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图书

在二十世纪人类思想史和经济学史中,海耶克赫然在目。作为经济学家,海耶克以其专精的创获夺得诺贝尔奖;作为政治学家,他于本世纪左右两翼乌云蔽日之时重启自由主义之光,力挽狂澜。他毕生的学术事业同本世纪曲折的历史潮流相纠缠,成为世纪沧桑的预言家与见证人。特别是,对于曾经在法西斯制度与共产主义制度下度过难忘岁月的人们,海耶克,更是一个牵动感情的名字。本书把海耶克放在二十世纪诡谲多变的历史风云中,探索其学术与思想历程,并涉及当代相关的重大论战。它既是与海耶克的精神对话,也是对二十世纪人类起伏跌宕命运底蕴的窥探。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章 历史上的文明和今天的文明 - 来自《文明的冲突》

文明的性质  人类的历史是文明的历史。不可能用其他任何思路来思考人类的发展。这一历史穿越了历代文明,从古代苏美尔文明和埃及文明到古典文明和中美洲文明再到基督教文明和伊斯兰文明,还穿越了中国文明和印度文明的连续表现形式。在整个历史上,文明为人们提供了最广泛的认同。结果,杰出的历史学家、社会学家和人类学家,包括马克斯·韦伯、埃米尔·德克海姆、奥斯瓦尔德·斯宾格勒、皮季里姆·索罗金、阿诺德·汤因比、艾尔弗雷德·韦伯、克罗伯、菲利普·巴格比、卡罗尔·奎格利、拉什顿·库尔伯恩、克里斯托弗·道森、……去看看

第五章 资本的利息 - 来自《经济发展理论》

   2009/10/01
前言  经过慎重考虑之后,除了作一些无关紧要的词句改动外,我按原样第二次提出最初曾在本书第一版发表过的利息理论。对于引起我注意的所有异议,我唯一的答复是请参考第一版的原文。我本来是乐于缩短第一版原文的,而这些异议恰恰促使我不要这样做。因为在我看来,本来是原文中最冗长和最费解以致有损于论点的简明和说服力的部分,由于它们正确地预计到其后最重要的异议,所以就获得了存在的权利,而原先这种权利也许是它们所不具有的。   尤其是早先的解说清楚地表明了我并不否认利息是现代经济的正常要素——否定它确实是荒谬……去看看

第八章 - 来自《对面坐着马向东》

1999年6月21日,沈阳故宫门前一尊国家级重点保护文物———“下马碑”被一辆违章行驶的“奔驰”撞成三截,12天后,马向东被中纪委审查,这个时候慕绥新还好好地做着他的沈阳市市长,马向东对慕绥新怀恨在心就是觉得自己出了事,尚在位的慕绥新没有往外救他,他在看守所里并不知道过不了多久,他的那位“不够意思”的搭档也就要“泥菩萨过河,自身不保”了。   事实上慕绥新在任沈阳市市长的时候利用职权、贪财敛富,并不在马向东之下。2001年3月,慕绥新被“双规”,“慕案”揭开后,检察机关在对他的前妻贾桂娥的住处进行搜查时,当场起获的现……去看看

宪法第202条 - 来自《哈维尔文集》

   2009/10/01
[捷克]哈维尔著 崔卫平译   一个星期天的午夜,我和两个朋友在布拉格想找个地方喝上一杯。有点奇怪地,我们发现有一家店不仅开门,而且营业到凌晨一点钟。门是锁着的,这有点异常,于是我们按了铃,没人回应。过了一小会,我们又按,仍然没有回应。隔了稍长一段时间,我们礼貌地敲了门。还是什么声响也没有,正当我们想离开时,门突然开了,当然不是为了我们,而是领班和他的一位朋友出来了。抓住这个机会,我们客气地问他,里面是不是有空地方能让我们进去。也许是怕烦不想告诉我们已经客满,或者他根本不想有更多的顾客,或者他仅仅让他的朋友进去,结……去看看

