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劳动过程和价值增殖过程

 《资本论(第一卷)》

  1.劳动过程

  劳动力的使用就是劳动本身。劳动力的买者消费劳动力,就 是叫劳动力的卖者劳动。劳动力的卖者也就由此在实际上成为发 挥作用的劳动力,成为工人,而在此以前,他只不过在可能性上 是工人。为了把自己的劳动表现在商品中,他必须首先把它表现 在使用价值中,表现在能满足某种需要的物中。因此,资本家要 工人制造的是某种特殊的使用价值,是一定的物品。虽然使用价 值或财物的生产是为了资本家,并且是在资本家的监督下进行的, 但是这并不改变这种生产的一般性质。所以,劳动过程首先要撇 开各种特定的社会形式来加以考察。

  劳动首先是人和自然之间的过程,是人以自身的活动来引起、 102调整和控制人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的过程。人自身作为一种自 然力与自然物质相对立。为了在对自身生活有用的形式上占有自 然物质,人就使他身上的自然力——臂和腿、头和手运动起来。当 他通过这种运动作用于他身外的自然并改变自然时,也就同时改 变他自身的自然。他使自身的自然中沉睡着的潜力发挥出来,并 且使这种力的活动受他自己控制。在这里,我们不谈最初的动物 式的本能的劳动形式。现在,工人是作为他自己的劳动力的卖者 出现在商品市场上。对于这种状态来说,人类劳动尚未摆脱最初 的本能形式的状态已经是太古时代的事了。我们要考察的是专属 于人的劳动。蜘蛛的活动与织工的活动相似,蜜蜂建筑蜂房的本 领使人间的许多建筑师感到惭愧。但是,最蹩脚的建筑师从一开 始就比最灵巧的蜜蜂高明的地方,是他在用蜂蜡建筑蜂房以前,已 经在自己的头脑中把它建成了。劳动过程结束时得到的结果,在 这个过程开始时就已经在劳动者的表象中存在着,即已经观念地 存在着。他不仅使自然物发生形式变化,同时他还在自然物中实 现自己的目的,这个目的是他所知道的,是作为规律决定着他的 活动的方式和方法的,他必须使他的意志服从这个目的。但是这 种服从不是孤立的行为。除了从事劳动的那些器官紧张之外,在 整个劳动时间内还需要有作为注意力表现出来的有目的的意志, 而且,劳动的内容及其方式和方法越是不能吸引劳动者,劳动者 越是不能把劳动当作他自己体力和智力的活动来享受,就越需要 这种意志。

  劳动过程的简单要素是:有目的的活动或劳动本身,劳动对 象和劳动资料。

  土地(在经济学上也包括水)最初以食物,现成的生活资料 供给人类(1),它未经人的协助,就作为人类劳动的一般对象而 存在。所有那些通过劳动只是同土地脱离直接联系的东西,都是 天然存在的劳动对象。例如从鱼的生活要素即水中,分离出来的 即捕获的鱼,在原始森林中砍伐的树木,从地下矿藏中开采的矿 石。相反,已经被以前的劳动可以说滤过的劳动对象,我们称为 原料。例如,已经开采出来正在洗的矿石。一切原料都是劳动对 象,但并非任何劳动对象都是原料。劳动对象只有在它已经通过 劳动而发生变化的情况下,才是原料。

  劳动资料是劳动者置于自己和劳动对象之间、用来把自己的 活动传导到劳动对象上去的物或物的综合体。劳动者利用物的机 械的、物理的和化学的属性,以便把这些物当作发挥力量的手段, 依照自己的目的作用于其他的物。(2)劳动者直接掌握的东西,不 是劳动对象,而是劳动资料(这里不谈采集果实之类的现成的生活 资料,在这种场合,劳动者身上的器官是唯一的劳动资料)。这样, 自然物本身就成为他的活动的器官,他把这种器官加到他身体的 器官上,不顾圣经的训诫,延长了他的自然的肢体。土地是他的原 始的食物仓,也是他的原始的劳动资料库。例如,他用来投、磨、压、 切等等的石块就是土地供给的。土地本身是劳动资料,但是它在农 业上要起劳动资料的作用,还要以一系列其他的劳动资料和劳 动力的较高的发展为前提。(3)一般说来,劳动过程只要稍有一 点发展,就已经需要经过加工的劳动资料。在太古人的洞穴中,我 们发现了石制工具和石制武器。在人类历史的初期,除了经过加 工的石块、木头、骨头和贝壳外,被驯服的,也就是被劳动改变 的、被饲养的动物,也曾作为劳动资料起着主要的作用。(4)劳动 资料的使用和创造,虽然就其萌芽状态来说已为某几种动物所固 有,但是这毕竟是人类劳动过程独有的特征,所以富兰克林给人下 的定义是《atoolmakinganimal》,制造工具的动物。动物遗骸的结 构对于认识已经绝迹的动物的机体有重要的意义,劳动资料的遗 骸对于判断已经消亡的社会经济形态也有同样重要的意义。各种 经济时代的区别,不在于生产什么,而在于怎样生产,用什么劳动 资料生产。(5)劳动资料不仅是人类劳动力发展的测量器,而且是 劳动借以进行的社会关系的指示器。在劳动资料中,机械性的劳动 资料(其总和可称为生产的骨骼系统和肌肉系统)比只是充当劳动 对象的容器的劳动资料(如管、桶、篮、罐等,其总和一般可称为生 产的脉管系统)更能显示一个社会生产时代的具有决定意义的特 征。后者只是在化学工业上才起着重要的作用。(5a)

