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分工和工场手工业

 《资本论(第一卷)》

  1.工场手工业的二重起源

  以分工为基础的协作,在工场手工业上取得了自己的典型形 态。这种协作,作为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特殊形式,在真正的工 场手工业时期占居统治地位。这个时期大约从十六世纪中叶到十 八世纪末叶。

  工场手工业是以两种方式产生的。

  一种方式是:不同种的独立手工业的工人在同一个资本家的 指挥下联合在一个工场里,产品必须经过这些工人之手才能最后 制成。例如,马车过去是很多独立手工业者,如马车匠、马具匠、 裁缝、钳工、铜匠、旋工、饰绦匠、玻璃匠、彩画匠、油漆匠、描 金匠等劳动的总产品。马车工场手工业把所有这些不同的手工业 者联合在一个工场内,他们在那里协力地同时进行劳动。当然,一 辆马车在制成以前是不能描金的。但是,如果同时制造许多辆马 车,那末,当一部分马车还处在生产过程的较早阶段的时候,另 一部分马车就可以不断地描金。到此为止,我们的立足点还是简 单协作,它在人和物方面的材料都是现成的。但是很快就发生了 本质的变化。专门从事马车制造的裁缝、钳工、铜匠等等,逐渐 地失去了全面地从事原有手工业的习惯和能力。另一方面,他们 的片面活动现在取得了一种最适合于狭隘活动范围的形式。起初, 马车工场手工业是作为独立手工业的结合出现的。以后,马车生 产逐渐地分成了各种特殊的操作,其中每一种操作都形成为一个 工人的专门职能,全部操作由这些局部工人联合体来完成。同样, 织物工场手工业以及一系列其他工场手工业,也是由不同的手工 业在同一个资本的指挥下结合起来而产生的。(26)

  但是,工场手工业也以相反的方式产生。许多从事同一个或 同一类工作(例如造纸、铸字或制针)的手工业者,同时在同一个 工场里为同一个资本所雇用。这是最简单形式的协作。每个这样 的手工业者(可能带一两个帮工)都制造整个商品,因而顺序地完 成制造这一商品所需要的各种操作。他仍然按照原有的手工业方 式进行劳动。但是外部情况很快促使人们按照另一种方式来利用 集中在同一个场所的工人和他们同时进行的劳动。例如,必须在一 定期限内提供大量完成的商品这种情况,就是如此。于是劳动有了 分工。各种操作不再由同一个手工业者按照时间的先后顺序完 成,而是分离开来,孤立起来,在空间上并列在一起,每一种操 作分配给一个手工业者,全部操作由协作工人同时进行。这种偶 然的分工一再重复,显示出它特有的优越性,并渐渐地固定为系 统的分工。商品从一个要完成许多种操作的独立手工业者的个人 产品,变成了不断地只完成同一种局部操作的各个手工业者的联 合体的社会产品。一个德国的行会造纸匠要依次完成的、互相连 接的那些操作,在荷兰的造纸手工工场里独立化为许多协作工人 同时进行的局部操作。纽伦堡的行会制针匠是英国制针手工工场 的基本要素。但是纽伦堡的一个制针匠可能要依次完成20种操 作,而在英国,将近20个制针匠同时进行工作,每一个人只从事 一种操作,后来,这20种操作根据经验又进一步划分、孤立,并 独立化为各个工人的专门职能。

  可见,工场手工业的产生方式,它由手工业形成的方式,是 二重的。一方面,它以不同种的独立手工业的结合为出发点,这 些手工业非独立化和片面化到了这种程度,以致它们在同一个商 品的生产过程中成为只是互相补充的局部操作。另一方面,工场 手工业以同种手工业者的协作为出发点,它把这种个人手工业分 成各种不同的特殊操作,使之孤立,并且独立化到这种程度,以 致每一种操作成为特殊工人的专门职能。因此,一方面工场手工 业在生产过程中引进了分工,或者进一步发展了分工,另一方面 它又把过去分开的手工业结合在一起。但是不管它的特殊的出发 点如何,它的最终形态总是一样的:一个以人为器官的生产机构。

  为了正确地理解工场手工业的分工,把握住下列各点是很重 要的。首先,在这里生产过程分解为各个特殊阶段是同手工业活 动分成各种不同的局部操作完全一致的。不管操作是复杂还是简 单,它仍然是手工业性质的,因而仍然取决于每个工人使用工具 时的力量、熟练、速度和准确。手工业仍旧是基础。这种狭隘的 技术基础使生产过程得不到真正科学的分解,因为产品所经过的 每一个局部过程都必须作为局部的手工业劳动来完成。正因为手 工业的熟练仍旧是生产过程的基础,所以每一个工人都只适合于 从事一种局部职能,他的劳动力变成了终身从事这种局部职能的 器官。最后,这种分工是一种特殊的协作,它的许多优越性都是 由协作的一般性质产生的,而不是由协作的这种特殊形式产生的。

  2.局部工人及其工具

  如果我们进行更仔细的考察,那末首先就可以清楚地看到,终 生从事同一种简单操作的工人,把自己的整个身体变成这种操作 的自动的片面的器官,因而他花费在这一操作上的时间,比循序 地进行整个系列的操作的手工业者要少。但是,构成工场手工业 活机构的结合总体工人,完全是由这些片面的局部工人组成的。因 此,与独立的手工业比较,在较短时间内能生产出较多的东西,或 者说,劳动生产力提高了。(27)在局部劳动独立化为一个人的专门 职能之后,局部劳动的方法也就完善起来。经常重复做同一种有限 的动作,并把注意力集中在这种有限的动作上,就能够从经验中学 会消耗最少的力量达到预期的效果。又因为总是有好几代工人 同时在一起生活,在同一些手工工场内共同劳动,因此,这样获 得的技术上的诀窍就能巩固、积累并迅速地传下去。(28) 工场手工业在工场内部把社会上现存的各种手工业的自然分 立再生产出来,并系统地把它发展到极端,从而在实际上生产出 局部工人的技艺。另一方面,工场手工业把局部劳动变为一个人 的终生职业,符合以前社会的如下倾向:使手工业变成世袭职业, 使它固定为种姓,或当一定历史条件产生与种姓制度相矛盾的个 人变化时,使它硬化为行会。种姓和行会由以产生的自然规律,就 是调节动植物分化为种和亚种的那个自然规律。不同的只是,种 姓的世袭性和行会的排他性发展到一定程度会当作社会法令来颁 布。(29)

