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十字军的战争》

  自11世纪末至13世纪下半叶,西方基督教世界在教皇的号召下,以从东方异教徒手中夺回圣地为借口,对地中海东部的中、近东地区进行了前后间断或持续性的、近两百年的战争。参加这些战争的基督徒身缀红十字标记,故称十字军。 虽然名义上这种战争是宗教性的,但是其实质是西方封建社会向外扩张和获得财富的手段;说其挂羊头卖狗肉可能有些过分,但是宗教的确为它披上一层欺骗世人与愚弄信众的光环。无论从战争对当地人民生活所产生的破坏,还是从战争的过程来看,十字军战争都是非正义的、彻头彻尾的侵略战争。即使在当今十字军的后代处于经济强势和政治霸权地位的时候,他们对这场战争的“正义”性也是羞于启齿的。

  一些西方历史学家例如诺曼·坎特,试图把十字军战争的原因归结为穆斯林在西班牙的存在,但是这很难令人信服。穆斯林是在公元八世纪初进入伊比利亚半岛的,不久便在那里建立了摩尔人的文明。这无疑是处于黑暗之中的欧洲少有的一些光明。当伦敦还是一个破旧的村落的时候,伊比利亚半岛已经拥有欧洲第一盏路灯、最发达的灌溉系统和最大的图书馆了。很难想象,一方面西方最好学的基督徒例如英国人罗杰·贝肯等人,云集到西班牙学习摩尔人的科学知识,而另一方面,十字军需要通过发动对东方的战争来结束穆斯林在西班牙的存在。其实讨伐异教徒不过是西方基督教世界的一块幌子。当西班牙最后一处摩尔人的堡垒在1492年被攻克之后,他们甚至连讨伐异教徒的幌子都不用戴,便在美洲、非洲、亚洲,在世界上他们能够去的任何地方继续杀人。

  不仅穆斯林是十字军侵略战争的受害者,犹太人甚至许多基督徒也惨遭十字军的屠杀和洗劫。例如,第四次十字军战争就不幸成为君士坦丁堡的劫难日,野蛮的十字军窃贼把这座拜占廷的历史、宗教名城糟蹋的面目全非,珍贵的宗教器物和历史文物被装进他们的背囊(即使今天罗马天主教会或其分支仍保有某些此类宗教器物和历史文物);此劫过后,拜占廷帝国元气大伤,势力不复从前,而巴勒斯坦,他们(十字军)则是连影子都未见到。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十字军的来源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1993年 “我们将向全世界证明我们是可信赖的” - 来自《江泽民传》

尽管有些人仍然认为这位党的总书记只是个过渡人物,但这种看法已经开始发生改变。“江泽民可能不像大多数人以为的那样,”资深的美国中国问题学者鲍大可说道,“中国的政权接替也不会像许多中国问题专家预计的那样突然和剧烈。”  江泽民采取了一系列战略行动巩固自己不断上升的政治实力。在一次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江下令广泛印发邓小平的讲话。他召集了一次研究制定国防战略的秘密会议,参加人员包括总参军官和各军区司令。但其深层目的是在最近影响深远的人事变动后确保军队的忠诚。  此外,江不动声色地大大扩展了国家安……去看看 

第三三首 - 来自《神曲》

乌哥利诺伯爵那个罪人从那可怕的食物上抬起嘴巴,把嘴巴在头发上擦了擦,那正是长在被他啃烂的后脑壳上的头发。接着,他开言道:“你希望我把那绝望之痛重述一番,而这痛苦是如此压抑着我的心田,只要一想起,未经讲述,我就先肝肠断痛但是,我的话语若是一些种子,能结出果实,揭露我所啃齿的那叛贼的丑事,你就会看到我泪水滂沱,追述往事。我不知你是谁,也不知你如何来到这地下;但听你讲话,我便觉得,你似乎是地道的佛罗伦萨人。你想必知道,我就是乌哥利诺伯爵,此人则是鲁吉埃里大主教:现在我就要告诉你:我为何是他如此残暴的近邻。正由于他用心……去看看 

第九章 “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文学 - 来自《中国当代文学史》

第一节 "文化大革命"对文学的摧残及"文革"期间的地下文学活动   “文化大革命”,全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这是一场在中国现代历史上空前的政治运动,它从1966年开始到1976年结束,历时整整十年,其对中国政治、经济和文化造成了极其深远的破坏性影响,文学当然在此之列,知识分子在这场运动中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因为文化大革命从一开始就以文学艺术作为其主要批判领域,虽然在它的背后有着更为险恶的政治权力斗争作为枢纽。   1966年5 月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和同年8 月的八届十一中全会,是文化大革命全面发动的标志……去看看 

4-13 有上千种方法可以释放别人心中的喜悦 - 来自《与神对话》

我离开了郡府后,在一所学校里任职。十年后到西岸与伊莉沙白·库布勒罗斯博士(Elizabethkuber-ross)共事,又十八个月后在圣地牙哥开始我自己的广告公司。由于泰莉·寇尔威提克(TerryCole-Whittaler)的牧师团雇我,所以两年后我又迁到华盛顿,移居波特兰,然后到南奥立岗,在那儿我结果变得一穷二白,过着露宿的生涯。接着在广播的脱口秀主持人,写了《与神对话》三部曲,从此以后平步青云,直到如今。好了,我遵守了我的诺言,现在轮到你遵守你的了。我想大家想要知道的比那要更多一点吧!不,他们不要。他们想听你说。他们要你遵守你的诺言。没问题我……去看看 

第23章 拜伦 - 来自《西方哲学史(卷三)》

十九世纪和现在的时代比较起来,显得理性、进步而满足;然而当代的一些和这相反的性质,在自由主义的乐观时期也是许多最出色的人物所具有的。如果我们不把人作为艺术家或发现者来看,不作为投合或不投合自己的口味的人来看,而是当作一种力量,当作社会结构、价值判断或理智见解的变化原因来考察,便觉得由于最近的事态发展,我们的评价不得不重新大大调整一番,有些人不如已往看来重要了,而有些人却比已往看来重要了。在比已往看来重要的人当中,拜伦应有一个崇高的位置。在欧洲大陆上,这种看法不会显得出人意料,但是在英语世界,大家可能认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