  广义地说,除了那些把劳动的作用传达到劳动对象、因而以 这种或那种方式充当活动的传导体的物以外,劳动过程的进行所 需要的一切物质条件都算作劳动过程的资料。它们不直接加入劳 动过程,但是没有它们,劳动过程就不能进行,或者只能不完全 地进行。土地本身又是这类一般的劳动资料,因为它给劳动者提 供立足之地,给他的过程提供活动场所。这类劳动资料中有的已 经经过劳动的改造,例如厂房、运河、道路等等。

  可见,在劳动过程中,人的活动借助劳动资料使劳动对象发 生预定的变化。过程消失在产品中。它的产品是使用价值,是经 过形式变化而适合人的需要的自然物质。劳动与劳动对象结合在 一起。劳动物化了,而对象被加工了。在劳动者方面曾以动的形 式表现出来的东西,现在在产品方面作为静的属性,以存在的形 式表现出来。劳动者纺纱,产品就是纺成品。

  如果整个过程从其结果的角度,从产品的角度加以考察,那 末劳动资料和劳动对象表现为生产资料(6),劳动本身则表现为 生产劳动。(7)

  当一个使用价值作为产品退出劳动过程的时候,另一些使用 价值,以前的劳动过程的产品,则作为生产资料进入劳动过程。同 一个使用价值,既是这种劳动的产品,又是那种劳动的生产资料。 所以,产品不仅是劳动过程的结果,同时还是劳动过程的条件。 在采掘工业中,劳动对象是天然存在的,例如采矿业、狩猎业、 捕鱼业等等中的情况就是这样(在农业中,只是在最初开垦处女 地时才是这样):除采掘工业以外,一切产业部门所处理的对象都 是原料,即已被劳动滤过的劳动对象,本身已经是劳动产品。例 如,农业中的种子就是这样。动物和植物通常被看作自然的产物, 实际上它们不仅可能是上年度劳动的产品,而且它们现在的形式 也是经过许多世代、在人的控制下、借助人的劳动不断发生变化 的产物。尤其是说到劳动资料,那末就是最肤浅的眼光也会发现, 它们的绝大多数都有过去劳动的痕迹。

  原料可以构成产品的主要实体,也可以只是作为辅助材料参 加产品的形成。辅助材料或者被劳动资料消费,例如煤被蒸汽机 消费,机油被轮子消费,干草被挽马消费;或者加在原料上,使 原料发生物质变化,例如氯加在未经漂白的麻布上,煤加在铁上, 颜料加在羊毛上;或者帮助劳动本身的进行,例如用于劳动场所 的照明和取暖的材料。在真正的化学工业中,主要材料和辅助材 料之间的区别就消失了,因为在所用的原料中没有一种会作为产 品的实体重新出现。(8)

  因为每种物都具有多种属性,从而有各种不同的用途,所以 同一产品能够成为很不相同的劳动过程的原料。例如,谷物是磨 面者、制淀粉者、酿酒者和畜牧业者等等的原料。作为种子,它 又是自身生产的原料。同样,煤作为产品退出采矿工业,又作为 生产资料进入采矿工业。

  在同一劳动过程中,同一产品可以既充当劳动资料,又充当原 料。例如,在牲畜饲养业中,牲畜既是被加工的原料,又是制造肥 料的手段。

  一种已经完成可供消费的产品,能重新成为另一种产品的原 料,例如葡萄能成为葡萄酒的原料。或者,劳动使自己的产品具 有只能再作原料用的形式。这样的原料叫做半成品,也许叫做中 间成品更合适些,例如棉花、线、纱等等。这种最初的原料虽然 本身已经是产品,但还需要通过一系列不同的过程,在这些过程 中,它不断改变形态,不断重新作为原料起作用,直到最后的劳 动过程把它当作完成的生活资料或完成的劳动资料排出来。

  可见,一个使用价值究竟表现为原料、劳动资料还是产品,完 全取决于它在劳动过程中所起的特定的作用,取决于它在劳动过 程中所处的地位,随着地位的改变,这些规定也就改变。

  因此,产品作为生产资料进入新的劳动过程,也就丧失产品 的性质。它们只是作为活劳动的物质因素起作用。在纺纱者看来, 纱锭只是纺纱用的手段,亚麻只是纺纱的对象。当然,没有纺纱 材料和纱锭是不能纺纱的。因此,在纺纱开始时,必须先有这两 种产品。但是,亚麻和纱锭是过去劳动的产品这件事,对这个过 程本身来说是没有关系的,正如面包是农民、磨面者、面包师等 等过去劳动的产品这件事,对营养作用来说是没有关系的一样。相 反,如果生产资料在劳动过程中显示出它是过去劳动的产品这种 性质,那是由于它有缺点。不能切东西的刀,经常断头的纱等等, 使人强烈地想起制刀匠A和纺纱人E。就好的产起来说,它的使 用属性由过去劳动创造这一点就看不出来了。