  “达卡的凡而纱的精细,科罗曼德耳的花布及其他布匹的色彩的华丽和 耐久,始终是无与伦比的。但是这些布匹的生产并没有依靠资本、机器和分 工或者任何一种使欧洲制造业获得很多益处的手段。织工是单独的个人,他 是根据顾客的订货织布的。他使用的织机的结构非常简单,有时候只是用木 条草草搭成的。这种织机甚至没有整经装置,因此机身必须全部伸展开来,这 样它就很笨重,很长,无法放在生产者的小屋中,因此生产者必须在露天劳 动,一遇到坏天气,就只好停工。”(30)

  正是父传子、子传孙一代一代积累下来的特殊熟练,才使印 度人具有蜘蛛一样的技艺。但是同大多数工场手工业的工人相比, 这样一个印度织工从事的是极复杂的劳动。

  一个在制品的生产中依次完成各个局部过程的手工业者,必 须时而变更位置,时而调换工具。由一种操作转到另一种操作会打 断他的劳动进程,造成他的工作日中某种空隙。一旦手工业者整天 不断地从事同一种操作,这些空隙就会缩小,或者说会随着他的操 作变化的减少而趋于消失。在这里,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或者是由 于增加了一定时间内劳动力的支出,也就是提高了劳动强度,或者 是由于减少了劳动力的非生产耗费。就是说,每次由静止到运动所 需要的力量的额外消耗,为已经达到的正常速度在较长时间的持 续所补偿。另一方面,不断从事单调的劳动,会妨碍精力的集中和 焕发,因为精力是在活动本身的变换中得到恢复和刺激的。

  劳动生产率不仅取决于劳动者的技艺,而且也取决于他的工 具的完善程度。同类的工具,例如切削工具、钻具、凿具和锤具等, 用于不同的劳动过程,而同一种工具在同一劳动过程中又用于不 同的操作。但是,一旦劳动过程的不同操作彼此分离,并且每一种 局部操作在局部工人手中获得最合适的因而是专门的形式,过去 用于不同目的的工具就必然要发生变化。工具形式变化的方向,是 根据从工具原来形式带来的特殊困难中得出的经验决定的。劳动 工具的分化和劳动工具的专门化,是工场手工业的特征,前者使同 类的工具获得了适合于每种特殊用途的特殊的固定形式,后者 使每种这样的特殊的工具只有在专门的局部工人的手中才能充分 发挥作用。单在北明翰就生产出约500种不同的锤,不但每一种 锤只适用于一个特殊的生产过程,而且往往好多种锤只用于同一 过程的不同操作。工场手工业时期通过劳动工具适合于局部工人 的专门的特殊职能,使劳动工具简化、改进和多样化。(31)这样, 工场手工业时期也就同时创造了机器的物质条件之一,因为机器 就是由许多简单工具结合而成的。

  局部工人及其工具构成工场手工业的简单要素。现在我们来 考察工场手工业的全貌。

  3.工场手工业的两种基本形式——混成的 工场手工业和有机的工场手工业

  工场手工业的组织有两种基本形式。这两种形式虽然有时交 错在一起,但仍然是两个本质上不同的类别,而且特别在工场手 工业后来转化为使用机器的大工业时,起着完全不同的作用。这 种二重性起源于制品本身的性质。制品或者是由各个独立的局部 产品纯粹机械地组合而成,或者是依次经过一系列互相关联的过 程和操作而取得完成的形态。

  例如,机车是由5000多个独立部件组成的。但是它不能算作 第一类真正工场手工业的例子,因为它是大工业的产物。钟表才 是最好的例子。威廉·配第就已经用它来说明工场手工业的分工。 钟表从纽伦堡手工业者的个人制品,变成了无数局部工人的社会 产品。这些局部工人是:毛坯工、发条工、字盘工、游丝工、钻 石工、棘轮掣子工、指针工、表壳工、螺丝工、镀金工,此外还 有许多小类,例如制轮工(又分黄铜轮工和钢轮工)、龆轮工、上 弦拨针机构工、装轮工(把轮安到轴上,并把它抛光等等)、轴颈 工、齿轮安装工(把各种齿轮和龆轮安装到机心中去)、切齿工 (切轮齿,扩孔,把棘爪簧和棘爪淬火)、擒纵机构工、圆柱形擒 纵机构又有圆筒工、擒纵轮片工、摆轮工、快慢装置工(调节钟 表快慢的装置)、擒纵调速器安装工,还有条合和棘爪安装工、钢 抛光工、齿轮抛光工、螺丝抛光工、描字工、制盘工(把搪瓷涂 到铜上)、表壳环制造工、装销钉工(把黄铜销钉插入表壳的接头 等)、表壳弹簧制造工(制造能使表壳弹起来的弹簧)、雕刻工、雕 镂工、表壳抛光工以及其他工人,最后是装配全表并使其行走的 装配工。只有钟表的少数几个零件要经过不同的人的手,所有这 些分散的肢体只是在最终把它们结合成一个机械整体的人的手 中才集合在一起。在这里,同在其他类似的制品上一样,成品和 它的各种不同的要素的外在关系,使局部工人在同一个工场中的 结合成为一种偶然的事情。局部劳动本身又可以作为彼此独立的 手工业进行,如在瓦得州和纽沙特尔州就是这样;在日内瓦则有 大钟表手工工场,也就是说,那里局部工人在一个资本指挥下进 行直接的协作。但即使在日内瓦,指针盘、发条和表壳也很少是 在本手工工场内制造的。在这里,结合的工场手工业生产,只有 在例外的情形下才是有利的,因为在家里劳动的工人之间的竞争 十分激烈,生产分为许多性质不同的过程,使人们不大可能使用 共同的劳动资料;而且在分散生产的情况下,资本家可节省厂房 等的费用。(32)不过,这些在家里为一个资本家(工厂主)劳动 的局部工人的地位,也是和仅仅为自己的顾客劳动的独立手工业 者的地位完全不同的。(33)

  第二类工场手工业,是工场手工业的完成形式,它生产的制 品要经过相互联系的发展阶段,要顺序地经过一系列的阶段过程, 例如,制针手工工场的针条要经过72个甚至92个专门的局部工 人之手。

