付顾客,便起身拱手,“隆少爷宽坐片刻,敝人亲自去叫孙老板来。”

  趁着等老板孙观臣的空闲,隆少爷将客厅浏览了一遍。房间不大,布置得倒也整洁雅致,没有一般店铺客厅的粗俗气味,显示出老板书香门第的出身。正面墙上的装饰,尤其引起隆少爷的注意。这里悬挂着三幅字画:正中是一幅水墨画,画的是满山大大小小的竹子,竹杆挺挺,枝叶森森,竹林上飘浮着两三朵闲云,旁边蜿蜒一溪山水,林间飞跃着三四只杜鹃鸟,整个画面情趣清幽,生机盎然;右上角题了四个字:苍筤谷图。隆少爷脱口说了声:“好一幅墨竹!不亚于板桥手笔。”

  画的左右两边是两幅字。隆少爷本无心细看,却瞥见上首那幅字的落款是“涤生曾国藩”五字,下首那幅的落款是“湘上农人左宗棠”七字,顿时生了兴趣。

  他先看曾国藩的字,是一篇七言古风,题作《题苍筤谷图》:

  我家湘上高嵋山,茅房修竹一万竿。

  春风晨锄劚玉版,秋风夜馆鸣琅树。

  自来京华昵车马,满腔俗恶不可删。

  苦忆故乡好林壑,梦想此君无由攀。

  钱塘画师天所纵,手割湘云落此间。

  风枝雨叶战寒碧,明窗大几生虚澜。

  簿书尘埃不称意,得此亦足镌疏顽。

  还君此画与君约,一月更借十回看。

  再看左宗棠的字,也是一篇七言古风,也是十六句,也题作《题苍筤谷图》:

  湘山宜竹天下知,小者苍筤尤繁滋。

  冻雷破地锥倒卓,千山万山啼子规。

  子规声里羁愁逼,有客长安归不得。

  画师相从询乡里,为割湘云人湘纸。

  眼中突兀见家山,数间老屋参差是。

  频年兵气缠湖湘,杳杳郊垌驱豺狼。

  会缚湘筠作大帚,一扫区宇净氛垢。

  归来共枕沧江眠,卧看寒云归谷口。

  隆少爷看罢,嘴角边露出一丝冷笑。

  “隆少爷光临,敝人未及迎迓,实在对不起!”孙观臣刚进客厅便高声打着招呼。隆少爷起身作答:“孙老板,打扰了。舍弟拟今年端阳节完娶……”

  “恭喜恭喜!”孙老板一听,便知财神爷进了门,忙关心地问,“令弟娶的是哪家千金?”

  “湘阴李文恭公的孙女。”

  李文恭公就是做过两江总督的李星沅。又是一个大名鼎鼎的富家,孙观臣心里好不欢喜,对隆少爷说:“想必尚未用饭?”转过脸吩咐帐房,“赶快到菜根香去叫一桌菜来!”

  “家叔叫我到长沙、汉口一带采买些绸缎首饰。”隆少爷慢条斯理地说,“久闻得利生铺绸货齐全,孙老板为人厚道,故特来宝号拜访,并看看货。”

  “隆少爷光临,是小铺的福气。小铺虽谈不上齐全,但在长沙城里,不是敝人自夸,却也算得上第一家。敝人经商多年,向来把信誉看得比性命还重要。八方来客,敝人不但将他们当作主顾,也视如朋友。少顷吃完饭后,敝人陪同少爷看看货,倘若还缺些什么,只需少爷开个单子,要不了十天半月,必将货物备齐。”

  “孙老板果然商界豪杰,怪不得在长沙久享盛誉。听说前年长毛围攻长沙,孙老板仗义捐助巨款,使长沙城得以保住。家叔每提起此事,总是称赞不已。”

  前年孙观臣迫不得已借出三万两银子,回得家来,太太哭了几日几夜,帐房也说是出借荆州,有去无回,他心痛了好久。后来太平军走了,张亮基践诺如数归还,还给了三百两银子的利息;又说,待湖南全境安宁后,一定在红牌楼铸铜钟刻名纪念。孙观臣与黄冕、贺瑗、欧阳兆熊一起,顿时成了长沙城里备受尊崇的英雄。太太和帐房也夸他有远见。孙观臣甚为得意,对张亮基、左宗棠也很敬重。