  机器不在劳动过程中服务就没有用。不仅如此,它还会由于 自然界物质变换的破坏作用而解体。铁会生锈,木会腐朽。纱不 用来织或编,会成为废棉。活劳动必须抓住这些东西,使它们由 死复生,使它们从仅仅是可能的使用价值变为现实的和起作用的 使用价值。它们被劳动的火焰笼罩着,被当作劳动自己的躯体,被 赋予活力以在劳动过程中执行与它们的概念和职务相适合的职 能,它们虽然被消费掉,然而是有目的地,作为形成新使用价值, 新产品的要素被消费掉,而这些新使用价值,新产品或者可以作 为生活资料进入个人消费领域,或者可以作为生产资料进入新的 劳动过程。

  因此,如果说,现有的产品不仅是劳动过程的结果,而且是 劳动过程的存在条件,那末另一方面,它们投入劳动过程,从而 与活劳动相接触,则是使这些过去劳动的产品当作使用价值来保 存和实现的唯一手段。

  劳动消费它自己的物质要素,即劳动对象和劳动资料,把它们 吞食掉,因而是消费过程。这种生产消费与个人消费的区别在于: 后者把产品当作活的个人的生活资料来消费,而前者把产品当作 劳动即活的个人发挥作用的劳动力的生活资料来消费。因此,个人 消费的产物是消费者本身,生产消费的结果是与消费者不同的产品。

  只要劳动资料和劳动对象本身已经是产品,劳动就是为创造 产品而消耗产品,或者说,是把产品当作产品的生产资料来使用。 但是,正如劳动过程最初只是发生在人和未经人的协助就已存在 的土地之间一样,现在在劳动过程中也仍然有这样的生产资料,它 们是天然存在的,不是自然物质和人类劳动的结合。

  劳动过程,就我们在上面把它描述为它的简单的抽象的要素 来说,是制造使用价值的有目的的活动,是为了人类的需要而占 有自然物,是人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的一般条件,是人类生活 的永恒的自然条件,因此,它不以人类生活的任何形式为转移,倒 不如说,它是人类生活的一切社会形式所共有的。因此,我们不 必来叙述一个劳动者与其他劳动者的关系。一边是人及其劳动,另 一边是自然及其物质,这就够了。根据小麦的味道,我们尝不出 它是谁种的,同样,根据劳动过程,我们看不出它是在什么条件 下进行的:是在奴隶监工的残酷的鞭子下,还是在资本家的严酷 的目光下;是在辛辛纳图斯耕种自己的几亩土地的情况下,还是 在野蛮人用石头击杀野兽的情况下。(9)

  我们再回头来谈我们那位未来的资本家吧。我们离开他时,他 已经在商品市场上购买了劳动过程所需要的一切因素:物的因素 和人的因素,即生产资料和劳动力。他用内行的狡黠的眼光物色 到了适合于他的特殊行业(如纺纱、制靴等等)的生产资料和劳 动力。于是,我们的资本家就着手消费他购买的商品,劳动力;就 是说,让劳动力的承担者,工人,通过自己的劳动来消费生产资 料。当然,劳动过程的一般性质并不因为工人是为资本家劳动而 不是为自己劳动就发生变化。制靴或纺纱的特定方式和方法起初 也不会因资本家的插手就发生变化。起初,资本家在市场上找到 什么样的劳动力就得使用什么样的劳动力,因而劳动在还没有资 本家的时期是怎样的,资本家就得采用怎样的劳动。由劳动从属 于资本而引起的生产方式本身的变化,以后才能发生,因而以后 再来考察。

  劳动过程,就它是资本家消费劳动力的过程来说,显示出两个 工人在资本家的监督下劳动,他的劳动属于资本家。资本家 进行监视,使劳动正常进行,使生产资料用得合乎目的,即原料 不浪费,劳动工具受到爱惜,也就是使劳动工具的损坏只限于劳 动使用上必要的程度。

  其次,产品是资本家的所有物,而不是直接生产者工人的所有 物。资本家例如支付劳动力一天的价值。于是,在这一天内,劳动 力就象出租一天的任何其他商品(例如一匹马)一样,归资本家使 用。商品由它的买者使用;劳动力的所有者提供他的劳动,实际上 只是提供他已卖出的使用价值。从他进入资本家的工场时起,他的 劳动力的使用价值,即劳动力的使用,劳动,就属于资本家了。资本 家购买了劳动力,就把劳动本身当作活的酵母,并入同样属于他的 各种形成产品的死的要素。从资本家的观点看来,劳动过程只是消 费他所购买的劳动力商品,而他只有把生产资料加到劳动力上才 能消费劳动力。劳动过程是资本家购买的各种物之间的过程,是归 他所有的各种物之间的过程。因此,这个过程的产品归他所有,正 象他的酒窖内处于发酵过程的产品归他所有一样。(10)

