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版序言

 《资本论(第一卷)》

  马克思不幸已不能亲自进行这个第三版的付印准备工作。这 位大思想家——现在,连反对他的人也拜服他的伟大了——已于 1883年3月14日逝世。

  我失去了一个相交四十年的最好的、最亲密的朋友,他给我 的教益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现在,不论出版这个第三版的任务, 还是出版以手稿形式遗留下来的第二卷的任务,都落在我的身上 了。在这里,我应该告诉读者,我是怎样履行前一项任务的。

  马克思原想把第一卷原文大部分改写一下,把某些论点表达 得更明确一些,把新的论点增添进去,把直到最近时期的历史材 料和统计材料补充进去。由于他的病情和急于完成第二卷的定稿, 他放弃了这一想法。他只作了一些最必要的修改,只把当时出版 的法文版(《LeCapital》,parKarlMarx.Paris,Lachatre, 1873)中已有的增补收了进去。

  在马克思的遗物中,我发现了一个德文本,其中有些地方他 作了修改,标明何处应参看法文版;同时还发现了一个法文本, 其中准确地标出了所要采用的地方。这些修改和增补,除少数外,都 属于本书的最后一部分,即资本的积累过程那一篇。旧版的这一 篇原文比其他各篇更接近于初稿,而前面各篇都作过比较彻底的 修改。因此,这一篇的文体更加生动活泼,更加一气呵成,但也 更不讲究,夹杂英文语气,有不明确的地方;叙述过程中间或有 不足之处,因为个别重要论点只是提了一下。

  说到文体,马克思亲自彻底校订了许多章节,并且多次作过 口头指示,这就给了我一个标准去取舍英文术语和英文语气。马 克思一定还会修改那些增补的地方,并且用他那精练的德语代替 流畅的法语;而我只要把它们移译过来,尽量和原文协调一致,也 就满足了。

  因此,在这第三版中,凡是我不能确定作者自己是否会修改 的地方,我一个字也没有改。我也没有想到把德国经济学家惯用 的一些行话弄到《资本论》里面来。例如,这样一种费解的行话: 把通过支付现金而让别人为自己劳动的人叫做劳动给予者,把为 了工资而让别人取走自己的劳动的人叫做劳动受取者。法文traB vail〔劳动〕在日常生活中也有“职业”的意思。但是,如果有个 经济学家把资本家叫做donneurdetravail〔劳动给予者〕,把工人 叫做receveurdetravail〔劳动受取者〕,法国人当然会把他看作疯 子。

  我也不能把原文中到处使用的英制货币和度量衡单位换算成 新德制单位。在第一版出版时,德制度量衡种类之多,犹如一年 的天数那样,马克有两种(帝国马克当时还只存在于泽特贝尔的 头脑中,这是他在三十年代末发明的),古尔登有两种,塔勒至少 有三种,其中一种以“新三分之二”为单位。在自然科学上通用 的是公制度量衡,在世界市场上通用的是英制度量衡。在这种情 况下,对于一部几乎完全要从英国的工业状况中取得实际例证的 著作来说,采用英制计量单位是很自然的。这后一种理由直到今 天还有决定意义,尤其因为世界市场上的有关情况几乎没有什么 变化,而且正是在那些有决定意义的工业部门——制铁业和棉纺 织业,至今通用的还几乎完全是英制度量衡。

  最后,我说几句关于马克思的不大为人们了解的引证方法。在 单纯叙述和描写事实的地方,引文(例如引用英国蓝皮书)自然 是作为简单的例证。而在引证其他经济学家的理论观点的地方,情 况就不同了。这种引证只是为了确定:一种在发展过程中产生的 经济思想,是什么地方、什么时候、什么人第一次明确地提出的。 这里考虑的只是,所提到的经济见解在科学史上是有意义的,能 够多少恰当地从理论上表现当时的经济状况。至于这种见解从作 者的观点来看是否还有绝对的或相对的意义,或者完全成为历史 上的东西,那是毫无关系的。因此,这些引证只是从经济科学的 历史中摘引下来作为正文的注解,从时间和首倡者两方面说明经 济理论中各个比较重要的成就。这种工作在这样一种科学上是很 必要的,这种科学的历史著作家们一直只是以怀有偏见、不学无 术、追名逐利而著称。——现在我们也会明白,和第二版跋中所 说的情况一样,为什么马克思只是在极例外的场合才引证德国经 济学家的言论。