  “隆老爷客气了,这是敝人分内事。”孙观巨不无自得地谦让。

  “往日只听说孙老板的豪放仗义,今日见客厅里悬挂的字画,更见孙老板雅量高致,且与湖南时下两大名人交谊极深。”

  “孙家与曾、左两家原是世交,敝人与他们二位亦相识多年,不过,这幅画与曾、左题诗,都与敝人并无直接关系。”

  “那又为何悬挂在宝号客厅中?”隆少爷奇怪地问。

  孙观臣正要说明,忽见菜根香的菜已到,忙说:“少爷与两位贵价请入席,容在席间慢慢叙说。”

  席上,孙老板殷勤相功,隆少爷也竭力奉迎,二人十分亲密。

  “刚才少爷问起这字画的事。”孙观臣一边擦嘴,一边说,“这幅画,原是家兄鼎臣在京师请人画的,画的是我们老家的山景。”

  “怪不得孙老板一家芝兰玉树,昆仲连袂高中,原来贵府风光这样好,真可谓地灵人杰。”隆少爷有意恭维。

  “少爷夸奖了。”孙观臣心中高兴,继续说,“尽管京中有兄弟二人,但为官日长,离家日久,这思乡怀土之念是无法消除的,反而与日俱增。想得急了,大哥便请一位钱塘丹青名手,按自己的叙说画了这幅苍筤谷图,将它挂在家中,公事完毕后便伫目凝视,仿佛回到了竹山冲,摸到了那根根挺拔直上的翠竹。”

  “令兄风雅高情,在京师显宦中怕是凤毛麟角吧!”

  “少虽少,但亦不乏知己。曾涤生侍郎便是一个。”孙观臣又劝隆少爷喝酒吃菜,接着说,“那日,涤生侍郎到家兄处,见了这幅苍筤谷图,赞不绝口,在画前站了一两刻钟,对家兄说他天天想着高嵋山,念记着山上的幽篁翠竹,只可惜回不去。家兄见他如此喜爱,便说送给你吧!涤生侍郎连说不敢,只提出借看半个月。半个月后送还画,同时还送了一篇七言古风。”

  “看来就是上首这幅了。”隆少爷指了指对面墙壁。

  “正是。涤生侍郎诗、文、字俱佳,这篇古风发自真情,尤其作得好,字也写得出色,家兄甚是看重,叫人装裱起来。去年冬,家兄回家省亲,随身把字画带了回来。一日,左师爷来访。家兄拿出字画来,夸奖画、诗双绝。左师爷只微微发笑,不做声。过几天,他也送来一篇七言古风,题目一样,句数也一样。”

  “左师爷是存心要与曾侍郎比一比高低。”隆少爷笑着说。

  “少爷真是猜到左师爷的心里去了!”孙观臣笑得满脸肉堆起,两眼眯成一条缝,整个头脸,活像一个油光水滑的大肉丸。“家兄读过左师爷的诗后,也是这样说的。家兄也叫人装裱起来,临回京前,招呼我好好藏于家中,并说:‘曾、左二人都是当世不可多得之人才,日后功名都不可限量,几十年后,这两幅字便是宝贝了。’我说:‘涤生侍郎十年二十年之后,或许有入阁之望,但左季高已年过四十,仍为布衣,这一生的出息怕不会很大。’家兄正色道:‘你不会看人,左宗棠的发迹,只在这几年之中。’果然给家兄言中了。骆中丞对左师爷现在是言听计从,皇上也多次表彰,左师爷这不真的要发迹了么!”说完,又笑起来。

  “原来如此,怪不得孙老板将这字画挂在客厅中!”

  孙观臣没有听出隆少爷话中有话,仍然得意地说:“自这几幅字画张挂之后,小铺生意真的兴隆起来。长沙官绅名流都喜欢来坐坐看看,欣赏一番。不少人说,曾侍郎的诗虽比左师爷写得好,但这篇古风却不及左师爷,左师爷的气魄雄健、音韵流转。看来左师爷是比赢了!”