  2.价值增殖过程

  产品——资本家的所有物——是一种使用价值,如棉纱、皮 靴等等。虽然例如皮靴在某种意义上构成社会进步的基础,而我 们的资本家也是一位坚决的进步派,但是他制造皮靴并不是为了 皮靴本身。在商品生产中,使用价值绝不是本身受人喜爱的东西。 在这里,所以要生产使用价值,是因为而且只是因为使用价值是 交换价值的物质基质,是交换价值的承担者。我们的资本家所关 心的是下述两点。第一,他要生产具有交换价值的使用价值,要生 产用来出售的物品,商品。第二,他要使生产出来的商品的价值,大 于生产该商品所需要的各种商品即生产资料和劳动力——为了购 买它们,他已在商品市场上预付了真正的货币——的价值总和。他 不仅要生产使用价值,而且要生产商品,不仅要生产使用价值,而 且要生产价值,不仅要生产价值,而且要生产剩余价值。

  既然这里谈的是商品生产,所以事实上直到现在我们显然只 考察了过程的一个方面。正如商品本身是使用价值和价值的统一 一样,商品生产过程必定是劳动过程和价值形成过程的统一。 现在我们就把生产过程作为价值形成过程来考察。

  我们知道,每个商品的价值都是由物化在它的使用价值中的 劳动量决定的,是由生产该商品的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决定的。这 一点也适用于作为劳动过程的结果而归我们的资本家所有的产 品。因此,首先必须计算物化在这个产品中的劳动。

  假定这个产品是棉纱。

  生产棉纱,首先要有原料,例如10磅棉花,而棉花的价值是 多少,在这里先用不着探究,因为资本家已经在市场上按照棉花 的价值例如10先令把它购买了,在棉花的价格中,生产棉花所需 要的劳动已经表现为一般社会劳动。我们再假定,棉花加工时消 耗的纱锭量代表纺纱用掉的一切其他劳动资料,价值为2先令。如 果12先令的金额是24个劳动小时或2个工作日的产物,那末首 先可以得出,2个工作日物化在棉纱中。

  棉花改变了它的形状,被消耗的纱锭量完全消失了,但我们 不应该受这种情况的迷惑。如果40磅棉纱的价值=40磅棉花的 价值+1个纱锭的价值,也就是说,如果生产这个等式两边的产品 需要同样的劳动时间,那末按照一般的价值规律,10磅棉纱就是 10磅棉花和1/4个纱锭的等价物。在这种情况下,同一劳动时间一 次体现在使用价值棉纱中,另一次体现在使用价值棉花和纱锭中。 因此,价值无论表现在棉纱、纱锭或者棉花中,都是一样的。纱 锭和棉花不再相安无事地并存着,而是在纺纱过程中结合在一起, 这种结合改变了它们的使用形式,把它们变成了棉纱。但这种情 况不会影响到它们的价值,就象它们通过简单的交换而换成等价 物棉纱一样。

  生产棉花所需要的劳动时间,是生产以棉花为原料的棉纱所 需要的劳动时间的一部分,因而包含在棉纱中。生产纱锭所需要 的劳动时间也是如此,因为没有纱锭的磨损或消费,棉花就不能 纺成纱。(11)

  因此,在考察棉纱的价值,即生产棉纱所需要的劳动时间时, 可以把各种不同的在时间和空间上分开的特殊劳动过程,即生产 棉花本身和生产所消耗的纱锭量所必须完成的劳动过程,以及最 后用棉花和纱锭生产棉纱所必须完成的劳动过程,看成是同一个 劳动过程的前后相继的不同阶段。棉纱中包含的全部劳动都是过 去的劳动。至于生产棉纱的各形成要素所需要的劳动时间是早已 过去的,是过去完成的,而在纺纱这一最后过程中直接耗费的劳 动则是接近现在的,是现在完成的,这种情况是完全没有关系的。 如果建筑一座房屋需要一定数量的劳动,例如30个工作日,那末 体现在这座房屋中的劳动时间的总量,不会因为第30个工作日比 第1个工作日晚29天而有所改变。因此,包含在劳动材料和劳动 资料中的劳动时间,完全可以看成是在纺纱过程的早期阶段耗费 的,是在最后以纺纱形式加进的劳动之前耗费的。

  因此,生产资料即棉花和纱锭的表现为12先令价格的价值, 是棉纱价值或产品价值的组成部分。

  但是这里必须具备两个条件。第一,棉花和纱锭必须实际上 用来生产使用价值。在我们所举的例子中,就是必须从棉花和纱 锭生产出棉纱。对于价值说来,它由什么样的使用价值来承担都 是一样的,但是它必须由一种使用价值来承担。第二,要假定所 用的劳动时间只是一定社会生产条件下的必要劳动时间。如果纺 1磅纱只需要1磅棉花,那末,纺1磅纱就只应当消耗1磅棉花, 纱锭也是这样。如果资本家异想天开,要用金锭代替铁锭,那末 在棉纱的价值中仍然只计算社会必要劳动,即生产铁锭所必要的 劳动时间。

