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吃的食物

本章总计 11837

对保健的殷切需求
————————

  今天大家对保健有殷切需求及保健市场方兴未艾的主要原因,在于现代人的饮食出现了严重问题。
  亚当和夏娃从不必为食物操心,根据《圣经》记载,伊甸园(Garden of Eden)随处可见“让人赏心悦目和可充当可口食物的果树”。后来,因为夏娃偷尝苹果,大地受到诅咒,从此只能卖力工作才能生产食物。

  从此,找寻食物养家糊口就成了人类的生活重心。但什么样的东西才算食物?什么又是人类所必需的?

  除了享受食物美味外,人类需要食物还有三项理由:

  一、 能量(Energy)

  提供体能劳动和心、肺与其它器官运转所需的燃料(热量)。

  二、 建构(Building blocks)

  提供制造血液、皮肤、骨骼、毛发和体内器官所需的原料(例如蛋白质、矿物质);人体每天、每月都不断有细胞新生更替。

  三、 触媒剂(Catalysts)

  提供把食物转换为能量和人体器官、化学反应所需的化学物质(例如维生素、酵素和矿物质)。

  人类每隔几小时就需要食物补充能量,而且每天或每半天就需要特定的食物维持建构和触媒的运转。当人体需要补充能量时,立即会产生饥饿感的生理反应。不幸的是,人体往往要等到生病之后才知道缺乏建构或触媒所需的物质。

  人基于本能也会寻找能量含量最高的食物,能量含量高的食物(例如糖、脂肪)一般都比较美味可口。

  食物业者对人体的生物设定了若指掌,是造成今天已开发国家肥胖和不健康的主因。

  提起健康,比起欧洲或亚洲其它已开发国家,美国可说敬陪末座,美国不但最肥胖,而且医疗费用是这些国家的3倍。肥胖不仅造成医疗成本悬殊差异,同时因为健康不佳造成生活品质低落,生活郁闷不快乐。这一切都得归咎于不良的饮食习惯。

  食物两大问题

  多数美国人的饮食有两大问题:

  一、饮食过量,61%的国民超重。

  二、多数人对身体建构和触媒所需的食物摄取量不足。

  在了解超重和营养失调两大问题的起因,及治疗这些问题所带来的商机之前,应该先认识人体是如何将食物转换成能量和生命的物质。

  所有食物都含有一项以上的营养素:

  ■水

  ■碳水化合物(含于糖、面包等)

  ■脂质(含于脂肪、油等)

  ■蛋白质(含于肉、鱼、蛋、等)

  ■维生素(含于青菜、水果等)

  ■矿物质(含于青菜、水果等)

  食物进入口中,以牙齿咀嚼和唾液中的酵素分解食物时,整个消化流程就已经开始。接着,肠胃中的化学物质开始运作消化食物成六大营养素。

水的商机
————

  人体60%是由水构成,每天至少需要两夸脱(约1.9公斤)的水。估计全美约75%的人长期脱水和37%的人误把口渴当成饥饿。人体只要流失2%的水就会造成疲倦和心神失常。如果每天喝下5大杯水作为预防性措施,可以降低45%结肠癌、79%乳癌和50%膀胱癌的罹患风险。

  在不影响每日最低水量摄取的前题下,应该尽量避免用餐时喝水。因为胃中的化学物质被水稀释后作用变小,而且会造成珍贵的营养素被冲走而无法被人体吸收。

  我每天为了喝足够的水,尤其避免只在用餐时喝水,随身携带一个叫作驼峰(Camelbak)的小型柔软的背包,里头放着一个附有塑料吸管的水壶。我习惯装上3公升的蒸馏饮用水,在骑自行车、开车、走路或任何场合都可以随手取来饮用。我在家里和办公室的每一个水槽都装设滤水器或逆渗透的设备,如此一来随时随地都有干净的饮用水。最简单的保健商机就是随时随地提供消费者干净、健康的饮用水。

  现代食品创造保健商机

  虽然粮食生产技术一日千里,但我们对基本营养的认识才处于启蒙阶段。许多食品科学家和工程师对于蛋白质、维生素和矿物质的需求仍一知半解,更不必说一般社会大众了。每家食品厂商竞相制造比对手更可口、保存期限更长和不受微生物污染的食物。

  回顾这段过程,我们不得不佩服食品业者完成的使命。二次大战结束时,多数美国人并不知道加工和快餐品。但到了20世纪末,加工和快餐品的销售额已经主宰美国1兆美元食品产业。

  虽然食品业让每个人摄取足够的基本热量,却在不知不觉中危害个人的健康。

  食品业者为了增添产品的美味,而添加脂肪。食品愈可口,消费者购买的愈多;消费者买的愈多就愈胖;消费者愈胖,每天就能消耗更多的食物,如此循环不已。

  业者以杀菌或高热的方式处理食物,以避免产品受到污染。市面上的所有罐头食品和牛奶、果汁都是经过杀菌处理的。但不幸地,食品经过高温加热,及在罐头和其它真空包装长期贮存后,原有的维生素和矿物质都被破坏殆尽。一般来说,罐头和其它类的加工食品并不会破坏蛋白质、脂质和碳水化合物。

  业者为了增加产品的保存期限(和安全性),而在食物中添加大量防腐剂,像钠和一串令人眼花缭乱的所谓“安全量”的化学成份。一个标准成年人每天约需500毫克的钠,一般天然食物已足供所需。但由于加工食品普遍添加盐,所以美国成年人的钠摄取量是基本需求量的10到14倍。我们的味蕾因加工食品而钝化,所有天然、未加工食物吃起来显得淡而无味。此外,盐更是造成高血压的元凶。高血压容易引起中风、心脏病和肾衰竭。

