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计时工资

 《资本论(第一卷)》

  工资本身又采取各种各样的形式,这种情况从那些过分注重 材料而忽视一切形式区别的经济学教程中是了解不到的。但是, 阐述所有这些形式是属于专门研究雇佣劳动的学说的范围,因而 不是本书的任务。不过,这里要简单地说明一下两种占统治地位 的基本形式。

  我们记得,劳动力总是按一定时起来出卖的。因此,直接表现 劳动力的日价值、周价值等等的转化形式,就是“计时工资”的形 式,也就是日工资等等。

  首先应当指出,在第十五章叙述过的关于劳动力价格和剩余 价值的量的变化的规律,只须改变一下形式,就转化为工资规律。 同样,劳动力的交换价值和由这个价值转变成的生活资料的量之 间的区别,现在则表现为名义工资和实际工资之间的区别。在本 质形式上已经阐明的事情,再在表现形式上重复一遍,那是徒劳无 益的。因此我们只限于说明计时工资的若干特点。

  工人靠日劳动、周劳动等等得到的货币额(30),形成他的名义 的即按价值计算的工资额。但是很明显,依照工作日的长短,即依 照工人每天所提供的劳动量,同样的日工资、周工资等等可以代表 极不相同的劳动价格,也就是说,可以代表对同量劳动所支付的极 不相同的货币额。(31)因而,在考察计时工资时必须再把工资总 额,即日工资、周工资等等的总额和劳动价格区别开来。但怎样得 出这个价格,即一定量劳动的货币价值呢?劳动力的平均日价值除 以平均工作日的小时数,就得出平均的劳动价格。假定劳动力的 日价值是3先令,即6个劳动小时的价值产品,而工作日为12小 时,那末1个劳动小时的价格=3先令/12=3便士。这样得出的劳动小 时的价格就是劳动价格的单位尺度。

  由此可见,即使劳动价格不断下降,日工资、周工资等等仍然 可以保持不变。例如,一个普通工作日是10小时,劳动力的日价 值是3先令,那末1个劳动小时的价格是3 3/5便士;一旦工作日延 长到12小时,1个劳动小时的价格就降低到3便士,一旦工作日 延长到15小时,1个劳动小时的价格就降低到2 2/5便士。虽然如 此,日工资或周工资仍旧不变。反之,即使劳动价格不变或甚至下 降,日工资或周工资也可以增加。例如,一个工作日是10小时,劳 动力的日价值是3先令,那末1个劳动小时的价格就是3 3/5便士。 如果由于工作量增加,工人按照原来的劳动价格劳动12小时,那 末他的日工资就增加到3先令7 1/5便士,而劳动价格没有变化。如 果不是增加劳动的外延量而是增加劳动的内含量,那也会得到同 样的结果。(32)因此,名义上的日工资或周工资提高的同时, 劳动价格可以不变或下降。这也适用于工人家庭的收入,只要家 长提供的劳动量是靠家庭成员的劳动而增加的。因此,存在着不 减少名义上的日工资或周工资而降低劳动价格的各种方 法。(33)

  

  

  一般的规律就是:如果日劳动、周劳动等等的量已定,那末日 工资或周工资就决定于劳动价格,而劳动价格本身或者是随着劳 动力的价值而变化,或者是随着劳动力的价格与其价值的偏离而 变化。反之,如果劳动价格已定,那末日工资或周工资就决定于日 劳动或周劳动的量。

  计时工资的计量单位,即1个劳动小时的价格,是劳动力的日 价值除以普通工作日的小时数所得之商。假定一个普通工作日是 12小时,而劳动力的日价值是3先令,即6个劳动小时的价值产 品。在这种情况下,1个劳动小时的价格是3便士,它的价值产品 是6便士。如果工人现在一天就业不足12小时(或者一周不足6 天),比如说只有8小时或6小时,那末按这个劳动价格计算,他只 能得到2先令或1 1/2先令的日工资。(34)因为根据假定,工人要生 产出一个只是和他的劳动力价值相适应的日工资,一天必须平均 劳动6小时,又因为根据同一假定,他在每小时内只有一半时间是 为自己劳动,而另一半时间是为资本家劳动,所以很清楚,如果他 就业不足12小时,他就不能挣得6小时的价值产品。前面我们已 经看到过度劳动的破坏性后果,这里我们又发现了工人由于就业 不足所遭受的苦难的源泉。

