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图书

熊彼得通过《经济发展理论》,早在1912年阐述了现代社会是如何前进的秘诀,历经90多年还能闪闪发光,足见其理念经得起时间的考验,是颠扑不破的。在当今社会新经济,新知识响彻云霄之际,反观其本质内涵,仍然脱离不了“创新”这个老概念。本书对“企业家”的特点和功能、生产要素的新组合”、“创新”的涵义和作用,资本主义的产生作了开创性的论述,并阐述了信贷与资本,企业家利润,以及资本利息等问题。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五十二篇 众议院 - 来自《联邦党人文集》

   2009/10/01
原载1788年2月8日,星期五,《纽约邮报》第五十二篇(汉密尔顿或麦迪逊)致纽约州人民:根据以上四篇论文所作的比较笼统的探讨,我接下去更详细地审查政府的各个部分。我先从众议院说起。对政府这一部分首先要考虑的是关于选举人和被选人的资格问题。选举人的资格是和大多数州的立法机关的选举人的资格是一样的。选举权的定义被非常恰当地认为是共和政体的基本条款。因此,在宪法中给这项权利确定定义,是制宪会议的义务。鉴于上述理由,公然把它留给国会的临时条例来决定是不适当的。把它提交州的立法去决定,由于同一理由也是不适当的;而……去看看

第十二章 吸筒与生涯 - 来自《通向事业高峰的捷径》

   2009/10/01
你在得到东西之前,先得付出一些东西。收获不会凭空而降,不劳而获的事如徒然的空想,永远不切实际。你若要喝水,就得用力打水。  我到各地演讲时所使用的道具之一,就是一个老式的镀铬吸筒。我希望你最好有机会用一下这种老式吸筒,那会给你带来难忘的经验。有一次我的两位朋友巴那德与吉米,在八月份的大热天到阿拉巴马的丘陵地开车。他们口渴了,因此巴那德找到一所废弃的农舍,碰巧院子里有吸筒。他跳出汽车,跑到吸筒那里,抓起手柄就开始打水。  打了一、两下以后,巴那德指着一只旧木桶,要吉米到附近溪里取一点水来灌吸筒。因为所有……去看看

第廿一章 蒋介石失去大陆 - 来自《蒋介石传》

   2009/10/01
蒋介石现在考虑的还有另外两件事:   发动一个新的外交攻势,迫使美国重新全力支持国民党统治中国;认真研究在国民党统治区更广泛地实行最后防御的可能性。     10月1日,毛泽东宣告新的共和国成立,那天和他一起庆祝这个伟大胜利的人不仅有他的战友,还有孙中山的夫人宋庆龄和一些内战期间改变了其立场的国民党将领——傅作义, 程潜及 “基督教徒将军”冯玉祥的遗蠕,还有一些来自上海和新加坡的名人。   蒋介石带着儿子蒋经国回到老家溪口,开始了他的“隐居生活”。   到溪口后,蒋介石给他儿子下的第一道命令就是让他督促……去看看

18 - 来自《灵山》

我到乌江的发源地草海边上去,那天阴沉沉的,好冷,海子边上有一幢新盖的小楼,是刚设立的自然保护区管理处,屋基用石块砌得很高,独立在这一大片泥沼地上。通往那里的小路松软泥泞,海子已经退得很远了,这原先的海边还稀稀疏疏长了些水草。从屋边的石级上去,楼上有几间开着大窗户光线明亮的房间,到处堆放着鸟、鱼、爬虫的标本。  管理站站长大高个子,长的一副宽厚的脸膛。他插上电炉,泡了一大搪瓷缸子的茶,坐在电炉上,招呼我烤火喝茶。  他说,十多年前,这高原湖周围几百公里,山上还都是树林。二十年前,黑森森的森林更一直伸到海边,时常有人……去看看

第十二章 走向革命 - 来自《帝国的年代》

   2009/10/01
你听过爱尔兰的新芬党(Sinn Fein)吗?……它是一个最有趣的运动,与印度所谓的极端主义者运动非常相似。他们的政策不是祈求恩惠,而是夺取恩惠。——尼赫鲁与父亲的谈话(时年18岁),1907年9月12日  在俄国,君主和人民都是斯拉夫人。人民只因为受不了专制政治的迫害,便愿意牺牲成百万的生命以追求自由……但是当我看到我的国家时,我更是情绪激昂。因为,它不但有像俄国一样的独裁政体,而且200年来,我们都生活在外来蛮族的践踏之下。——一位中国革命分子,约1903—1904年  俄国的工人和农夫,你们不孤独!如果你们成功地推翻、打倒和毁……去看看

第一章 黑云压城 - 来自《解放战争全记录第二卷》

1946年6月26日,是中华民族历史进程中的一个灾难性的日子。  是日,蒋介石悍然撕毁《国共两党停战协定》和《政协决议》,指挥国民党军队向中共领导下的解放区发动了全面进攻,又、次无情地将多灾多难的中华民族引向了战乱的深渊。  人们不禁要问,蒋介石集团何以如此狂妄,何以敢冒天下之大不违发动这场反人民的战争呢?  蒋介石发动内战有后台大老板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美国已是势力遍及欧洲和亚太地区的世界超一流大国。在称霸全球和独霸中国的战略指导下,自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美国即开始实施扶蒋反共的对华政策,完全……去看看

十二、语言和身一心问题——相互作用论的重述 - 来自《猜想与反驳》

1.引言   这是一篇论人类语言的物理主义因果理论之不可能性的论文。①[f2]   1.1这篇论文不是论语言分析的(语词用法的分析)。因为,我完全拒斥某些语言分析家的主张:在语言的误用中可以找到哲学困难的根源。无疑,有的人尽讲些没有意义的话,但我认为(1)并不存在一种辨别哲学赘语的逻辑的或语言分析的方法(顺便指出,除了逻辑学家、语言分析家和语义学家之外,这种哲学赘语现在仍然存在);(2)相信存在这样一种方法——特别是相信可以揭露哲学赘语起因于罗素可能称的“类型错误”和今天有时所称的“范畴错误”,是一种语言哲学的灾……去看看