第五章 - 来自《骗官》

沙兰在毛得富家里还没有玩过瘾。她害怕回到那座炎热的城市。于是,她又带着她心爱的宝贝毛得富来到自己家乡的那座小城市,回到了父母亲身边。母亲听说女儿把男朋友也带回来了,很是高兴。她仔细看了看毛得富,一副文绉绉的样子,显得很有些学问。女儿又偷偷地介绍说,毛得富是个文学硕士,现在省文联工作,还当上了副总编。看那女儿的得意劲,母亲更是笑得合不拢嘴了。她父亲已经在学校退了休,现在不太爱管事。看到女儿找到了如意郎君,晚上就多喝了两杯酒,自个儿到江边散步去了。母亲在中学里的一位同事打电话来说,她儿子有份材料想翻译成英……去看看

第二篇 分配 第08章 论分益佃农 - 来自《政治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分益佃农制度的性质及其种类  以上所述是土地和劳动的产品并不分割,完全属于劳动者的情况,以下进而论述这些产品被分割,但仅在劳动者和地主两个阶级之间分配的情况;这时,资本家的角色有时由劳动者担任,有时由地主担任。确实可以设想,只有两个阶级分享产品,而资本家阶级可作为其中之一;劳动者和地主两个角色合并为另一者。这种情况可能以两种方式出现。其一为:劳动者,尽管拥有土地,可以把土地租给某个承租人,并受后者雇用。但这种情况即令会出现也非常少,它和劳动者、资本家与地主的“三重制度”也没有什么实质上……去看看

王昆吾:读《中国历代政治得失》 - 来自《中国历代政治得失》

《中国历代政治得失》,钱穆著。三联书店二○○一年六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定价十二元。九万八千字的小册子。很快读完这本书,首先因为电脑坏了拿去修,得以远离比特空间二十余天。其次,“钱穆”二字无疑是吸引我迫不及待的理由。钱穆的书买得不算少了,只要坊间可觅,搜罗一空。他的《现代中国学术论衡》、《湖上闲思录》、《中国史学名著》、《中国思想通俗讲话》等书放在床头,临睡前总要翻翻,却总也翻不完。曾有人反对我说不宜将钱公的书置于床头,那是需要正襟危坐,明灯一盏,细细阅读的。我是其言,遂将以上各书纳于书架,床头代之以一……去看看

第八章 田镇大捷 4、彭玉麟洪炉板斧断铁锁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半壁山和富池镇两路陆师的胜利,使曾国藩的忧愁大减。  北岸,桂明、多隆阿的绿营兵也赶到田家镇,将秦日纲、石祥祯的兵力牵制住,愈使曾国藩宽慰。现在,他要和彭玉麟、杨载福、李孟群一起,全力以赴夺取江面上的胜利。深夜了,彭玉麟见曾国藩的舱里还亮着灯光,便轻轻推门进来。只见书桌上,整齐地并排摆着六根竹筷,曾国藩坐在一旁,凝神呆望着。  “涤丈,这么晚还没休息?”  “哦,是雪琴来了。”曾国藩从沉思中醒过来,指着床边的木凳说,“坐下,我正要和你商议商议。”  “涤丈,你是在考虑江面那几……去看看

7-2.1 艺术宗教(上) - 来自《精神现象学(上卷)》

①德文为Kunstreligion,指古希腊的宗教而言。——译者      精神把它在它自己的意识中呈现出来的形态提高到意识自身的形式,并且把这样的意识形式提到自己前面,工匠放弃了综合性的工作,即放弃了把思想和自然这两种不同性质的形式混合在一起的工作。当精神的这种形态赢得了具有自我意识的活动的形式时,它就成为精神的工人。      因此如果我们问,那在艺术宗教里能意识到它自己的绝对本质的现实精神是什么,那末我们可以得到这样的回答:它是伦理的或者真实的精神。它不仅只是一切个体的普遍实体,而且由于这实体……去看看

