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财富对话》

  1999年9月27日,′99《财富》全球论坛在中国上海举行。此后的三天里,来自全球500强企业的著名企业家、各国政要和经济学者会聚一堂。世界经济史上规模最大的 “奥林匹克盛会”由此拉开序幕。
  
  与此同时,中央电视台和上海电视台的同仁们精诚合作,在一个多月的精心筹备之后,开始了对′99《财富》全球论坛的特别报道。
  
  从9月27日晚19:38至9月30日晚21:00,前方报道组陆续发回了300多分钟的电视节目。在这些节目中,会议的全过程被完整地纪录,会场内外的花絮得以展示。更重要的是,与会人员的观点、思考,以及贯穿会议的核心主题,被尽可能深入地挖掘了出来。
  
  1999年,是中国电视界繁忙的一年,各种大型报道的选题接踵而来。在这些忙碌的日日夜夜里,机遇与挑战并存。
  
  这次特别报道,我们曾面对着节目定位的抉择。
  
  ′99《财富》全球论坛的盛会,立足于全球,却又着眼于中国;由美国人主办,同时又在中国50周年国庆前夕举行。从电视报道的角度来看,它既是一次独立的会议,又是一个复杂的多面体。因此,节目定位准确与否,就成了此次报道成败的关键。
  
  9月27日晚,江泽民主席在会议的开幕晚宴上说过:“这次论坛的主题是‘中国:未来50年’。中国是一个发展中的社会主义大国,他的未来发展,不仅直接关系到中国人民的前途,而且对亚洲和世界的发展与进步也会产生重要影响……今晚与会的各位企业家,都是你们所在行业的佼佼者,具有丰富的成功经验和战略眼光……我希望,中国的企业要学习外国企业的先进经验,走出去在经济全球化的浪潮中经风雨见世面,增强自身的竞争力……”
  
  这番话,成了我们选择报道角度的重要依据。节目的制作者们牢牢把握住了“与我有利,以我为主”的方针,突出了一个中国媒介应有的报道视点。
  
  “会议新闻”、“财富专访”和“财富对话”构成了此次特别报道的主体结构。除了会议的过程之外,中国50年来辉煌的建设成就,通过世界经济巨子们的眼睛被折射出来;中外企业家同时走进我们的演播室,这里有交流也有学习,有对话也有碰撞。可以说,通过我们的摄像机镜头,既为中国企业家走向世界提供了一次机遇,又向共和国50 周年的庆典献上了一份厚礼。
  
  在这次特别报道中,我们也曾置身于世界电视媒体竞争的激烈战场。
  
  ′99《财富》全球论坛是举世瞩目的盛会,世界各大电视媒体云集上海。从某种角度上说,我们的摄制组既是在完成一项报道任务,又将面对一次激烈的媒体大战。
  
  此次会议的组织者对于新闻报道的控制非常严格。通常情况下,记者几乎无法直接接触到与会代表。平时所说的“挑”、“等”、“抢”的新闻采访基本功,在此很难施展。中央电视台即使作为中央级媒体,所享受到的优势也是十分有限的。在采访前沿,我们和其他媒体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展开了竞争。
  
  凡事豫则立,不豫则废。节目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应该归功于前方记者的精心准备。早在会议开幕前的一个多月,他们就已经投入了此次特别报道的筹划工作。因为预见到会议期间激烈的媒体竞争,我们的记者回避了到会议上临时抓取素材的惯常做法,事先就和预定的采访对象建立了紧密的联系。
  
  会议议程安排得非常周密,代表们仅剩的一点自由时间便成了各大媒体争夺的焦点。就在这种情况下,先后有17位国内外著名企业家参加了12场《财富对话》节目的制作。其中,很多跨国公司的代表,如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和日本三井公司的总裁都是推掉了 CNN的采访,而走进了我们的演播室。正当其他媒体的记者在会场中焦急等待的时候,我们却在会场之外取得了成功。
  
  随着中国新闻事业的进步和对外开放的发展,我们越来越多地感受到了来自业内的竞争压力。这次的成功证明,中央电视台在成为世界级媒体的道路上又前进了一步,我们完全有能力应对任何挑战。
  
  在这次特别报道中,我们还遭遇了电视经济节目创作领域中一个常见的课题。
  
  从中央电视台经济部成立之初,我们就一直在探索一条如何制作经济节目的道路。从报道经济新闻,到大型系列片的推出,再到大型现场直播节目,有一条思路日渐清晰起来,那就是:以人为本,以具体人物来带动经济事件和经济观点的报道。
  