  由于这种工场手工业把原来分散的手工业结合在一起,因此 就缩短了制品的各个特殊生产阶段之间的空间距离。制品从一个 阶段转移到另一阶段所需要的时间减少了,同样,用在这种转移 上的劳动也减少了。(34)这样,同手工业相比,劳动生产力提高 了,这种提高是由工场手工业的一般协作性质产生的。另一方面,工场 手工业特有的分工原则,使不同的生产阶段孤立起来,这些阶段 作为同数的手工业性质的局部劳动而互相独立。既然各个孤立的 职能之间要建立和保持联系,制品就得不断地由一个人之手转到 另一个人之手,由一个过程转到另一个过程。从大工业的角度来 看,这种情形表现为一种特殊的、破费的、工场手工业原则所固 有的局限性。(35)

  如果我们考察一定量的原料(如造纸手工工场的破布或者制 针手工工场的针条),就可以看到,这些原料在获得自己的最后形 态之前,要在不同的局部工人手中经过时间上顺序进行的各个生 产阶段。但如果把工场看作一个总机构,那末原料就同时处在它 的所有的生产阶段上。由局部工人组成的总体工人,用他的许多 握有工具的手的一部分拉针条,同时用另一些手和工具把针条拉 直、切断、磨尖等等。不同的阶段过程由时间上的顺序进行变成 了空间上的并存。因此在同一时间内可以提供更多的成品。(36) 虽然这种同时性是由总过程的一般协作形式产生的,但是工场手 工业不只是找到了现成的协作条件,而且还通过分解手工业的活 动部分地创造出协作条件。另一方面,工场手工业所以能够达到 劳动过程的这种社会组织,只是因为同一个工人固定在同一局部 工作上。

  因为每个局部工人的局部产品同时只是同一制品的特殊的发 展阶段,所以,一个工人是给另一个工人,或一组工人是给另一 组工人提供原料。一个工人的劳动结果,成了另一个工人劳动的 起点。因此在这里,一个工人是直接给另一个工人提供工作。在 每一局部过程中,取得预期效果所必要的劳动时间是根据经验确 定的,工场手工业总机构是以一定的劳动时间内取得一定的结果 为前提的。只有在这个前提下,互相补充的各个劳动过程才能不 间断地、同时地、空间上并存地进行下去。很明显,各种劳动因 而各个工人之间的这种直接的互相依赖,迫使每个工人在自己的 职能上只使用必要的时间,因此在这里形成了和独立手工业中,甚 至和简单协作中完全不同的连续性、划一性、规则性、秩序性 (37),特别是劳动强度。在一种商品上只应耗费生产该商品的社 会必要劳动时间,这在商品生产的条件下表现为竞争的外部强制, 因为肤浅地说,每一个生产者都必须按商品的市场价格出售商品。 而在工场手工业中,在一定劳动时间内提供一定量的产品,成了 生产过程本身的技术规律。(38)

  但是,不同的操作需要不等的时间,因此在相等的时间内会 提供不等量的局部产品。因此,要使同一个工人每天总是只从事 同一种操作,不同的操作就必须使用不同比例数的工人。例如在 活字铸造业中,如果一个铸工每小时能铸2000个字,一个分切工能 截开4000个字,一个磨字工能磨8000个字,雇用一个磨字工就 需要雇用4个铸工和2个分切工。在这里,又回到了最简单形式 的协作原则:同时雇用许多人从事同种工作。但现在这个原则表 现为一种有机的关系。因此,工场手工业的分工不仅使社会总体 工人的不同性质的器官简单化和多样化,而且也为这些器官的数 量大小,即为从事每种专门职能的工人小组的相对人数或相对量, 创立了数学上固定的比例。工场手工业的分工在发展社会劳动过 程的质的划分的同时,也发展了它的量的规则和比例性。

  如果各个不同的局部工人小组之间最合适的比例数,已由经 验为一定的生产规模确定下来,那末,只有使每个特殊工人小组 按倍数增加,才能扩大这个生产规模。(39)此外,某些工作,不 管规模大些或小些,都可以由同一个人来做。例如,总监督的工 作,把局部产品由一个生产阶段运送到另一个生产阶段的工作等 等,就是如此。因此,使这些职能独立,或者把它们交给特殊工 人,只有在增加雇佣工人人数的情况下,才是有利的,但是这种 增加必须立刻在所有小组中按比例实行。

  一个小组,即执行同一局部职能的一定数目的工人,是由同质 的要素组成的,并且构成总机构的一个特殊器官。但在某些手工工 场,这种小组本身就是一个已经组织好了的劳动体,而总机构由这 些基本的生产机体的重复或倍加形成。拿制瓶手工工场为例。这 种工场分为三个本质不同的阶段,第一个阶段是预备阶段:调制 玻璃的配料,把砂、石灰等等混合在一起,并把这种混合物熔化 为玻璃液。(40)最后阶段是把瓶从焙烧炉中取出,分类,包装等 等。这两个阶段都使用了不同的局部工人。在这两个阶段之间是 真正的玻璃生产即对玻璃液的加工。在玻璃炉的每一个口旁都有 一个小组在工作。这种小组在英国叫做“炉口”,它由一个制瓶工 或精制工、一个吹瓶工、一个收集工、一个堆积工或研磨工和一 个搬入工组成。这五个局部工人形成一个单一的劳动体的五个特 殊器官。这个劳动体只有作为一个整体,即只有通过五个人的直 接协作才能起作用。如果这个由五个部分构成的躯体少了一个成 员,它就瘫痪了。但一个玻璃炉有好几个炉口,例如在英国有4— 6个炉口,每个炉口都有一个盛玻璃液的土制坩埚,并且有一个同 样由五个成员组成的工人小组。在这里,每个组的组织都直接以 分工为基础,而各个同类小组之间的联系则是一种简单的协作,在 这种协作下,生产资料之一(这里是玻璃炉)由于共同使用而得 到更经济的利用。这种有4—6个小组的玻璃炉,构成一个玻璃作 坊;而一个玻璃手工工场有几个这样的作坊,同时还要有生产的 最初阶段和最后阶段所需的各种设备和工人。

