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记 图书

本书作者曾任周恩来总理的专职保健医师逾十年之久,而那十年恰恰是“史无前例”的年代。十年间作者与周恩来总理朝夕相处,经历了许多重大事件,亲眼目睹了周恩来在“文革”十年中的工作、生活情况。作者运用大量的第一手材料,详述周恩来支持邓小平复出、为保陈毅心绞痛发作、以自己独特方式与林彪“四人帮”一伙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冒着余震危险视察地震灾区……,同时介绍了周恩来晚年的生活、身体、精神状态以及周恩来逝世后骨灰处理的情况等。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廿六章 多元信仰 - 来自《中国人的性格》

儒教,作为一种思想体系,是中华民族最伟大的智力成就之一,而儒家经典对于西方读者来说,又十分枯燥乏味。不过,仅仅仔细地阅读,只能得到皮毛的印象,不思考其影响,简直永远不可能了解它们。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民族,“其有记载的历史一直可以追溯到传说中的远古,她是世界上唯一没有异化或崩溃的古老民族,也从未被任何民族,从她自古生存的那片土地上驱逐出去。”一切都仍是那样古老。对这一空前绝后的事实,我们该如何解释呢?中国人口之众多,在世界上无与伦比,他们自从开大辟地以来就居住在中华大地上,直到今天。到底是一种什……去看看

十二 美好的黎明 - 来自《圣雄甘地》

   2009/10/01
清凉的晨风驱散了河上的浓雾。人群按照远古留下的习俗,涌向神圣的恒河岸边。恒河被看作人间天堂,“阴郁的、鬼神出没的大河”①,一切生命之母,众神之河。人们在恒河中洗浴,以求通向来世的道路。这是庆祝一九四七年八月十五日这一天诞生的最好方式。印度教徒认为,贝拿勒斯是从原始海洋中浮现出来的第一块陆地。印度教徒的圣城以自己的晨礼向地球上最年轻的国家表示祝贺。    ①法国文学家、历史学家安德烈·马尔罗语。——原注   这些仪礼是印度教徒热爱他们的圣河的历史表现。通过印度教徒与恒河的这种关系,印度教表明……去看看

第四一章 - 来自《生死抉择》

到郭中姚家里去!     一出了夏玉莲家里的门,不知为什么就一下子生出这么一个念头来。     生气吗,好像也不仅仅如此,对这样的一个干部,还有什么值得让你生气!而对这样的干部生气,你又有什么资格!     他只是想看看,看看这个中阳纺织集团公司的总经理,这个自己亲手提拔起来的人,这会儿他的家里是个什么样子。     也会一样没有暖气,没有煤气,没有电,没有水吗?也会一样像这些工人一样,既没有吃的,也没有花的,以至连看病的钱都没有?     腊月天,又已是晚上十点左右,再加上整个宿舍区都没有电,所以越发显得天黑,伸手不见五指……去看看

第二部分 第十八章 可能的过渡时期 - 来自《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一个病人如果通过一种剧烈的运动使他的血液循环加速流通,并因此排除了病毒或使后者自行消失了,这就是在身体上进行了一次革命。  如果凭着一种新的发明变更了一个行业的劳动和工具,而代之以另一种劳动和工具,这就是在这个行业里进行了一次革命。  如果通过哲学学说和风俗道德树立了一个新的方向,这就是在哲学学说和风俗道德上进行了一次革命。  因此总起来说:如果通过一种精神和物质力量上的优势使旧事物退让于新事物,这就是一次革命。  推翻旧的事物就是革命;因此进步只有通过革命才可以实现。  革命万岁!  在我们……去看看

3-6 民主的制度和民情为什么倾向于提高租金和缩短租期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我对仆人和主人所作的论述,在一定范围内也适用于地主和佃户。但是,关于这个题目,应在这里单独讨论。在美国,严格说来没有佃户,人人都是自己所耕土地的持有者。应当承认,民主的法制有一种促使地主的人数增加和佃户的人数减少的强大倾向。但是,美国当前发生的一切变化,主要还是应当归因于它的国土环境,而很少来因于它的制度。在美国,土地的价格便宜,人人都能轻而易举地成为地主。土地的收益不大,产品只能勉强地抵住地主和佃户的投资。因此,美国在这方面与在其他方面一样,都是比较特殊的,如拿土地方面的制度作为美国的典型制度,那将是错误……去看看

第二章 欢迎光临太阳系 - 来自《万物简史》

如今,天文学家可以办到最令人瞠目的事。要是有人在月球上划一根火柴,他们能看到那个火焰。根据远处星星最细微的搏动和抖动,他们能推算出行星的大小和性质,甚至潜在的适于栖居的可能性,而这些行星可是远得根本看不见的啊--它们如此遥远,我们乘宇宙飞船去那里也要花250万年。他们能用射电望远镜捕捉到一丝一毫的辐射,而这种辐射是如此微弱,自开始采集(1951年)以来,所采集到的来自太阳系之外的全部能量,用卡尔·萨根的话来说:"还不到一片雪花落地时所产生的能量。"  总之,宇宙里没有多少东西是天文学家发现不了的,只要他们愿意。因此,……去看看

作者原序 - 来自《个人主义与经济秩序》

尽管本书中的各篇文章初看时显得涉及许多问题,但我希望读者能很快察觉,其中大多数文章讨论的问题是密切相关的。这些文章从道德哲学论及社会科学的方法,从经济政策问题谈到纯经济理论;上述诸问题是被当作同一中心议题的不同方面来加以探讨的。这种组合在本书的前六章中可以很容易地看出。后面的三章谈到“社会主义的计算”,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视为作者的同一思想在分析特殊问题时的运用,尽管我撰写这些文章时并未完全意识到这一点。   由于不久前我已出版了一本讨论本书某些议题的更通俗的著作,因此有理由提醒读者,本书并不打……去看看