  现在,我们知道了,棉纱价值的哪一部分是由生产资料即棉 花和纱锭构成的。这一部分价值等于12先令,等于2个工作日的 化身。现在要考察纺纱工人本身的劳动加在棉花上的价值部 分。  

  现在,我们要从与考察劳动过程时完全不同的角度来考察这 种劳动。在考察劳动过程时,谈的是使棉花变为棉纱的有目的的 活动。在其他一切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劳动越合乎目的,棉纱就 越好。纺纱工人的劳动是一种和其他生产劳动不同的特殊生产劳 动。这种区别在主观方面和客观方面都表现出来,就是说,纺纱 工人有特殊的目的,有特殊的操作方式,他的生产资料有特殊的 性质,他的产品有特殊的使用价值。棉花和纱锭充当纺纱劳动的 生活资料,但是不能用它们制造线膛炮。相反,就纺纱工人的劳 动是形成价值的劳动,是价值源泉来说,它却和炮膛工人的劳动 毫无区别,或者用一个更切近的例子来说,同植棉者和纱锭制造 者体现在棉纱的生产资料中的劳动毫无区别。只是由于这种同一 性,植棉、制锭和纺纱才能成为同一个总价值即棉纱价值的只有 量的区别的各个部分。这里谈的不再是劳动的质,即劳动的性质 和内容,而只是劳动的量。劳动的量是容易计算的。我们假定纺 纱劳动是简单劳动,是社会平均劳动。以后我们会知道,相反的 假定也不会对问题有丝毫影响。

  在劳动过程中,劳动不断由动的形式转为存在形式,由运动 形式转为物质形式。一小时终了时,纺纱运动就表现为一定量的 棉纱,于是一定量的劳动,即一个劳动小时,物化在棉花中。我 们说劳动小时,就是纺纱工人的生命力在一小时内的耗费,因为 在这里,纺纱劳动只有作为劳动力的耗费,而不是作为纺纱这种 特殊劳动才具有意义。

  在这里具有决定意义的是,在过程的进行中,即在棉花变为 棉纱时,消耗的只是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如果在正常的即平均的 社会的生产条件下,一个劳动小时内a磅棉花应该变为b磅棉纱, 那末,只有把12×a磅棉花变成12×b磅棉纱的工作日,才能算 是12小时工作日。因为只有社会必要劳动时间才算是形成价值的 劳动时间。

  同劳动本身一样,在这里,原料和产品也都与我们从本来意 义的劳动过程的角度考察时完全不同了。原料在这里只是当作一 定量劳动的吸收器。通过这种吸收,原料事实上变成了棉纱,因 为劳动力以纺纱形式耗费并加在原料中了。而产品棉纱现在只是 棉花所吸收的劳动的测量器。如果1小时内有1 2/3磅棉花被纺掉, 或者说,变成了1 2/3磅棉纱,那末10磅棉纱就表示6个被吸收的 劳动小时。由经验确定的一定的产品量,现在只不过代表一定量 的劳动,代表一定量凝固的劳动时间。它们只是一小时、两小时、 一天的社会劳动的化身。

  在这里,劳动是纺纱劳动、它的原料是棉花、它的产品是棉 纱这种情况,是没有关系的,正如劳动对象本身已经是产品、是 原料这种情况没有关系一样。如果工人不是在纺纱厂做工,而是 在煤矿做工,劳动对象煤就是天然存在的。但是,从矿床中开采 出来的一定量的煤,例如一,依然代表一定量被吸收的劳动。

  在劳动力出卖时,曾假定它的日价值=3先令,在3先令中体 现了6个劳动小时,而这也就是生产出工人每天平均的生活资料 量所需要的劳动量。现在,如果我们的纺纱工人在1个劳动小时 内把1 2/3磅棉花变成1 2/3磅棉纱(12),他在6小时内就会把10磅棉 花变成10磅棉纱。因此,在纺纱过程中,棉花吸收了6个劳动小 时。这个劳动时间表现为3先令金额。这样,由于纺纱本身,棉 花就被加上了3先令的价值。

  现在我们来看看产品即10磅棉纱的总价值。在这10磅棉纱 中物化着2 1/2个工作日:2日包含在棉花和纱锭量中,1/2日是在纺 纱过程中被吸收的。这个劳动时间表现为15先令金额。因此,同 10磅棉纱的价值相一致的价格是15先令,一磅棉纱的价格是1 先令6便士。

  我们的资本家楞住了。产品的价值等于预付资本的价值。预 付的价值没有增殖,没有产生剩余价值,因此,货币没有转化为 资本。这10磅棉纱的价格是15先令,而在商品市场上为购买产 品的各种形成要素或劳动过程的各种因素所花掉的也是15先令: 10先令购买棉花,2先令购买所消耗的纱锭,3先令购买劳动力。

  棉纱的膨胀了的价值无济于事,因为棉纱的价值只是以前分配在 棉花、纱锭和劳动力上的价值的总和,已有价值的这种单纯相加, 永远也不能产生剩余价值。(13)这些价值现在集中在一个物上面, 但是,在15先令分开来购买三种商品以前,这些价值就已经集中 在一个15先令的货币额上了。

