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组织

五 竞争和垄断

本章总计 51918

  在美国的行业结构中,一些企业较接近完全竞争模型,另一些企业较接近垄断模型。政策制定者经常特别强调某个特定行业中的竞争程度。在本章中,我们将考察竞争和垄断的含义。随后我们将评价由于垄断而使经济蒙受的损失。

竞争的含义

首先,我们必须区分不太严格的竞争概念和严格的完全竞争模型。有关竞争过程的较不严格的观点集中在经济当事人之间的对抗概念上。

完全竞争

  一般而言,在一个以完全竞争为特征的市场中,任何一个买者或卖者都不能依据他或她的购买或销售影响价格。在提出完全竞争市场之前,有五个条件是必须的,在严格的完全竞争世界里,所有这五个条件都是至关重要的。这里我们列举这些假定。

  产品的同质性 除非我们论述的是同质产品,否则谈论大量的卖者是无意义的,因为每种产品都与其他产品不同。买者必须能在他们相信是相同产品的许多卖者间选择。

  无需成本的资源流动 企业必须能够任意进入任何行业;资源在替代使用中必须能毫无摩擦地流动;即使在价格最高的地方,商品和劳务也必须是有销路的。

  大量的买者或卖者 要便每个经济主体都不能影响价格,人数众多的经济主体必须独立行动,此外,最大买者或最大卖者的买卖量必须占到总量的很小一部分。

  产品的可分性 产品必须可分到这种程度,其少量部分或是可以购买的,或至少是可以租用的。这个假定消除了竞争市场中潜在的进入壁垒问题。

  完备的信息 所有的买者和卖者对他们的需求曲线和成本曲线必须有充分的了解。有关商品买卖价格的完备信息是可以得到的。这一条件保证了经运输费用修正的单位固定质量的价格将是一致的。而且,这保证了合理的资源配置。

有时在纯粹竞争和完全竞争之间是有区别的,特别如爱德华·张伯仑的著作阐明的那样。根据张伯仑的观点,纯粹竞争存在的充足条件是:(1)产品的同质性,(2)相对于总的市场份额来说,每个卖者的规模是微不足道的。为了得到完全竞争,我们必须补充几个特征,其中最重要的是没有伴随资源移动的新厂商进入壁垒。正如我们已经看见的,与完全竞争相联系的附加条件包括投入和产出的连续可分性,以及对现在和未来市场条件的完备知识。

对抗

  在一个资源缺乏的世界,在卖者之间和买者之间必然会产生有意识的彼此依赖或对抗。卖者的对抗是通过多种方式表现的:广告、产品质量的改进、推销、开发新产品,以及其他措施。买者之间的对抗也能刺激特定的行为:寻找较好的交易、寻求利用数量折扣、为获得供给固定的产品而提出较高的价格,等等。

在卖者之间和买者之间也许存在着激烈的对抗,然而却不能称之为完全竞争。例如,在三大汽车公司的轿车市场不择手段谋利是激烈对抗的一个例子,但是其市场结构不是完全竞争类型。另一方面,生产者之间的完全竞争可以是没有被意识到的对抗。内布拉斯加邻近庄园的两个小麦农场主是完全竞争者,然而肯定不是有意识的对手。

竞争和幸存

  对抗者不需要懂得微观经济学理论。尽管典型的微观经济学课程要求学生考察总的、平均的和边际的生产曲线,但是企业界人士也许不知道这些曲线。这就是就,对抗可以存在于对这些曲线和需求曲线并无确切知识的人中间。

  在一个资源缺乏的世界,其他条件不变,消费者将选取较低价格的产品。企业对其成本和需求是否有确切的了解并不重要。选择最佳产出、质量、数量和价格组合的企业最终将生存下来,迫使其他也希望幸存的企业至少要模仿它。这有时被称为幸存者法则。它有助手我们理解现实世界的对抗性质。

然而,这里论述的有关对抗的常识在完全竞争市场的分析中将不是特别明显的。现在我们详细分析完全竞争模型。

完全竞争和对抗

  完全竞争的定义也许可以加上完全没有有意识地对抗这一附加的属性。一旦我们假定完备的信息,那么现实市场就不存在对抗,因而也就没有可供分析的市场过程。的确,在一个完全竞争的市场,所有有意识的对抗迹象都将不复存在,没有做广告的动机,无需市场研究,当然也没有差别,因为产品是同质的。在买方方面,买者无需寻求更为有利的交易,买者也不会为某一次购买而遗憾,当然也没有买者会费神察着商标。简言之,在一个完全竞争的市场中,这一部分个人的行为不能被归之为有意识的对抗。

  然而,在某些方面,没有有意识的对抗是和下述模型的分析相矛盾的。例如,我们能够分析剩余和短缺情况。我们可以发现均衡价格与目前市场上存在的价格不同。然而,均衡产生的唯一途径依赖于经济交易者之间的对抗发生作用的动态过程。例如,在过量供给情况下,卖者为了脱手不需要的存货可以接受较低的价格。因而,完全竞争市场只有在一种均衡价格下(或在一个不断由一种均衡向另一种均衡运动的世界)才有意义。

这里提到的观点不是说完全竞争模型没有价值。的确,我们将发现这个模型能使我们理解许多经济行为受到一般限制的结果。然而,我们必须清楚在使用完全竞争模型时,为了使模型适合于现实世界,我们就必须在某种程度上修改假定。下面的静态均衡分析在理解完全竞争时是有用的。因为一个或更多的假定都无法精确描述市场中的实际状况,比起物理学中对真空假定的批评来,这一模型的作用没有任何减少。

竞争和效率

  完全竞争市场可以描述如下。对完全竞争者产品的需求完全有弹性。所有打算出卖的产品在市场价格下都能卖掉,但没有一件能在任何较高的价格上卖掉。所以,完全竞争者只有两种选择:应该进行生产吗?如果应该,生产多少?利润极大化的完全竞争者选择其边际收益等于边际成本时的产出率。我们知道完全竞争者面临一条完全弹性的需求曲线,因而,利润极大化要求价格定在和边际成本相等处,或者P=MC。

