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图书

黄仁宇这部书以短短的二十余万字的篇幅,勾画了整个中国历史长达数千年的全貌。但是,他不是以其短、或未能对于历史的人物与事件细细地加以描述来显示其“大历史”的特点的。大历史之为“大”历史的理由在于,作者一改以往中国历史学家的著述进路,不以史料的堆砌为著述的目的,也不以单一历史事件的描述为著作的主要关注点,更不以对接近作者时代的历史大事的欢呼喝彩为能事。在著作的意图上,首先确立起一个大意向,“利用归纳法将现有的史料高度的压缩,先构成一个简明而前后连贯的纲领,和西欧与美国史有了互相比较的幅度与层次,”然后去做进一步的研究。可见,这种“大”历史的著述方式,注重的是对历史宏观线条的勾画,注重的是历史本身相沿成型(即汤因比所说的文明类型,或斯宾格勒所说的文化形态)的状描,并且是在区域历史的相互比较中凸现其历史特质。这种历史著述,固然没有引经据典满篇考证那样的学理感,没有继承传统史学用以佐政或臧否人物的用途,但是却可以使我们免除习史的价值负累。因此,我们不必将历史读作“资治通鉴”,不必将历史认作弘扬某种道德理念的工具。跳出历史“应当如是”的价值旋流,满足今天人们习史对历史“何以如是”的因果关系的好奇心。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跋 - 来自《文革流浪》

1998年10月6日。西安。一个美好的秋日。大清早我与旅京作家丁晓禾(江湖人称 “西尔枭”)、贵州人民出版社副总编莫贵阳急匆匆走出寄身的东方宾馆,打的直奔位于大莲池的市文联。时代文艺出版社总编王金亭和编辑室主任安春海从另一地出发,也往相约之地赶,为的是与在老西安某个角落潜藏多日,被一帮前来参加第九届全国书市的朋友掘地三尺驱赶出来的文虫贾平凹见面。两天来一直充当内线卧底的《美文》前副主编宋丛敏,也早早在门脸颇为寒枪的市文联门口恭候一干朋友,他的脸上倒是总映着西安的太阳,给我心里投去一团明朗和温暖。每次到……去看看

社会契约论 第二卷 - 来自《社会契约论》

第一章 论主权是不可转让的  以上所确立的原则之首先的而又最重要的结果,便是唯有公意才能够按照国家创制的目的,即公共幸福,来指导国家的各种力量;因为,如果说个别利益的对立使得社会的建立成为必要,那末,就正是这些个别利益的一致才使得社会的建立成为可能。正是这些不同利益的共同之点,才形成了社会的联系;如果所有这些利益彼此并不具有某些一致之点的话,那末就没有任何社会可以存在了。因此,治理社会就应当完全根据这种共同的利益。  因此我要说:主权既然不外是公意的运用,所以就永远不能转让;并且主权者既然只不过是一个集……去看看

04 - 来自《追日》

所有这些,布风都没有丝毫觉察。他跟王晓是同学,可在校时他们分别在两个圈子里,所以说同学也只是一般的同学而已,再说,同学当了大官,这是人家的造化,与你布风何干?你自己一不小心也踏进了官场,也是身不由己,但至少他当县长时王晓还没有调过来,就是说,他的从政与老同学无关。他讨厌那种谁当了官就说和谁是老同学的人。一个大学上万人,万人中能不出一个官?那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人全都称是官的同学,真是无聊得很。有一回同一个大学的隔了好几届的人找来说他跟王晓是“同学”,要他帮着转一个户口,他冷鼻子一笑说,那么你去找你的老同学吧!   听……去看看

第05章 回家 - 来自《我的美国之路》

诺曼·洛克威尔的经典油画作品之一名为《回家的美国兵》,第二次世界大战刚结束不久就刊登在《星期六晚邮报》的封面上。画上一个年轻的士兵手提行李袋,刚刚回到老家。他全家,包括狗在内,跑出来迎接;一位漂亮的姑娘羞怯地等在拐角处;满面笑容的邻居们将身子探出门口和窗外;孩子们从树上向他挥手致意,欢迎凯旋的英雄。1963年我从越南归来时可不是这般情景。   我走出伯明翰机场时,只有一个人在等我。她看上去十分美丽,亦似曾相识。若是两个人相识仅有一年,接着又分开了一年,即便是夫妻,也会有些陌生。尽管我敢肯定她也在暗忖,这个人……去看看

