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为什么集中行业的利润率并不太高?

 《萨谬尔森《经济学》批判》

  萨缪尔森写道:“高价格的结果是寡头产业经常(但不总是)能有异乎寻常的利润。在很多情况下,高度集中的烟草业和制药业的超额利润总是被当作政治攻击的目标。但是,进一步的研究表明,集中行业的利润率比非集中行业并高不了多少。这一结果是令人惊奇的。而对于那些希望得出最大的公司赢得最大的利润这一结果的人来说,这无疑给他们对大企业的批评造成了很大的困惑。”(140-141)

  其实,只有那些肤浅的批评者才存在此类困惑。不错,例如微软公司1999年的资产总额为224亿美元,营业收入为145亿美元,其利润为45亿美元,似乎其资产利润率并没有高得出奇,其总经营成本高达100亿美元,净成本利润率45%,与10000%的毛利润率之间存在巨大差距。但是,如果看一下微软公司的财务报表可以发现,微软公司的有形资产并不多,它的庞大的资产总额是由于微软股票升值上千倍带来的。设想微软公司是一家不发行股票的私人公司,则其资产利润率就将高达5000%左右,利润将全部为比尔盖茨一人所有。由于股票发行,假设盖茨只占微软股权的1/3,盖茨现在只能享受15亿美元利润。但是盖茨并不亏。首先是资产评估时加入了无形资产成份,盖次的拥有的软件专利及市场前景使实际上也许只有500万美元有形资产(含及技术人员价值)的微软公司被评估为2500万美元。由于评估低于市场预期,股票得以高溢价发行,例如溢价100,盖茨在出售其2/3股权又净得16.7亿美元,其自身拥有的1/3股权价值则膨胀至8.3亿美元。上市后股价继续狂涨至原始价的上千倍,盖茨的个人资产也就膨胀至83亿美元。就这样,极高的资产利润率被极大地稀释了,巨额利润被盖茨、原始股股东、基金、庄家、跟风散户瓜分了。

  由于发行股票,微软获得了巨额资金,这笔资金被投向与软件无关房地产、钢铁、电信等产业,这些产业的利润率远远不及微软主业,这些非软件企业可能构成微软总经营成本的主要成分,却是微软利润的次要成份。这可能是微软总经营成本上升的第一原因。在主业上,微软本来只需要有一支很小的技术队伍维持视窗的版本升级,所费不多,但为了向市场表明微软对主业的重视,微软可能会用高薪招慕一支庞大的技术队伍,使之成为技术神话的载体,这样主业的成本也将比当年视窗第一版的开发费用高无数倍,成为总经营成本上升的第二原因。随着微软把手伸向浏览器及其他互联网软件,引起越来越多的法律纠纷,法律及公共关系费用日益突出,律师、法官、白宫人士、议员、游说人士、媒体也进入微软的支出清单,使其利润进一步遭到侵蚀,成为总经营成本上升的第三原因。巨额收入不仅使微软的外部环境日益复杂,也使其内部事务日益繁多,因此管理层不断膨胀,管理费用不断上升。副总裁们的薪水以千万美元计,而盖茨自己也奢华无度,例如购买专机,开豪华派对,邀请华盛顿政要和华尔街大亨们吃喝玩乐,这些都打入成本,成为总经营成本上升的第四原因。

  如果把上述这些原因都剔除,则经营收入也许会下降至100亿美元,但利润却可能会上升至90亿美元甚至更多。问题是,盖茨一个人要独享这巨额利润是很困难的。如果盖茨不通过种种方式结交金融界、媒体和政要,完全可能有一场公众声讨在等待着盖茨。也许某家报纸或电视台首先发难,指责视窗定价过高,掠夺公众,紧接着以视窗软件具有高度外部性为名,对众参两院立法对视窗进行价格管制,华尔街的大亨们袖手旁观,白宫人士向盖茨一耸双肩表示爱莫能助。或者一场抵制视窗,使用Linux的运动从美国发端,席卷全球。而这时微软内部祸起萧墙,感到分赃不均的高级经理们挺身而出揭发微软黑幕,而技术人员则要求要分享专利收益,向法院提起诉讼控告微软霸占他们的知识产权。这样,比尔·盖茨的好日子就到头了。事实上,由于盖茨是暴发户,还没有来得及在华盛顿构筑好政治代理体系,也缺乏与媒体巨头的良好沟通,当网景公司状告微软利用视窗的垄断地位进行不正当竞争时,盖茨就显得应对乏力,最后不得不取消捆绑浏览器计划。但是“祸兮福之所倚”,通过与网景一战,盖茨已经懂得了华盛顿的重要性,开始系统营建自己的政治和舆论保护网,专栏作家、电视节目主持人、名记者、大报主编、媒体老板,参、众议员、总统、部长及其秘书随员、政党竞选班子成员,还有著名经济学家、社会学家等,这些有头脸的人物都是必须笼络的。

  笼络需要消耗利润,但是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垄断公司在消费者面前是强者,但在复杂的社会政治生态中,却不见得是强者,因此必须充分地浸润上层政治生态,才能确保自身的长远利益。说到底,是专利法(社会强权)赋予微软以巨额利润,而社会强权是由政治生态所确立和变动的。