  第二卷可望在1884年出版。

  弗里德思希·恩格斯

  1883年11月7日于伦敦

上一篇:法文版跋

下一篇:英文版序言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一 《精神现象学》一书的写作经过和作者当时的政治态度 - 来自《精神现象学(上卷)》

《精神现象学》一书是黑格尔于1805年冬天开始动笔写,于1806年10月13日耶拿大战前夕最后完稿的。这书的序文是1807年1月写成的。全书除最末论绝对知识部分是根据他几年前的旧稿①补充整理而成之外,基本上可以说是在一年时间内一气呵成的。也就由于这种情况,这书前几部分写得较从容,分析也较细致,及写到末后部分时,因拿破仑进攻普鲁士的战争迫在眉睫,又因与出版家订有合同,必须在10月中旬交完全部稿件,不然,印数就将由1,000册减到750册,稿费也将随之减少。所以本书后一部分是在这样紧张忙迫的情况下写出的,因而分析较少,纲要式的话较多……去看看 

第四章 自由放任主义 - 来自《自由主义》

科布登学派在总的观点上既属于天赋权利学说又属于边沁学说。它和边沁主义者同样具有英国人钟爱的那种彻底的实干态度。它关于天赋权利说法远远不及法国理论家们来得多。另一方面,它满怀信心地认为个人行为不受束缚是一切进步的主要动力。它的出发点是经济方面的。贸易依然受到重重束缚。最恶劣的老的内部限制确实已经取消了。但是即使在这一点上,科布登也力求把曼彻斯特从领主权利中最终解放出来,这种权利在19世纪是没有地位的。然而,主要的工作是解放对外贸易。谷物法的着眼点是统治阶级的利益,这一点就连我们当代的关税改……去看看 

第十二章 尾声 - 来自《不堪回首》

1978年底我到了家中。就听说了有个55号文件是关于处理右派的事的。便到处去打听其内容。我们的政府是用内部文件来处理人的,被处理的人根本就看不到有关的文件。我去了复旦物理系,钱孝衡装作完全不知道我的情况,说对我的事他们无能为力;事实上,9月份发下的55号文件是明确规定原单位应负责安排工作的。在失望回家的公共汽车上我忽然看见前面站着的人很面熟,便碰了他一下问   “你是宗祥福吗?”这是当时一同毕业又住同一宿舍的同学。他注视了我一下,就认出了我,但他说:   “我早就知道你要回来了。”   “为什么?”我有点惊奇……去看看 

宗教、民情、传统与民主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讨论》

□张芝梅  毛老师:您好!很高兴收到您的来信,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圣诞节礼物。能读自己喜欢的书并且和有共同爱好的人讨论这是一种难得的幸福。如果把我们的讨论放在《评论与回应》栏里我会很高兴的,谢谢。如果能参加IAPP Community的活动,我很乐意。只是我对许多问题的了解和思考都很有限,但我希望能在交流中得到提高。读《论美国的民主》,我甚至觉得托克维尔有时会流露出把美国的制度当成上帝的恩典的感觉。我认为您把世界各个不同地区的不同民情和制度区分开是很重要的。具体到中国,能否在具有专制传统的基础上培养和民主、……去看看 

第三章 自由主义的历史(上) - 来自《自由主义(霍布豪斯)》

第一节 现代自由主义的古代渊源  如同许多政治观念一样,西方自由观念的历史也可以追溯到古希腊。威廉姆·奥滕(William A.Orton)在探索自由主义的历史渊源时,曾对古希腊哲学与自由的关系作过如此描述:  很少有任何地方象古希腊共和国那样鲜明地展示了自由与组织、自由与稳定、进步与秩序之间的困境。希腊共和国未能成功地解决这些问题,其失败有某种必然性。他们常常使自由蜕变为无政府,使秩序变成暴政……。然则,在失败的过程中,在希腊人为此反思的过程中,西方世界几乎所有政治问题都第一次得到系统的探索;一个理想确立了,一……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