完全竞争模型的一个含义是行业产出和经济效率是一致的。一个流行的说法是,在任何给定的收入分配条件下,完全竞争的理想世界能使所谓的经济福利最大化。在这样一种状况中,要改进任何一个人的地位而不使其他任何人的地位恶化是不可能的。由于这个理由,促进竞争常常是一种政策目标。

完全竞争不是现实

  在方法论上,为建立模型起见,常常使用完全竞争世界的架构。然而,政策制定者常常将完全竞争状态描述为一个也许可以渐近达到的目标。但是对任何一种一般性的促进竞争的政策,我们都能想到许多反对意见。换言之,完全竞争世界不必是最终的政策目标。首先,我们知道因为信息从来不是完备的,所以完全竞争是不可能的。

  其次,在几百万农场主中,只有少数人才确实面临有着完全弹性需求曲线的现实世界。此外,在许多行业中,需求常常不足以支撑众多达到效率规模的企业。人们怎么能想象有几百个彼此竞争的电话系统和供电公司呢?因而,完全竞争是一个非现实的目标。达到完全竞争也许意味着重建整个世界。

张伯仑指出,由于在能力、趣味、收入、实者场所、意愿等方面的差异,按福利经济学的观点,纯粹竞争不能被看成是理想的。换言之,按照张伯仑的观点,消费者将愿意为了多样化而牺牲一定数量的配置效率。张伯仑争辩说,因而社会福利的理想不可能是纯粹竞争而是纯粹竞争和垄断竞争的某种结合。可是,如果多样化能对消费者产生效用,那么配置效率也许仍然可以实现。

竞争的政治方面

  经济学家经常研究抽象的经济模型。抽象的完全竞争模型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正如我们已经指出的那样,完全竞争能够导致经济效率,但是在形成有利于如果不是完全竞争,至少是更多的竞争的一般社会舆论方面,一个完全竞争世界的政治影响也许一直并将继续是非常有力的。一个有着众多买者和卖者——至少有足够多要求竞争者——的市场会导致权力的非集中化和分散化。满足人类需求的经济问题是通过市场上供求力量互相作用解决的,这与在垄断盛行时私营企业手中,或在政府管制和国营企业盛行时政府手中可能掌握的那种有意识运用其势力的情况相反。限制政府和垄断的力量是古典自由主义观念的主要部分。这随之又为设计美国政府体制提供了某些基础。

此外,竞争性市场机制不是靠人为的因素解决经济问题;所谓大企业人士和政府官僚们的人为因素被排除在外。在没有人和一般性决策或政策有关时,这个社会的经济主体就不能将他们的失败归之于某一具体个人的决策。最后,支持竞争性市场的一个政治论点强调它所带来的明显的机会自由。请记住,完全竞争没有进入壁垒。在这样的条件下,个人从事某项职业或他们爱好的职业,仅受到他们自己的能力、技巧、天资(有时是资本)的限制。

可行的竞争

  一个完全竞争的世界在政治上吸引了许多人,但是正如我们上面讨论过的,它却不能也从来没有存在过。因此,作为一种政策指南,一个竞争性模型就会遭到某种失败。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本世纪40和50年代的研究产生出更加可操作的

模型,约翰·M·克拉克称之为“可行性竞争”。克拉克认为完全竞争过去没有,现在或将来也不会存在,他争辩道,长期偏离完全竞争模型不一定会危害社会。因而,他开始建立一组判断一个竞争经济可行性的最低限度标准。他的理论已由许多经济学家加以修改。

结构、行为和绩效 在克拉克的创性工作出现后,众多经济学家都写了关于可行性竞争的最低标准的论文。史蒂芬·索斯尼克(Stephen Sosnick)评论了50年代末之前的所有文献。这里我们用索斯尼克使用过的标准的结构-行为-绩效三分法来概括15个可行性竞争的标准。

结构标准:

  1.不存在进入和流动的人为限制。

  2.存在对上市产品质量差异的价格敏感性。

  3.交易者的数量符合规模经济的要求。行为标准:

  4.厂商间不互相勾结。

  5.厂商不使用排外的、掠夺性的或高压性手段。

  6.在推销时不搞欺诈。

  7.不存在“有害的”价格歧视。

8.对抗者对其他人是否会追随他们的价格变动没有完备的信息。

绩效标准:

9.利润水平刚好足以酬报创新、效率和投资。 

10.质量和产量随消费者需求而变化。 

11.厂商尽其努力引进技术上更优的新产品和新的生产流程。 

12.没有“过度”的销售开支。 

13.每个厂商的生产过程是有效率的。 

14.最好地满足消费者需求的卖者得到最多的报酬。 

15.价格变化不会加剧周期的不稳定。

这些标准可以作为竞争是否出现的信号,在这一意义上它们可作为政策指南。

  对可行性竞争的批评者 克拉克和他的追随者遇到了批评。批评者们基本上是质问可行性竞争的研究是否有实际意义。“足够”是什么意思?在涉及推销开支时的“过度”意味着什么?“有害的”价格歧视是什么意思?这张问题单可以不断列下去。这些问题引起了重要的价值判断问题,它当然不是实证经济分析的内容。即使在讨论生产过程的效率这个概念时,人们只有依据某一个衡量标准才能估计效率;但是要得到某个衡量标准,人们必须知道什么是可能的和什么是意愿的。后者要求主观的而非客观的分析。而且,如果一些标准满足,但是另一些却不满足怎么办?那么我们将如何决定竞争的可行性呢?

