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图书

威森塔尔给全人类提出了一个严峻的问题:你是否能宽恕一个如此深地伤害过你的人?你是否有权利代表别的人来宽恕一个凶手?对罪恶和罪人该如何区分?一个人是否应一辈子担当自己的罪过?良心是来自宗教还是人的本性?如此等等,这些问题没有标准答案,但每一个人都应想想这些问题,自问:自己能做到吗?威森塔尔还在集中营时就已经想到了这个问题。实际上这些问题直接关系到每一个人,每一个世代,只要还有战争,还有人与人之间的伤害和党同伐异,还有不容异己,那么这些问题就值得哲学家们和普通的人们不断地去思考。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五次发脾气 - 来自《走下圣坛的周恩来》

不要误会总理没脾气,他脾气大发时也是足够“吓”人的。要讲至情至性奔放不羁的周恩来,就不能不讲讲我所见过的至今记忆鲜明如初的他的五次发脾气。   若是对敌斗争,无论怎样愤怒,怎样激烈,都不能叫作发脾气。“发脾气”在这里特定地是指对同志、对朋友,对身边所亲近的人表现出激烈的情绪、批评,甚至训斥……   我们曾经在总理身边工作过的同志相聚时,常谈及现在回忆和描写总理的影视作品、文学作品及回忆录,都感到缺了什么,就是没反映出总理严厉的一面。   总理个人的基本色调是温文尔雅,和蔼可亲,但决不缺少严厉;上至党和国……去看看

第九章 社会控制类型的多元化及地方恶势力的兴起 - 来自《现代化的陷阱》

前现代化中国最大的特点就是裙带风盛行,人情化力量起很大的作用,这份历史遗产几乎被当代完全承袭下来,使中国的法律有时徒具虚名,政府有时也无可奈何地承认自己必须不懈地和这种人情化力量作斗争。   最应引起社会警惕的是“黑社会”帮派和“白道”势力(即政府中某方面掌权人物)合流,形成一种对人民的奴役性社会控制力量,使当地人民的生存受到严重威胁,连起码的安全保证都没有。            ※        ※         ※   随着计划经济体制的遗产逐渐被消化,中国多种经济成分组成的综合经济结构已初……去看看

第09章 我这三十年呀 - 来自《一百个人的十年》

1966年  50岁  男  T市某设计院高级工程师   三十九岁定为高级知积分子——四十岁打成“右派”赶到农场掏粪——帽子一天比一天 重——五十岁“文革”遣送农村老家——糊里糊涂当了十年地主——六十岁开始自己奔落实 政策——六十四岁回到城里一切全完——七十岁人的梦想   我老了,人一老毛病就多了,说话爱絮叨,可别嫌我啊。嫌吗,不嫌我就说了。我这一 辈子呀,打哪说起呢?要说“文革”十年的事儿,还得说这前十年和后十年。加在一块这是 三十年。这三十年前因后果都是连在一起的。   四十岁打成“右派”,五十岁遣返……去看看

乐团在人民大会堂练习演奏美国乐曲《美丽的阿美利加》《草堆里的火鸡》。“首长”认为这是为美帝唱赞美曲。 - 来自《毛泽东尼克松在1972》

用管弦乐演奏的美国歌曲《美丽的阿美利加》的旋律,回旋在人民大会堂东大厅。在样板戏和语录歌占领着中国广袤大地的那些年月,贝多芬、柴可夫斯基、施特劳斯、瓦格纳、门德尔松等的旋律几乎被扫荡一空,大部分外国歌曲也几乎销声匿迹,只有在山高皇帝远的山村旷野里,还有一些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在吟唱或是弹奏,以使灵魂取得一些寄托。  这支美国歌曲欢悦、悠扬、动听,富于感染力,给大会堂东大厅带来一股新鲜的气息。大会堂的工作人员经过东大厅,都忍不住要驻足听一会儿。在东大厅舞台下角的管弦乐队,队排得十分整齐,演奏得十分起劲……去看看

第三卷 - 来自《高卢战记》

一、当凯撒出发到意大利去时,他派塞维乌斯·盖尔巴率领第十二军团和一部分骑兵去讨伐南都阿得斯人、维拉格里人和塞邓尼人。他们的领域从阿罗布洛及斯的边界、勒茫纳斯湖和罗唐纳斯河开始,直抵阿尔卑斯山顶。凯撒派他去进讨的原因是想打通商人需要经过很大的危险和缴纳很重的捐税才能通过的阿尔卑斯山通路。凯撒答应他,如果他认为军团有必要在那边过冬,就可以留在那边。盖尔巴进行了几次顺利的战斗,攻取了他们不少碉堡之后,各方面都派使者来到他这里,交纳人质,缔结和约。于是,他决定在南都阿得斯人这边留上两个营,然后自己领着那……去看看

