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记 图书

在法国巴黎,有一座名叫《他们缔造了二十世纪》的墙。这是一幅面积达880平方米的巨型壁画,上面绘有20世纪世界上已故的著名政治家、科学家、艺术家等。其中有两个中国人:毛泽东、周恩来。周恩来身穿西服,神采飞扬,炯炯有神的双眼凝望着世界的东方,显现出他对于祖国发展的无限期待。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六章 革命 - 来自《革命的年代》

   2009/10/01
自由,那带着巨人声音的夜莺,惊醒了大多数沉睡者……除了为争取或反对自由而战,还有什么事情值得我们关注?那些不可能热爱人类的人,可能仍然是大人物,例如专制君主。但是,一般人怎么可能无动于衷?——伯尔纳,1831年2月14日  已失去平衡的各国政府感到恐惧,受到威胁,并且因社会中产阶层的呼声而陷入混乱之中,他们处于国王和臣民之间,打碎了君主的权杖并盗用了人民的呼声。——梅特涅致沙皇,1820年1   很少有政府在阻止历史进程的无能为力上,表现得像1815年后那个时代那般明显而普遍。防止第二次法国大革命,甚或一场法国模式的欧洲普……去看看

葬身沙漠的和平鸽——萨达特 - 来自《十大下台元首》

他是一位英勇善战的骁将,率领埃及人民赢得了十目战争;他是一位和平的使看,是他首倡与以色列和谈,用和平的手殷收复了失地;他是一位外交的能手,是他打破了美苏在中东制造的“不战不和”的僵局。他被称为一位改变现实的人。战争,使他成为英雄;和平,使他垮台。他没有战死于疆场,却丧生于同胞的枪口之下。尼罗河卷走了他的骨厌,金字塔记下了他的丰功伟绩。   2.1 阅兵式上枪声   金秋十月,天气渐渐凉爽。地处北非的埃及更是一片秋色。璀璨的阳光照耀着埃及的沙漠和原野,到处金光闪闪。   1981年10月6日,对埃及人民来说,是一个不平凡……去看看

第29章 明白的、模糊的、清晰的、纷乱的等等观念 - 来自《人类理解论(第二卷)》

1 有些观念是明白而清晰的,有些观念是模糊而纷乱的——我已经将我们观念底起源指示出来,并且亦考察过它们底各种类别,我已经考察过简单观念和复杂观念间的差异,并且观察过复杂的观念如何可以分为情状观念、实体观念、关系观念三种。真的,一个人要想完全熟悉人心在了解事物、认识事物时,有什么进程,则这几层工作是必须都要做到的。我既然论究过这几层,因此,人们或者以为我已经把观念考察够了,不必再多说了。不过我还要求读者允许我把一些别的意见提供出来。第一就是说,有些观念是明白的、有些观念是·模·糊的、有些观念是·清·……去看看

告别白宫 - 来自《我的生活》

当我回到总统官邸时,天色已晚。我们还没有整理好行李,箱子到处都是。我必须做出决定,哪些衣服运送到哪里——纽约州,华盛顿,还是阿肯色州。希拉里和我都不想睡;我们只想从一个房间踱进另一个房间。我在白宫的最后一夜感受到的荣耀与刚参加完我们的第一个就职舞会回到家时一样。这种兴奋一直伴随着我。八年来这里一直是我们的家,看来让人难以置信,但现在就要结束了。  我回到林肯卧室,最后一次读他的葛底斯堡演说手写稿,凝视着他签署《解放宣言》的印刷画,当时他就在我现在站的位置。我走进女王厅,遥想当年温斯顿?丘吉尔在二战艰……去看看

第十二章 - 来自《国画》

几天以后,朱怀镜才知道玉琴被收审了。他并不吃惊,只是心里莫名其妙地紧张,似乎自己也会有什么麻烦。这天,朱怀镜在家里吃晚饭,神色很严肃。香妹怕他心里有什么事,也不敢多问他。一家三口埋头吃饭,只听得筷子磕碰碗碟的声音。吃完了饭,只有两口子在场了,朱怀镜认真地望了香妹一眼,说:“香妹,可能有事要发生。你在外面不论听到什么,都要挺住。”香妹脸都吓白了,半天才问:“什么大事?说得这么可怕?”朱怀镜说“要说事情都是针对皮市长的。也许别人会通过整皮市长身边的人,达到整皮市长的目的。我既然身在官场,既然受到皮市长的器重,必要的时候……去看看

第三篇 社会制序的型构(下) - 来自《社会制序的经济分析导论》

7 制度化 法律、惯例和习俗属于同一连续体,其间的互相转化是难能辨察的。——韦伯(Weber,1978,p.319)7.1 习俗、惯例与法律制度在以上两章对习惯、习俗、惯例以及其中的转变与过渡行程的考察中,我们已梳理出这样一种理论观点:在作为人类“生活世界”的社会实存方面的“生活形式”的社会制序内部,无论是在人类历史上的任何一个文明社会中,还是在当代任何一个社会中的即时即地,均实际上进行着或者说发生着从个人的习惯到群体的习俗,从习俗到惯例,从惯例到法律规则这样一种动态的内在发展行程。因此,这一内在发展行程本身,既昭示了人类诸……去看看

第36章 - 来自《机关滋味》

洪叶害怕到邮电局招待所来,最后,还是拗不住黄三木的软磨硬缠,被他带回来了。亲热几个回合之后,黄三木很快就故伎重演,把洪叶压在了下面。洪叶坚决不从,黄三木就道:你这是干什么呢?又不是第一次了,有什么好不同意的。你不是喜欢我的么?那我告诉你,我也很喜欢你,只要我们两个都真心相爱,马上就可以结婚的,就算现在不结婚,那也是迟早的事,这种事情,也是迟早的事,我喜欢你,想和你干这个,你就早点答应我算了,好么?洪叶听了他的这一番话,心就渐渐地软了,反正也确实不是第一次了,难道还想另外再找一个?原来是想谈谈看,考察考察他的,现在既然已经这样,也不用……去看看