  杰西·马卡姆(Jesse Markham)针对上述的规范和标准,提出了一个评价行业结构和绩效的替代方法。他建议:

  只有在对行业的市场结构特征和形成它们的动态力量做一番完全的考察后,在导致社会收益大于损失的公共政策措施下没有明显的变化时,一个行业才能被判断为可行的竞争。

这个替代方法同样有问题。懂行的人们在如何计量公共政策措施的社会收益和损失上会得出不同的结论。举一个例子,人们常常建议石油公司应被分解为较小的经济实体。消费主义者拉尔夫·纳德及其追随者相信这种剥夺将明显使社会收益和社会成本差额为正,另一些坚决相信石油公司也许会损失规模经济效益的人则认为,实行这样一种政策措施会使社会成本超过社会收益。此外,马拉姆的定义没有详细说明在其标准中可使用那些公共政策措施。最后,我们并不总能按相同的单位来测量不同理论中的收益和损失,这些得失也并不总是在相同的人身上发生。

作为一个目标的完全竞争

由于运用困难,我们不把完全竞争模型看成是一个科学上合理的目标,或政治的或公共政策分析的对象。完全竞争是一种模型。它被作为一种工具来使用而不是作为一个可供努力追求的对象或目的。把完全竞争作为一种社会政策标准的人也许会犯力图使真实世界适应模型,而不是建立一个模型以描述现实的错误。

垄断的含义

经济学教科书通常把一个垄断者定义为面临一条向下倾斜的需求曲线的厂商。另一个表述是,一个垄断者是一个为了卖出较大量的产品必须降低价格的卖者。然而,目前最广为接受的一个垄断的定义却是古典经济学家不会赞同的。

垄断的早期定义

  说古典经济学家将垄断一词应用于许多不同的场合是保守的。对许多古典经济学家来说,垄断者即是指获得的收入超出其愿意供应产品所必须支付部分的任何个人。土地是一个最早的例子,常被古典经济学家约翰·斯图亚特·穆勒引用,他说,“这是非常明显的,(经济的)地租是垄断的结果……”穆物进一步指出:

  “一种数量受到限制的商品,尽管其所有者不是一致行动,仍然是一种垄断商品。”

  除上述的垄断观点外,古典经济学家经常将垄断者这术语应用于任何在一个封闭市场上出售商品的卖者。亚当·斯密称英国商人的殖民地贸易市场为垄断市场,尽管没有发生互相勾结,商人的人数也不少。很清楚,古典经济学家相信垄断会导致较高的价格。事实上,亚当·斯密写道:“垄断价格在一切场合都是能够达到的最高价格。”根据19世纪一位著名经济学家的说法,“支付高价格的购买力形成对垄断者贪得无厌的唯一限制。”这位J·M·麦卡洛克表达了普遍的观念,即无论垄断是什么,都是坏的。

  垄断是坏的吗? 亚当·斯密举出三个理由说明垄断为什么是坏的(即,它不能使国民财富极大化)。他首先叙述产量的减少。换言之,垄断者的产量是不适当的,或者,如他所说,“垄断打乱了……社会中资本的自然分配。”斯密所举的第二个理由是资源被用于获取、维持和扩大垄断,因此基本上被浪费了,就是说,这些资源本来可以投在其他有益于社会的场合。最后,他的第三个理由是,垄断在技术上是低效率的,给定相同的投入量,垄断的产出将少于竞争者的产出。

斯密清楚地意识到,产量的减少是垄断的最严重的问题。现代经济学家试图测定由垄断者减产造成的福利损失。也许他的理论的一个更为突出的特征包含垄断是如何获得和维持的。我们能把垄断利润仅仅看成是来自其他社会成员的转移收入吗?许多现代经济学家不这么看,斯密也不。因为会出现追求垄断利润的竞争,资源将被用来攫取这些利润,这些资源常被看成是一种社会的福利损失。再者,如果消费者转移给垄断者的利益能被阻止,那就将刺激某个潜在垄断者的买者组织起来并防止垄断的形成。因而,这些消费者也许会在潜在垄断者花费资源达到垄断的同时,为了阻止垄断的形成而消耗成本。否则,为这些努力被消费者用掉的资源就可能用于其他目的。因此,垄断的总福利损失也许确实是巨大的。我们将在下面两部分中全面考察这些观点。

价格和产出损失-纯粹垄断和完全竞争的比较

  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成本和产出率来比较竞争和垄断。严格地说,为了比较垄断和竞争,我们首先必须了解纯粹垄断者的长期均衡。我们知道,从长期看,一个垄断者假如找不到一个至少能使他赚得竞争收益率的工厂规模,就会撤出该行业。另一方面,如果垄断者现存的工厂规模在短期是赢利的,这个垄断者就必须确定是否能通过一个较大的或较小的工厂规模获得更多的利润。像完全竞争厂商的长期均衡一样,垄断者为了按长期平均成本曲线生产,就得调整工厂规模。长期最大利润的产出率位于长期边际成本等于边际收益处。唯一的不同在于长期均衡价格和产出。

成本的比较 就概念而言,就长期而言,一个完全竞争厂商在一个最优工厂规模下生产,即短期平均成本(SAC)=长期平均成本(LAC)=边际收益(MR)=价格(P)=平均收益(AR)=长期边际成本(LMC)=短期边际成本(SMC)。图5.1(a)显示了这种最优状态。然而,将这一状态和图5.1(b)中的单个垄断厂商的长期均衡比较一下。最大利润的产出率在Qm。这时的长期边际成本=边际收益=短期边际成本。但是在这一产出率,SAC和LAC都不是最小的。最小的SAC在点A;即SMC和SAC的交点。这个工厂的规模不在短期或长期平均成本最小和利润最大的产出率上。因此,在比较垄断和竞争时,一些研究者从图(a)和(b)的比较中推断垄断是缺乏效率的,因为平均成本不是最小的。注意,这种表述可能具有任何意义的唯一途径在于,当我们从一个市场结构转向另一个市场结构时这种垄断和整整一批纯粹竞争者的成本状况是否确实相同。这是一个夸大的假定。让我们暂时保留这个假定,比较一下市场结构中这两极的长期价格和产量。


