竺延风——我们的差距

 《财富对话》

  访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总经理竺延风
  中央电视台 上海电视台
  1999财富全球论坛特别报道
  财富专访
  采访时间:11分42秒
  
  记者:
  
  现在随着市场越来越开放,市场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你觉得企业如何才能提高自身的竞争力?
  
  竺延凤:
  
  作为一个国企,提高企业自身的竞争力是非常重要的,一汽是传统的、老型的国有企业,这个问题实际上我们也已经很早提出来了,随着国家对国企改革的进一步深入,这个认识也越来越清楚。我们感到在市场上现在有5种企业,一种就是独资的,外来资本;一种合资的;一种是民营,就是从我们民营经济发展起来的;还有一种新型国企,就是国家有资本金注入的,一开始就有资本金注入的,按照现代企业制度建立的这么一些企业;还有一种就是像我们这样的传统的国有企业,资本金很低,负债率很高。一下子把这5种企业推到市场当中,竞争力最差的是国有企业。在体制上,在机制上,在产品结构、资产布局上,在技术含量上,在资本管理方面,都是跟前几种企业有相当大的差距,有的时候我们感到,说的最具体的就是这种国企往往还是前四种企业大学校,连培养的人才经常都流到前四个企业里头去。所以现在市场经济把大家都推到一个市场里,去竞争,我们老强调历史,没有用,没有人同情你有多少包袱,它就是市场竞争,用户买什么产品,完全是自己选择,所以加强企业自身的竞争力是非常重要的。那么竞争跟谁竞争,就是跟前四种企业竞争,特别是一个开放型市场,我们对国际也开放,进行竞争。我觉得应该是这么几个方面,一个体制上的改革,中央在四中全会上已经明确在10 个方向提出来,很明确的方向和一些可操作性的方法。我们觉得这是非常及时的,也是非常重要的。体制上要使我们资本结构多元化,真正把现代企业制度这样一个体系建立起来,一个单元资本,单纯的资本就像生物界一样,生物还讲究多种杂交,或者边缘成分混合在一起,可能会对生物界成长产生影响,我觉得企业在市场经济下也是这样的,就是能够有更多的资本,在一个企业里构成。这样对企业的管理,对企业体制建设,对企业内部的监督和对市场适应性都有好处,所以在体制上必须改革。
  
  另外一个,在机制上,国企的机制跟前四种讲的机制差距太远,所以这方面应该赶快动起来。作为我们一汽,现在在两方面动,最近我们开始成立很多子公司,引入了很多资本,在体制上有所转变;另外一个我们感到,因为国企真正要在市场有竞争力,产品的结构要有所调整。一汽有很多生产线,有很多产品,某一个产品在某一个生产线上干可能是亏的,在另一生产线上干可能就盈的,那么就是产品与资产的最佳配合,包括人员与资产的最佳配合,这方面的调整在我们内部来说,产品有资产、人力、装备和整个的地域环境关系,要做这方面的调整。作为一个企业的长远竞争,我们感到必须有科技创新体制、科技进步和人才竞争,这点我们感到很痛苦,国企的人才竞争是比较痛苦的,跟我刚才讲的前四种企业竞争是处在弱势,如果通过科技创新体制和机制以及用人制度的改革能够倒流,把前四种企业的人才能够向国企企业上流,我看能做到这一点,国企就会有希望,我们希望做到这一点,我们现在也开始努力。
  
  记者:
  
  这次500强会议在上海召开,我们知道500强前三名都是汽车公司,一汽除了显而易见的规模和销售量上的差距外,你觉得作为一个企业跟他们最大的差距是什么?
  
  竺延风:
  
  我感到最大的差距还是在于体制与实质上的差距,有了这两个,会把其他方面带起来。当然规模经济、资本结构、资本量、销售收入、利润率,这些差距都不是以小的量计来说的,是相当大的一个差距。一汽作为一个国有企业在中国是大的企业,但是在国际上,从汽车业角度看,它还不是一个大的企业,但是我们有一个传统的一个市场范围,这方面应该说还是我们有资本的地方,因为中国市场是待开发的汽车市场。并不是不需要车,只有50~60万辆车,所以发展空间很大,我们怎么样利用我们的市场,获得我们需要的技术,在这个市场当中,与这些体系共享这个市场。如果说独占这个市场,显然在加入WTO之后,还不现实,应该说是共享市场,但这个时候应该抓紧自己的技术进步,只有自己强大起来,才能够合作得更愉快、更好。
  
  记者:
  
  现在中美正在就中国加入WTO进行谈判,一旦这个谈判取得最后成果,那么中国的民族工业面临什么样的竞争压力?
  