卷三 - 来自《内战记》

1.凯撒以独裁官的身分主持了选举,尤利乌斯·凯撒和普布里乌斯·塞维利乌斯当选为执政官,这一年正是凯撒可以合法被选为执政官的一年。在这些工作完成时,由于整个意大利的信贷比较紧张,不再有人清偿债务,他决定设置一些仲裁人,由他们按照战前的价格来估计债务人的固定资产和动产的价值,即以此偿付给债权人。他认为这是最合适的方法,一方面它消除或减轻了人们对干往往随战争或内乱而来的全面取销债务的恐惧.另一方面,又替债务人保持了良好的信誉。经过司法官和人民保民官向公民大会提出,他又给一些在那非常时期、即庞培在都城拥有一……去看看

3-0 序章 - 来自《经济增长理论》

在前一章,我们探讨了人们为经济增长而作出努力的意愿;在这一章,我们要研究社会制度对这种努力所提供的机会。二者并非互不关联。如果制度能如人意,那么,这种作出努力的意愿便会得到鼓励并日趋强烈;如果有了强烈的意愿,制度也将随之改变。之所以把二者分开,仅仅是为了便于分析。   制度是促进还是限制经济增长,要看它对人们的努力是否加以保护;要看它为专业化的发展提供多少机会和允许有多大的活动自由。对这些问题,我们将逐一加以探讨。那么,在对某些制度作较为详细的分析之后,我们将从制度与经济增长的密不可分,转到探讨制度的演……去看看

托克维尔论美国的传统与美国的民主革命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革命》导读》

《论美国的民主》第二、三章导读 毛寿龙 按照制度分析的框架,分析完地理物质条件以及生产技术条件,就该分析社群的属性(attributes of community)。在《论美国的民主》第二、三章,托克维尔分析了美国的英国渊源,以及这一渊源对于美国民主的影响。托克维尔之所以从其渊源考察美国的民主,有其方法论的考量。他认为,要考察美国的民主,必须考察美国的过去。而美国的资料条件,又允许进行这样的考察。他写道: 在仔细研究美国的历史之后,再深入考察它的政治和社会情况,便可以确信:在美国,任何一种见解,任何一种习惯,任何一项法律,而且我敢说任……去看看

东京银座区 - 来自《黄祸》

若想做一件不留下任何痕迹的事,最好还是避开系统,系统永远可能出现漏洞。这次是他第七次来这里了。再来七次,他可能也弄不清这座地下迷宫的结构。到处都有暗道,密门,夹层。走在里面,只记得无数个拐弯和上上下下的小巧电梯,与上头地面那个震耳欲聋,灯红酒绿的世界相比,安静得有点让人不自在。这次穿和服的老板亲自为他引路,仅仅是因为他每次来都不啬金钱,还是因为今晚那个“少校”终将露面? 沉迪的护照是新加坡的,腋下的手枪是德国的,可他的感觉却是道地中国式的。在那张肥肉成迭的笑脸上,他第一眼就感到老板今夜已把他当成了同路人。……去看看

第八章 - 来自《国画》

星期六,玉琴休息,和朱怀镜两人开了皮杰送的那辆奥迪,去郊外武警部队的一个驾驶训练场。太阳很好,天气暖和。玉琴只穿了件薄毛衣,扎进牛仔裤里,显得很朝气。路上,朱怀镜把自己的驾照拿出来亮亮,说:“梅教练,我车不会开,驾照早到手了。”玉琴笑道:“腐败!别人学了开车,再去战战兢兢地考试,也不一定就顺利过关。你倒好,方向盘都没摸过,就拿驾照了。”朱怀镜得意地笑。玉琴又半开玩笑道:“我说,交警队这么搞,等于是预谋杀人。”朱怀镜就取笑玉琴,说:“我建议让你去当交警队长,好好煞煞这股歪风。”  这时听到手机响。原来是黄达洪打来的电话:“朱……去看看

第六章 规训的手段 - 来自《规训与惩罚》

17世纪初,沃尔蒙森(Walhausen)就论述了作为一种规训艺术的“严格纪律”。规训权力的主要功能是“训练”,而不是挑选和征用,更确切地说,是为了更好地挑选和征用而训练。它不是为了减弱各种力量而把它们联系起来。它用这种方式把它们结合起来是为了增强和使用它们。它不是把所有的对象变成整齐划一的会答众生,而是进行分类、解析、区分,其分解程序的目标是必要而充足的独立单位。它要通过“训练”把大量混杂、无用、盲目流动的肉体和力量变成多样性的个别因素——小的独立细胞、有机的自治体、原生的连续统一体、结合性片断。规……去看看

第二篇 第三章 军事艺术或军事科学 - 来自《战争论》

   2009/10/01
用词尚未统一    ---能力和知识。单纯以探讨知识为目的的是科学,以培养能力为目的的是技术---   人们似乎至今还没有决定,究竟采用军事艺术这个术语还是采用军事科学这个术语,而且也不知道应该根据什么来解决这个问题,尽管问题是很简单的。我们在另一个地方曾经说过,知识和能力是不同的。两者之间的差别极为明显,本来是不易混淆的。能力本来不能写在书本上,因此技术也不应该作为书名。但是,人们已经习惯于把掌握某种技术所需要的知识(这些知识也可能是几门独立的科学),叫做技术理论,或者直截了当地称为技术,因此必然会采用这……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