两种市场结构中的价格和产量比较 在图5.2中,我们画了一条行业需求曲线DD。现在假定这个产业是完全竞争的,每个竞争者有一条水平的长期边际成本曲线,即图上的水平线MC。因此每个厂商的水平边际成本曲线的加总线将是在价格Pc的水平线。这时的行业供给曲线MC与DD将在E点相交;市场出清价格将为Pe,均衡产量为Qc。现在我们假定一夜间这个行业被完全垄断——譬如说,被政府的命令——并且由某个人或某家厂商拥有,同时所有的成本曲线完全保持原样。这个垄断者的产出率定在边际成本=边际收益,(完全竞争者也这样做,不过对他们而言MR=P。)这时,这个垄断者的产出率为Qm。这个垄断者可在Pm的价格上卖出这些产品。因此,在行业由竞争转为垄断而成本曲线保持不变的假定下,我们可以说垄断减少产量,提高价格。


竞争和有巨大成本优势的垄断 如果在厂商水平上存在着很大的规模经济,那么可以想象,比起卖同样产品的一大批竞争者来,垄断可以按较低的价格卖出更多的产品。图5.3考虑了这种可能性。这里我们给出的竞争下的市场供应曲线是众多厂商的∑MC,这是所有个别厂商在他们平均可变成本曲线最低点上的边际成本曲线的水平加总线。价格Pe是均衡价格,Qc是均衡产量。现在假定这些厂商被垄断化。如果确实存在巨大的成本优势,新的边际成本曲线将全部落在旧的行业供给曲线以下。这条新的边际成本标为垄断者的MC。垄断者将在边际收益=边际成本处确定产出率,这一产出率将为Qm。垄断者可以以Pm的价格卖出这些产品。在这种情形中,垄断导致以较低的价格卖出更多的产品。


计量垄断福利损失——消费者和生产者剩余

为了理解垄断的产量减少导致福利损失的含义,我们必须考察消费者和生产者剩余的概念。

消费者剩余的含义

  你在某个特定的市场价格购买一些商品时,也许常常会自言自语说你实际上买到了便宜货。因为你愿意为这种商品付更多的钱,我们称这种你愿意支付和你实际支付之间的差额为消费者剩余。规范地说,我们选择的定义如下:

  消费者剩余是消费者对某种数量既定的商品的实际支付价格和他本来愿意支付的价格之间的差额。

为了估算你对任何一种商品购买总量的消费者剩余,你需要做的只是进行一次“全部或没有”的实验。譬如说,你为自己的小汽车每月买大约40加仑的汽油,问问你自己比起完全没有汽油来你愿意为之付多少钱。因为个人对追加单位的边际评价下降,所以消费者剩余也会按边际下降(假定你支付的价格保持不变)。这就得出你对这些商品量的总价值。然后将你的总价值同你为40加仑汽油每月必须付的实际总价格(单位价格乘购买总量)加以比较。这一差额就是你从每月购买40加仑汽油中得到的消费者剩余。


  边际价值递减 消费者剩余的存在是因为,某个商品的通行价格是人们从消费该商品中得到的边际价值,或边际使用价值的一种指标。边际价值是用货币名义表示的x和y之间的边际替代率,这里y代表所有其他的商品。换言之,边际价值是货币名义的MRSxy。边际价值也可称为边际使用价值。如果我们假定边际价值递减,那么我们知道,位于购入商品的最后一个单位的边际价值,低于位于较前单位的边际价值。见图5.4。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要求这个人寻求最大的价值,他或她就将每天支付一单位的焦炭,这也许是1美元。第一个单位焦炭的边际使用价值是1美元乘1,或者是第一块矩形面积。接着,在这个人已经购买和消费1单位焦炭后,接着要问的是:“他或她每天愿意为第二单位的焦炭付多少钱?”在这个例子中,这笔钱是75美分。因此在第一个单位焦炭已被购买和消费后,第二个单位焦炭的边际使用价值是75美分乘1单位的焦炭,或者是第二块矩形面积。我们也可确定每天购买第三个或第四个单位焦炭的边际使用价值。现在我们知道,加总这些矩形面积,便形成每天从消费特定数量焦炭单位所得到的总价值。换言之,如果每天购买4单位的焦炭,那么总边际使用价值是1美元(第一个焦炭单位)+75美分(第二个单位)+50美分(第三个单位)+25美分(第四个单位),或者是2.50美元;这笔数目等于图5.4中的整个阴影部分。

如果这个人能以25美分一单位的价格想买多少就买多少焦炭的话,情况会怎么样?这个人会连续购买焦炭直到其边际价值等于每单位25美分的价格时为止。因而,这个人每天将购买4单位焦炭。我们已经计算过,由购买4单位焦炭得到的总价值或使用价值是2.50美元。然而,必须为4单位焦炭支付的总价格是25美分乘4,或者是1美元。这样,在4 单位焦炭的总价值和支付的总价格间的差额是2.50美元-1美元,或者是每天1.5美元。每天1.5美元这个数字代表每天按每单位25美分的不变价格购买4单位焦炭所得到的消费者剩余。


  利用需求线测定消费者剩余 假定焦炭无限可分,即人们也可购买一单位焦炭的碎块,找们就能推广这个讨论。我们因此在图5.5画出dd需求线。在这条需求线上的任意一点,我们可以找到一个人每天消费焦炭的边际价值。拿每天2单位焦炭量来说,边际价值为E,或在P1,这是每天从购买和消费2单位焦炭中获得的边际使用价值。用这种方法观察,每天购买的焦炭单位量与需求线以下垂直线之间的面积,就是从这一数量消费中获得的总价值。

