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文版跋

 《资本论(第一卷)》

  约·鲁瓦先生保证尽可能准确地、甚至逐字逐句地进行翻译。 他非常认真地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但正因为他那样认真,我不得 不对表述方法作些修改,使读者更容易理解。由于本书分册出版, 这些修改是逐日作的,所以不能处处一样仔细,文体不免有不一 致的地方。

  在担负校正工作后,我就感到作为依据的原本(德文第二 版)应当作一些修改,有些论述要简化,另一些要加以完善,一 些补充的历史材料或统计材料要加进去,一些批判性评注要增加, 等等。不管这个法文版本有怎样的文字上的缺点,它仍然在原本 之外有独立的科学价值,甚至对懂德语的读者也有参考价值。

  下面是我从德文第二版跋中摘引的几段,是有关政治经济学 在德国的发展和本书运用的方法的。

  卡尔·马克思

  1875年4月28日于伦敦

上一篇:法文版序言

下一篇:第三版序言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五章 资本的利息 - 来自《经济发展理论》

前言  经过慎重考虑之后,除了作一些无关紧要的词句改动外,我按原样第二次提出最初曾在本书第一版发表过的利息理论。对于引起我注意的所有异议,我唯一的答复是请参考第一版的原文。我本来是乐于缩短第一版原文的,而这些异议恰恰促使我不要这样做。因为在我看来,本来是原文中最冗长和最费解以致有损于论点的简明和说服力的部分,由于它们正确地预计到其后最重要的异议,所以就获得了存在的权利,而原先这种权利也许是它们所不具有的。   尤其是早先的解说清楚地表明了我并不否认利息是现代经济的正常要素——否定它确实是荒谬……去看看 

周恩来亲自过问两名美国旅游者误入广东海域事件 - 来自《毛泽东尼克松在1972》

七月的北京,五点来钟,天已经大亮了。中南海西花厅四周的松柏上已有鸟雀在啁啾。周恩来这才离开办公室。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平端起两只胳膊,做了两下扩胸的动作。这年是一九六九年,他已经七十一岁了,还两肩齐平,脊梁挺直,保持着特有的风度。只是长年的劳累已经在损害着他的身体,尤其是近两年,他体重在减轻,身子更瘦削,原来饱满而略显方形的下颏已变得尖削了。此时,他神态已经十分疲惫。他服了安眠药。安眼药的剂量已经加大了。要不然,他睡不着觉。使他忧心的事太多了。尤其是上个月九日贺龙去世的消息,猛地使他的心象铅块似地往下坠。……去看看 

第十一章 重新发现转座 - 来自《情有独钟》

分子生物学把基因从数十年的模棱两可和混乱解释中挽救了出来。它不再是虚构出来的、用以帮助遗传学家去安排他们实验结果的一个假设的实体了,也不是细胞学家所想的、能够通过显微镜看到的染色体上的一个“水泡”。基因是一个独特的化学实体,它的结构,使人联想起一幅简单而优美的遗传机理画。遗传学家最基本的问题之一是:基因是怎样复制它们本身的?对这个问题,双螺旋提供了直接的解答。瓦特森和克里克指出,DNA包含了两条互相缠结的链,它们通过每对互补碱基之间的化学键结合起来。每一条链与另一条链是互补的,就象一张相片与它的……去看看 

毕明迩:关于钱穆先生的《中国历代政治得失》 - 来自《中国历代政治得失》

九月三日《人民政协报》上有一篇评介钱穆先生《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的文章,读过之后,我去把这书再读了一遍,看法和原文作者丁先生有些不同,大致如下。  原文两处引用钱穆先生的论述后,都接着引用了鲁迅先生的话,好像是用周先生的话来帮助说明钱先生的意见似的。但是,周先生是把中国历史看做吃人肉的历史的,钱先生则主张对中国的历史应抱有一种温情和敬意;周先生在谈到青年必读书时,是主张少读甚至不读中国书的,钱先生的意见也正和他相反。两位先生的历史观可以说是南辕北辙,水火不相容的。所以,他们的有些话可能表面是相似的,但要……去看看 

第03章 伟大的受难者们 - 来自《一百个人的十年》

1969年17岁男   H省菜农场某团某连副连长   1969年第一个报名支边——当干部带头吃苦——一封非常革命化的家信——妹妹在农 村被强奸——忍辱负重终于入了党——写血书发誓留在边疆农场——79年知青大返城最后 一个离开——今天的沉思   我今年三十四岁。“文革”开始时我十四岁,结束时二十四岁。您多半会想,我不像有 些入那样,“文革”一完,巳经满脑袋白发;也不像有的人虽然刚过半百,一生最好的时光 却全搭进去啦。我还蛮不错,是吧!可是,即使我活到七十岁,我也会认为,这十年就是我 的一辈子。   要想讲充分,几天几夜也不……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