  这种结果本身是不足为奇的。一磅棉纱的价值是1先令6便 士,因此,我们的资本家在商品市场上买10磅棉纱就得付出15先 令。不管他是在市场上购买现成的房屋,还是自己建造一座房屋, 无论哪一种做法都不会使置备房屋支出的货币增加。

  熟悉庸俗政治经济学的资本家也许会说:他预付自己货币的 意图是要由此生出更多的货币。但是,通向地狱的道路是由良好 的意图铺成的;他不进行生产,也同样可以有赚钱的意图。(14) 他进行威胁。他说人们再也抓不住他的把柄了。以后他要在市场 上购买现成的商品,不再自己制造。但是,如果他的所有资本家弟 兄都这样做,他又怎能在市场上找到商品呢?而他又不能拿货币当 饭吃。他进行说教。要人们想到他的节欲。他本来可以把他的15 先令挥霍掉。他没有这样做,他生产地消费它们,把它们制成了棉 纱。就算这样吧。可是他为此得到的是棉纱而不是后悔。他决不 应该再去当货币贮藏者,后者已经向我们表明,禁欲会得到什么结 果。而且,在一无所有的地方,皇帝也会丧失他的权力。不管他禁 欲的功劳有多大,也没有东西可以用来付给禁欲以额外的报偿,因 为退出生产过程的产品的价值只等于投入生产过程的商品价值的 总和。他应该以“德有德报”来安慰自己。然而资本家不这样,他纠 缠不休。说什么棉纱对他没有用处。他生产棉纱是为了出售。好, 那就让他出售吧!或者更简单一些,让他以后只生产自己需要的东 西吧,——这是他的家庭医生麦克库洛赫给他开的药方,作为防止 生产过剩这种流行病的灵丹妙药。他强硬起来。难道工人光用一 双手就能凭空创造产品,生产商品吗?难道不是他给工人材料,工 人才能用这些材料并在这些材料之中来体现自己的劳动吗?社会 上大多数人一譬如洗,他不是用自己的生产资料,棉花和纱锭,对 社会和由他供给生活资料的工人本身进行了莫大的服务吗?难道 他的服务不应该得到报酬吗?但是,工人把棉花和纱锭变为棉纱, 不也就是为他服务了吗?而且这里的问题也不在于服务。(15)服 务无非是某种使用价值发挥效用,而不管这种使用价值是商品还 是劳动。(16)这里谈的是交换价值。他付给工人3先令价值。工 人还给他一个完全相当的等价物,即加在棉花上的3先令价值,工 人以价值偿还了价值。我们这位朋友刚才还以资本自傲,现在却 突然变得和自己的工人一样谦逊了。难道他自己没有劳动吗?难 道他没有从事监视和监督纺纱工人的劳动吗?他的这种劳动不也 形成价值吗?但是,他的监工和经理耸肩膀了。而他得意地笑了笑, 又恢复了他原来的面孔。他用一大套冗长无味的空话愚弄了我们。 为此他不费一文钱。他把这一类虚伪的遁词和空话都交给他为此 目的雇用的政治经济学教授们去讲。他自己是一个讲求实际的人, 对于业务范围之外所说的话,虽然并不总是很好地考虑,但对于 业务范围之内所做的事,他始终是知道的。

  让我们更仔细地来看一看。劳动力的日价值是3先令,因为 在劳动力本身中物化着半个工作日,就是说,因为每天生产劳动 力所必需的生活资料要费半个工作日。但是,包含在劳动力中的 过去劳动和劳动力所能提供的活劳动,劳动力一天的维持费和劳 动力一天的耗费,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量。前者决定它的交换价值, 后者构成它的使用价值。维持一个工人24小时的生活只需要半个 工作日,这种情况并不妨碍工人劳动一整天。因此,劳动力的价 值和劳动力在劳动过程中的价值增殖,是两个不同的量。资本家 购买劳动力时,正是看中了这个价值差额。劳动力能制造棉纱或 皮靴的有用属性,只是一个必要条件,因为劳动必须以有用的形 式耗费,才能形成价值。但是,具有决定意义的,是这个商品独 特的使用价值,即它是价值的源泉,并且是大于它自身的价值的 源泉。这就是资本家希望劳动力提供的独特的服务。在这里,他 是按照商品交换的各个永恒规律行事的。事实上,劳动力的卖者, 和任何别的商品的卖者一样,实现劳动力的交换价值而让渡劳动 力的使用价值。他不交出后者,就不能取得前者。劳动力的使用 价值即劳动本身不归它的卖者所有,正如已经卖出的油的使用价 值不归油商所有一样。货币所有者支付了劳动力的日价值,因此, 劳动力一天的使用即一天的劳动就归他所有。劳动力维持一天只 费半个工作日,而劳动力却能劳动一整天,因此,劳动力使用一 天所创造的价值比劳动力自身一天的价值大一倍。这种情况对买 者是一种特别的幸运,对卖者也绝不是不公平。

