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图书

本书是作者多年专注于世界石油地缘政治研究的成果。书中描绘了国际金融集团、石油寡头以及主要西方国家围绕石油展开的地缘政治斗争的生动场景,揭示了石油和美元之间看似简单、实为深奥的内在联系,解析了石油危机、不结盟运动、马岛战争、核不扩散条约、德国统一等重大历史事件背后的真正原因,为我们展现了围绕石油而进行的,长达一个多世纪的惊心动魄的斗争历史。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十 灵魂纪念馆 - 来自《自由人心路》

“灵魂纪念馆”是个一直激动我的梦想。我多年为它做过不少研究和努力,并且曾经几乎开始正式筹备。后来它被放在了一边的原因是:现实中活的生命还有那么多问题没解决,为死魂灵所做的事就只好放一放再说。灵魂纪念馆父亲去世二十年了。他的骨灰盒在这个叫做“革命公墓”的地方放了十年。而我已经五年没有来看他。我四处漂泊,每到父亲的忌日,总是想起这个骨灰堂,内心叹息,又转而丢到脑后,去忙世间那些催赶人的事。骨灰堂内光线暗淡,气氛阴森压抑。一层层架子,一排排编着号码的骨灰盒。各式各样的骨灰盒摆在一个个方框里,有的被祭物包……去看看

第八章 - 来自《对面坐着马向东》

1999年6月21日,沈阳故宫门前一尊国家级重点保护文物———“下马碑”被一辆违章行驶的“奔驰”撞成三截,12天后,马向东被中纪委审查,这个时候慕绥新还好好地做着他的沈阳市市长,马向东对慕绥新怀恨在心就是觉得自己出了事,尚在位的慕绥新没有往外救他,他在看守所里并不知道过不了多久,他的那位“不够意思”的搭档也就要“泥菩萨过河,自身不保”了。   事实上慕绥新在任沈阳市市长的时候利用职权、贪财敛富,并不在马向东之下。2001年3月,慕绥新被“双规”,“慕案”揭开后,检察机关在对他的前妻贾桂娥的住处进行搜查时,当场起获的现……去看看

63 写有密码的纸条 - 来自《国家公诉》

叶子菁注意地观察着周秀丽的反应,继续说:“苏阿福三十万块你主动要,四十万你会退?怎么回事?幡然醒悟了?想做廉政模范了?是不是太讽刺了啊?”   周秀丽又开了口:“一点不讽刺,我是城管委主任,能批准苏阿福盖门面房,那三十万就敢要。解放路6号地得市里批,我办不了,当然不能收!”   叶子菁试探着问:“哦?你说话王长恭同志也不听吗?他会不帮你办?”   周秀丽看了叶子菁一眼,“叶子菁,请你不要再诱供了!我明白地告诉你,长恭同志原则性比你还强,这事我只提了个头,就被长恭同志顶了回去!”   叶子菁又问:“那么,王长恭怎么又把这块地批给……去看看

序言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美国人之具有民主的社会情况,自然有赖于他们的某些法制和关心政治的民情。这种社会情况也使他们产生了许多为欧洲的旧贵族社会所不知道的思想和观点。它破坏了或改变了昔日的各种关系,并由此建立起新的关系。市民社会面目的改变,丝毫也不亚于政界面貌的改变。我在5年前出版的本书上卷里,研究了美国民主的主要问题。本卷将讨论它的次要问题。上下两卷相辅相成,合成为一部著作的整体。我应当立即敬告读者,请不要产生可能严重歪曲我的原意的错误。由于我把那么多不同的结果都归因于平等,所以读者可能以为我把平等视为当今发生的……去看看

第十章 - 来自《河流如血》

古陵公安分局也是保良家管片的公安分局。保良家从鉴宁搬过来时,分局的一位领导还带着辖区派出所的所长,来家里拜访过保良的父亲。  时间已过去五年,这里没人还能认出保良,没人知道在这群涉嫌吸毒淫乱的男女当中,有一个公安英模的儿子。  公安分局的大院里,正面居中是一座刚刚启用不久的新楼,原来的旧楼被相形见拙地挤在一边。保良和从夜总会带过来的三十多人,全被押在那座破旧的侧楼里面,在这里他们被勒令自己翻空衣服的口袋,和随身的背包挎包手包,包里的身份证件和可疑物品如小药瓶避孕套之类,全被警察登记收走。然后被分开男……去看看

第三章 分合的标准 - 来自《统一与分裂》

引言:苏东坡诗云:“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看山如此,我们看中国历史,往往也是如此。   一何为统一   为什么以上计算出来的统一时间要比传统的说法短得多呢?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对统一的解释标准不同,或者说对统一的含义有不同的理解。   “统一”的本义   统一的真正含义是什么?我们不妨追根寻源作一番讨论。   统,原来是指丝的关绪。《淮南子.泰族训》中有这样一段话“茧之性为丝,然非得工女煮以热汤而抽其统纪,则不能成丝。”(茧子是丝构成的,但……去看看

09 编织罗网 - 来自《新疆追记》

安全部门有伪装成不同面目的据点。我被捕的第一晚是在哈密一处不起眼的建筑。整座楼似乎没有别人,我被关在二楼一间类似招待所标准间的房子进行审问。开始我并没觉得事情有多严重。虽然我复印的文件名义属于秘密,但实际上在许多机关谁都能看。何况我又不是为出卖情报,而是研究如何解决新疆问题。不过我在开始没说复印文件的目的是为研究,也没有扯出Q的课题组。我想尽量自己承担,少别牵扯别人。虽然Q有言在先遇到情况时我可以说课题组,但我打著作协会员的身份,拿著作协介绍信,扯出个课题组反而容易使事情复杂化。于是我只说是为……去看看