  最后,正如工场手工业部分地由不同手工业结合而成一样,工 场手工业又能发展为不同的工场手工业的结合。例如,英国的大 玻璃工场自己制造土制坩埚,因为产品的优劣主要取决于坩埚的 质量。在这里,制造生产资料的工场手工业同制造产品的工场手 工业联合起来了。反过来,制造产品的工场手工业,也可以同那 些又把它的产品当作原料的工场手工业,或者同那些把它的产品与 自己的产品结成一体的工场手工业联合起来。例如,我们看到制 造燧石玻璃的工场手工业同磨玻璃业和铸铜业(为各种玻璃制品 镶嵌金属)结合在一起。在这种场合,不同的结合的工场手工业 成了一个总工场手工业在空间上多少分离的部门,同时又是各有 分工的、互不依赖的生产过程。结合的工场手工业虽有某些优点, 但它不能在自己的基础上达到真正的技术上的统一。这种统一只 有在工场手工业转化为机器生产时才能产生。

  工场手工业时期很快就宣布减少生产商品所必要的劳动时间 是自觉的原则(41),因此也就间或使用机器,特别是在某些需要 大量人力、费力很大的简单的最初的过程。例如,在造纸手工工 场很快就采用了粉碎磨来磨碎破布,在冶金业很快就采用了所谓 的捣碎磨来捣碎矿石。(42)罗马帝国以水磨的形式把一切机器的 原始形式留传下来。(43)手工业时期留下了指南针、火药、印刷 术和自鸣钟等伟大的发明。但总的来说,正如亚当·斯密指出的, 机器在分工之旁起着次要的作用。(44)机器在十七世纪的间或应用是极 重要的,因为它为当时的大数学家创立现代力学提供了实际的 支点和刺激。

  工场手工业时期所特有的机器始终是由许多局部工人结合成 的总体工人本身。一种商品的生产者顺序完成的、在其全部劳动过 程中交织在一起的各种操作,向商品生产者提出各种不同的要求。 在一种操作中,他必须使出较大的体力;在另一种操作中,他必须 比较灵巧;在第三种操作中,他必须更加集中注意力,等等;而同一 个人不可能在相同的程度上具备所有这些素质。在各种操作分离、 独立和孤立之后,工人就按照他们的特长分开、分类和分组。如果 说工人的天赋特性是分工赖以生长的基础,那末工场手工业一经 采用,就会使生来只适宜于从事片面的特殊职能的劳动力得到发 展。现在总体工人具备了技艺程度相同的一切生产素质,同时能最 经济地使用它们,因为他使自己的所有器官分离而成为特殊的工 人或工人小组,各自担任一种专门的职能。(45)局部工人作为总体 工人的一个器官,他的片面性甚至缺陷就成了他的优点。(46)从事 片面职能的习惯,使他变成本能地准确地起作用的器官,而总机构 的联系迫使他以机器部件的规则性发生作用。(47)

  由于总体工人的各种职能有的比较简单,有的比较复杂,有 的比较低级,有的比较高级,因此他的器官,即各个劳动力,需 要极不相同的教育程度,从而具有极不相同的价值。因此,工场 手工业发展了劳动力的等级制度,与此相适应的是工资的等级制 度。一方面,单个工人适应于一种片面的职能,终生从事这种职 能;另一方面,各种劳动操作,也要适应这种由先天的和后天的 技能构成的等级制度。(48)然而,每一个生产过程都需要有一些 任何人都能胜任的简单操作。现在,这一类操作也断绝了同内容 较充实的活动要素的流动的联系,硬化为专门职能。

  因此,工场手工业在它掌握的每种手工业中,造成了一类所 谓的非熟练工人,这些工人是手工业生产极端排斥的。工场手工 业靠牺牲整个劳动能力使非常片面的专长发展成技艺,同时它又 使没有任何发展成为专长。在等级制度的阶梯的旁边,工人简单 地分为熟练工人和非熟练工人。对后者说来完全不需要学习费用, 而对前者说来,由于职能的简化,学习费用比手工业者要低。在 这两种场合,劳动力的价值都降低了。(49)但也有例外,当劳动 过程的分解产生了一些在手工业生产中根本没有过的,或者不是 在同样大的范围内有过的新的综合的职能时,就是如此。由学习费用 的消失或减少所引起的劳动力的相对贬值,直接包含着资本的更 大的增殖,因为凡是缩短劳动力再生产所必要的时间的事情,都 会扩大剩余劳动的领域。

  4.工场手工业内部的分工 和社会内部的分工

  我们首先考察了工场手工业的起源,接着考察了它的简单要 素——局部工人及其工具,最后考察了它的总机构。现在我们简 单地叙述一下工场手工业分工和构成一切商品生产的一般基础的 社会分工之间的关系。

  单就劳动本身来说,可以把社会生产分为农业、工业等大类, 叫做一般的分工;把这些生产大类分为种和亚种,叫做特殊的分 工;把工场内部的分工,叫做个别的分工。(50)

  社会内部的分工以及个人被相应地限制在特殊职业范围内的 现象,同工场手工业内部的分工一样,是从相反的两个起点 发展起来的。在家庭内部(50a),随后在氏族内部,由于性别和年龄的差 别,也就是在纯生理的基础上产生了一种自然的分工。随着公社的 扩大,人口的增长,特别是各氏族间的冲突,一个氏族之征服另一 个氏族,这种分工的材料也扩大了。另一方面,我在前面已经谈 到,产品交换是在不同的家庭、氏族、公社互相接触的地方产生 的,因为在文化的初期,以独立资格互相接触的不是个人,而是家 庭、氏族等等。不同的公社在各自的自然环境中,找到不同的生产 资料和不同的生活资料。因此,它们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产品, 也就各不相同。这种自然的差别,在公社互相接触时引起了产品的 互相交换,从而使这些产品逐渐变成商品。交换没有造成生产领域 之间的差别,而是使不同的生产领域发生关系,并把它们变成社会 总生产的多少互相依赖的部门。在这里,社会分工是由原来不同而 又互不依赖的生产领域之间的交换产生的。而在那里,在以生理分 工为起点的地方,直接互相联系的整体的各个特殊器官互相分开 和分离,——这个分离过程的主要推动力是同其他公社交换商 品,——并且独立起来,以致不同的劳动只有通过把产品当作商品 来交换才能建立联系。在一种场合,原来独立的东西丧失了独立, 在另一种场合,原来非独立的东西获得了独立。

  一切发达的、以商品交换为媒介的分工的基础,都是城乡的分 离。(51)可以说,社会的全部经济史,都概括为这种对立的运动。但 是关于这种对立,我们不在这里多谈。

  一定量同时使用的工人,是工场手工业内部分工的物质前提, 同样,人口数量和人口密度是社会内部分工的物质前提。在这里, 人口数量和人口密度代替了工人在同一个工场内的密集。(52)但 是人口密度是一种相对的东西。人口较少但交通工具发达的国家, 比人口较多但交通工具不发达的国家有更加密集的人口;从这个 意义上说,例如,美国北部各州的人口比印度的人口更加稠密。 (53)