  我们的资本家早就预见到了这种情况,这正是他发笑的原 因。因此,工人在工场中遇到的,不仅是6小时而且是12小时 劳动过程所必需的生产资料。如果10磅棉花吸收6个劳动小时, 变为10磅棉纱,那末20磅棉花就会吸收12个劳动小时,变成20 磅棉纱。我们来考察一下这个延长了的劳动过程的产品。现在,在 这20磅棉纱中物化着5个工作日,其中4个工作日物化在已消耗 的棉花和纱锭量中,1个工作日是在纺纱过程中被棉花吸收的。5 个工作日用金来表现是30先令,或1镑10先令。因此这就是20 磅棉纱的价格。1磅棉纱仍然和以前一样值1先令6便士。但是, 投入劳动过程的商品的价值总和是27先令。棉纱的价值是30先 令。产品的价值比为了生产产品而预付的价值增长了1/9。27先令 变成了30先令,带来了3先令的剩余价值。戏法终于变成了。货 币转化为资本了。

  问题的一切条件都履行了,商品交换的各个规律也丝毫没有 违反。等价物换等价物。作为买者,资本家对每一种商品——棉 花、纱锭和劳动力——都按其价值支付。然后他做了任何别的商 品购买者所做的事情。他消费它们的使用价值。劳动力的消费过 程(同时是商品的生产过程)提供的产品是20磅棉纱,价值30先 令。资本家在购买商品以后,现在又回到市场上来出售商品。他 卖棉纱是1先令6便士一磅,既不比它的价值贵,也不比它的价 值贱。然而他从流通中取得的货币比原先投入流通的货币多3先 令。他的货币转化为资本的这整个过程,既在流通领域中进行,又 不在流通领域中进行。它是以流通为媒介,因为它以在商品市场 上购买劳动力为条件。它不在流通中进行,因为流通只是为价值 增殖过程作准备,而这个过程是在生产领域中进行的。所以,“在 这个最美好的世界上,一切都十全十美”。

  当资本家把货币变成商品,使商品充当新产品的物质形成要 素或劳动过程的因素时,当他把活的劳动力同这些商品的死的物 质合并在一起时,他就把价值,把过去的、物化的、死的劳动变 为资本,变为自行增殖的价值,变为一个有灵性的怪物,它用 “好象害了相思病”的劲头开始去“劳动”。

  如果我们现在把价值形成过程和价值增殖过程比较一下,就 会知道,价值增殖过程不外是超过一定点而延长了的价值形成过 程。如果价值形成过程只持续到这样一点,即资本所支付的劳动 力价值恰好为新的等价物所补偿,那就是单纯的价值形成过程。如 果价值形成过程超过这一点,那就成为价值增殖过程。

  其次,如果我们把价值形成过程和劳动过程比较一下,就会 知道,构成劳动过程的是生产使用价值的有用劳动。在这里,运 动只是从质的方面来考察,从它的特殊的方式和方法,从目的和 内容方面来考察。在价值形成过程中,同一劳动过程只是表现出 它的量的方面。所涉及的只是劳动操作所需要的时间,或者说,只 是劳动力被有用地消耗的时间长度。在这里,进入劳动过程的商 品,已经不再作为在劳动力有目的地发挥作用时执行一定职能的 物质因素了。它们只是作为一定量的物化劳动来计算。无论是包 含在生产资料中的劳动,或者是由劳动力加进去的劳动,都只按 时间尺度计算。它等于若干小时、若干日等等。

  但是,被计算的,只是生产使用价值所耗费的社会必要时间。 这里包含下列各点。劳动力应该在正常的条件下发挥作用。如果 纺纱机在纺纱业中是社会上通用的劳动资料,那就不能让工人使 用手摇纺车。他所用的棉花也应该是正常质量的棉花,而不应该 是经常断头的坏棉花。否则,在这两种情况下,他生产一磅棉纱 所耗费的劳动时间就会超过社会必要劳动时间,而这些超过的时 间并不形成价值或货币。不过,劳动的物质因素是否具有正常性 质并不取决于工人,而是取决于资本家。再一个条件,就是劳动 力本身的正常性质。劳动力在它被使用的专业中,必须具有在该 专业占统治地位的平均的熟练程度、技巧和速度。而我们的资本 家在劳动市场上也买到了正常质量的劳动力。这种劳动力必须以 通常的平均的紧张程度,以社会上通常的强度来耗费。资本家小 心翼翼地注视着这一点,正如他小心翼翼地注视着不让有一分钟 不劳动而白白浪费掉一样。他购买的劳动力有一定的期限。他要 从这上面得到属于他的东西。他不愿意被盗窃。最后,他不允许 不合理地消费原料和劳动资料,——为此我们这位先生有他自己 的刑法,——因为浪费了的原料或劳动资料是多耗费的物化劳动 量,不能算数,不加入形成价值的产品中。(17)

