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财富对话》

  1999年9月27日晚19点38分,′99《财富》全球论坛特别报道的直播电视信号同时出现在中央电视台和上海电视台的屏幕上。14天后,根据节目素材结集整理而成的书稿送交出版社。今天,这份沉甸甸的礼物来到了您的手中。
  
  有人说,电视是易碎品。然而,电视也必须对历史负责。
  
  1999《财富》全球论坛是一件牵动中国乃至世界脉搏的大事。也许,稍纵即逝的电视画面,您还没来得及悉心体会;也许,您还希望能仔细研读那些出自世界经济巨子之口的重要言谈;毕竟,我们还有那么多精彩的素材没有足够的时间向您展示。其中,12 场完整的“财富对话”和13次高层次的“财富专访”是此次报道的精华所在。今天,我们再用文字媒介的形式把它完整地呈现在您的面前。
  
  300分钟的节目、20万字的书稿,凝结了我们全体剧组同仁长达两个多月的心血。忘不了各级领导与我们并肩战斗的身影,忘不了诸位专家在节目策划阶段频繁出人剧组时匆匆的脚步,忘不了前方记者那些疲惫而又兴奋的日日夜夜,忘不了直播现场所有人凝神屏幕专注的神情。
  
  中央电视台经济部1999年大戏送出。从′99“三一五”专题晚会,到“六·五”国际环境日直播,再到为“证券法”实施特别制作,到王府井步行街、南京路步行街开街,我们已经翻过了一页页的篇章。′99《财富》全球论坛特别报道是我们向您捧出的最新的一枚果实。我们希望,这本书将成为您个人珍藏的礼物,而电视,将是我们大家共同参与的事业。
  
  我们期待着您关注的目光。

上一篇:周厚健——我们将成为国际名牌

下一篇: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十九、“领袖弃孤” - 来自《走出迷惘》

校“批清办”把原校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尤敏杰押交H系关押看管。可能是看中了H系地处一隅,可以避免“五·一六”分子们互相窥见到对方的处境进而揣测风向,给他们造成一种迷离难测的假象,加重他们的心理压力。更重要的是校头头们看中了“两王”和他们手下一帮子人的“杆儿劲”。校专案组指派孙蔚平负责监视了解尤敏杰的日常行为、思想,催逼他写交代材料,与校专案组保持日常联络等工作。系核心组则指派原来在分校当保卫的工人老崔看守尤敏杰。老崔是个少文化的粗人。他只能看管尤的生活和劳动,纯粹就是一个“看监卒子”角色。一到夜……去看看 

3-0 序章 - 来自《经济增长理论》

在前一章,我们探讨了人们为经济增长而作出努力的意愿;在这一章,我们要研究社会制度对这种努力所提供的机会。二者并非互不关联。如果制度能如人意,那么,这种作出努力的意愿便会得到鼓励并日趋强烈;如果有了强烈的意愿,制度也将随之改变。之所以把二者分开,仅仅是为了便于分析。   制度是促进还是限制经济增长,要看它对人们的努力是否加以保护;要看它为专业化的发展提供多少机会和允许有多大的活动自由。对这些问题,我们将逐一加以探讨。那么,在对某些制度作较为详细的分析之后,我们将从制度与经济增长的密不可分,转到探讨制度的演……去看看 

出版说明 - 来自《蒋经国自述》

本书收集了蒋经国的六部日记,录自蒋经国著作大陆解放前的版本和台湾版本,取名为《蒋经国自述》。《我在苏联的生活》,是作者记述他一丸二五年至一九三七年在苏联学习、工作和生活的情况。《训练日记》,是他任赣南行政区督察专员期间,于一九四○年举办赣州干部讲习会,运用从苏联学回的方法,对所属干部进行政治和军事训练的真情实录。《伟大的西北》,记述他于一九四一年夏天,作为蒋介石特命的“西北宣慰团”的成员,在我国西北国防前线的所见所闻。《五百零四小时》,是作者记述他于一九四五年秋担任国民党政府外交特派员,在长春与苏联……去看看 

八 台北 - 来自《黄祸》

在一片废墟的台北上空,巨大的蘑菇云升到了十五公里高空,直径扩散到约二十公里。十二时四十一分, 当量为二百万吨级的核弹头在希尔顿大饭店上空三千米爆炸。一个接近太阳温度的火球刹那间放出亮得足以剌瞎人眼的光芒, 连在福建沿海打渔的渔民都吃惊地看见。幅射的热量使台北火车站广场上千百人的衣服同时燃烧起来, 如千百颗冒着火苗的煤球在炉盘上疯狂地蹦跳, 发出凄厉嚎叫。街上的汽车顿时鼓起大大小小的漆泡。台大医院病房里的窗帘一瞬间全部冒烟。街两旁的树木就像竖立着擦着了的火柴。玻璃软软地变形。满街报纸、帆……去看看 

9.决战法兰西 - 来自《狗娘养的战争》

1944年8月1日至9月24日   1944年7月28日,巴顿将军受命指挥在欧洲大陆奋战的第3集团军所属各部队。   7月26日,第1集团军开始向圣洛推进。进攻的浪潮势不可挡,8月1日,巴顿将军率领的第3集团军开始横扫布列塔尼半岛。   在两个星期之内,第3集团军的部队将半岛上溃败的德军赶进了洛里昂和布雷斯特两座港市;肃清了卢瓦尔河至昂热一带地区的残敌。在向东推进中越过了勒芒和阿朗松。到8月底,德军依旧被围困在布列塔尼的两座港口城市里,第3集团军如入无人之境,向东绕过巴黎推进到兰斯——凡尔登——康麦斯一线。   早在9月5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