  因为商品生产和商品流通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一般前提, 所以工场手工业的分工要求社会内部的分工已经达到一定的发展 程度。相反地,工场手工业分工又会发生反作用,发展并增加社 会分工。随着劳动工具的分化,生产这些工具的行业也日益分化。 (54)一旦工场手工业的生产扩展到这样一种行业,即以前作为主 要行业或辅助行业和其他行业联系在一起、并由同一生产者经营 的行业,分离和互相独立的现象就会立即发生。一旦工场手工业 的生产扩展到某种商品的一个特殊的生产阶段,该商品的各个生 产阶段就变成各种独立的行业。前面已经指出,在制品是一个由 局部产品纯粹机械地组合成的整体的地方,局部劳动又可以独 立化为特殊的手工业。为了使工场手工业内部的分工更完善,同 一个生产部门,根据其原料的不同,根据同一种原料可能具有的 不同形式,而分成不同的有时是崭新的工场手工业。例如,十八 世纪上半叶,单在法国就织出了100多种不同的丝织品;例如,在 阿维尼翁,法律曾规定“每个学徒始终只能从事一种产品的制造, 不得同时学几种产品的制造方法”。把一定生产部门固定在国家一 定地区的地域分工,由于利用各种特点的工场手工业生产的出现, 获得了新的推动力。(55)在工场手工业时期,世界市场的扩大和 殖民制度(二者属于工场手工业时期的一般存在条件),为社会内 部的分工提供了丰富的材料。在这里,我们不去进一步论证,分 工除了扩展到经济领域以外,又怎样扩展到社会的其他一切领域, 怎样到处为专业化、专门化的发展,为人的细分奠定基础,以致 亚·斯密的老师亚·弗格森曾经叫喊说:“我们成了奴隶民族,我 们中间没有自由人”(56)。

  社会内部的分工和工场内部的分工,尽管有许多相似点和联 系,但二者不仅有程度上的差别,而且有本质的区别。在一种内 在联系把不同的生产部门连结起来的地方,这种相似点无可争辩 地表现得最为明显。例如,牧人生产毛皮,皮匠把毛皮变成皮革,鞋 匠把皮革变成皮靴。在这里,每个人所生产的只是一种中间制品, 而最后的完成的形态是他们的特殊劳动的结合产品。此外,还有供 给牧人、皮匠和鞋匠以生产资料的各种劳动部门。有人可能象亚· 斯密那样,认为这种社会分工和工场手工业分工的区别只是主观 的,也就是说,只是对观察者才存在的,因为观察者在工场手工业 中一眼就可以在空间上看到各种各样局部劳动,而在社会生产中, 各种局部劳动分散在广大的面上,每个特殊部门都雇用大量的人, 因而使这种联系模糊不清。(57)但是,使牧人、皮匠和鞋匠的独立 劳动发生联系的是什么呢?那就是他们各自的产品都是作为商品 而存在。反过来,工场手工业分工的特点是什么呢?那就是局部工 人不生产商品。(58)变成商品的只是局部工人的共同产品。(58a) 社会内部的分工以不同劳动部门的产品的买卖为媒介;工场手工 业内部各局部劳动之间的联系,以不同的劳动力出卖给同一个资 本家,而这个资本家把它们作为一个结合劳动力来使用为媒介。工 场手工业分工以生产资料积聚在一个资本家手中为前提;社会分 工则以生产资料分散在许多互不依赖的商品生产者中间为前提。在工 场手工业中,保持比例数或比例的铁的规律使一定数量的工人从 事一定的职能;而在商品生产者及其生产资料在社会不同劳动部 门中的分配上,偶然性和任意性发挥着自己的杂乱无章的作用。诚 然,不同的生产领域经常力求保持平衡,一方面因为,每一个商 品生产者都必须生产一种使用价值,即满足一种特殊的社会需要, 而这种需要的范围在量上是不同的,一种内在联系把各种不同的 需要量连结成一个自然的体系;另一方面因为,商品的价值规律 决定社会在它所支配的全部劳动时间中能够用多少时间去生产每 一种特殊商品。但是不同生产领域的这种保持平衡的经常趋势,只 不过是对这种平衡经常遭到破坏的一种反作用。在工场内部的分 工中预先地、有计划地起作用的规则,在社会内部的分工中只是在 事后作为一种内在的、无声的自然必然性起着作用,这种自然必然 性可以在市场价格的晴雨表的变动中觉察出来,并克服着商品生 产者的无规则的任意行动。工场手工业分工以资本家对人的绝对 权威为前提,人只是资本家所占有的总机构的部分;社会分工则使 独立的商品生产者互相对立,他们不承认任何别的权威,只承认竞 争的权威,只承认他们互相利益的压力加在他们身上的强制,正如 在动物界中一切反对一切的战争多少是一切物种的生存条件一 样。因此,资产阶级意识一方面把工场手工业分工,把工人终生 固定从事某种局部操作,把局部工人绝对服从资本,歌颂为提高 劳动生产力的劳动组织,同时又同样高声地责骂对社会生产过程 的任何有意识的社会监督和调节,把这些说成是侵犯资本家个人 的不可侵犯的财产权、自由和自决的“独创性”。工厂制度的热心 的辩护士们在斥责社会劳动的任何一种普遍组织时,只会说这种 组织将把整个社会变成一座工厂,这一点是很能说明问题的。 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社会中,社会分工的无政府状态和工 场手工业分工的专制是互相制约的,相反地,在职业的分离是自 然发展起来、随后固定下来、最后由法律加以巩固的早期社会形 态中,一方面,呈现出一幅有计划和有权威地组织社会劳动的图 画,另一方面,工场内部完全没有分工,或者分工只是在很狭小 的范围内,或者只是间或和偶然地得到发展。(59)

