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言

 《价格理论》

  本书初版问世后不久,我就从教价格理论转为教货币理论。一直教了十余年。三年前,我又重操旧业教起价格理论。下学期(1975-1976学年)我打算教最后一次。因此,假如我还要对1962年出版的暂用本做重大修订的话,现在看来是时候了。

  我不能妄称现在这个新版本就是我早期教这门课时心目(或青年时的梦想)中所要完成的论文。但是此版本已大为扩充,而且我希望,它也更加完善了。我填补了我在该书初版序言中曾举出的六个空白中的四个。尚未补充的两个,一是产业组织,一是一般均衡理论。前者未补充的理由在第六章末尾做了说明,后者则是因为关于古典的瓦尔拉斯一般均衡方法目前已有许多很好的论述,而我对一般均衡论最新发展,尤其是在增长模型这一领域,又无能力提出一种简明而正确的阐述。此外,我颇有些怀疑,一般均衡理论的这些发展迄今是否仍处在初步的、不能令人满意的状况。

  除补充上述四项空白以外,为了使对涉及不确定性的选择的效用分析更加完整,我还增加了关于个人概率的讨论,并且插入一个我于1974年9月在伦敦所作的主要论述菲利普斯曲线的讲演。这个讲演的论题看起来与其归入价格理论,似乎不如归入货币理论。然而,我认为它可同时归入二者,其理由我相信在正文中已经阐述清楚了。

  这个版本和初版一样,仍包括了课内阅读书目和许多指定的课外习题。初版中这些作业题曾引起了专家们的注意,对此我感到很高兴。但是,我没能把这些习题引出的论文和短篇注释文章保存下来,所以无法提供广泛的参考资料。在这一版本中我保留了初版的全部问题,只是增加了我此后指定的那些习题。在习题方面我受惠最多的依然是亨利·J.阿伦和乔治·J.施蒂格勒,不过,我还不断得到其他同事的帮助。

  在准备这个版本时,我从许多读者(包括使用这本书作教材的教师们)的批评建议中得到教益。特别是马歇尔·科尔贝格使我受益匪浅。这里,我向他以及其他把其评论送给我的人致衷心的感谢。此外,我还要向我的秘书格洛里亚·瓦伦泰纳深表感激,她在准备本书稿时仍然保持着她那种只有她制作美味佳肴才能超越的、从未被打破纪录的高效率。

  在结束本篇序言之前,我不能不提一下我在连续为几届能干而热情的研究生讲授价格理论的过程中所得到的极大的满足。价格理论结构形式具有美学的性质,这使我想起基茨在《希腊古瓮领》中的最后两行诗:

  “美即是真,真即是美”——这就是

  你在人世间所知道的、也是你需要

  知道的一切。  

  米尔顿·弗里德曼  

  1975年8月3日于佛蒙特州,伊利市

上一篇:中文版序言

下一篇:《价格理论》暂用本的序言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在台点滴 - 来自《张学良传》

时光如水,张学良是在三十六岁的英年被幽禁的,在经历了漫长的半个多世纪的囹圄之灾后,当年叱咤风云的少帅,而今已届望九之年,“乌发已成了白头。我们在《西安事变》电影的序幕中看到:他微驼着背,满面愁容地在特务密布的河畔垂钓,仍然,仍然——过着被囚禁的日子。这是何等残酷的人间惨剧!”①   在漫长的幽禁中,张学良忧愤交加,精神上一直受到极大的压抑和摧残,无所寄托,就阅读书报。据当年曾经担任过看守张学良的“警卫”人员回忆,在囚系中张学良是爱读书的,赵四小姐也爱在房间里看书,每次搬迁,光是书籍,就有好几箱子。所以人们说他晚年……去看看 

第一编 微观经济(一) - 来自《谁妨碍了我们致富》

非洲与中国能源政策的通病   本人从1987年起应邀参加非洲能源政策研究组工作。主要责任是协助研究人员制定研究计划,帮助收集有关的信息,审定研究报告。6年中我看过他们作的十几篇研究报告,对其中的主要观点曾作过仔细的推敲。非洲的许多国家原先都实行社会主义和计划经济,从事研究的人员多半是工程技术人员,他们中有的是政府官员,也有私人企业的职员和教授。这些背景与我国当初研究能源政策的情况很相似,因此研究报告中的不少观点以及其产生的根据,也和我国有共同之处。从总体上看,他们维持国家的利益,深感计划经济的弊端,积极……去看看 

第十章 论亚当的君权的继承者 - 来自《政府论(上卷)》

104.我们的作者告诉我们说,“任何一群人,无论是大群或小群,纵然是从五湖四海和天涯地角聚拢在一起的,从这群人的本身看来,在这群人中必定有一个人,由于是亚当的嫡嗣,而天生有权利做其余一切人之王,其他一切人都从属于他;一个人生出来不是王就是臣民,这是一条无可否认的真理”。他又说,“如果亚当自己还活着,现在快要死去,也必有一个人——在世界上只有一个人——是他的嫡嗣,这是毫无疑问的。”如果我们的作者喜欢的话,假设这“一群人”全是世间的君主,那么,照我们作者的法则,“他们当中便有一个人天生就有做其余一切人的王之权利,因为他是……去看看 

第三部还我河山 6、非洲——沙尘与血雾共舞 - 来自《二战全景纪实》

位处地中海南岸的北非,由东到西排开埃及、利比亚、突尼斯、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5国,仅西部沿海狭地和尼罗河三角洲为绿洲良田,其余均为茫茫热带沙漠。  此地地广人稀,南联非洲内陆,北与欧洲隔海相望,东接石油宝库西亚,西临烟波浩渺的大西洋。  既是地中海航线南岸的桥头堡,又是联结西亚和大西洋的陆地中介,故素为兵家所力争。  自19世纪起,欧洲列强纷至沓来。  英国拿下埃及,法国占突尼斯、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意大利得利比亚。  欧战爆发后,北非亦成战场。  1940年6月,早就对英法北非殖民地垂涎三尺的墨索里尼,眼见法国……去看看 

第十四章 荒野孤魂 - 来自《南京大屠杀》

这也许是中国历史上空前绝后的一幕:一条街道上面对面的两座楼顶,飘扬着两面大同小异和小同大异的旗帜。宁海路5 号国际委员会宫殿式的大屋顶上,插的是黑字白圈红底色的德国法西斯纳粹党党旗。国际委员会斜对面的二层青砖楼顶,飘动着一面世界红卐字会南京分会的白底红卐字会会旗。两旗遥遥相对,彼此频频呼应。在这个特定的时间和特定的地点——一九三七年十二月的南京,象征世界上最恐怖的“卐”和天底下最慈善的“卐”竟然手挽起手,这是历史的误会,人性并不完全依附于政治。用纳粹党党旗作为国际委员会的旗帜倒不是因为国际委员……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