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纳赛尔——福特:面向长远

 《财富对话》

  访美国福特汽车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杰克·纳赛尔
  中央电视台 上海电视台
  1999财富全球论坛特别报道
  财富专访
  采访时间:6分57秒
  
  记者:
  
  我们想了解一下福特公司在中国的投资情况?
  
  纳赛尔:
  
  福特汽车在中国投资的战略是面向长远。目前,我们在中国有8个投资项目,其中一个是制造全顺整车项目,另外7个是零部件生产商。我们最重要的一个战略,就是希望能够帮助中国提高技术,以及培养专业人才,并完善基础设施。无论我们做什么,都希望做得完美,并希望符合消费者利益。我对到目前为止福特在华业务感到满意,但同时也希望作更多努力。我们的生意一定要符合消费者利益,又有益于中国市场。
  
  记者:
  
  那么福特公司对于中国汽车市场未来几年的发展做怎么样的评估和预测呢?
  
  纳赛尔:
  
  福特汽车对于中国的汽车市场有非常务实、也非常积极的一个评估。基本上我们认为中国的汽车市场未来几年会有两位数字的成长,我们认为市场重要的发展不只是在市场规模的增加,更重要在市场结构的改变、竞争态势的变化。这里我们不仅评估了车子销售数量的增加,更重要的是车辆的质量、服务的水平以及其全球竞争的能力。我们认为对中国汽车工业而言,最重要的一个指标就是能够提供给顾客一流的技术,一流的产品,一流的服务,并且可以向国际市场出口汽车。这些是中国的汽车工业成功与否的标志。
  
  记者:
  
  那么从目前的情况我们可以看到,德国和美国大的汽车集团纷纷在中国加大他们技术投入和资金投入的力度,比如像奥迪公司在长春开始了投放它的豪华型轿车。另外通用别克在上海合资厂第一万辆汽车都已经下线了。那么这两个事情对福特公司在中国的投资和你们对中国市场评估会不会有所影响?
  
  纳赛尔:
  
  首先要恭喜我们所有在中国市场一起竞争的这些伙伴们,他们取得了一些进展。福特汽车认为竞争是非常重要,也是非常有益的。在中国我们欢迎有更多竞争的机会。事实上,这个竞争对于每个企业来讲都是激励大家向前迈进的一个重要因素。福特汽车错过了争取上海项目的机会。为此,我们也恭喜通用汽车能够在上海推出新的车型。但是福特汽车非常有耐心,我们希望能够长期在中国服务顾客。我们长期在中国投资,并建立强大的本地公司。除了我们要做好我们自己的生意以外,福特汽车希望在中国成为一个非常良好的企业公民。最重要的是,我们不但要推出良好的产品以服务市场,更重要的我们希望能够在为中国的消费者,作为一个良好的伙伴做出更多的贡献。福特汽车不会因为竞争而觉得畏惧或者害怕。事实上我们是一个百年的公司,我们在产品、技术和创新开发上处于领先地位,我们欢迎竞争。
  
  另外我想要再说明一点,我们现在在汽车市场进行的不是100米的短跑,而是一个 42公里以上的长跑,是马拉松。马拉松最重要的是有长期的竞争能力,需要非常强壮,有耐心,更重要的还要有良好的战略。对于福特公司来讲,不管是我们原来的福特的品牌,或者是沃尔沃、林肯、马自达、水星、或者是美洲豹,都是一个大家庭的成员。我们把中国市场也看作是福特大家庭的一部分。
  
  记者:
  
  目前这几年电子信息网络技术的飞速发展已经对许多传统产业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那么据你预计这个飞速发展的信息网络技术对传统的汽车工业的影响究竟在什么地方?
  
  纳赛尔:
  
  在电子信息网络技术发展之后,我们认为在汽车产业里面有两个明显的影响。首先一个是非常显而易见,也就是厂商与顾客之间关系变化。不管是在买车,或者是在寻求贷款,或者找寻咨询上面,都和网络相关。以福特汽车来讲,目前我们有40%的车子— —汽车或者是卡车——在购买的过程之中,多多少少通过网络和客户沟通过。我们预计在未来的5年里,80%的交易都会通过电子网络实现。更重要的影响是应该在未来汽车界怎么样经营。它对这个行业会有非常大的影响。电子网络对于我们汽车行业怎么样设计汽车,制造汽车,造什么汽车都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做为一个消费者,事实上你未来可以透过电子信息网络直接在电子信息网络上订做汽车,并且可以指点汽车公司你要什么样的配备,你要什么样的内饰,你要什么样的性能和什么样的颜色,然后在一个星期之内,你就会收到这个完全按照你的期望制造的车。 
==============================
  杰克·纳赛尔 Jacques A.Nasser
  
  杰克·纳赛尔,现任福特汽车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他还是福特董事会的成员, 1999年1月1日前,纳赛尔担任福特汽车业务部执行总裁和福特欧洲公司的董事长。
  