第31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跟周密谈过话的第二天,冯祥龙把廖红宇找到集团公司总部,对她说:“我们几个当家的碰了一下头,决定给你变动一下工作。你到公司总部来,协助我工作。具体的职务嘛,总经理助理,正科级……”廖红宇笑道:“真高抬我了。那橡树湾那边……”冯祥龙说:“从现在起,橡树湾跟你没关系了。”     廖红宇说:“听说马上要进工作组了?”冯祥龙说了句:“进防暴队你也甭管。” 既然是组织调动,廖红宇还能说什么呢?     况且还提了半格哩!     打发走廖红宇,冯祥龙又把人事部长找到自己的办公室,跟他布置:“你去跟大伙儿交待一下,廖红宇这个总经理……去看看

29 调子已定下 - 来自《国家公诉》

王长恭很奇怪地看着叶子菁,“哎,子菁同志,你怎么反问起我来了?啊?案情材料不全是你们报上来的吗?你们和公安局报上的材料都说是放火嘛!”   叶子菁站了起来,急切不安地解释说:“王省长,放火的材料是一个月前报的,当时不是特事特办嘛,许多疑点也没查实。现在案情发生了重大变化,我们已经写了个汇报给市委了,也许您还没看到!现在,我是不是可以汇报一下呢?”   王长恭很不耐烦,阻止道:“子菁同志,请你先坐下,我话还没说完呢!”   叶子菁不好再坚持了,只得无奈地坐下。   王长恭将脸孔转向与会者,语气再次加重了:“安定团结是大局,是压倒……去看看

第十一章 论品行的差异 - 来自《利维坦》

这儿所谓的品行指的不是行为端正有礼,如怎样对人行礼、在旁人面前怎样漱口、怎样剔牙等等细微末节。而是指有关在团结与和平中共同生活的人类品质。为了这一目的,我们要认识到,今生的幸福不在于心满意足而不求上进。旧道德哲学家所说的那种极终的目的和最高的善根本不存在。欲望终止的人,和感觉与映象停顿的人同样无法生活下去。幸福就是欲望从一个目标到另一个目标不断地发展,达到前一个目标不过是为后一个目标铺平道路。所以如此的原因在于,人类欲望的目的不是在一顷间享受一次就完了,而是要永远确保达到未来欲望的道路。因……去看看

第二章 信仰的贫困:信仰疏离理性真理 - 来自《信仰真理乃哲学的根基》

“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约翰福音14章6节 共产主义信仰失落之后,人心需要依托与归宿。民众渴求经济独立,但对于政治自由,宗教信仰自由,相当人仍很陌生。理论的贫困、哲学的贫困使知识人四处寻觅:是信仰神,或良知,还是美,还是某种主义?具有某种宗教信仰的信徒常常退居一隅,固守教义,以偏概全,对于宗教信仰与知识和现实的割裂的不幸局面,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一种缺乏科学知识和传统文化素养及独立思考的信仰,将使一大批盲信者确认自己已是上帝的子民,只要修炼从此可以忝列仙班。这种信仰具……去看看

七 紧急状态:拉丁美州与美国 - 来自《宪政与权利》

克劳迪奥·格罗斯曼本文的目的是比较美国和拉丁美洲在紧急状态方面的宪法性规范与实践。我将采用类似的分析方法分别对美国和拉美进行研究。我会谈到授予不同的政府部门宣布紧急状态的权力以及这些宣告对宪法权利的影响。最后,我将进行一种比较性的分析。[1]在此项研究中,“紧急状态”将被宽泛地解释为这样一些情况:由于发生了某种(事实上的或声称的)对国家构成威胁的非同寻常的事由(如战争或内乱),政府中止人民的某些权利。[2]紧急状态以及法律在对之进行管制的过程中所起的作用具有特别的重要性,因此,它们一直是论辩的主题之一……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