03 - 来自《灵山》

你于是来到了这乌伊镇,一条铺着青石板的长长的小街,你就走在印着一道深深的独轮车辙的石板路上,一下子便走进了你的童年,你童年似乎待过的同样古旧的山乡小镇。不过你已经见不到手推的独轮车了,代替那抹上豆油的枣木轴的吱呀声是满街直响的自行车铃声。这里骑自行车得有耍杂技的本事,车座上挂着沉甸甸的麻袋,在往来的行人,挑的担子,拉的板车和屋檐下的摊贩间摇晃穿行,少不了惹来叫骂,而叫骂在这一片叫卖讨价调笑声中倒也显得生机勃勃。你吸着酱菜,猪下水,生皮子,松油柴,稻草和石灰混杂的气息,两边的小铺面南货,酱园,油坊,米店,中西药铺,绸布……去看看

第33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清早起,方雨林习惯上院子里洗漱,大冬天的也这样。滴水成冰的日子里,把上身脱得精赤光溜,蹲到院子当间儿的自来水龙头下,“哗哗”地让冰冷的水美美地冲击一下,听任刺骨的凉水接触皮肤时发出那一阵阵细微的刺刺声,然后化作缕缕雾似的热气,袅袅地蒸腾。他觉得过瘾,这一整天都神清气爽。当然也让跟他做邻居的那些大爷大妈大叔大婶隔着窗玻璃看得“心惊胆战”,“嘘嘘”地直感慨。由他带动,同院的好几个小伙子都来用冷水擦洗,把同院那些大大小小的丫头片子们实实地搅和得十分“心神不宁”,常觉耳根辣热。这一天早晨,就他一人擦洗。肩上搭着……去看看

总序 - 来自《认识经济论》

   2009/10/01
“在人类历史上从没有任何一个世纪像即将结束的20世纪一样发生了如此重要和迅速的社会 转型变化。”(Peter F.Drucker,1992)在这个重大的转型变化中,出现了许多以前人们 从来没有遇到过的需要重新认识的重大问题。 人类对知识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的认识就是其中之一。   一、知识在经济增长过程中的作用   在1929~1933年大萧条的年代中,许多专家学者开始思考经济危机产生的原因和保持经 济持续增长的条件。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世界经济出现快速增长。但是,各国政府为如何避免经典经济理论预言的周期性经济危机忧心忡忡。然……去看看

第八章 彻底而严厉的制度 - 来自《规训与惩罚》

如果说监狱是与新法典一起诞生的,那就大错特错了。监狱这种形式在刑法体系系统地使用它之前就存在了。当整个社会处在制定各种程序——分配人员,固定他们的空间位置,对他们进行分类,最大限度地从他们身上榨取时间和力量,训练他们的肉体,把他们的连续动作编入法典,维持他们的彻底可见状态,在他们周围形成一种观察和记录机器,建立一套关于他们的知识并不断积累和集中这种知识——时,监狱已经在法律机构之外形成了。如果一种机构试图通过施加于人们肉体的精确压力来使他们变得驯顺和有用,那么这种机构的一般形式就体现了监狱制度,尽管……去看看

32 和平演变——“打一场无硝烟的世界大战” - 来自《邓小平的晚年之路》

一九八九年上半年在中国发生的政治风波,曾经使中国的党和和国家处于“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九月,当邓小平提出辞去军委主席职务的时候,苏联以及东欧的一些社会主义国家正处于剧烈的动荡之中。  一九八九年九月四日,邓小平说,国际局势还有另外一个方面,就是社会主义国家动乱。东欧、苏联乱,我看是不可避免,至于乱到什么程度,现在不好预料。帝国主义肯定想要社会主义国家变质。现在的问题不是苏联的旗帜倒不倒,苏联肯定要乱,而是中国的旗帜倒不倒。发达国家会对我们的戒心与日俱增大。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友好往来。朋友还要交,但……去看看

第56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开完书记碰头会,孙立栋又签了几份地市级干部违法违纪问题处理意见的请示报告(这几份报告都是要报请省委常委们最后议决的),已是晚上10点来钟了。报告虽然是签发了,但孙立栋历来的做法是,还要将它们在自己身后的机要柜里锁上一两天(当然,这样做的前提是时间允许),让自己对这些人和事的看法稍稍沉淀一下,然后,找个清静的时间,取出它们,再仔仔细细地看上两遍,再逐字逐句地推敲一下,尤其涉及到案件定性的那些关键部分,他会反复提出一些“疑问点”     来测试一下,看看能不能推翻目前的定性。确实不能了,他才会把它们呈报给省委常委会。应……去看看

第七章 法国、俄国和中国(上) - 来自《资本主义与二十一世纪》

法国大革命发生于18世纪末叶,俄国的十月革命继二月革命之后,同时发生于1917年,中国的长期革命,迄今则已逾一个世纪,这200年来的事迹,及于远东与泰西,当中地理环境各不相同,社会背景也千头万绪,其成果当然极不一致。可是从长时间远视界来看,以上三种运动,皆发生于具有大陆性格的国家,也都被强迫放弃过去以农业为国民经济本位的体制,而采取以数目字管理的趋向。  这三个国家在改革的过程中遭遇重重困难,由于过去农业体制积习过深,政治上中央集权牵涉过广,所以不容易脱胎换骨。新社会需以商业习惯为前提,其活动以低层结构的功能为准据。……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