21 周培成那边也有突破 - 来自《国家公诉》

更没想到的是,几乎是与此同时,周培成那边也取得了重大突破。   周培成被捕后,周培成的老婆汤美丽三天两头跑检察院,跑公安局,见了谁都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像祥林嫂似的,翻来覆去说着几句话:“我家周培成没到大富豪放过火,我家周培成胆小不会放火,我可以替周培成做个证明人。”这简直是天方夜谭,犯罪嫌疑人的老婆替犯罪嫌疑人做证明,而且又没有任何可供查证的证据线索。因此,不论是公安局还是检察院,都没把汤美丽的反应当回事。汤美丽便越闹越凶,上星期二拦了公安局办案人员的车,争吵起来后失去理智,辱骂撕扯办案人员。公安局以妨碍公……去看看

少校的小木屋 - 来自《苏菲的世界》

   2010/06/16
.....镜中的女孩双眼眨了一眨.....  时间才七点十五分,没有必要赶回家。苏菲的妈妈在星期日总是过得比较悠闲一些,因此她也许还会再睡个两小时。  她应不应该再深入树林去找艾伯特呢?上次那只狗为何对她叫得这么凶呢?  苏菲站起身来,开始沿上次汉密士走过的路走去,手里拿着那个装着柏拉图学说的棕色信封。遇到岔路时,她便挑大路走。  到处都可听到鸟儿们轻快的叫声。在林梢、在空中、在荆棘与草丛之中。这些鸟儿正忙于它们的晨间活动。对它们而言,周间与周末并没有分别。是谁教它们如此的呢?难道每一只鸟儿体内都有一架……去看看

1%的错误会带来100%的失败 - 来自《细节决定成败》

白蚁的危害  中国古代有这样一个故事:   临近黄河岸边有一片村庄,为了防止水患,农民们筑起了巍峨的长堤。一天,有个老农偶尔发现蚂蚁窝一下子猛增了许多。老农心想:这些蚂蚁窝究竟会不会影响长堤的安全呢?他要回村去报告,路上遇见了他的儿子。老农的儿子听后不以为然地说:那么坚固的长堤,还害怕几只小小蚂蚁吗?随即拉着老农一起下田了。当天晚上风雨交加,黄河水暴涨。咆哮的河水从蚂蚁窝始而渗透,继而喷射,终于冲决长堤,淹没了沿岸的大片村庄和田野。   这就是“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这句成语的来历。   长期以来,我一直以为这……去看看

知识与对现实的塑造 - 来自《通过知识获得解放》

寻求更美好的世界  Knowledge and the Shaping of Reality   the Search for a Better world   我的讲演题目的前半部分不是我选择的,而是阿尔普巴赫论坛「Alpbach Forum]的组织者选择的。他们的题目是:“知识与对现实的塑造”。   我的讲演共有三个部分:知识、现实和通过知识对现实的塑造。第二部分论述的是现实,这个部分特别长,因为它作为对第三部分的准备包括了许多内容。   1.知识   我将首先谈知识。我们生活在非理性主义再次流行的时期。因此,我想首先声明,我认为科学知识是我们所具有的一种最好、最重要的……去看看

第一章 武士之后 - 来自《战争赌徒山本五十六》

叛逆后代多磨难,出人头地苦为甘;    军国扩张早影响,武士旧藤增新蔓。   话说日本军阀山本五十六出生于日本一个旧武士家庭,从小就受到了军国主义思想的熏陶。   山本五十六原姓高野,1884年4月4日生于新渴县长冈市。其父高野贞吉是一个破落的士族,多年担任小学校长。关于山本的出生,高野贞吉的日记有如下记载:“明治17 年4月4日,晴,甚五郎来约钓鱼。不久,小原老人来下围棋,第二局,妻有临盆的迹象,两人进相率离去。急往接产婆,正午出生,是个男婴……”这个男婴是他的第六个儿子,因为这一年正值高野贞吉56岁,因而得名“高野五十六……去看看

第一篇论文(1840) 序言 - 来自《什么是所有权》

“对于敌人,要求是永恒的”。(Adversushostemterna auctoritasesto)——十二铜表法  序言  蒲鲁东在写作他的那篇《关于星期日的讲话》时,已经看到一个关于探讨和研究的整个计划呈现在他面前。问题正是要去“发见并证实那些为了维持地位之间的平等而限制所有权和分配劳动的经济法则”。如果要缔造平等,首先就必须打倒所有权。他就立即着手进行这个工作。1839年12月间,在他写给他的一个朋友的信中,他就隐约地谈到他这项装的工作。1840年2月,他正处在热中于编著的高潮中。他给贝尔格曼指明了……去看看

第六章 白云山右派队 - 来自《不堪回首》

白云山分场在涛城以南,西面紧靠着山下铺分场,东面隔着公路有一座山,即为白云山,山上从前有座白云观,那时则已只剩下一口井了。此地为古战场,山顶有岳飞抗金兵时的营盘遗迹。从那里往下看,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之势。遥望东北方向,可看到牛头山,相传是当时牛皋落草之地。东北附近还有个地方叫放马场,是岳飞放马之处,后来白茅岭设了劳改队,那里便是劳改队的所在。   1962年时有了一个甄别(30)的政策,于是把农场中的右派都集中到白云山来成立了一个队。这就是所谓的右派队。共有约80多人,其中大约一半是来自安徽省的右派,那是当有几年……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