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序言

 《价格理论》

  五十多年来,作为一个职业经济学家,我一直对一种明显自相矛盾的状况感到百思不得其解。一方面,相对价格理论的基本原理极其简单,甚至明晰到令人苦恼的程度:一种商品相对于另一种商品的价格较高,则抑制该商品的消费而鼓励其生产,如果其他条件相同的话,任何一件商品的成本就是为得到它所须放弃的东西,个人将试图以这样一种方式来支出他们的收入,即在一个项目上额外支出一元钱将得到和在任何其他项目上额外支出一元钱同样的满足,如此等等。另一方面,在那些没有专门受过经济理论方面的系统教育的人当中,很少有人会觉得这些原理是显而易见的、非常自然的,至于能够把它们正确应用于具体问题的人就更少了。

  关于上述第二个命题,在一些大众新闻媒介、甚至在一些理应属于深奥复杂的出版物上刊登的关于经济问题的文章中,我再三地见到人们在分析问题时关于该命题所犯的一些简单的错误。我指的是那些简单的谬误,而不是指那些因偏见或是为了维护某种特殊利益所犯的错误。作为一种经历,在经济理论方面接受了训练,可以使人获得一种观察问题、分析问题和思考问题的方法,这对于那些没有这种经历的人来说,仅仅是偶然才会无师自通的。

  上述那种矛盾的情况以及与之相关的、经济问题分析上的一些通病的根源之一,我想就是,对于整个社会而言是正确的东西,对于个人来说通常恰恰相反。试看一个简单的例子,当你去一个自由市场购买一种不是配给的、而是可以随意买到的产品时,例如卷心菜,典型的情况是该产品有一个标价,根据这一标价,你想买多少就可以买多少。对你来说,该产品的价格是固定的,数量则是可变的。然而,对于整个市场来说,情况正相反。在你买卷心菜的那一天,或者实际是在卷心菜的整个种植季节,市场上的卷心菜数量是相对固定的。如果不论是由于什么原因,突然兴起一股抢购卷心菜的风潮,使得在起初的标价水平上,消费者要求购买两倍于可以买到的数量,那么,将会出现什么情况呢?显然,价格将上涨。如果这一风潮仅局限于一个市场,其他市场上的卷心菜就会一拥而入以获高价之利。但是,假定这一风潮遍及全国。那么,卷心菜的数量即使能增加的话也是杯水车薪。就整个市场来说,数量是固定的,价格则可变。对于这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是如此,对于范围十分广泛的其他经济问题也是如此。

  经济理论的构造像数学的构造一样具有美学的感染力。它是一种和谐完满而又深奥复杂的整体,向人们提出了许多智力上的难题。但是,本书在其自身的范围内并不试图把经济理论表述为一种纯粹抽象的数学构造,用艾尔弗雷德·马歇尔的话说,而是想把它当作对具体问题“进行分析的发动机”,当作一种工具,用来解释运用和分配稀缺资源以满足各种不同需求方面不断变化的情况。

  从这一观点来看,经济理论像物理理论一样没有意识形态方面的内容。正如我在本书第一章中所说的,它是关于“一个特定的社会如何解决其经济问题的……对于每种社会都需要有一种不同的经济学或经济学中的一个不同章节。”

  在几十年观察和研究各种社会——原始的、欠发达的、高度发达的;市场导向的或中央控制的,民主的、封建的、寡头政治的、独裁的、社会主义的——的过程中,我的一个观点一次又一次地得到印证,即我在上述引文之后所说的一句话是站得住脚的:“实际上各个章节之间有许多共同点,但是这些共同点不能事先得到,毋宁说它们是经济科学的结论之一。”

  每个社会,实际上每个由个人组成的利益相连的群体都相信,它自身是独一无二的,它的问题也是只有它才经历过的。就生活的某些方面而言,这无疑是正确的。但是就经济学来说,我发现其中在各个方面的共同之处远比独特之处多得多。同样的问题以不同的形式出现,正如人们用不同的语言来描述它们,但其经济内容却完全相同一样。可以解决问题或加重问题的措施的选择范围是相同的,而且是有限的,人们犯同样的错误,也取得同样的成功,这些都是在表面上很不一样的条件下进行的。

  经济学家艾尔弗雷德·马歇尔曾把下面这句话作为他的一本书的引语:“多寓于一,一寓于多”,这正是经济理论的力量和吸引力所在。它赋予经济学家以理论上的工具,可以用来识别决定一个单独事件的诸多不同的力量,在表面繁纷各异的情况中找出共同的因素,从一个经济问题的若干互不相关的特点中分离出最本质的东西,以及预测——不是精确地、也不是从数量上着手,而是从提供情报的角度进行——用以解决该问题的措施的种种后果。