  如果小时工资是用下述办法来确定的,即资本家不承担支付 日工资或周工资的义务,而只是愿意雇用工人多少劳动小时就支 付多少小时的报酬,那末,资本家就能使工人就业的时间少于原先 作为计算小时工资或劳动价格的计量单位的基础的那个时间。因 为这种计量单位是由劳动力的日价值 一定小时数的工作日这个比率确定的,所以,一 旦工作日不再包含一定的小时数,这种计量单位自然就失去了任 何意义。有酬劳动和无酬劳动之间的联系就被消除了。现在资本 家不让工人做满维持自身生存所必需的劳动时间,也能从工人身 上榨取一定量的剩余劳动。他可以破坏就业方面的任何规则性, 完全按照自己的方便、意愿和眼前利益,使最惊人的过度劳动同相 对的或完全的失业互相交替。他可以在支付“正常的劳动价格”的 借口下,把工作日延长到超过正常的限度,而不给工人任何相应的 补偿。因此,伦敦建筑工人为反对资本家强制实行这种小时工资 的企图,发动了一次完全合理的暴动(1860年)。法律对工 作日的限制结束了这种不正当的作法,不过,这种限制当然没有消 灭由于机器的竞争、由于所使用的工人在质量上的改变以及局部 的和普遍的危机而产生的就业不足的现象。

  在日工资或周工资增加的情形下,劳动价格可以在名义上保 持不变,甚至降低到它的正常水平以下。只要劳动价格或劳动小 时的价格不变,而工作日超出它的普通长度,这种情况就会发生。 在劳动力的日价值/工 作 日这一分数中,如果分母增大,分子就会更快地增 大。由于劳动力的损耗,劳动力的价值会同劳动力执行职能的时 间一起增加,而且前者增加的比例比后者更快。因此,在计时工资 占统治地位而劳动时间又不受法律限制的许多产业部门中,就自 然地形成了一种习惯,把达到一定点(比如满10小时)的工作日当 作是正常的(《normalworkingday》〔“正常的工作日”〕,《theday’ swork》〔“日劳动”〕,《theregularhours of work》〔“正规的劳动时 间”〕)。超过这个界限的劳动时间形成额外时间,并且以小时为计 量单位付以额外报酬,虽然额外报酬往往低得可怜。(35)正常工 作日在这里是作为实际工作日的一部分而存在的,而且就全年来 说,实际工作日往往比正常工作日要长。(36)在英国各种产业部 门中,在工作日的延长超出一定正常界限时,劳动价格的增长造成了这 样一种情况:所谓正常时间内的劳动价格很低,这就迫使那些想挣 得足够工资的工人在额外时间去做报酬较高的工作。(37)法律对 工作日的限制结束了这种快意的事情。(38)

  在一个产业部门内,工作日越长,工资就越低,这是人所共知 的事实。(39)工厂视察员亚·雷德格雷夫通过1839年到1859年 二十年间的比较观察说明了这一点。根据他的观察,在受十小时 工作日法令约束的工厂中,工资提高了,而在每天工作14到15小 时的工厂中,工资下降了。(40)

  从“在劳动价格已定时,日工资或周工资决定于所提供的劳动 量”这一规律中首先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劳动价格越低,工人为 了保证得到哪怕是可怜的平均工资而付出的劳动量必然越大,或 者说,工作日必然越长。劳动价格的低廉在这里起了刺激劳动时 间延长的作用。(41) 但是,劳动时间的延长反过来又会引起劳动价格的下降,从而 引起日工资或周工资的下降。