  业者为了吸引消费者,通常都会以化学方法改变口味。如此一来,消费者对他们的单一产品嗜食成瘾,成为死忠受用者,而丧失身体寻找各类所需食物的本能。

问题的核心:空热量
—————————

  以上种种原因造成今天美国食品充斥着营养专家所谓的空热量(empty calories)食物,含有高热量,却少量(或缺乏)基本维生素、矿物质和蛋白质的食物。

  人体如果要避免发胖,每天就只能摄取2200大卡到2900大卡的热量,但这些热量一定要含有身体所需的蛋白质、维生素、矿物质和有益的脂肪。但只要看看加工食品上的营养成份标示,就可以知道,现代人在吃下热量的同时却又缺少哪些营养素。

  一罐汽水含有140大卡的空热量(38毫克的糖、70毫克的钠、添加咖啡因、各种防腐剂,完全缺乏蛋白质、维生素和矿物质)。一份标准快餐的热量高达1000大卡以上,而只有微量的维生素或矿物质。一份1盎司的雷氏(Lay’s)薯条含有230大卡的空热量和270毫克的钠。

  但这些食品最糟的还不是缺少什么,而是多加了什么,大多数空热量食品为了更美味可口而添加大量的脂肪。一份健康食物的热量应该20%来自脂肪(每克脂肪含有9大卡热量),其余则来自碳水化合物和蛋白质。一份麦当劳大汉堡含有810大卡热量,其中高达490大卡热量(55克或61%)来自脂肪。就算没有吃下中包薯条(含有450大卡热量和22克的脂肪),汉堡中55克的脂肪是一天的正常摄取量,而且也不应该完全从一种食物摄取。现在一般美国人每周吃下3个汉堡和4份薯条。

  相反地,天然(未加工)食品含有丰富的热量、维生素、矿物质和低量的脂肪。

  水果含有丰富的碳水化合物、维生素和矿物质,而且几乎没有脂肪。一根香蕉的热量是103大卡,零脂肪。新鲜蔬菜含有大量的维生素、少量的蛋白质,而且几乎零脂肪。一把甘蓝菜含有5克的蛋白质,没有脂肪。而一颗中等马铃薯含有100大卡的热量和6克的蛋白质,没有脂肪。而且,一般人吃下天然食物后会觉得淡而无味,所以会自动找寻其它的天然食物——含有各种不同身体所需的维生素和矿物质的食物。

  鱼肉、牛肉和鸡肉含有丰富的蛋白质、维生素、矿物质,没有碳水化合物,但脂肪含量差异很大。一份6盎司的鱼(大型比目鱼)含有35克的蛋白质和2克脂肪。一份6盎司牛排(肋排)含有39克蛋白质,但脂肪含量却高达55克。一份6盎司鸡肉含有46克的蛋白质和25克的脂肪。

  遗憾的是,我们的饮食内容不但和远祖相去甚远,和上一辈的也有很大差异。以前三餐都在家里用新鲜食物料理,而且不含过量的脂肪、盐或化学防腐剂。

  但现代人都忙得没空用新鲜素材准备食物,只好购买部分或完全调理好的食物,以大量脂肪、糖、钠和化学添加物加工处理的食物。

  在外用餐(餐厅、外带快餐)的人口比例自1970年以来成长50%以上。外头的餐饮和家中准备的食物相较之下,脂肪和钠的含量较高,而维生素和矿物质的含量较低。讽刺的是,原先人体的生物设定对脂肪口味有偏好,是为了史前时代人类的生存,现在却成了人类健康问题的祸首。

  经济与贪婪

  投入保健事业的企业家应该牢记,虽然从事后分析,业者操弄食物供应似乎为害匪浅,但相信没有一位业者是存心害人的。

  企业家和商人在食物中添加脂肪是为了使食品吃起来更美味可口,而不是要让人变得超重和肥胖。他们制造罐头食品和加工食物是为了增加保存期限,不是为了降低维生素和矿物质含量,影响健康。厂商用氢处理油是为了让食物色泽较佳,可以在超市摆久一点,倒不是为了把好脂肪转换成坏脂肪,提高罹患心脏病的机会。不幸的是,由于经济法则让问题恶化,因为成千上万的厂商都模仿相同的作法,对食物供应产生相同的效果,看来就像有桩恶毒的阴谋在背后操控。

  消费者因为口味被惯坏和营养认知不足,所以厂商顺势推出满足消费者不当需求的产品。第四章将探讨,消费者因为观念的矫正和信息的完全,将衍生出对保健产品的新需求,食品业者也同样顺势藉此解决前人所遗留下来的问题。再者,原本让保健问题雪上加霜的经济法则现在也同样适用。每个食物供应链的供货商都将被迫推出加入保健的产品,否则就只有被淘汰。

  虽然现代的食物供应让人忧心忡忡,但同时也为保健产业带来庞大的机会,提供消费者健康的食物和饮食补充品,以解决现代食物供应的问题。

  行动方案

  1.分析你所选的三项保健事业将如何改变食物供应。

  2.分析普遍性的肥胖对于你的三项保健事业有何影响。

  3.分析你的三项保健事业对热量的影响,包括消费者摄取的热量和燃烧的热量。

  4.思考这三项保健事业是否有助于大家建立正确的饮食观念。根据你自己对这些问题的答案,重新思考调整三项不同的保健商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