  最后,请允许我说,我的书能够出中文版我是多么高兴啊!在今后的几十年中,没有几个国家比中国面临着更大的经济上的挑战,而且没有一个国家在改善这么多人的日常命运时具有如此之大的潜在能力。每一个怀有善意的观察者都必定会祝愿中国能够很好地迎接挑战并发挥其潜力。我希望本书中文版的出版能够对实现这一结果有所贡献。  

  米尔顿·弗里德曼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  

  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  

  1889午8月25日

上一篇:译者前言

下一篇:序言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六章 戚继光——孤独的将领(下) - 来自《万历十五年》

戚继光周密而细致。在他指挥部队投入战斗以前,他习惯于把各种条件以及可能发生的情况反复斟酌。一些事情看来细小,却都在他的多方思量考虑之内,例如士兵在遇到敌人之前以小便为名企图脱队,或是情绪紧张而喉干色变。他还为火器规定了一个保险系数,有多少不能着火,又有多少虽能着火而不能给敌人以损害。他认为一个士兵如果在作战时把平日所学的武艺用上10%,可以在格斗中取胜;用上20%,可以以一敌五;要是用上50%,就可以纵横无敌。这种考虑丝毫也不是出于悲观怯懦,而是战场上白刃交加的残酷现实,迫使一位高级将领决不能姑息部下,也决不能姑息……去看看 

第四章:吹牛皮乱放「卫星」 - 来自《人祸》

如今山东一带,二十多个世纪之前是齐国,那里有块叫「阿」的地方,在当地父母官「阿大夫」的治下,「田野不辟,人民穷馁」。但是阿大夫专门吹牛,虚报政绩,齐威王一度受骗,后遣人赴阿查明真相,将他下油锅烹了。有人认为齐威王这个一国之君,居然能探明地方官员的劣行,可见很有点了不起。其实,他手只有一个阿大夫在吹牛搞浮夸,要识破真相并非难事;要是下边的大夫们全部向阿大夫看齐,他大概也就被蒙在鼓裹,成为糊涂君主了。   一九五八年的中国,情况就是这样,全国两千馀县,几乎个个都出了「阿大夫」。   大跃进的号角吹响不久,《人民日报》便从……去看看 

中文版前言 - 来自《系统哲学引论》

我为能将我的主要哲学著作的新版本奉献给读者而感到特别愉快和荣幸。从1967年投身于积极的研究,到1972年本书英文版问世,我在这本书中论述的对于实在的属性的知识进行思考的基本原理丝毫未见有什么不切题之处。相反,我们实际上可以说: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变得更加中肯了。  当我刚开始提炼这些思想的时候,英语世界的大多数哲学家都是逻辑或语言分析哲学家和新实证主义者。主题词是分析;综合则被看成是某种形式的“形而上学”,从而被排除在“科学的”哲学范围之外。现在时代已经改变了。不是哲学和哲学家们放弃了追求严密性和科……去看看 

引子 关于一九五四年在曰内瓦,杜勒斯不和周恩来握手…… - 来自《毛泽东尼克松在1972》

将杜勒斯不和周恩来握手的事件,作为本书的引子是再也合适不过的。  关于这个事件,至今仍在全世界广泛流传。  握手,是人类文明进步的一种标志,是人之所独具的区别于其他生物的高级精神活动。据说,它起源于远古时代部落之间的往来,友好的部落之间互相接触交换谷物、猎物,或是敌对的部落之间互相接触交换战俘,这些部落与部落之间的来往是以握手开始的。可以说,握手就是人类外交活动的起源。  现代外交史也说明,派驻在同一国家的交战国使节,在战争期间互不往来,但在第三者举行的活动中相遇时,依然彼此以礼相待,完全不理睬则是粗鲁……去看看 

第二章 移民:参加者(下) - 来自《美国人:建国历程》

十二、移民社会的自然法则:自警制和多数决定原则   移民的自警制是在还没有成立政府的社会里产生和发展起来的,它最初的出现并不是为了超越法庭,而是为了提供法庭;不是因为政府机构太繁杂,而是因为根本就不存在政府机构,不是为了平衡已有的各种机构,而是为了填补一个空白。移民的自警制同那些年里在英国发展起来的司法传统、司法技术细节和专业原则是明显不同的。但它同南部的《私刑法》也不相同,虽然区别不是那么明显:因为统治南部的这种不成文法是,为了强制推行一个久已定型的社会里早已形成的习尚。  兰斯福德·黑斯廷斯……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