  劳动价格由劳动力的日价值/一定小时数的工作日来决定这个事实表明:如果没 有任何补偿,单是工作日的延长就会降低劳动价格。但是那些使 资本家能够长期延长工作日的情况,最初使他能够,最后则迫使他 也在名义上降低劳动价格,以致劳动时数增加了,但总价格即日工 资或周工资反而下降了。这里只要指出两种情况就够了。如果一 个人完成一个半人或两个人的工作,那末即使市场上劳动力的供 给不变,劳动的供给还是增加了。由此造成的工人之间的竞争,使 资本家能够压低劳动价格,而劳动价格的降低反过来又使他能够 更加延长劳动时间。(42)但是这种对异常的即超过社会平 均水平的无酬劳动量的支配权,很快就会成为资本家本身之间的竞争 手段。商品价格的一部分是由劳动价格构成的。劳动价格的无酬 部分不需要计算在商品价格内。它可以赠送给商品购买者。这是 竞争促成的第一步。竞争迫使完成的第二步是,至少把延长工作 日而产生的异常的剩余价值的一部分也不包括在商品的出售价格 中。异常低廉的商品出售价格就是以这样的方式形成的,最初是 偶然的,以后就逐渐固定下来,并且从此成为劳动时间过长而工资 极低的不变基础,而原先它却是这些情况所造成的结果。我们只 是指出这一运动,因为分析竞争不是这里要做的事情。不过我们 还是可以听一下资本家本人的自白。

  “在北明翰,业主之间的竞争是这样激烈,以致我们中间的某些人,不得 不以雇主的身分做我们平素感到可耻的事情;但是即使如此也不能多赚钱, 而只是让公众从中得到好处。”(43)

  我们记得伦敦有两种面包房老板,一种是按全价出售面包,另 一种是低于正常价格出售面包。“全价出售者”向议会调查委员会 指责他们的竞争者说:

  “他们能够存在,首先就是靠欺骗公众〈商品掺假〉,其次是靠从工人身上 榨取18小时的劳动而支付12小时的工资……工人的无酬劳动是用来进行 竞争的手段……面包业主之间的竞争是夜间劳动难以废除的原因。低价出 售者低于成本价格(它随着面粉价格的变化而变化)出售面包,但他并没有受 到损失,因为他从工人身上榨取了更多的劳动。如果我从工人那里只取得12 小时劳动,而我的邻居却取得18或20小时劳动,那末,他必然会在出售价格 上把我击败。如果工人能坚持要求支付额外时间的报酬,这种手法立刻就会 完蛋……低价出售者雇用的工人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外国人、少年和其他人, 他们被迫满足于几乎任何一种他们所能得到的工资。”(44)

  这种诉苦之所以有意思,还因为它表明:反映在资本家头脑中 的只是生产关系的假象。资本家不知道,劳动的正常价格也包含 着一定量的无酬劳动,并且正是这种无酬劳动是他的利润的正常 源泉。剩余劳动时间这个范畴对他说来是根本不存在的,因为剩 余劳动时间包含在正常的工作日之内,而后者在他看来已经在日 工资中支付了。但是,额外时间,即工作日超过与普通的劳动价格 相适应的界限的延长部分,对他来说却是存在的。为了对付他的 低价出售的竞争者,他甚至主张对这种额外时间支付额外报酬。 但是他仍然不知道,这种额外报酬,和普通的劳动小时的价格一 样,也包含着无酬劳动。例如,十二小时工作日的一个小时价格是 3便士,即1/2个劳动小时的价值产品,而一个额外劳动小时的价格 是4便士,即2/3个劳动小时的价值产品。在第一种场合,资本家无 偿地占有了1/2个劳动小时,在第二种场合,无偿地占有了1/3个劳动 小时。