  在′99《财富》全球论坛特别报道中,这一思路体现得尤为突出。
  
  我们的记者没有把会议当成唯一的报道对象,随波逐流,有闻必录。而是从会外着手,把镜头对准了一个个具体的人,通过“专访”、“对话”等形式,塑造了一组全球经济界明星人物的群像。通过纪录他们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使我们的节目拥有了更多的人性魅力,报道主题也同时被生动地展现出来。
  
  以人为本的节目思路,在′99《财富》全球论坛特别报道中再次得到了印证。它也是今后电视经济节目发展的一个方向。
  
  当这次特别报道结束的时候,我们多少还有一些遗憾。
  
  由于电视媒介的局限,我们在报道过程中积累的大量素材还没有充分地展示出来。鉴于这次会议的重要性,会议进程中的每一句发言,每一个细节都有可能成为研究中国,乃至世界经济的重要资料。为此,我们在大量的节目素材中进行仔细的遴选,出版了这本书,与所有关心中国经济的人士共享。
  
  这,也是我们的财富。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理查德·瓦格纳、胡茂元——我们在中国市场上的态势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1928——中华民国十七年戊辰(1) - 来自《中华民国史事日志》

1.1(一二,九)  甲、外蒙库伦政府借俄款六千万卢布,筑库伦赤塔间及库伦恰克图间铁路。  乙、方振武在孝感就任第十一路总指挥(所部阮玄武之第三十四军,苏宗辙之第四十一军,马文德之第四十二军,除马外陆续向豫南开拔)。  丙、梁启超发表告海外同志书,由徐勤、伍宪子前往美洲各埠。  1.2(一二,一○)  甲、国民政府电促蒋中正复职。  乙、武汉卫戍司令胡宗铎布告停止民众运动,解散工会、农民协会、学生联合会、商民协会、妇女协会。  丙、程潜、白崇禧决继续对湘用兵(传何键刘兴李品仙周斓与蒋中正有联络)。  1.3(一二,一一)……去看看 

前言 - 来自《自由选择》

本书有其双亲:我们早些时候出版的一本名叫《资本主义与自由》(芝加哥大学出版社1962年版)的书;和一套与本书同名的电视节目“自由选择”。该套电视节目将于1980年由公共广播公司连续播放十个星期。   《资本主义与自由》考察了“竞争资本主义——通过私人企业在自由市场中的作用组织大部分经济活动——作为一种经济自由体制和政治自由的必要条件所起的作用。”该书阐明了政府在自由社会中应起的作用。   《资本主义与自由》一书说:“我们的原则并不是要划一条泾渭分明的界线,说明在运用政府的力量来联合完成我们个人通过……去看看 

第廿七章 - 来自《骗官》

东桐湖是日渐繁华的白溪市最美的一个景点。远处,帆影点点,快艇划出一条条雪白优美的曲线;近处呢,是一艘艘长年停泊的大船,上面既可以看风景,也可以供人吃喝玩耍。在一艘挂着“快乐楼”牌子的大船上,楼上一间最豪华的小包厢里坐着一群正在寻找快乐的人们。被两位妙龄女子围着的是一位四十六、七岁的男子,虽有几分醉意,却也并无恶相。从他的仪表来看,的确是个不同凡响的人物。这位不是别人,正是白溪市里红得不能再红的企业明星、东方商城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丛山儿。这丛山儿本是白溪市原政府办公室副主任毛得干的表哥。当年他曾……去看看 

1936——中华民国二十五年丙子(2) - 来自《中华民国史事日志》

8.1(六,一五)  甲、蒋委员长电李宗仁、白崇禧说明中央意旨,恳劝接受新命,拟赴粤面商。  乙、冯玉祥自南京赴庐山。  丙、粤汉路管理局成立,凌鸿勋任局长。  丁、西安天水地震。  戊、世界运动会在柏林开幕。  8.2(六,一六)  甲、国民政府令:(一)特派龙云为滇黔绥靖主任,薛岳为副主任,撤销滇黔剿匪总司令部,(二)任命顾祝同为贵州省政府主席。  乙、第四路军总参议邓世增到南宁(7.30),疏通桂事,今日回广州。  丙、蒋委员长覆李宗仁等电,仍劝接受命令,在粤晤商。  丁、察北匪伪军李守信又进扰绥东陶林、红根尔图,复被击退。 ……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