  竺延风:
  
  作为一汽来讲,它有46年的历史,创造了一些名牌,比如说解放、红旗这些名牌,同时通过合资也引入了一些品牌,如奥迪、捷达这些品牌。作为解放、红旗品牌,随着 WTO的进入,不同的品牌所处的环境也不一样。比如说解放作为卡车来讲,一汽现在卡车超过10万辆,在世界属于前茅的,就是说这个市场品牌空间很大,当然我们的技术和我们的质量与国际上同样类型产品比,还有差距,但是我们的价格性能比,差距不是很大,这方面是我们的优势。应该利用我们已有的国内巨大的卡车市场空间,把这个产品通过新的技术引进,不断发展壮大,这个产品应该是合作型的,有更多的适应自己市场需要的产品这样一个产品观点。作为红旗这个品牌,我认为,民族品牌应该是开放发展,不能说传统的、不变的就是民族的,作为艺术品来讲是另外一个概念。作为产品来讲,它应该是适应市场的,民族品牌必须开放发展,特别作为红旗轿车这样的品牌,大家很关心很热爱红旗,全国老百姓都问这个问题,红旗将来怎么走。我觉得红旗品牌,民族品牌要开放发展,我们现在这个品牌有今天就是开放发展的结果,我们引进德国奥迪的技术,把这个技术移植到我们红旗上去,形成今天的小红旗产品,应该说就是开放发展的结果,我们已经走出一步,如果不走这一步,可能现在红旗品牌生存就更困难了。所以我们已经走出这一步,下一步就是按照刚才讲的加入到世界的品牌体系里头去,这个品牌要加入进去。并不是这个品牌孤孤立立的,那么这个品牌就叫好的品牌,所以说开放发展就是要引进先进的技术,寻找自己合适的市场空间,开拓自己的市场,这点我们现在也引进很多新的技术,包括引进德国的技术,也包括引进日本的技术,红旗产品都体现了。最近的ABS、安全气囊等电子技术也是引进的,引进、消化、吸收、发展,一般就是这样的道路。
  
  记者:
  
  现在不少国内大型企业,像海尔、联想都明确提出了冲击500强的口号,一汽在这方面有没有什么打算?
  
  竺延风:
  
  我觉得500强应该怎么认识呢?500强,我觉得应该是一个强字,当然我们希望很快进入500强,但是我认为这个强,不应该是简单的销售收入。从国内企业来讲,如果比销售收入的话,那么我们平行相加会有很多,一汽相关企业有244家,数量是很大的。我感到汽车这个产品,这个强,应该是竞争力、市场占有率、利润率、净资产利润率和增长率从这几个角度上看。作为一汽来讲,我们愿意加入世界500强,但是现在提这个口号,我认为现在还是为时过早。关键是把自身的改革作好,自己的竞争力增强,这个决心应该下,但是这个决心不是靠口号,真正是要靠我们自己的竞争力增强,回到你刚才提到的第一个问题,我想如果有自己加入到国际品牌体系里的开发能力、市场能力,进入一个良性循环,刚才你讲的联想和海尔都是一些新型的企业,他们一开始起点就站在一个国际性的观点上,加入国际市场发展,就是我刚才讲的第三、第四种企业。那么作为一汽这个企业,还要经过一段时间的改造,如果我们形成这样的体制,我想那个时候喊500强也就为时不远。
=============================
  竺延风 - Zhu Yanfeng
  
  竺延风,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总经理,研究员级高工。1983年进一汽热电厂任技术员,1991年起先后任集团进出口公司总经理、集团公司常务副总经理。
  
  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中国吉林长春市)成立于1953年,为国内最大的汽车工业生产基地。产品多达200多种,年生产能力40万辆以上,并出口亚、非、拉美以及欧洲 30多个国家和地区,现在国外建有4家组装厂。 