第四章 初办团练 3、宁愿错杀一百个秀才,也不放过一个衣冠败类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审案局的委员们过了半个月的安静日子后,忽然又报抓了一个勾结串子会谋反的人,此人还是个秀才。黄廷瓒知曾国藩最恨串子会,又见犯人是个有功名的人,怕作得主,请曾国藩亲自审理。曾国藩说:“一个秀才有多大的功名,何况他身为黉门中人,竟串通会匪,更是罪加一等。”他略微翻了翻黄廷瓒送来的案卷,吩咐升堂。待犯人押上来,曾国藩将特制的茶木条往案桌上重重一拍,厉声喝道:“林明光,你这个衣冠败类,快将如何与串子会匪首魏逵勾结的事,在本部堂面前如实招来!”  两旁团丁扶着水火棍,凶神恶煞般地吆喝一声:“招!”……去看看

03 充满对立的两个月 - 来自《东京大审判》

时间,在麦克阿瑟的煞费苦心中,又匆匆过去了半个月。  十一月五日上午十点左右,麦克阿瑟率领助手菲勒士、军事秘书兼高级副官费拉兹,以礼贤下士的姿态来到苏联代表团驻地。  半个小时前,麦克阿瑟亲自与迪利比扬格通了电话。他在电话里说:“我想与阁下和谢列诺维奇将军、中国代表团的商震和喻哲行将军、菲律宾代表团的阿基诺和托尼斯将军、英国代表团的巴特斯克和埃特加将军等朋友,就最高总司令部目前的工作开展交换意见,请阁下通知他们在贵代表团驻地见面。朋友们迸驻东京半个多月了,我应该去看望你们,好,马上见。”  对于被……去看看

01 邓小平在晚年走的是怎样一条路? - 来自《邓小平的晚年之路》

今年,是邓小平出生一百周年。有关方面准备举行一些大的纪念活动。借这个机会,很有必要对邓小平的一生,特别是邓小平的晚年活动,进行一翻认真地、全面地、科学地检讨和总结。  (一)所谓邓小平的晚年,从什么时候算起,到什么时候为止呢?  大概可以从一九七三年算起(一九七三年三月十日,中共中央作出《关于恢复邓小平同志的党的组织生活和国务院副总理的职务的决定》),到一九九三年为止(这一年邓小平病重已不能处理政事)。共二十年的时间。  邓小平晚年走过的路,可以分为几个小段:  1,一九七三年至一九七四年,他在担任国务院副总理期……去看看

第25章 - 来自《永不瞑目》

在肖童的问题上,欧阳兰兰彻底佩服了父亲的谋略和远见,她相信他既可以让肖童带上镣铐,也可以把他从缥绁中解放出来。  一切都是为她。  自从母亲死于车祸,她就是父亲的唯一亲人了。父亲始终不让她介入那些地下的生意,不让她参与任何违法的事情,不让她冒一点点风险。他殚精竭虑地为她筹划着另一种生活,一种富足,平安,合法的生活,也作为他自己未来的寄托和终老的归宿。  但她很清楚父亲的一切美好打算都是依靠贩毒。如果说,当她最初明了这内幕时还曾有过一丝恐怖和罪恶感的话,那么现在,在她知道父亲冒着生命危险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去看看

6.浅薄与深刻 - 来自《沧浪之水》

我们到省妇幼保健院去,交了八百块钱,住了进去。预产期的前一天医生通知我说:“还要交一千块钱。”我说:“怎么要这么多钱?”医生说:“她的情况很可能要剖腹产,万一大出血呢?要抢救要输血。”我一听“大出血”,脑袋中就“嗡嗡”地响。我问董柳怎么办,她说:“要这么多,要这么多?”我说:“存折上还有钱没有,我去取出来,到时候真要输血,你说不输?”她说:“花这么多钱,叫我回去怎么报销?钱就是我们财务科长的命,你要钱就是要他的命”。我说:“总不能说要了自己的命吧。”岳母说:“你们城里人还少这点钱?”我说:“妈妈,城里也没有金矿挖。”岳母说:“不够……去看看

04 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和吉田茂——东西方的会合 - 来自《领袖们》

1951年春一个天气和煦的下午,一位七十岁的日本绅士正在主持春季的第一次赏花会。就在这时,他得到了来自美国的消息:杜鲁门总统已经解除了道格拉斯·麦克阿瑟的一切职务,包括他的朝鲜战场司令官和驻日盟军总司令的职务。这位主人看来颇为震惊,他向来宾们表示歉意,告辞了。他感到心烦意乱,半个小时以后才算平静下来。   这位绅士就是吉田茂——日本冷酷无情的首相。他知道此刻不是伤感的时候。这位惯于用锤子狠狠敲打对手的人,知道政治是一种残酷的职业。麦克阿瑟和杜鲁门在重大的政治问题上曾经打得难分难解,现在,麦克阿瑟终于……去看看

二 台北 - 来自《黄祸》

“我给你六百万,”那个共军上校回答。“但是必须在中国,必须在四十五天之内,必须死! ”整个台湾岛似乎只有一个人对刚刚结束的大选漠不关心。而对全体台湾人来说,这次大选的意义超过许多最重大的历史事件。表面上只是执政党的更迭。民进党以52%的多数选票战胜国民党,取得了“中华民国”的执政权。这种更迭在任何一个实行多党制和竞选制的社会里司空见惯。然而对于台湾,其意义不仅在于执政几十年的国民党下台,民进党建党以来第一次执政,更重要的在于这是台湾人民对台湾前途一个转折性的新选择。一九四九年国民党在大陆被共产党……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