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版序

 《东晋门阀政治》

本书第二版曾作较多修改,但当动而来不及动的还有不少。也有些不妥的地方当时忽略了,是以后陆续发现的。所以我趁这次刊印机会,细读一过,随读随改,才有这个第三版修订本问世。

本书第二版刊行之后,又见到一些国内和国外同行所写的书评,也听到不少口头评骘意见。这说明本书还继续受到史学界同行的关注,因而也推动我为本书再加一把劲,以报同行厚爱。几年以来,不少学者把阅读本书中见到的问题,细大不捐,随时告诉我。膝昭宗先生不惮烦劳,细核全书,多所諟正。这些都是我修订本书的重要参考。我衷心感谢同行学者的关怀,并继续盼望热心指教。

作者

一九九四年八月

上一篇:第二版序

下一篇:释“王与马共天下”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三章 由民主主义者转变为共产主义者 - 来自《林伯渠传》

一个早期的共产党员  林伯渠世界观的转变,也和中国许多先进分子一样,是在俄国十月革命影响下开始的。但是,在此之前,却也有一些促使他思想转变的潜在因素。他第一次留学东京,正是日本早期社会主义思潮澎湃的年代。一九○三年,林伯渠的湘西老乡赵必振把日本福井准造的《近世社会主义》译成中文,详细介绍了马克思的生平和学说。一九○四年,日本早期社会主义者幸德秋水宣传马克思主义、轰动一时的名著《社会主义神髓》一问世,很快就被翻成几种汉文译本,在中国留学生界广泛流传。其后两年,孙中山组织的同盟会在东京出版的机关刊物《……去看看 

第九章 江西受困 9、邹半孔出卖奇计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原来说话的人,正是彭寿颐。他走前一步,说:“寿颐蒙恩师重用,并无尺寸之功。前错用赵有声,几给恩师带来大麻烦,学生前去九江下书,以赎前愆。”  曾国藩说:“林启容是贼中死党,不一定能被言辞所动,你此去或有不测风险。”  彭寿颐说:“大不了一死耳!学生幼读诗书,粗知大义,杀身成仁,正志士之归宿。”  曾国藩抚着寿颐肩膀亲切地说:“江西读书人都如足下,长毛不足平。”曾国藩当即修书一封。彭寿颐带着信,飞马出了南康城。在九江城外见过李续宾后,只身来到永和门外。守城卫兵拦住,喝道:“……去看看 

没有破产的行业,只有破产的企业 - 来自《细节决定成败》

上海地铁二号线和一号线的差距  有一次,与从德国回来的一位“海龟”朋友聊天时,我自然问起了他留德的感受,并问他对德人印象最深的是什么。他说:就是德人的严谨,德国人对任何工作细节的关注。他说了令我吃惊的一件事:现在德国的高速公路有的还是希特勒时代修筑的。  这让我想起了许多工程问题。京深高速公路刚修了几年,看看有多少路段在修修补补,是我们的设备不够先进吗?不是。据我所知,我们的许多建筑施工单位用的都是一流的进口设备,我们的差距其实就在我们的思想里。坐过上海地铁的人,一定都知道上海地铁二号线的故事。  ……去看看 

第一部分 遍地社区 - 来自《美国人:民主历程》

“当你到达那里,那里不再有异乡。”——格特鲁德·斯但  美国人伸出手去,彼此接触。一种新的文明找到了把人们结合在一起的新途径——它越来越少地凭藉教义或信仰、凭藉传统或地域,而越来越多地凭藉共同的努力和共同的经验、凭藉与日常生活有关的组织、凭藉人们认识自身的方式。如今,美国人之结合在一起,与其说靠希望,不如说靠企术,靠他们制出的和买到的东西,以及靠他们如何认识每一种事物。他们给自己所企求和所拥有的事物(甚至给他们自己)起了新的名称,凭着这些名称,他们结合在一起了。这些无所不在的社区不断流动变迁,超越了时……去看看 

第四章 天命与人事(下) - 来自《统一与分裂》

游牧民族的贡献   北方的情况与南方有很大差异。   战国后期,北方的赵、燕二国的北界已经推进到今内蒙古的阴山山脉和东北的辽河中游。秦朝将其西北界推进到了今宁夏、甘肃的黄河一线,西汉进而扩展到河西走廊和河、泊地区。直到清朝以前,中原王朝的正式行政区域除了隋唐一度到过今新疆东部外,大致没有超出这一界线,即使在实际控制区已经超出这一范围时也是如此。但以东北或北方为基地的政权如渤海、契丹(辽)、金、蒙古(元)、后金(清),却可以在蒙古高原至松花江流域设置州县。这一点显然无法仅仅用地理条件和产业分布来解释,而只……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