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计件工资

 《资本论(第一卷)》

  计件工资无非是计时工资的转化形式,正如计时工资是劳动 力的价值或价格的转化形式一样。

  在实行计件工资的情况下,乍一看来,似乎工人出卖的使用价 值不是他的劳动力的职能即活的劳动,而是已经物化在产品中的 劳动,似乎这种劳动的价格不是象计时工资那样,由 劳动力的日价值 一定小时数的工作日这个分数来决定,而是由生产者的工作效率来 决定的。(45)

  首先,两种工资形式在同一些行业中同时并存的事实,剧烈地 动摇着对这种假象的信念。例如:

  “伦敦的排字工人通常是拿计件工资,计时工资在他们那里是例外。相 反地,各地的排字工人,通常是拿计时工资,计件工资是例外。伦敦港口的造 船工人拿计件工资,英国其他港口的造船工人则拿计时工资。”(46)

  在伦敦,同一些马具工场中,就同一种劳动来说,往往对法国 人支付计件工资,对英国人支付计时工资。在普遍实行计件工资 的真正工厂中,个别劳动职能由于技术上的原因不能按件计算,因 而按计时工资来支付。(47)不过很清楚,工资支付形式的区别丝 毫没有改变工资的本质,虽然其中一种形式可以比另一种形式更 有利于资本主义生产的发展。

  假定普通工作日为12小时,其中6小时是有酬的,6小时是 无酬的。一个工作日的价值产品假定是6先令,从而一个劳动小 时的价值产品是6便士。假定经验表明,一个具有平均劳动强度 和技能,因而在生产一种物品时实际上只耗费社会必要劳动时间 的工人,在12小时内提供24件产品,不管它们是一个个可分离的 产品,还是一个具有连续性的制品的可以分别计量的部分。这样, 这24件产品的价值,扣除其中包含的不变资本部分,为6先令,每 件产品的价值为3便士。工人每件得1 1/2便士,所以12小时得3 先令。在实行计时工资的情况下,不管是假定工人6小时为自己 劳动,6小时为资本家劳动,还是假定他每小时一半为自己劳动, 一半为资本家劳动,都是没有区别的;同样在这里,不管是说每一件 产品一半是有酬的,一半是无酬的,还是说12件产品的价格只是 补偿劳动力的价值,而另外12件产品体现为剩余价值,也是没有 区别的。

  计件工资的形式同计时工资的形式一样是不合理的。例如, 两件商品,扣除其中耗费掉的生产资料的价值,作为一个劳动小时 的产品,值6便士,而工人由此得到3便士的价格。计件工资实际 上不直接表现价值关系。在这里,不是一件商品的价值由体现在 其中的劳动时间来计量,相反地,工人耗费的劳动是由他们生产的 产品的件数来计量。在实行计时工资的情况下,劳动由劳动的直 接的持续时间来计量;在实行计件工资的情况下,则由在一定时间 内劳动所凝结成的产品的数量来计量。(48)劳动时间本身的价格 最终决定于这个等式:日劳动价值=劳动力的日价值。因此,计件 工资只是计时工资的转化形式。

  现在我们比较详细地来考察一下计件工资的特点。 在这里,劳动的质量是由产品本身来控制的,产品必须具有平 均的质量,计件价格才能得到完全的支付。从这方面说,计件工资 是克扣工资和进行资本主义欺诈的最丰富的源泉。

  计件工资给资本家提供了一个十分确定的计算劳动强度的尺 度。只有体现在一个预先规定的并由经验确定的商品量中的劳动 时间,才被看作是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并当作这种劳动时间来支付 报酬。因此,在伦敦较大的裁缝工场中,把某件产品,例如一件背 心等等,叫作一小时或半小时等等,每小时付给6便士。从实践 中知道,一小时的平均产品是多少。在做时装、改衣服等等时,雇 主和工人之间常常会为某件产品是否等于一小时等等发生争执, 最后还是要由经验来解决。在伦敦的家具制造厂等部门中也有同 样的情况。如果工人没有平均的工作效率,因而不能提供最低限 度的日劳动,他就会被解雇。(49)

  既然劳动的质量和强度在这里是由工资形式本身来控制的, 那末对劳动的监督大部分就成为多余的了。因此,计件工资的形 式既形成前面所说的现代家庭劳动的基础,也形成层层剥削和压 迫的制度的基础。后一种制度有两种基本形式。一方面,计件工资 使资本家和雇佣工人之间的寄生者的中间盘剥即包工制(sub- letting of labour)更容易实行。中间人的利润完全来自资本家支 付的劳动价格和中间人实际付给工人的那部分劳动价格之间的差 额。(50)在英国,这种制度有一个特别的称呼《sweating-system》 (血汗制度)。另一方面,计件工资使资本家能与工头(在手工工场 是组长,在矿井是采煤工人等等,在工厂是真正的机器工人)签订 按件计酬的合同,以便工头按照合同规定的价格自己负责招募帮 手和支付给他们工资。在这里,资本对工人的剥削是通过工人对 工人的剥削来实现的。(51)