  孙观臣说得快活起来,起身走到墙壁边,指着左宗棠题诗中的“会缚湘筠作大帚,一扫区宇净氛垢”两句说:“你看看,多有气概,真有力敌千军、横扫一切的魄力。曾侍郎的确比不上。”

  孙观臣只顾自己说,没有看到隆少爷脸上已渐露不快。他走到隆少爷身边,问:“少爷以为如何?”

  隆少爷意识到了自己刚才的失态,忙换上笑脸说:“孙老板说得对,看来这压倒元白的事,也是常有的。”

  吃完饭后,隆少爷转入了正题。

  “舍弟的喜期定在端阳节。”

  孙观臣一直在等待着隆少爷谈起买货事,这时忙接言:“今天是四月初一,这不很快就到了吗?”

  “是不远了,但可恼的是地方不靖。早几天,靖港来了几百号长毛,沩水、湘江上泊着几十号战船,弄得人心惶惶。家叔有心想在长沙采办些衣料,又怕沿途遭抢窃;且长毛在靖港,喜事又如何好办呢?老人家意欲将喜期推到中秋,一发等武昌安定后,再到汉口去采办。”

  孙观臣一听急了:“隆老爷也太过虑了,长毛能呆得多久!况且到汉口去买,盘缠要贵几倍,划不来。”

  “我也是这样和家叔说的。再说孙老板是君子经商,靠得住,故一再劝说家叔打消出省采办的意图。”

  “小铺日后还得靠少爷扶持,请少爷一定劝说老爷惠成这笔生意。”

  “我是一心要与孙老板做个长久往来的主顾。你看,”隆少爷从靴子夹层里取出一张纸来,“这是一千两银子的支票,且放在孙老板这里作为定金。你看如何?”

  孙观臣两眼发亮,连声说:“少爷真是个诚信的人。少爷要什么货,小铺一定如期采办,务必使少爷在老爷面前挣个全脸面。”

  孙观臣双手接过支票,见它是汇丰钱庄的,忙慎重放进袖口里。

  “孙老板,这笔生意要做成,还得靠你合作。”

  “是的,是的。”孙观臣赶急答话,“不知少爷对货物还有何吩咐?”

  “孙老板没理解我的意思。”隆少爷说,“我不是对货物而言。我是怕靖港、铜官一带不清静,日后家叔又改变主意,或到汉口,或到上海去买,那时我虽有心成全,也是爱莫能助了。”

  “少爷说得对。”孙观臣又急了,“这倒是件难事。”

  “呃,孙老板不是同曾侍郎很熟吗?”隆少爷翘起二郎腿,摩挲着手中的青花瓷杯,似突然想起,不经意地说,“你可以请曾侍郎出兵呀!叫曾侍郎派兵剿灭长毛,靖港、铜官不就安静了吗?”隆少爷双目炯炯地望着孙观臣。孙观臣为难了:“我叫曾侍郎出兵,能说得动吗?”

  “叫我看,能!”隆少爷凑过脸去,严肃地说,“曾侍郎不久前败在长毛手中,在朝廷和湖南官场面前丢了脸,他急于要杀贼立功,挽回面子,一定会出兵的。何况,”隆少爷指着对面墙壁上的字画说,“就凭这字和画,他也不会拂你的请求呀!”

  孙观臣想,倘若说不敢去请曾国藩发兵,那是很失身份的事,况且生意也做不成了,无论如何要办好这事。

  “靖港到底有多少长毛?”孙观臣问。

  “家叔为保乡邑,曾派庄上团丁探过长毛虚实,长毛水陆合在一起不会超过五百。”

  孙观臣想了想说:“过两天我去拜访曾侍郎。”

  “其实,明天倒是有个好机会,不知曾大人能不能抓住这个时机。”

  “此话怎讲?”

  “孙老板,”隆少爷压低声音说,“明天是个长毛大头领的生日,全体长毛都要大吃大喝一天。对于兵家来说,这不是个可遇不可求的好机会么?”

  “真的。”

  “这还有假!从昨天开始,长毛就四处买肉买酒,操办酒席了。”

  “好!”孙观臣拿定主意,“我今下午就去见曾侍郎。”

  “孙老板,”隆少爷起身,“若是这笔生意做成了,腊月舍妹出嫁的衣料,也全部定在宝号。”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隆少爷随便看了看货,便告辞了。出了湘春门,三人相视哈哈大笑。一人说:“国贤兄弟,幸亏你是大家出身,真正把个隆少爷扮得维妙维肖,那神态,那派头,我们这些穷苦人是一辈子都学不出的。”

  周国贤心里很是痛快,说:“我是真正当了二十年阔少爷的人,怎会不像?”