现在假定每单位焦炭的特定价格是P1,需求数将是2个单位。2单位焦炭消费所得到的总使用价值是沿需求线下到E底下的面积,或odE2。可是,必须支付给2单位焦炭的价格是P1乘2,或OP1E2这块矩形面积。这样,在以美元表示的总价值和实际焦炭付价的钱之间的差额是一块三角形P1dE。这被称为消费者剩余;这是消费者除了他或她已经付的钱外,比起每天没有2单位焦炭的生活来宁愿再付的货币收入量的一个几何描述。

生产者一方

  生产者一方也可以使用相同的分析。在图5.6中,我们画出一条向上倾斜的供给线SS。我们假定Pe为均衡价格,产量是Qe。记住这条供给线代表生产不同产量的最低价格的轨迹。例如,对产量Q1,生产者将愿意以P1的价格供给这个产量。然而,市场的出清价格是Pe,比P1要高。经济地租就是生产者愿意出售其产品的价格和他们实际遇到的价格之间的差额数。这种特殊的经济地租也被称为生产者剩余(与消费者剩余这一术语相对应)。

图5.6中的阴影面积就是我们的经济地租的测算。这是将足以生产Qe产量的资源留在行业内所必需的成本以上的货币收入量。所以,三角形PminPeE和图5.5的阴影面积的性质是一样的。


把生产者和消费者放在一起

  当我们把供给和需求线放在一起时,我们就能发现,在任何市场出清价格上,都有消费者享有的消费者剩余和生产者享有的准地租。这种剩余和准地租是图5·7中的两块三角形阴影面积。

福利成本 通过比较图5.7中不完全竞争存在的状况,我们可以用几何的方法度量由市场的不完全——税收、补贴、垄断等——产生的福利损失。我们考察市场不完全引起的消费者剩余和准地租的减少。在图5.8,我们假定产量减少,在竞争均衡中,DD和SS相交于E。市场出清价格是Pe,市场出清量为Qe,消费者剩余是三角形PePmaxE。准地租由三角形PePminE表示。现在某政府当局强令减产,限制厂商最多只能生产QR。为简化假定,产量限额由最有效率的厂商承担,这样,在限定的产量以前的那部分老供给曲线,成为新供给曲线的一部分。现在,新的供给线变为由S往上到A点,然后变为S’垂直线。新供给曲线和老需求曲线相交于E’点。出售QR量的价格为P’e。注意,消费者剩余和准地租较前减少。起先生产Qe-Qr的收益,现在移为他用。消费者剩余的减少量等于PeP’eE’E。生产者剩余,或准地租的变化等于三角形ABE表示的减少量。


然而,由于存在相当于叛形PeP’aE’B的由消费者剩余向生产者剩余的转移,生产者的境况也许并没有变坏。所以,消费者剩余的减少量并没有全部失去。完全失去的消费者剩余是三角形BE’E,我们将之和生产者剩余的损失,或ABE加在一起,就得到将产量限制在QR而产生的福利损失的三角形,或AE’ E。这一在局部均衡结构中估计的福利损失也被称为净损失。

垄断损失的测定

在前一部分,我们使用消费者剩余和生产者剩余来描述限制产量的福利损失。现在,我们直接考察垄断的福利损失。

垄断的福利损失

  我们现在估计垄断的社会福利成本。考虑一下假定的条件。我们有纯粹垄断或纯粹竞争两种选择。这两种情况中的成本曲线完全相同(见图5.9)。

  为简化起见,假定边际成本不变。在完全竞争场合,MC曲线也是供给曲线,又是所有个别厂商边际成本线的水平加总线。完全竞争的结果是MC和DD相交于E点。这时竞争产量为Qc,竞争价格是Pc,因为我们假定边际成本不变,准地租为零。然而,在价格Pc时,消费者剩余是PcPmaxE的三角形面积。

现在假定行业被垄断,成本线仍然保持不变。垄断厂商有一条边际收益线MR。它选择MR和MC相交的E”点为利润最大产量。然后,它根据需求曲线DD找到可以卖出Qm产量的价格Pm。行业垄断化导致较高价格和较低的生产和消费量。它也导致相当于PcPmAE的消费者剩余的减少。但是矩形面积PcPmAE”(福利转移额)由消费者转给了垄断者,导致相当于E”AE三角形的净损失。注意,从垄断行业腾出的资源进入其他行业,在那里,它们被充分利用并生产出等于其总成本QmE” EQc的收益。于是福利损失为三角形B”AE。


估算垄断的效益损失

  要估算福利效率的损失,我们必须知道图5·9中的三角形面积。为简化计算,我们作如下假定。第一,每个行业有一条水平的供给线,第二,每一行业的平均需求弹性为1,在相关范围内没有收入效应;第三,不存在制造部门以外的变形。

  E”AE面积等于垄断价格减竞争价格乘竞争产量减垄断产量所得到数额的一半[即1/2(PmPcQcQm)〕。总垄断利润将等于垄断价洛减竞争价格乘垄断产量,或者说等于面积PmAE”Pc。如果我们假定需求弹性接近于1,那么垄断收益PmQm将大致等于竞争收益PcQc,福利损失可以大致表示为  


  这里(Pm-Pc)(Qm)是增加的利润。

1977年是汽车销售的旺年。国内三大汽车公司卖出小汽车9054000辆。这一年,公司的总销售额为1095亿美元,税后上报的会计利润为52亿美元。三大汽车公司的净价值在1977年是271亿美元。为了估计垄断利润,我们至少要做两项调整。首先。我们假定代表净价值的资本在别处至少可获得10%的实际报酬率,这样上报的52亿美元中的27亿美元将代表该投资的机会成本。如果这一行业的风险高于平均水平,那么利息率还将大于10%。其次,上报纳税利润未对存货更新成本、广告和研究与开发的长期收益,或在计算利润时使用的以往的购置成本进行调整(见第4章对这些因素的探讨)。这些调整将使利润降为大约20亿美元。结果,垄断利润将是52亿美元的会计利润减去资本的机会成本27亿美元,再减去在通货膨胀期间对利润过高估计的20亿美元。因此,1977年三大汽车制造商的垄断利润是5亿美元左右。利用这一结果,以及假定有一条长期的水平平均成本曲线和行业需求弹性为-1的条件下,可算出每辆车的净损失大约为12美分。另一方面,向生产者的转移额PcPmAE”大约是每辆车52.45美元。当然,我们使用了一些简化的假定,但这些量值代表了那些在长期边际成本变动很小和弹性大致为-1假定下可能出现的结果。