美国驻法武官沃尔特斯将军的秘密使命;半夜营救基辛格;你告诉他们,这件事涉及一个女人…… - 来自《毛泽东尼克松在1972》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法国大使馆在巴黎市中心的乔治五世大街上。这儿地处闹市,引人注目。大使官邱在市郊纳伊区城堡街,这是一处诺曼第庄园式宽敞而富丽的建筑;住宅四周是花园,花园周围有高墙,临街的一面还钉有金属板栅栏以防路人窥视。纳伊区有好些国家的外交公寓。美国使节的公寓也在这儿,离中国人的住所不远。  按照基辛格第一次访华时双方商定,在巴黎由美国武官沃尔特斯将军与中国驻法大使黄镇建立联系渠道。为了避免招人眼目,双方决定不在闹市区的大使馆来往,而在郊区的寓所进行接触。好在俩人住处相隔不远,可以以步代车。步行……去看看

第九章:挺立潮头,迎接挑战 - 来自《外资与中国的过去现在未来》

在世纪之交,人们谈论最多的话题之一就是全球化,国内外出版和发表的各种各样的书籍和文章数不胜数。的确,不论人们的理解有多么不同,全球化是当今时代的主要特征,却是毫无疑问的事实。说到底,全球化涉及的是每个国家如何融入国际社会的问题。鸦片战争后的100年、新中国成立后的30年、对外开放后的20多年,从成败得失的不同角度说明了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如今已成为一股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的全球化,既为中国进一步融入国际社会、走向世界创造了空前的机遇,也对正在建设着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提出了严峻的挑战。如何使外资这座桥……去看看

第六章 消费者行为理论 - 来自《经济学方法论》

一、导言   现在,我们要把我们的方法论知识,运用于实际评价经济理论。在这过程中,我们必须总是从叙述波普的所谓“问题状态”开始,这些“问题状态”被那种理论假定为一种答案。这种明显的事情,常常容易忘得一干二净。接下来我们必须确定的是,理论实际预言的是什么。这也是一种太明显的事情,然而,正如我们所要看到的,对于回答者来说,它很可能是个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既然我们已经走了那么远,我们就必须努力评价理论的预言中的证据,除非无视作为这些预言基础的“解释”的性质。那么理论是否提供一种因果方法,以使我们从经济活动参与……去看看

基辛格按计划要装病,想不到真的肚子疼了。他说,我这个凡人竟然如此放肆,天神决意要惩罚我一下。” - 来自《毛泽东尼克松在1972》

一架波音707飞机在太平洋上空飞行。  机舱里挤满了各种电子设备。一眼就看出,这不是客机,是一架军用战术指挥飞机。座椅并不舒服。基辛格带的随行人员有助手温斯顿·洛德,年纪轻,笔头快,博学多才;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中国问题专家约翰·霍尔德里奇,职业外交官,会讲中国话,曾在美国驻香港总领事馆和东南亚其他地方工作过;亚洲问题专家理查德·斯迈泽,公认是国务院主要的日本问题专家;还有特工人员约翰·雷迪和加里·麦克劳德。长得块头很大的霍尔德里奇挤在机舱里很不舒服,不满地抱怨:“窝囊!怎么坐这样的一架破飞机。哪象代表美国去执……去看看

第廿三章 - 来自《骗官》

群芳竞艳,万木争荣。春天的汉州古城显得分外妖娆。陈旧的青砖围出一个巨大的院子,院子里面是一幢连一幢的半新楼房和一片片的绿草地。这些,看起来都很普通。只是,大院门口摆着两只高高的木台。木台上站着两名年轻的武警,看上去神色庄重,透出几分威严。他们左右两旁挂着几块牌子,上面分别写着省委、省政府、省人大、省政协、省纪委的全称。省委大楼四楼的一个办公室里,正在召开省纪委常委会。主持会议的省纪委副书记兼省监察厅厅长林云深环顾了一下各位常委,说:“今天的会议还有一个重要的议题,就是准备另外增设一个案件检查室。”……去看看