上一篇:第六章 靖港惨败 5、定下引蛇出洞之计

下一篇:第六章 靖港惨败 7、曾国藩紧闭双眼,跳进湘江漩涡中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引子 - 来自《周恩来的最后十年》

我初到周恩来身边时,年近古稀的周恩来仍然是人们印象中的潇洒、精力过人的东方式政治家风范。  然而,在那疯狂的十年中,作为国家总理的周恩来扮演了一个“救火队长”的角色。全国几亿人被无端地卷进了这场莫名其妙的“大革命”之中,整个国家变成了一个大火药桶、大战场,经历着大灾难,几乎没有一个家庭能够幸免。  “十万火急”的电报每天像雪片似地飞进总理值班室:请求总理制止武斗、恢复交通、释放被抓走的人,还有抗灾救灾……  周恩来原先的那些副手们,打倒的打倒、靠边的靠边,或徒有其位并无其权。于是,周恩来什么事情都……去看看 

第八章 家庭:何去何从 - 来自《家庭革命》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人类家庭从古至今不断的变化,从血缘家庭(同辈男女互为夫妻,禁止父母与子女性行为)到普那路亚家庭(不同氏族的男女群婚,禁止同辈兄弟、姐妹性行为),再到对偶家庭(男女婚姻较稳定,男人有主妻,反之亦然)以至于一夫一妻制家庭。一夫一妻制家庭,又从大家庭(三代或三代以上的家庭)到核心家庭,即一对夫妻加一二个(未婚)子女的家庭。可以说,家庭的性质、组织形式、人员构成、功能与作用,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科学、技术的发展而发展变化。20世纪以来全球社会经济发展发生着深刻的变革。家庭也处于这种巨大变革之中,并对此变革作出……去看看 

北京中南海紫光阁1号会议室 - 来自《黄祸》

把自身命运交到别人手里,与其说是解决危机的办法,不如说办法本身就是危机。娃娃脸的女服务员第三次掀开石戈的茶杯盖,见仍是没动一口,索性换上一杯新茶,随后端上一盘香喷喷的擦脸巾。石戈接了一块擦掉额上汗珠。她像得了奖赏,忙把空调制冷量加大一些。开会前她因为石戈忘记关门“呲儿”了他一句,那声调很像外面公共汽车上的女售票员。这个矮墩墩的光头来得最早。只他一个人,那么普通,丝毫没有掌握权力者的威严,也不像后到的那些头头脑脑,前呼后拥一大帮。所以她把他当成了一个生怕迟到的跟班,第一次能进这里的土老帽。假如他风度翩……去看看 

一九八四 译者后记 - 来自《一九八四》

对于这部天才而富于洞见的著作,再说任何话都只能是多余的。每个人都自会在书中找到共鸣,作为译者,我所能做的惟有沉默而已。译者后记  我要向先辈大师董乐山先生致以敬意。在翻译的过程中,我一直参考了他的译笔;尽管先生的译作不能不说有草率之处,我在翻译中也常僭怀超过先生之心,然董先生对奥维尔的理解,他深切的人文关怀,都是我辈无法企及的。现先生的其它译作,如《中午的黑暗》等亦将出版,先生拳拳之心终有继者,此或可告慰先生之灵矣。  北京大学的林猛先生代我翻译了部分章节,包括第一部第七章历史课本上的那一段,第二部第九……去看看 

1989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 来自《历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坚决贯彻治理整顿和深化改革的方针——1989年3月20日在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 李鹏各位代表:  治理经济环境和整顿经济秩序,是今明两年我国建设和改革的重点,也是政府工作的重点。因此,我代表国务院,主要就这个问题向大会作政府工作报告,请予审议。  一、一心一意进行治理整顿  1988年是我国实行改革开放的第十年。十年来,我国各个方面都发生了巨大的历史性变化,社会生产力有了很大的发展,国家经济实力显著增强,城乡人民生活明显改善。实践证明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是正确……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