垄断效率损失的经验估算

  首批估算美国因垄断造成实际福利损失的工作之一,是阿诺德·C·哈伯格教授的研究。在考察1924-1928年这段时间时,他作了夸大的假设:边际成本假定不变,需求的价格弹性在所有的行业都假定为-1。他对各垄断行业统一使用相对较高的平均资产报酬率。从表5.1可以见到,他计算出的福利损失占国民收入的0.1%。

  哈伯格的假定和分析引起了许多批评。乔治·J·斯蒂格勒指出,如果边际成本为零,理性的垄断者只会在弹性等于-1的范围进行生产。而且,垄断者上报的利润没有对诸如专利权使用费等特定资源的经济地租作出估价。再者,诸如信誉等无形的项目常常不被垄断厂商看成资产,所以,他们上报的利润表现为总资产的一个相对较大的百分比。

表5.1美国垄断的福利损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调查者   需求弹性 估算的福利损失占国民收入的百分比

哈伯格a   -1.1   0.1

卡默逊b   好多种   6.0

平均从-2到-3

武斯特c   -2     0.5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斯蒂格勒的意见引起了其他研究者的注意。我们在表5.1中可以见到卡默逊和武斯特的研究成果。前者的估算比较高,占国民收入的6%。然而,后者以厂商而不是行业资料为基础进行估算,福利损失为国民收入的0.5%,不比哈伯格原来的估算大多少。

即使这些数字是对福利三角形或净损失的准确估计,它们也还是没有考虑到资源被用于获得、维持和保护这些垄断地位时垄断租金耗费的福利损失。

寻租-垄断的额外成本

  我们已经提到,亚当·斯密曾经指出,垄断利润的诱惑将把资源引向攫取这些利润。考虑一下利用进口限制或关税来追求垄断利润的做法。可以推测,国内生产者将为针对这种进口限制或关税的疏通游说活动投入资源,直到最后一美元的边际收益等于其增加的利润,或者等于消费者向受保护的生产者福利转移的预期收益。如上所说,将要受到这种措施伤害的那些人可能尝试通过投资影响政府转向以防止这种福利转移。这两项在某种程度上彼此抵消的开支,从社会的角度看是浪费,因为它们力图转移或阻止福利的转移而不是增加财富。对这些浪费的认识,要求我们修改图5.8中垄断所造成的福利损失的理论估算。那个图表中的福利损失表示一种转移额,而不是国民产品的减少。

  我们可以举窃贼的例子:它仅仅是一种转移。不过,情况并非如此。防备窃贼所需的资源——武装警卫、警察、新门锁、防碎玻璃、窗栅——对社会来说成本昂贵。一般而言,转移额本身并没有花费社会成本;但对那些从事这种转移的人们来说,它们是耗费成本的。所以,许多资源被用于制造或竭力防止这类转移额。从社会总体角度看,这种投入资源的抵消是浪费。成功的垄断者从消费者身上获得的转移量,和一个成功的窃贼得到的赃物一样诱人。也许可以预计企业家将投资用于形成垄断。他们也许会继续投资直到边际成本等于适当贴现的收益。另一方面,不希望福利转移发生的潜在消费者也许愿意投资以阻止这种转移。如果他们失败了,他们也许会继续努力打破这种垄断。同时,垄断者将利用资源保护他们的垄断并继续从消费者那里取得转移额。垄断越成功,它用来维护其垄断地位的资源也越多。要鉴别和测量这些资源是很难的,其中部分原因是公开的垄断化企图是非法的。尽管很明显,有被起诉危险的公司任职的津师、美国司法部反托拉斯局以及联邦贸易委员会竞争局的职员至少也构成一部分垄断的社会成本——也许只是很小一部分。预期较高水平的管理将使用大量资源以建立或摧毁垄断。除了那些成功者外,在垄断的总成本中,我们还必须包括那些为了获得垄断而失败了的人的努力。

  我们的这一分析是与波斯纳(Posner)关于管制产生的垄断租的耗散理论相吻合的。波斯纳举了民用航空局有权规定最低航运价超过竞争条件下空运边际成本的例子。在原来的竞争条件下,价格等于边际成本。当民用航空局提高最低价格时,利润增加了。然而,这种现象是短命的,因为非价格竞争没有受到限制。航空公司将在这种竞争中增加资源,直到空运的边际成本上升到民用航空局规定的价格时为止。这个行业不久就又只能赚取正常的收益率了。最初由最低管制价格产生的垄断利润仅仅被转为该行业更高的成本。尽管由于增加了服务方面的开支,需求曲线可能移向右方,但较高的成本并没有被消费者剩余的增加完全抵消。如果这是管制之前的情况,那么较高的服务水平就会在没有管制价格情况下被提供出来。这种垄断化的花费产生了有社会价值的、我们称为“改良服务”的副产品。但是,这一副产品的价值显然要低于其成本。总之,经济学家在他们的分析中忽视了任何垄断化产生的有社会价值的副产品。这看来是正确的,因为除了在管制之下,许多为形成垄断而组建石油卡特尔或合并企业的垄断化努力,很少有或没有社会价值。