  实行了计件工资,很自然,工人的个人利益就会使他尽可能 紧张地发挥自己的劳动力,而这又使资本家容易提高劳动强度的 正常程度。(51a)同样,延长工作日也是工人的个人利益之所在, 因为这样可以提高他的日工资或周工资。(52)这就会引起那种在 研究计时工资时已经指出过的反作用,更不用说,即使在计件工 资保持不变的情况下,工作日的延长本身就包含着劳动价格的下 降。

  

  

  在实行计时工资的情况下,除少数例外,通常是对同样的职能 支付同样多的工资;在实行计件工资的情况下,虽然劳动时间的价 格是由一定量的产起来计量的,但日工资或周工资却因工人的个 人差别而变化,因为某一工人在一定时间内只提供最低限额的产 品,另一工人提供平均数额的产品,第三个工人则提供超过平均数 额的产品。在这种情况下,各个工人的实际收入,就会因其技能、体 力、精力、耐力等等的不同而有很大的差别。(53)当然,这绝不会改 变资本和雇佣劳动之间的一般关系。第一,就整个工场来说,个人 的差别会互相抵销,所以,整个工场在一定劳动时间内会提供一个 平均的产品量,而支付的总工资也是本行业的平均工资。第二,工 资和剩余价值间的比例仍旧不变,因为各个工人各自提供的剩余 价值量是同他们各自的工资相适应的。但是计件工资给个性提供 的较大的活动场所,一方面促进了工人个性的发展,从而促进了自 由精神、独立性和自我监督能力的发展;但另一方面也促进了他们 之间的互相竞争。因此,计件工资有一种趋势,就是在把个别工资 提高到平均水平以上的同时,把这个水平本身降低。但是,在某种 计件工资根据长期的传统已经固定下来,因而特别难以降低的地 方,雇主就会破例地把计件工资强行改成计时工资。例如,1860年 考文垂织带工人大罢工就是由此引起的。(54)最后,计件工资是 上一章叙述的计时制的主要支柱。(55)

  从以上所述可以看出:计件工资是最适合资本主义生产方式 的工资形式。虽然计件工资绝不是什么新东西,在十四世纪,它就 已经与计时工资一起正式列入英法两国的劳工法中,但是只是在 真正工场手工业时期,它才得到比较广阔的活动场所。在大工业 的狂飈时期,特别是从1797年至1815年,计件工资成了延长劳动 时间和降低工资的手段。我们从蓝皮书《谷物法请愿特别委员会 的报告和证词》(1813年至1814年议会会期)和《上院委员会关于 谷物的生长、贸易、消费状况以及有关法律的报告》(1814年至 1815年会期)中,可以找到有关当时工资变动的十分重要的材料。 在这里,我们可以找到自从反雅各宾战争开始以来劳动价格不断 下降的证明文件。例如,在织布业中计件工资下降得很厉害,尽管 工作日已经大大延长,但日工资仍旧低于以前的水平。

  “织布工人的实际收入比从前大为减少:同普通工人相比,他的优越性以 前是很大的,而现在几乎完全消失了。事实上,熟练劳动和普通劳动的工资 间的差别现在比过去任何时期都小得多。”(56)

  随着计件工资的实行而增加的劳动强度和长度,对农业无产 阶级毫无好处,这从一本维护大地主和租地农场主利益的书中摘 录出来的下面这段话就可以看出:

  “绝大部分农活是由按日或按件雇用的人来完成的。他们的周工资约为 12先令;虽然可以假定,一个人在采用计件工资的情况下,由于劳动有较大 的刺激,比在采用周工资的情况下能够多挣1先令或许2先令,但是在计算 他的总收入时就会发现,他在一年中由于失业所造成的损失抵销了这一增加 部分……一般说来我们还会发现,这些人的工资同必要生活资料的价格保持 着一定的比例,所以有两个孩子的人,可以不靠教区的救济而维持一家的生 活。”(57)

  当时马尔萨斯就议会公布的事实说过:

  “我承认,我看到计件工资的广泛采用,感到不愉快。在较长的时期内每 天从事12或14小时实在繁重的劳动,对一个人来说是太多了。”(58) 在受工厂法约束的工场内,一般都采用计件工资,因为在这 里,资本只能从强度方面扩大工作日。(59)

  随着劳动生产率的改变,同一产品量所代表的劳动时间也会 改变。于是计件工资也会改变,因为计件工资是一定劳动时间的 价格表现。就上面所举的例子来说,12小时内生产出24件产品, 12小时的价值产品是6先令,劳动力的日价值是3先令,一个劳 动小时的价格是3便士,每件产品的工资是1 1/2便士。每件产品吸 收了1/2个劳动小时。假定劳动生产率提高一倍,同一个工作日现 在提供的产品不是24件,而是48件,在其他一切情况不变的条件下, 计件工资就会由1 1/2便士降低到3/4便士,因为现在每件产品所代 表的已经不是1/2个劳动小时,而只是1/4个劳动小时。24×1 1/2便士 =3先令,同样48×3/4便士=3先令。换句话说,计件工资的下降 是与同一时间内所生产的产品件数的增加成比例的(60),从而,是 与耗费在同一件产品上的劳动时间的减少成比例的。计件工资的 这种变动虽然纯粹是名义上的,但也会引起资本家和工人之间的 经常不断的斗争:或者是因为资本家以此为借口来实际降低劳动 的价格,或者是因为在劳动生产力提高的同时也提高了劳动强度; 或者是因为工人当真看待计件工资的假象,认为被支付的是他的 产品,而不是他的劳动力,因此反对在商品的出售价格没有相应地 降低的情况下降低工资。