上一篇:王嘉廉——新科技观的倡导者

下一篇:柳传志——学习他,研究他,战胜他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总序 - 来自《宪政与权利》

中国自有宪法已将近百年,然中国之宪政建设尚待完成。盖宪政之于宪法,犹如法治之于法制,其盛衰兴废,不独受制于法律之制度,更取决于政制之安排、社会之结构、公民之质素与民众之信仰。故修宪法虽易,行宪政实难。吾人行宪政之难,犹在此理念与制度皆出自西域而非生于本土,是中国之宪政理念源于传播,中国之立宪始于模仿。在此过程中,绍介迻译之事功莫大焉。然而,概览此一百年间迻译之西文典籍,相比于历史、哲学诸科,法政之书仍嫌太少,宪政名著更寥寥无几。吾人推行宪政之历程多蹇,究其因由,此或为其中之一端。近十数年,国人倡言法治,谈论民主……去看看 

第二十章 参谋总长 - 来自《蒙哥马利》

艰难时刻来上任,遍访列国情况明;   为强陆军多争吵,据理力争终是赢。   蒙哥马利显然完全不适合于做帝国参谋总长那种复杂的政治工作,但他怎么又被选作帝国参谋总长了呢?对于局外人来说,这似乎是一个令人迷惑不解的问题。然而,对于了解英国陆军现状的人来说,这却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它仅仅表明,英国陆军上层可供选择的范围是多么狭小,而一场重要的战争又怎样能在短期内进一步缩小这种范围。布鲁克从1941年起任帝国参谋总长,到战争结束时,他已感到 “非常非常疲倦”。他非常愿意接替即将退休的阿思隆勋爵,继任加拿大总督。接替他……去看看 

第07章 绝顶聪明的人 - 来自《一百个人的十年》

1969年  15岁  男  B省S市某中学学生   那年全国人都疯了——白连长给我种神秘感——山东大汉抱一尊大瓷毛主席像定在前头 ——脚一滑摔得粉粉碎——荒郊野外黑压压跪着一大片人请罪——一泡尿全尿在裤裆里—— 摔碎的毛主席像竟然不翼而飞   我看过您几篇“文革”中人的经历,全都是受苦受难的。我给您变个样儿成不成?那时 候谁没受难,几亿人,可谓一个赛过一个。比您写的那些更苦更惨的多的是。我姐夫口才 好,能说善辩,大辩论谁也辩不过他,硬叫对立面逮去,拿剪子把舌头铰了。没舌头不单不 能说话,还没法子吃东西,后来……去看看 

第六章 罗马法与西方法律传统的起源 - 来自《迈向一种法律的社会理论》

在马克斯·韦伯生活的时代,德国法学仍然处于“潘德克顿学派”(以查士丁尼《学说汇纂》为主要理论资源的德国法律学派)的影响之下。在大学法律教育中,与罗马法有关的课程仍然占据主要地位。马克斯·韦伯在哥廷根大学、海德堡大学和柏林大学就读期间选修了大量罗马法课程,他的老师中包括当时最著名的罗马法学家依曼纽尔·贝克尔(Immanuel Bekker)、祁克(Gierke)和泰奥多·蒙森(Theodor Mommsen)。1891年,在奥古斯特·梅茨恩(August Meitzen)的指导下,韦伯完成了他的大学授课资格论文(Habilitationsschrift):“罗马农业史及其与公法和私法的……去看看 

《河上的战争》 - 来自《丘吉尔传》

尽管丘吉尔已在极短的时间内接连出了两本书,但他仍然有着一种紧迫感,他在给母亲 的信中说:“这是一个上进的年代,我们必须尽最大努力推进之。”1898年夏天,他又获 得例行休假,便立即赶回伦敦,请求母亲设法帮他尽快调往英军驻埃及的部队,他渴望参加 对苏丹的战争。   19世纪70年代,英国侵占埃及之后,又占领了苏丹。   1881年苏丹爆发了马赫迪领导的反抗英国殖民统治的民族起义,起义军连续取得了一 系列胜利,在1885年喀士穆战役中,还击毙了曾经加入“八国联军”侵略中国、焚烧和抢 劫圆明园、后来任苏丹总督的英军中将戈登。英国……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