上一篇:第十七章 劳动力的价值或价格转化为工资

下一篇:第十九章 计件工资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08 捉放石井四郎之谜 - 来自《东京大审判》

在基南的办公室里,等待接受预审的战犯案卷堆积如山。助手布雷布纳告诉他,这还是第一批案卷,以后还有第二批,第三批,第四批。  基南想将这批案卷大致翻阅一下,以确定首批预审名单,因为从三月十八日起就要开始预审战犯,只差两天时间了。他打开案卷目录,却被一个数字怔住了,一千八百六十四件案卷从何翻阅起!  他对布雷布纳说:“我看,首批战犯预审名单,就由各国法律代表团提出来吧!”  “各代表团心中有数。”布雷布纳说,“这样省事。”  基南说:“省事是省事,可我心中没底。这样吧,先让各代表团提出名单,我再挤时间将这批案卷翻一翻。……去看看 

第十三章 语言 - 来自《我的哲学的发展》

前面说过,我最初对于“意义”的定义和语言之于事实的关系发生兴趣,是在一九一八年。在那以前,我一直认为语言是怎么一回事是“显而易见的”,从来没有把语言对于非语言世界的关系是怎么构成的检查过一番。我对于这个问题加以思考最初所得的结果出现在《心的分析》的第十讲中。   第一件使我注意的事是极其明显的,但是这件事好象是被所有以前写这个题目的人过于忽略了。那件事就是,一个字就是一个“普遍”,说或听见或写或念这个字的一个实例的时候,就是这个“普遍”的实例。那些研究“普遍”的哲理的人知道“狗”是一个“普遍……去看看 

第三卷:论我们评判自己的情感和行为的基础,兼论责任感(二) - 来自《道德情操论》

第四章 论自我欺骗的天性,兼论一般准则的起源和效用  为了损害我们对自己行为合宜性判断的正确性,并不总是需要那个真实而又公正的旁观者远离我们的身边。当他在你身旁或眼前之时,我们自己的强烈和偏激的自私激情,有时也足以使得自己内心的那个人提出远远不同于真实情况所能允许的看法。  我们在两种不同的场合考察自己的行为,并且尽力用公正的旁观者会用的眼光来看待它:一是,我们打算行动的时候;二是,我们行动之后。在这两种场合,我们的看法往往是很不公正的;而且,当我们的看法最应该公正的时候,它们往往最不公正。  当我们……去看看 

序 外国法律文库序 - 来自《法律的经济分析》

江平   外国法律文库是一套大型翻译丛书,入选书目主要是外国尤其是西方的重要法律著作。中国法学界15名从事外国法与比较法研究与教学的学者组成的编译委员会负责确定书目和组织翻译,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印行。受编委会之托,我将组织出版这样一套丛书的缘起及有关情况作些说明。   我平生治学,以罗马法和西方民商法为主。50年代末以后的20多年间,我国法制建设历尽坎坷。那时,像罗马法这类洋货,不仅是奢侈品,简直可以说是违禁品。“文革”结束后,法制建设与法学教育都逐渐走上正轨。10多年来,在我所在的大学里,罗马法、西方民……去看看 

第六章注释 - 来自《客观知识》

[1] 这是1965年4月21日在华盛顿大学作的亚瑟·霍利·康普顿第二次纪念讲演。[2] ①1962年2月初我来到伯克利时,就渴望见到康普顿,但是还没有见到,他就逝世了。[3] ②康普顿和西蒙,《物理学评论》,1925年,第25期,第309页以下,(亦见波特和盖革,《物理学杂志》,1924年,第26期,第44页以下和1925年,第32期,第639页以下:《自然科学》,)925~,第13期,第440页。)[4] ③玻尔、克雷默和斯拉特,《哲学杂志》,1924年,第47期,第785页以下和《物理学杂志》,1924年,第24期,第69页以下。亦见康普顿和阿里森的《理论与实验中的X射线》,1935年版:例如,第211-227页。[5]……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