波斯纳用哈伯格和其他人的方法,继续估算在农业、运输、电力、银行、保险、医疗服务和通讯业管制的社会成本。在指出该估算非常粗糙以后,波斯纳总结道;“假定这些行业创造了国民生产总值17%左右,它们确实表明管制的总成本也许是极高的……这包含着也许会导致超级竞争价格的竞争的控制。”的确,管制成本也许会超过私人垄断的成本。例如,波斯纳估计,用于民航业的管制成本一年大约占到该行业营业额的20%。

X-无效率

  亚当·斯密感觉到,垄断在技术上是无效率的。他在此提出的是成本损失而不是前面讲的资源配置及寻租的损失。我们现在将集中论述企业内部的效率或无效率。这一概念的大部分产生于认为许多厂商内部存在低效的资源配置法则或低效的管理人员和雇员这一直觉。任何保持低效率资源配置的厂商都处于次优均衡。经过改变其管理技术或内部资源配置组织法则,这个厂商就能无需增加任何投入而增加产出,这大约可被证明。

  对这种非最优的无效率企业均衡,哈维·雷本斯坦名之为X-无效率。确实雷本斯坦试图表明,在许多情况下,相对于X-无效率造成的社会损失,垄断或关税的福利损失是小的。雷本斯坦将X-无效率归之为动机低效率和信息市 场的低效率。资源所有者的动机低效率

  根据雷本斯坦的观点,X-无效率很大程度上由资源所有者的动机低效率引起的产出损失造成:

  (假定)……厂商可以购买到一组人力投入……生产技术知识可得,就可能得到不同的产出。如果各人能在某种程度上选择他们喜欢的APQT组合(能动性、速度、工作质量、时间花费),他们不可能选择将使产出值最大化的组合系列。

在经济发展领域中,雷本斯坦最喜爱的例子之一是埃及的两个同样缺乏效率的炼油厂。其中一个产出较少的炼油厂引进一名新的管理者后,产出马上有了明显的提高。一段时间以后,产出上有了惊人的提高。这一产出的增加归功于这位新经理。

垄断的X-无效率比竞争的大

X-无效率对垄断者和竞争者都有影响。但可以预见,垄断者由于不受竞争的约束,X-无效率将更大。因此,一个行业的竞争度越大,受X-无效率影响的厂商数就越少。很明显,在由于垄断不受竞争压力影响而出现X-无效率时,垄断带来的福利损失必然包括X-无效率在产出上的额外损失。所以,这种福利损失便是通常配置上的净损失(由于X-无效率而产生的任何额外的配置损失),加上由X-无效率引起的非配置净损失的总和。

对垄断的X-无效率的进一步说明

在垄断者、潜在垄断者的寻租行动与垄断引起X-无效率增加之间,也许存在着联系。也许垄断的X-无效率只是垄断者为他或她的垄断而不断支付的价格的一部分,一个为竞争者所不需要的管理阶层。在这种场合,垄断者在生产上的低效率不是由于其劣质的管理、懒惰的工人或动机不当,而是因为垄断企业的规模大于使平均成本最小的规模。这在卡特尔中特别明显,卡特尔中每个厂商都有一个卡特尔代理(或代理人)监督卡特尔的行动。卡特尔并不从事统一生产的管理;所以,卡特尔保持着分散化,它也许摒弃了任何可能的规模经济。这种卡特尔在雷本斯坦所谓的X-无效率方面几乎肯定是浪费资源的。

对X-无效率的批评

  斯蒂格勒批评了雷本斯坦X-无效率的观点,特别是当这种无效率归之为动机因素时。斯蒂格勒指出,在那些彼此想实现互惠交易承诺的人们之间的所有交易,都需有资源实施这些协议。(不存在免费的午餐这类事。)如果资源不必投入这种实施之中,产出和效用明显会较大。但是,“如果水在华氏180度沸腾的话,产出和效用也将是较大的。”斯蒂格勒批评了雷本斯坦的埃及炼油厂的例子。雷本斯坦告诉我们,“如果存在着足够强的动机因素,这种变化(新经理)就会较早发生,这是相当可能的。”但是,正如斯蒂格勒指出的,“潜在的动机确实能重写整个历史。只要古罗马人足够努力的话,他们一定已经发现了美洲。(因此动机可被用来解释一切实际可能的未竟事业,不管报酬如何。)”

  再者,斯蒂格勒不相信雷本斯坦的理论解释能够表明垄断比竞争缺乏效率。雷本斯坦假定,(1)垄断未使利润最大,(2)由于一些新的、更有效率的竞争者进入,竞争者将被迫趋向使成本最小。要得到雷本斯坦的结论,我们必须接受第一个假定,它摒弃了传统理论。采取这种方法,我们不必争论,也无需举例,就解决了垄断对效率的影响问题。在第二个有关竞争选择的假定中的困难,可通过强调一般均衡而得到解释。被排出的企业家究竟到哪里去,有效率的企业家又究竟从哪里来?这种假定没有证明或阐明来来去去的素质不同的企业家究竟如何(至少渐近地)聚集在各个竞争行业中的高效率均衡之中。

如果雷本斯坦的X-无效率的观点不是同义反复的——即,如果我们在配置资源时不必考虑加强监督、考察内部效率及其他有关的任务——那么X-无效率的一个可能的解释将涉及被选择的组织形式的整个结构。特别是,与追求利润的厂商相比,不适当的组织更经常地采用无效的资源配置法。事实上,许多支持X-无效率假设的例证可以直接和不适当的组织形式相联系,或和弱化参与者报酬与厂商效率关系的补偿制度相联系。

次优理论

  从上述的讨论中人们可以容易地得出结论;行业的垄断化导致资源的错误配置。这一结论显得很普通,但并不总是正确的。考虑某个行业Y,它是在Z1、Z2、Z3等其他行业都是完全竞争的经济中唯一非竞争的行业。我们知道,因为Y被垄断,其总产出相对于完全竞争的情形来将会减少。因而,在Y行业会有太少的产出,在Z1、Z2、Z3行业会有太多的产出。