十 走向世界 - 来自《周恩来传》

早在1936年,周恩来在陕北就接待过突破国民党的封锁访问延安的美国记者埃德加. 斯诺等国际友人,向他们介绍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解放区的情况。抗战开始后,周恩来代表中国共产党在武汉、重庆、南京、上海广泛接触了外国使节、记者、学者、政界人士、国际友人和各种援华国际组织的代表,进行对外交涉和宣传工作。特别是在先与赫尔利后与马歇尔进行的复杂而尖锐的交涉斗争中,积累了丰富的对外工作和斗争的经验,为中国共产党而后的对外的战略策略思想和基本方针政策的制定,以及新中国的外交,打下了初步基础。中华人民共和国一成立,周恩……去看看

第七十五篇 行政首脑之缔约权 - 来自《联邦党人文集》

   2009/10/01
为《独立日报》撰写第七十五篇(汉密尔顿)致纽约州人民:总统“根据或征得参议院之意见并取得其同意,有权缔结条约,惟需有该院出席议员三分之二之赞同。”尽管持各种不同意见的反对者对此项规定曾进行颇为强烈的攻击,笔者仍不惜公开表示其坚定看法:此项规定为整个草案中最为精心考虑、绝然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一种反对意见颇为陈旧,认为此项规定使权力混淆不清。持此意见的某些人认为总统应单独拥有缔约权;另一些人则认为此权应单独委之于参议院。另一种反对意见指责此项规定使缔约工作仅限于少数人参与。持此意见的一部分人认为……去看看

1985—1986年 “少说多干” - 来自《江泽民传》

   2009/10/01
“上海”的字面意思就是“在海上”,城市坐落于中国东海沿岸,长江入海口以南。20世纪早期,上海是亚洲最繁华的都市,也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国际化城市及金融贸易中心,超过东京和香港这些新崛起的城市,被称为“东方明珠”、“中国的巴黎”和“冒险家的乐园”。但是,到了20世纪80年代,上海跌入低谷。从日本侵略和中国内战到中央计划体制和“文化大革命”,众多事件共同作用,使这个以前的重要都市成了一座孤立和破落的老城。  甚至在邓小平开始改革之后(上海从未被划定为经济特区),进展仍然缓慢。而其他地区,特别是华南的广东省却正以非凡的……去看看

32 贫贱夫妻百事哀(Ⅱ) - 来自《九死一生》

一   1964年盛夏,劳教所从德胜门外的土城子,搬到安定门外原少管所的电网铁丝网大 院。在7月15日的接见之后,劳教所的队长竟让我跟着潘雪媛回家看孩子,叫第二天下 午回所,这是我和雪媛所没有料到的。在欣喜之余,我从家里回所时带了一些炒面,与 原中央美院教授高庄等人分而食之。这被“积极分子”悄悄地汇报给队长。队长说“这 是搞‘拉拢’,是违反劳教所所规的行为”,不但不准我再回家,连每月15日的接见, 也只收下雪媛送来的鞋袜,而不让我和她见面,“以示惩戒”。雪媛只得非常失望地踽 踽而归。   这样,我与雪媛相隔十个月才见了……去看看

权力意志 第八节 - 来自《权力意志》

〈646〉   类比,譬如,同我们的记忆类比,还有另一种与遗传、发展和形式有关的、引人注 目的记忆。属于我们的发明和试验的,还有一种运用于新目的的工具的发明,等等。   我们称之为“意识”的东西,对我们的基本保存过程和成长过程是不负责的;也许 没有任何一个头脑会长得如此灵敏,以致有能力构思除机器以外的任何东西——任何有 机过程都远远胜过机器。   〈494〉   我们的“认识”不可能超过仅够保存生命的水准。形态学告诉我们,智慧、神经以 及大脑的发育同营养障碍成怎样的比例。   〈630〉   我小心翼翼,免得谈起……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