  例如,目前还部分地保存着的原始的规模小的印度公社,就 是建立在土地公有、农业和手工业直接结合以及固定分工之上的, 这种分工在组成新公社时成为现成的计划和略图。这种公社都是 一个自给自足的生产整体,它们的生产面积从一百英亩至几千英 亩不等。产品的主要部分是为了满足公社本身的直接需要,而不 是当作商起来生产的,因此,生产本身与整个印度社会以商品交换 为媒介的分工毫无关系。变成商品的只是剩余的产品,而且有一部 分到了国家手中才变成商品,从远古以来就有一定量的产品作为 实物地租流入国家手中。在印度的不同地区存在着不同的公社形 式。形式最简单的公社共同耕种土地,把土地的产品分配给公社 成员,而每个家庭则从事纺纱织布等等,作为家庭副业。除了这 些从事同类劳动的群众以外,我们还可以看到一个“首领”,他兼任 法官、警官和税吏;一个记帐员,登记农业帐目,登记和记录与此有 关的一切事项;一个官吏,捕缉罪犯,保护外来旅客并把他们从一 个村庄护送到另一村庄;一个边防人员,守卫公社边界防止邻近公 社入侵;一个管水员,从公共蓄水池中分配灌溉用水;一个婆罗门, 司理宗教仪式;一个教员,在沙土上教公社儿童写字读书;一个专 管历法的婆罗门,以占星家的资格确定播种、收割的时间以及对各 种农活有利和不利的时间;一个铁匠和一个木匠,制造和修理全部 农具;一个陶工,为全村制造器皿;一个理发师,一个洗衣匠,一个 银匠,有时还可以看到一个诗人,他在有些公社里代替银匠,在另 外一些公社里代替教员。这十几个人的生活由全公社负担。如果 人口增长了,就在未开垦的土地上按照旧公社的样子建立一个新 的公社。公社的机构显示了有计划的分工,但是它不可能有工场手 工业分工,因为对铁匠、木匠等等来说市场是不变的,至多根据村 庄的大小,铁匠、陶工等等不是一个而是两个或三个。(60)调节公 社分工的规律在这里以自然规律的不可抗拒的权威起着作用,而 每一个手工业者,例如铁匠等等,在他的工场内按照传统方式完成 他职业范围内的一切操作,但是他是独立的,不承认任何权威。这 些自给自足的公社不断地按照同一形式把自己再生产出来,当它 们偶然遭到破坏时,会在同一地点以同一名称再建立起来(61), 这种公社的简单的生产机体,为揭示下面这个秘密提供了一把钥 匙:亚洲各国不断瓦解、不断重建和经常改朝换代,与此截然相 反,亚洲的社会却没有变化。这种社会的基本经济要素的结构,不 为政治领域中的风暴所触动。

  前面已经谈判,行会的规章严格限制一个行会师傅所能雇用 的帮工的人数,有计划地阻止了行会师傅变成资本家。同样,行 会师傅只能在他本人是师傅的那个手工业中雇用帮工。行会竭力 抵制商人资本这种与它对立的、唯一自由的资本形式的任何侵入。 商人可以购买任何商品,但是不能购买作为商品的劳动。他只许 充当手工业产品的定购人。如果外部情况引起进一步的分工,现 存的行会就分为几个亚种,或者在原有行会之外建立新的行会,但 是各种手工业并不联合在一个工场内。因此,虽然行会组织造成 的手工业的分离、孤立和发展是工场手工业时期的物质存在条件, 但行会组织排斥了工场手工业的分工。总的说来,工人和他的生 产资料还是互相结合的,就象蜗牛和它的甲壳互相结合一样,因 而工场手工业的起码基础还不具备,也就是说,生产资料还没有 独立化为资本而同工人相对立。

  整个社会内的分工,不论是否以商品交换为媒介,是各种社 会经济形态所共有的,而工场手工业分工却完全是资本主义生产方 式的独特创造。

  5.工场手工业的资本主义性质

  数量较多的工人受同一资本指挥,既是一般协作的自然起点, 也是工场手工业的自然起点。反过来,工场手工业的分工又使所 使用的工人人数的增加成为技术上的必要。现在,单个资本家所 必需使用的最低限额的工人人数,要由现有的分工来规定。另一 方面,要得到进一步分工的利益,就必须进一步增加工人人数,而 且只能按倍数来增加。但是随着资本的可变部分的增加,资本的 不变部分也必须增加,建筑物、炉子等共同生产条件的规模要扩 大,原料尤其要增加,而且要比工人人数快得多地增加。由于分 工,劳动生产力提高了,一定劳动量在一定时间内消耗的原料数 量也就按比例增大。因此,单个资本家手中的资本最低限额越来 越增大,或者说,社会的生活资料和生产资料越来越多地转化为 资本,这是由工场手工业的技术性质产生的一个规律。(62) 在工场手工业中,也和在简单协作中一样,执行职能的劳动 体是资本的存在形式。由许多单个的局部工人组成的社会生产机构 是属于资本家的。因此,由各种劳动的结合所产生的生产力也就 表现为资本的生产力。真正的工场手工业不仅使以前独立的工人 服从资本的指挥和纪律,而且还在工人自己中间造成了等级的划 分。简单协作大体上没有改变个人的劳动方式,而工场手工业却 使它彻底地发生了革命,从根本上侵袭了个人的劳动力。工场手 工业把工人变成畸形物,它压抑工人的多种多样的生产志趣和生 产才能,人为地培植工人片面的技巧,这正象在拉普拉塔各州人 们为了得到牲畜的皮或油而屠宰整只牲畜一样。不仅各种局部劳 动分配给不同的个体,而且个体本身也被分割开来,成为某种局 部劳动的自动的工具(63),这样,梅涅尼·阿格利巴把人说成只 是人身体的一个片断这种荒谬的寓言就实现了。(64)起初,工 人因为没有生产商品的物质资料,把劳动力卖给资本,现在,他 个人的劳动力不卖给资本,就得不到利用。它只有在一种联系中 才发挥作用,这种联系只有在它出卖以后,在资本家的工场中才 存在。工场手工业工人按其自然的性质没有能力做一件独立的工 作,他只能作为资本家工场的附属物进行生产活动。(65)正象耶 和华的选民的额上写着他们是耶和华的财产一样,分工在工场手 工业工人的身上打上了他们是资本的财产的烙印。

  独立的农民或手工业者所发挥(虽然是小规模地)的知识、判 断力和意志,——他发挥这些东西,正如野蛮人把全部战争艺术 当作他的个人机智来施展一样,——现在只是对整个工场说来才 是必要的。生产上的智力在一个方面扩大了它的规模,正是因为 它在许多方面消失了。局部工人所失去的东西,都集中在和他们 对立的资本上面了。(66)工场手工业分工的产物,就是物质生产 过程的智力作为别人的财产和统治工人的力量同工人相对立。这 个分离过程在简单协作中开始,在工场手工业中得到发展,在大 工业中完成。在简单协作中,资本家在单个工人面前代表社会劳 动体的统一和意志,工场手工业使工人畸形发展,变成局部工人, 大工业则把科学作为一种独立的生产能力与劳动分离开来,并迫 使它为资本服务。(67)