  我们看到,以前我们分析商品时所发现的创造使用价值的劳 动和创造价值的同一个劳动之间的区别,现在表现为生产过程的 不同方面的区别了。

  作为劳动过程和价值形成过程的统一,生产过程是商品生产 过程;作为劳动过程和价值增殖过程的统一,生产过程是资本主 义生产过程,是商品生产的资本主义形式。

  我们在前面指出过,对于价值的增殖过程来说,资本家占有 的劳动是简单的、社会平均劳动,还是较复杂的、比重较高的劳 动,是毫无关系的。比社会平均劳动较高级较复杂的劳动,是这 样一种劳动力的表现,这种劳动力比普通劳动力需要较高的教育 费用,它的生产要花费较多的劳动时间,因此它具有较高的价值。 既然这种劳动力的价值较高,它也就表现为较高级的劳动,也就在 同样长的时间内物化为较多的价值。但是,无论纺纱工人的劳动和 珠宝细工的劳动在程度上有多大差别,珠宝细工用来补偿自己的 劳动力价值的那一部分劳动,与他用来创造剩余价值的那一部分 追加劳动在质上完全没有区别。可见,在这两种场合,剩余价值都 只是来源于劳动在量上的剩余,来源于同一个劳动过程——在一 种场合是棉纱生产过程,在另一种场合是首饰生产过程——的延 长。(18)

  另一方面,在每一个价值形成过程中,较高级的劳动总是要 化为社会平均劳动,例如一日较高级的劳动化为X日简单的劳 动。(19)因此,只要假定资本使用的工人是从事简单的社会平均 劳动,我们就能省却多余的换算而使分析简化。

上一篇:第四章 货币转化为资本

下一篇:第六章 不变资本和可变资本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廿二章 避难之地 - 来自《蒋介石传》

在日月潭他漫不经心地撒下渔网,结果捕捉了一条长达五英尺的大鱼。老渔夫见状便说他已经 20 年没见过这样大的鱼了。蒋介石心想,这是一个好兆头。   蒋介石被彻底打败后,决定停下来反思一下。   于是他在位于台湾中部山区的日月潭找了一个安静的隐居之地。由于日月潭是人工所造,所以风景十分秀丽。与他同去的还有儿子蒋经国。刚到此地,蒋便接到一封电报,得知了国民党在大陆彻底灭亡的消息。   他沉默良久,然后对儿子说:“我们到山里走一走吧。”好长一段时间两人都默不作声,最后蒋介石建议到湖边去捕鱼。   于是,蒋经国从……去看看 

附录 - 来自《面包与自由》

Ⅰ  参考以下各书:LaRépartitionmétriquedesimpots,byA.Toubeau,共二卷,1880年Guillaumin书店出版。(我们对于杜波的结论,毫不赞同,但这书乃是指示那些证明我们从土地可以得到如何收获的材料的一部真正百科全书。)  LaCulturemaraichère,byM.Ponce,Paris,1869.  LePotagerGressent,Paris,1885.这是一本优美的实际的著作。  Physiologieetculturedublé,byRisler,Paris,1881.  Leblé,sacultureintensiveetextensive,byLecouteux,Paris,1883.  LaCitéChinoise,byBugèneSimon.  Ledict……去看看 

传统与秩序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讨论》

□张芝梅   毛老师:您好! 很高兴收到来信。我很赞同您说的:“先从历史传统和自然条件出发,为了解决特定的问题,以自主治理为基础,设计多层次治理的制度框架”的制度设计,也同意你所说的中国有自主治理的传统。中国传统社会虽然法律并不健全,但却有许多共同的行为准则,这些行为准则和乡土社会是比较和谐的,这可能是中国封建社会能长期保持稳定的一个重要原因。但现在的问题可能要复杂得多,一是乡土社会和陌生人社会是并存的,二是作为主流的意识形态和传统观念交织在一起,三是我认为任何社会都不能只有一种社会控制形式对人的行为起……去看看 

第三篇 第七章 坚忍 - 来自《战争论》

读者也许希望听到一些关于角和线的问题,但在这里看到的却不是这些科学世界的公民,而是每天在大街上都能遇到的日常生活中的人们。可是作者还是不打算在所探讨的论题范围以外多加丝毫的数学成分,也不怕因而使读者感到意外。   在世界上的任何场合都没有在战争中那样,事情与人们的想象大不相同,从远处看和从近处看差别很大。建筑师可以多么平静地望着建筑物如何按照他的设计图逐步建造起来!医生虽然比建筑师要遇到多得多的意外结果和偶然现象,但他对自己所用的手段的作用和用法是知道得很清楚的。而在战争中,一个统帅却经常受……去看看 

第六篇 第四章 进攻的向心性和防御的离心性 - 来自《战争论》

进攻的向心性和防御的离心性这两个概念,这两种在进攻和防御中使用军队的形式,因为经常在理论和实践中出现,人们就认为它们分别是进攻和防御所固有的形式。但是,事实上并非如此。因此,我们想尽早得出明确的概念,以免被假象蒙蔽。因此,我们在这里把它们看作是纯粹抽象的东西,加以研究。   无论在战术范围还是在战略范围,人们都可以想象防御者是处于等待状态的,即处于驻止状态的;而进攻者则是针对着防御者这种驻止状态进行运动的。从这一点就必然得出结论:只要进攻者一直在运动,防御者一直保持驻止状态,那就只有进攻者可以随意进行包……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