  纳赛尔在1996年11月1日开始领导福特汽车业务部前,一直担任福特汽车公司业务部主管产品开发的集团副总裁,他从1994年5月1日起担任此职。1993年1月1日纳赛尔当选为福特公司副总裁及福特欧洲公司的董事长。
  
  1968年纳赛尔到福特澳大利亚公司工作,作为一名金融分析员,后来在福特国际和美国国内许多部门任职。
  
  1973年,他任职于福特北美卡车业务部和公司的财务部门。该年底,他返回澳大利亚担任利润分析经理,后来又成为产品项目规划经理。
  
  纳赛尔从1975年开始,在福特国际汽车业务不同部门任职。从70年代末到80年代,他在福特亚太和拉丁美洲业务部担任各项主管职务。
  
  1987年纳赛尔首次出任要职,被指派为Autolatina公司财政和行政副总裁,该公司是福特与大众公司在巴西和阿根廷的合资企业。

上一篇:吴敬琏——中国人是天生的企业家

下一篇:约翰(杰克)·韦尔奇——通用电气在中国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32章 - 来自《英雄出世》

刘镇守使早年做大清协统时就听说过卜守茹的芳名和传闻,知道卜守茹虽道出身寒微,却颇有些姿色,以妾身进了马家,却又生性孤傲,敢和马家分庭抗礼,就想见见。   说来也巧,恰在这年秋里,刘镇守使老父死了,刘镇守使要大办丧事,这就有了机缘。   云福寺和尚福缘法师说,丧事由马记老号承办才好,马记老号最会办丧事,轿夫使轿平稳,过世老大人不会受惊,将军和后人才能更发达。   刘镇守使不睬,硬没用马记老号的轿子,亲点了卜家新号,且要卜守茹前来镇守使署就此面商。   这是革命成功第四年春里,刘镇守使升了中将师长后的事。   那年春里极……去看看 

在暗哑中,听从内心神圣声音的呼唤 - 来自《一个阴郁灵魂的争战》

(1999、4) 前年今日,我感到一丝沉郁; 今天今日,我仍感到一丝沉郁。这才是问题的根本所在!而我为何竟没有提到根本上,一味含含糊糊的拐弯抹角呢?还不是对自身的信念信不过,对所存在、所处之境信不过;是非不稳、大义难存,又何谈“持天地正气其道恢竑”?当然,这是从长远的角度谈的。 在无边的暗哑笼罩中,一个人有权听从内心神圣声音的呼唤,记下他,作为一个自由思想者的现实状况,为自己,也为同样命运的同仁留下一份历史真实的记载,表达他的认同和正义——如果中国的未来某种程度上在于这样的自由知识份子、思想者,那么同样地,他也要为那些人们争……去看看 

托克维尔论政治社团与民主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革命》导读》

《论美国的民主》第十二章“美国的政治社团”导读毛寿龙 在政治领域,政党组织是非常重要的,从IAPP的分析框架来看,革命性党可以节约革命的交易成本,而民主性的党则可以节约民主运作的交易成本。由于公共领域的事务不仅仅是政治权力交接班的问题,这就需要有更多的公共组织来节约公共领域运作的交易成本。在自由、民主和开放的社会里,政党和社团都有充分的空间,来节约公共运作的交易成本。美国可能就是这样一个国家,如托克维尔所说:“美国是世界上最便于组党结社和把这一强大行动手段用于多种多样目的的国家。” 一、社团:公共事务……去看看 

第十一章 议会的期限 - 来自《代议制政府》

议会议员应在多长任期以后改选呢?这里涉及的原则是颇为明显的,困难在于原则的实际运用。一方面,议员不应有太长的任期致使他忘记他的责任,对他的职务漫不经心,执行其职务来完全为他个人的利益,或者忽视同他的选民进行自由而公开的商谈,这种商谈,不问他是否同意他们的意见,是代议制政府的好处之一。另一方面,他应期待有一个足使人们能根据他的行动过程而不是根据他的单个行为对他作出判断的任期。重要的是,他应该有和自由政府不可缺少的群众监督不相矛盾的最大幅度的个人见解和自由裁量。为此目的,这种监督的行使,象这种监督行使得最……去看看 

对穷人不能欺,而要帮 - 来自《中国弱势群体》

贫穷,作为一种社会现象,古代有,外国有,在本书第一章已有叙论。现在要进一步研讨的,是应当怎样看待?这与对富人的态度也一样,曾有不同的评价,但是基本倾向比较明确,多数站在弱势群体一边,虽然程度不等。  研究贫困,形成理论,由来已久。有篇文章吴清华:《当代中外贫困理论比较研究》,《人口与经济》,2004年第一期。进行比较,如对贫困的定义,西方学者认为包含了机会、能力、安全和权力四个方面,强调个人的生存和发展能力;我国学者起步较晚,强调贫困是因为能力缺乏,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过去,大家注重贫困人口的物质缺乏状况,后来被否定,但不排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