  在工场手工业中,总体工人从而资本在社会生产力上的富有, 是以工人在个人生产力上的贫乏为条件的。

  “无知是迷信之母,也是工业之母。思索和想象会产生错误,但是手足活 动的习惯既不靠思索,也不靠想象。因此,在最少用脑筋的地方,工场手工业 也就最繁荣,所以,可以把工场看成一部机器,而人是机器的各个部分。”(68) 事实上,在十八世纪中叶,某些手工工场宁愿使用半白痴来 从事某些简单的、然而构成工厂秘密的操作。(69)亚·斯密说:

  “大多数人的智力,必然由他们的日常活动发展起来。终生从事少数简 单操作的人……没有机会运用自己的智力…… 他的迟钝和无知就达到无 以复加的地步。”

  斯密在描述了局部工人的愚钝以后继续说:

  “他的呆板的、单调的生活自然损害了他的进取精神…… 它甚至破坏 了他的身体的活力,使他除了从事他所会的那种局部工作以外,不能精力充 沛地持久地使用自己的力量。因此,他在自己的专门职业中的技能是靠牺牲 他的智力的、社会的和军事的德性而取得的。但是,在每一个工业的文明的 社会中,这是劳动贫民即广大人民群众必然陷入的境地。”(70)

  为了防止由于分工而造成的人民群众的完全萎缩,亚·斯密 建议由国家来实行国民教育,虽然是在极小的范围内进行。亚· 斯密著作的法文译者和评注者热·加尔涅——他在法兰西第一帝 国时自然地成了参议员——始终一贯地反对这一点。他认为,国 民教育是同分工的基本规律相矛盾的;实行国民教育会“消灭我 们的整个社会制度”。他说:

  “象其他一切分工一样,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之间的分离(71),随着社 会〈他正确地使用了这个用语来表示资本、土地所有权和它们的国家〉的日 益富裕而越来越明显、越来越确定。象其他任何分工一样,这种分工是过去进步 的结果和未来进步的原因…… 政府应当反对这种分工并阻止它的自然进 程吗?政府应当用一部分国家收入来试图使两类力求分开和分立的劳动混淆 和混合起来吗?”(72)

  某种智力上和身体上的畸形化,甚至同整个社会的分工也是 分不开的。但是,因为工场手工业时期大大加深了劳动部门的这 种社会分裂,另一方面,因为它以自己特有的分工才从生命的根 源上侵袭着个人,所以工场手工业时期也首先给工业病理学提供 了材料和刺激力。(73)

  “一个人如果应受死刑,对他的分割就叫做处死,如果他不应受死刑,对 他的分割就叫做谋杀。对劳动的分割就是对民众的谋杀。”(74)

  以分工为基础的协作,或者工场手工业,最初是自发地形成 的。一旦它得到一定的巩固和扩展,它就成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 的有意识的、有计划的和系统的形式。真正工场手工业的历史表 明,工场手工业所特有的分工最初是如何根据经验,好象背着当事 人获得适当的形式,但后来是如何象行会手工业那样,力图根据传 统把一度找到的形式保持下来,在个别场合甚至把它保持了几百 年。这种形式的变化,除了在次要事情上的变化以外,始终只是 由于劳动工具的革命。现代工场手工业——在这里我不是指以机 器为基础的大工业——或者如在大城市产生的服装工场手工业那 样,找到了现成的“诗人的分散的肢体”,只需要把它们从分散 状态集合起来;或者,分工的原则十分明显,只需要简单地把手 工业生产(例如装订业)的各种操作分配给专门的工人。在这种 情况下,用不着一个星期的经验,就能找到各种职能所必需的人 手之间的比例数。(75)

  工场手工业分工通过手工业活动的分解,劳动工具的专门化, 局部工人的形成以及局部工人在一个总机构中的分组和结合,造 成了社会生产过程的质的划分和量的比例,从而创立了社会劳动 的一定组织,这样就同时发展了新的、社会的劳动生产力。工场 手工业分工作为社会生产过程的特殊的资本主义形式,——它在 当时的基础上只能在资本主义的形式中发展起来,——只是生产 相对剩余价值即靠牺牲工人来加强资本(人们把它叫做社会财富, “国民财富”等等)自行增殖的一种特殊方法。工场手工业分工不 仅只是为资本家而不是为工人发展社会劳动生产力,而且靠使各 个工人畸形化来发展社会劳动生产力。它生产了资本统治劳动的 新条件。因此,一方面,它表现为社会经济形成过程中的历史进 步和必要的发展因素,另一方面,它又是文明的、精巧的剥削手段。

  政治经济学作为一门独立的科学,是在工场手工业时期才产 生的,它只是从工场手工业分工的观点来考察社会分工(76),把 社会分工看成是用同量劳动生产更多商品,从而使商品便宜和加 速资本积累的手段。同这种着重量和交换价值的观点截然相反,古 典古代的著作家只注重质和使用价值。(77)由于社会生产部门的 分离,商品就制造得更好,人的不同志趣和才能为自己选择到适 宜的活动范围(78),如果没有限制,在任何地方都作不出重要的 事情(79)。因此,产品和生产者由于分工而得到改善。他们偶尔 也提到产品数量的增加,但他们指的只是使用价值的更加丰富。他们 根本没有想到交换价值,想到使商品便宜的问题。这种关于使用 价值的观点既在柏拉图那里(80),也在色诺芬(81)那里占统治地 位。前者认为分工是社会分为等级的基础,后者则以他所特有的市 民阶级的本能已经更加接近工场内部的分工。在柏拉图的理想 国中,分工被说成是国家的构成原则,就这一点说,他的理想国只是 埃及种姓制度在雅典的理想化;与柏拉图同时代的其他人,例如 伊索克拉特斯(82),也把埃及看成是模范的工业国,甚至在罗马 帝国时代的希腊人看来,它还保持着这种意义。(83)