  现在让我们改变一下说明。我们使所有其他行业(Z1、Z2Z3等等)都为纯粹垄断。如果Y完全竞争,那么,Z1、Z2和Z3 将会有太少的产出,Y会有太多的产出。如果Y行业被垄断,会发生什么情况?它会减少其产出,并会退回去与其他行业保持一致。在这种假定条件下,Y行业的垄断化也许会实际改进国家资源的配置。一个次优解,即重新使国家资源配置最优的X和Y的边际替代率(MRSxy)和X与Y间的边际转换率(MRTxy)相等,也许包含垄断化。

根据标准的福利经济学理论,在最好的经济中,所有的行业都是完全竞争的,或所有垄断者都受完全歧视。一个行业中的任何垄断都会使经济缺乏效率。然而,在一个次优的世界,一些行业已被垄断,扭曲已经存在。在这样一个世界,另一个行业中的垄断会使经济缺乏效率还是更有效率是不清楚的。对这个问题没有简单的答案。次优理论是一个在某个或更多市场已包含垄断等不完全性、且对此已无能为力的现存市场中,如何得到最佳结果的理论。这一次优理论有时被用来支持农业的垄断化。它是牛奶销售组织的支持者们使用的一个典型论点,这些人认为应允许其竞争者充当垄断者,这一论点如下:经济的其余部门盛行垄断;因此,垄断化的农业也许可以改进国家资源的配置。

一个简单的例子

我们想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制造业和农业两个部门的相互作用。假定制造业部门完全垄断;因此,存在相应的资源配置失当。农业部门完全竞争。我们假定在制造业没有摆脱垄断的可行办法,我们只能改变农业部门。因而我们将农民们组织成垄断者,农产品价格将上升。农产品价格上升引起制造业商品需求曲线向右移,资源从农业流向制造业。其他许多变化也许包括垄断利润的增加、一些生产性投入的误用或某些价格的下降。让我们假定所有这些变化已经发生,这时的经济均衡如图5.10的(a)和(b)所示。单位成本20美元的制造业产品共21亿,以每单位40美元的价格出售。单位成本1.50美元的农产品共70亿蒲式耳,以每单位3美元的价格出售。我们是否处于进一步改变资源配置模型就能提高国民总产出的境地?让我们瞧瞧。


  我们尝试将市场价值为150万美元的资源由垄断的农业转入制造业。假定边际成本为1.50美元,这需要放弃100万蒲式耳的农产品,以得到75000制造品单位的赢利。制造业商品可以以略少于40美元的价格卖给消费者,这样赢利就略低于300万美元。但是——请等一下——移出的农产品也可以以每单位3美元略多的价格卖给消费者,这意味着消费者放弃了超过300万美元的价值。同样的推理也可以证明,资源由制造业向农业转移一个单位,也会减少经济产出的总价值。因此,可以知道最大的国民产出值只有在两部门同时垄断并达到均衡时才能实现。因为我们不能垄断农业部门而使制造业部门完全竞争,所以我们明显获得了使经济产出总值最大化的均衡。

上面是运用次优理论的一个特殊例子,在这里,垄断是“好的”。实际上,恰巧能如此巧妙地证明的唯一理由是我们设计了图5.10中表(a)和(b)的曲线,这样,制造业部门均衡价格与边际成本的比例(40÷20=2)等于农业部门的价格与边际成本之比(3÷1.5=2)。

次优理论的证明

次优理论的严格证明是相当复杂的。我们可以在图5.11用简单得多的技术阐明它。我们画一条生产转换线TT。我们知道福利最大化处于社会福利曲线W3和生产转换线的交点E上。假定此时达不到E点。当存在一些制度限制或自然障碍,只有沿CC线的组合才可能成立。如果我们想满足怕累托标准(MRTxy=MRSxy),我们不会说沿CC线到点E”’或E’的移动是符合要求的,因为这种移动仅仅使我们位于生产转换线上。例如,移动到E”’点将使我们位于福利曲线W1。如果换一种方法,我们移动到点E”,我们就能得到较高的社会福利曲线W2。因此,根据次优理论,在无法达到帕累托最大化的边际条件时,为了使福利最大化,违反其他的一些边际条件也许是较有利的。


次优理论常被用来质问试图通过一种隔绝状况达到帕累托条件的经济政策的意愿。这些在单个市场努力促成帕累托条件的政策倡导者声辩,只要所考虑的市场与其他市场相对无关,那么其他市场达到帕累托最大化的一些条件未得到满足也无关紧要。例如,钢铁业的经济政策不应该受到牙签行业不完全竞争的影响。

次优理论的局限

  尽管次优理论被用来主张允许或甚至增加经济中的扭曲现象,然而其局限性仍表明,人们在为上述意图运用它时要慎重考虑。

经济并非如此简单 在我们现代经济中,有复杂得多的水平和垂直的相交关系。最终消费者买的不是所有产品。在最终产品制造出来以前,许多产品被其他厂商用作中间产品,次优理论未能恰当地论述中间厂商。因此,在试图达到最大福利时,对于一个垄断行业应该在多大程度上被允许垄断这个问题,没有简单的答案。总之,在图5.10的(a)和(b)中的简单数量例子不能应用于整个经济。的确,兰开斯特-利普西(Lancaster-Lipse)的次优理论不是一般的。而且,我们也无法知道它们对包括生产和消费的互补品和替代品的更复杂的情况,或对中间商品能有多少解释力。

基本模型的不充分

垄断和竞争模型的纯粹形式未得到充分证实,因而早期研究者对建立这些模型的条件和假定作了修改。X-无效率假说可能是这些模型发生变化的一个最近的例子。较早修改垄断和竞争模型条件的尝试多数集中在单个厂商所面临的需求条件。在以下两章,我们考察寡头垄断模型,这是纯粹垄断模型和垄断竞争模型的扩展,也是竞争模型的扩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