  “工人仔细地注视着原料的价格和制品的价格,这样就能够准确地估计 他们的雇主的利润。”(61)

  资本有权拒绝这种要求,认为这是对雇佣劳动的性质的粗暴 歪曲。(62)它痛斥这种要对产业进步课税的狂妄企图,并且断然宣 称劳动生产率与工人毫不相干。(63)

上一篇:第十八章 计时工资

下一篇:第二十章 工资的国民差异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拉斯基为《托克维尔全集》中之《论美国的民主》所作的导言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一当阿列克西·德·托克维尔和他的朋友古斯塔夫·德·博蒙于1831年4月动身去美国的时候,安德鲁·杰克逊就任美国总统刚刚二年出头。他们所去的美国,正处在深刻而广泛的变革时期。1787年结成联邦时只有东部13个州,现在又多了11个州,其中有两个州,即路易斯安那州和密苏里州,已经伸延到密西西比河以西。阿帕拉普亚山地和密西西比河之间的地区,这时已经开发得足以取得州或正式领土的地位。1800年美国还只有500万人,到1831年便已超过1300万人,而且其中三分之一已经是定居在阿帕拉普亚山地以西了。生活在这新开发地区的居民,具有拓荒者……去看看 

第23章 - 来自《英雄出世》

九格纸窗上有个洞,是父亲趴在床上用手抠的。   这个乡巴佬不甘心,从躺到床上那天起,就一心渴盼着重回外面的世界。他抠破纸窗,老把那只独眼紧贴在纸洞上,阴阴地注视着院子里的一切。   这很让卜守茹讨厌。   卜守茹觉着父亲其实是个无赖,成事时是无赖,败事时仍旧是无赖。   小轿在院中一落下,卜守茹就看到了父亲贴在窗洞上的独眼,独眼热辣辣的,在明亮汽灯的映照下闪现着幽蓝的光,且定定地望着她,随时准备捕获她的允诺。   卜守茹装作没看见,下了轿,径自回了自己的西厢房。   窗洞上的眼急了,“妮儿,妮儿。”一声声唤。  ……去看看 

孙中山与林肯名言——我对葛底斯堡演说的疑义 - 来自《孙中山研究》

美国宾州南边的葛底斯堡(Gettysburg)小城,在一八六三年七月一至三日,曾有一场战事,战事下来,美国内战的北军胜了南军。在南北战争中,所争者非一城、所战者非一地,葛底斯堡之役,论争城不是大城、论战地不是胜地,但它却在历史上逐渐脱颖而出,变成了出了名的古战场。这个奇迹无他,乃因林肯战后在该城的一次演说而起,这一演说,就是著名的一八六三年十一月十九日葛底斯堡演说(Gettysburg Address)。   “老百姓失望透了”   布兰德·豪斯(BrantHouse)在《林肯的机智》(Lincoln'sWit)里,提到林肯在葛底斯堡演说前,已经在七十一号街的摄影师那……去看看 

第二部分第五章 论劳动 - 来自《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第一条 一切对于社会必要和有益的、无论体力或是精神的劳动的教育,都在一个学习军里进行。  第二条 凡未经掌握某种有益体力劳动的实践,并且经过考试及格者,任何人不能离开学习军进入社会。  第三条 劳动的选择完全听由各个人自己决定。  第四条 每个人都有自由,按照劳动时间的交替,在一个或是许多个劳动部门里进行劳动,如果他已经取得各该部门的必要的准备知识。第五条 最后,一切劳动部门都要分成许多班和小组,以便通过劳动的单纯化使得每个人都易于在许多事业里劳动,而不必要事先学会这整个事业的一切分支工作。 ……去看看 

第二章 长沙激战 4、欧阳兆熊东山评左诗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傍晚,长沙城内戥子桥陶公馆门前,来了一队士兵,为首的戈什哈对门房说:“相烦转告陶公子,抚台大人有一封急信给他。”  门房不敢怠慢,把来人迎进客厅,献茶后,立即把信送进内室,交给陶桄。  陶桄是前两江总督陶澍的独生儿子,左宗棠的女婿,原籍安化小淹,这时正寓居长沙。说起陶、左两人结儿女姻亲这桩事来,真是一段佳话。  陶澍少年得志,功名顺遂,二十五岁便中进士,以后历任地方要职,晚年做到两江总督。在任期间,救荒治淮,疏浚河湖,首开海运,改革盐政,是道光年间一代名宦。他多次微服私访民间,秉公处理命案。在湖南老家,士人对陶澍……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