  在真正的工场手工业时期,即在工场手工业成为资本主义生 产方式的统治形式的时期,充分实现工场手工业所特有的倾向遇 到了多方面的障碍。虽然工场手工业,如我们已看到的,除了把 工人分成等级以外,还把工人简单地分为熟练工人和非熟练工人, 但是,由于熟练工人占压倒优势,非熟练工人人数仍然极其有限。 虽然工场手工业使特殊操作适应于它的活的劳动器官的年龄、体 力和发育的不同程度,从而迫切要求在生产上对妇女和儿童进行 剥削,但总的说来,这种倾向由于习惯和男工的反抗而遭到破坏。 虽然手工业活动的分解降低了工人的教育费用,从而降低了工人 的价值,但较难的局部劳动仍然需要较长的学习时间,甚至在这 种学习时间已成为多余的地方,工人还竭力要把它保留下来。例 如,我们看到,英国的学习时间定为七年的学徒法,直到工场手 工业时期的末期还完全有效,大工业才把它们废除。由于手工业 的熟练仍然是工场手工业的基础,同时在工场手工业中执行职能 的总机构没有任何不依赖工人本身的客观骨骼,所以资本不得不 经常同工人的不服从行为作斗争。我们的朋友尤尔叫喊说:

  “人类天性的弱点如此之大,以致工人越熟练,就越任性,越难驾驭,因 此,工人不驯服的脾气给总机构造成巨大的损害。”(84)

  因此,在整个工场手工业时期,都可听到关于工人缺乏纪律 的怨言。(85)即使我们没有当时的著作家的记载,但从十六世纪 直到大工业时代,资本始终没有能够占有工场手工业工人全部可 供支配的劳动时间,各种工场手工业生命短促,它们随着工人由 国外迁入或迁往国外而由一国迁到另一国,这些最简单的事实就 等于成千上万册的书。我们一再引用过的《论手工业和商业》的 作者在1770年呼吁说:“必须用这种或那种方法把秩序建立起 来。”六十六年以后,安得鲁·尤尔博士也说道,在以“经院式的 分工教条”为基础的工场手工业中,还缺乏“秩序”,而“阿克莱 建立了秩序”。

  同时,工场手工业既不能掌握全部社会生产,也不能根本改 造它。工场手工业作为经济上的艺术品,耸立在城市手工业和农 村家庭工业的广大基础之上。工场手工业本身的狭隘的技术基础 发展到一定程度,就和它自身创造出来的生产需要发生矛盾。 工场手工业最完善的产物之一,是生产劳动工具本身特别是 生产当时已经采用的复杂的机械装置的工场。尤尔说:

  “这种作坊展示了各种程度的分工。钻头、刀具、旋床各有各的工人,这 些工人依照他们的熟练程度而分成等级。”

  工场手工业分工的这一产物,又生产出机器。机器使手工业 的活动不再成为社会生产的支配原则。因此,一方面,工人终生 固定从事某种局部职能的技术基础被消除了。另一方面,这个原 则加于资本统治身上的限制也消失了。

上一篇:第十一章 协作

下一篇:第十三章 机器和大工业(上)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七章 资本主义和歧视 - 来自《资本主义与自由》

特殊的宗教、种族或社会的集体在他们的经济活动中具有特殊不利的条件,正象俗语所说,他们是受到了歧视。伴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歧视已经大为减少,这是一件突出的史实。契约安排替代身份安排是解放中世纪奴隶制度的第一步。犹太人在整个中世纪得到生存的可能是因为有市场部门的存在,在其中,尽管有官方的迫害,犹太人能够工作并且维持他们自己。清教徒和公谊会教徒能够移民到新世界,因为他们能在市场里累积足够的资金去这样做;尽管在他们生活的其他方面受到限制。在南北战争后,南方各州采取许多措施来对黑人施加法律的限制。在任何规……去看看 

第04章 赫拉克利特 - 来自《西方哲学史(卷一)》

目前对待希腊人通常有两种相反的态度。一种是自文艺复兴以来直到最近时期事实上是普遍的态度,即带着几乎是迷信的崇拜来观察希腊人,把他们看成是一切最美好的事物的创造者,具有超人的天才,不是近代人所能期望与之匹敌的。另一种态度是被科学的胜利与对于进步的一种乐观主义的信仰所激发的,即把古人的权威认为是一种重担,并且认为现在最好是把希腊人对于思想的贡献大部分都忘掉。我自己不能采纳任何一种这样极端的看法;我应该说,这两种都是部分正确的而又部分错误的。在谈到任何细节以前,我先要试图说明我们从研究希腊的思想中仍……去看看 

Introduction. - 来自《论犯罪与刑罚(英文版)》

In every human society, there is an effort continually tending to confer on one part the height of power and happiness, and to reduce the other to the extreme of weakness and misery. The intent of good laws is to oppose this effort, and to diffuse their influence universally and equally. But men generally abandoned the care of their most important concerns to the uncertain prudence and discretion of those whose interest it is to reject the best and wisest institutions; and it……去看看 

第七篇 第十二章 对单线式防线的进攻 - 来自《战争论》

如果攻防双方在单线式防线上进行一次主力决战,那么进攻者就会从中得到真正的利益,因为这种防线正面过宽,比直接的江河防御或直接的山地防御更不符合进行决定性会战的各种要求。1712年欧根在德南所设的防线就可以算是这种防线,那一次他受到的损失完全同会战失败时所受的损失一样惨重。但是,如果当时欧根集中地配置了兵力,那么维拉尔恐怕就很难取得这种胜利了。如果进攻者不具备进行一次决定性会战所需要的手段,而坚守防线的又是对方的主力,那么进攻者就不敢冒然的攻击这种防线了,如1703年维拉尔就没有敢轻易地进攻路德维希·冯·……去看看 

第10章 - 来自《省委书记》

46  修小眉一路带着小跑,快步走出小别墅的大门。张大康随后就追了出来。“… …喂;你的大衣……还有车……车,你也不要了?”   是的,没拿大衣,还有那辆白色的桑塔纳……修小眉终于站了下来。一站下来,她就感到了一阵阵寒意,毕竟是深秋。深秋的深夜,在这平均气温要低于市内三四度的郊外休闲区,在忘了穿大衣的情况下,骤然跑出温暖如春的房间,又加上内心的忿懑和疼痛,打寒战自然是要发生的事。   “唉,真是贡家大院出来的人,一个瓜子壳里嗑不出两种仁(人)儿,都是属爆竹的。”   张大康替修小眉披上大衣后,想搂她一下,再劝她回别墅去,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