  不错,垄断性公司本身是社会强权的组成部分,但它只有在与其他强权的互动中才有保持自身的强权地位。例如,最近美国烟草公司面临着一场反烟草社会运动的严重威胁。我们知道,一百多年来,烟草企业凭借其垄断地位一直在获取着超额垄断利润,给社会带来巨额的医疗费用,并造成吸烟者的早亡。但受害者一直没有能够组织起来,提供确切详尽的资料,也没有得力的律师为之辩护,所以烟草公司一直能够为所欲为。但现在受害者组织得非常严密,2000年佛罗里达州一陪审团裁定烟草企业应向因吸烟患病者赔偿1450亿美元。烟草企业慌了手脚,5家美国烟草公司中的3家于2001年5月7日表示,无论上诉结果如何,他们都将向原告支付7.1亿美元,以缓和反烟草运动的攻势,争取社会舆论同情,争取主动权。当社会运动使公司力量处于相对劣势时,例如五、六十年代社会运动高涨,工人和其他社会力量在政治生态中占据主导性地位时,大老板们就必须交纳最高达70%-98%的累进所得税,而且不能随意解雇工人,不能随意制定工资政策。在北欧国家,迄今为止,情况大体依然如此,虽然社会民主党的力量已经有所削弱。

  所有这一切都说明,垄断公司的确在获取着巨额利润,只是这部分利润被各种社会政治力量所分享,并且成为垄断性公司的巨大政治影响的源泉。因此,要使垄断性公司服务于社会大众利益,唯一的可能性也只有靠民主政治框架组织社会运动,改变对垄断性公司有利的政治生态。

上一篇:第22章 企业如何定价

下一篇:第24章 投机、赌博和市场经济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一、无法回避的人 - 来自《当代哲人李正天》

这样一些事实,已经足以让那些叹惜化为灰烬。但是,话并没有说完。就是这样一个人,当世界名牌大学以很优厚的待遇发函邀请他出国讲授美学时,当同意他出国的领导人个个签名,敢于承担责任的时候,是谁,不负责任地盖上一个不同意派出的公章,没有任何人签字,让人无法追究?同样是这个人,只要记者报导有关他的消息,甚至文章中出现他的名字,镜头中出现他的形象,都会受到上面的追查和关注。这些人是否还认为当年他们反对民主与法治是正确的,是否还认为当年中国共产党按“三中全会”的精神为他平反是错误的?尽管如此,他仍坚持关注中国乃至当今世界社……去看看 

第六章 论自觉运动的内在开端 - 来自《利维坦》

——(通称激情);以及表示这些开端的术语     动物有两种特有的运动。一种被称为生命运动,从出生起就开始,而且终生不间断;如血液的流通、脉搏、呼吸、消化、营养、排泄等过程便属于这一类。这种运动无需构想帮助。另一种运动是动物运动,又称为自觉运动;按照首先在心中想好的方式行走,说话、移动肢体等便属于这类运动。感觉是人类身体的器官和内在部分中的运动,是由我们所看到或听到的事物的作用引起的。幻象是这类运动在感觉之后所留下的痕迹。这两点在第一章和第二章中已经讲过了。因为行走、说话等自觉运动始终要取决于事……去看看 

第二章 自由 - 来自《重申自由主义》

一、“我行我素”  我们不妨不嫌赘叙,回过头来想一下,为什么自由本身不能独自作为目标,为什么它必须受到一套合适的规则的约束。事实上,这些规则的性质如何,是政治理论最有争议的问题之一。  我们读到一段有关俄国农民的描述,他肯定不是被过多自由所惯坏了的:  他最朝思暮想的,就是能够完全地、不负责任地自由。对于这个理想状态,他用的词就是 volia,这个词指的是‘我行我素’。能够volia,就意味着可以放纵:可以狂欢,可以痛饮,可以把东西烧掉……。文学批评家维萨里昂·别林斯基……曾一针见血地说:  我们的老百姓把自由理解……去看看 

第十三章 海闻:以才通世,从北大到全国的影响力 - 来自《中国高层新智囊》

海闻,北京大学校长助理,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教授,北京大学卫生政策与管理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西方经济学专业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经济学学士,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经济学博士。曾任美国加州大学经济系讲师、美国福特路易斯学院商学院经济系助教、副教授(终身职)。在美国期间,曾担任中国留美经济学会会长。主要研究领域为国际经济学和发展经济学,曾主持编写《经济学译丛》《国际经济学译丛》《现代工商管理丛书》等教科书系列。   人民币升值并不一定能够解决美国的经济问题,直接解决美国的贸易逆差比逼迫人民币升……去看看 

第五章 致命的自负 - 来自《致命的自负》

传统道德无法满足理性主义的要求  前面提到的四条要求——凡是没有得到科学证实的,或没有被充分理解的,或目的缺少充分说明的,或有些不为人知的后果的,都是不合乎理性的——十分符合建构论理性主义和社会主义思想的口味。这两种立场本身,都来自一种对人类合作的扩展秩序的机械论的或物理主义的解释,即来自对秩序的这样一种理解:只要能够掌握团体中的成员所知道的全部事实,人们就可以对一个群体进行安排或控制。然而扩展秩序不是、也不可能是这样的秩序。  因此我愿意事先承认,传统道德和资本主义的大多数信条、制度和行为方……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