05 “把‘四人帮’抓起来” - 来自《邓小平的晚年之路》

一、“把‘四人帮’抓起来”是“元老派”长期准备的结果  关于“把‘四人帮’抓起来”的具体情况,正式公布的各种材料中极少透露。  《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只说:“在粉碎江青反革命集团的斗争中,华国锋、叶剑英、李先念等同志起了重要作用”。其实,这三个人的作用,都属于“前台”的,而真正在“后台”策划、导演的是邓小平。  《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也只说了一句话:当时的形势“使老一辈革命家们深感忧虑。他们大多处境困难,但是仍通过各种渠道,互通信息,并酝酿解决‘四人帮’的办法。”  根据有关记载……去看看

陈毅进山 - 来自《陈毅传奇》

1938年6月17日,这是一个极不平常的日子,茅山脚下宝堰镇怡和酒行的大院里,那借给新四军第一支队司令部办公的古色古香的楼宇一整天都笼罩着焦虑和期盼。   突然,一名侦察员披着夕阳的余辉冲进大院,兴奋地大叫:“陈司令!韦岗大捷!”陈毅司令员闻讯立即从二楼西厢房跑下楼,亲自用大芭蕉扇给浑身大汗的侦察员扇着:“打得怎么样?”“全歼日军车队,击毙少佐以下30多个鬼子,击毁军车4辆,缴获了很多东西!”“粟司令他们回来了?”“全部安全返回!刚到白兔,就给欢迎的老百姓给围住了!”“备马!去慰问我们的英雄!”   宝堰北距白兔15华里,战马疾驰,陈……去看看

第五章 灵活性 - 来自《人心与人生》

《论持久战》文中讲灵活性说:灵活性就是具体地实现主动性于作战中的东西。又说:古人所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这个“妙”,我们叫做灵活性。当然,指挥作战不能灵活运用,即无从得以实现主动性;主动性是有赖于灵活性的,我们借此引入谈灵活性之在人心。何谓灵活性?不循守常规而巧妙地解决了当前问题,是谓灵活性;在一时一时形势变幻中而能随时予以适当应付,总不落于被动,是谓灵活性;出奇制胜是灵活性;闪避开突如其来的袭击,亦是灵活性。总之,灵活性就是生命不受制于物而恒制胜乎物的表现。此从生物界过去的进化不已,充分可见。灵活虽是不可……去看看

第五章 本应做的事。——有关的原则 - 来自《论特权》

“在道德上,没有什么能够代替简单和自然的方法。但是人在徒劳无益的试验上浪费的时间越多,就越害怕还要重新开始的想法,好象重来一次并圆满结束,不见得总比听任种种事件和人为的手段支配强。而运用这类手段,人们必须不断地重新开始,却永远不会前进一步。”  在所有自由国家中——所有的国家均应当自由,结束有关宪法的种种分歧的方法只有一种。那就是要求助于国民自己,而不是求助于那些显贵。如果我们没有宪法,那就必须制定一部;唯有国民拥有制宪权。如果象某些人一再坚持认为的那样,我们已有一部宪法,并且如……去看看

第一章 正义即公平(下) - 来自《正义论》

第6节 有关的一些比较   一方面是对自由权和权利的要求,另一方面是增加社会总福利的好处,把这两者作为一个原则问题加以区分,而对于前者,即使不是认为它绝对重要,也要予以某种优先考虑,在许多哲学家看来;我们是这样做的,对常识的信念似乎也赞成这种做法。社会的每一个成员都被认为具有某种不可侵犯性。这种不可侵犯性的基础就是正义,或者像有些人说的那样,是其他任何人的福利都不能凌驾其上的自然权利。正义否认某些人失去自由可以由于其他人享有更大的善而变得合理起来。把不同的人当作一个人而使其得失相抵,这种推理不能成立……去看看

桑赫斯特军校毕业的骑兵中尉 - 来自《丘吉尔传》

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校位于伯克郡,离萨里郡的坎伯利火车站也很近,是英国军队培养 步兵和骑兵军官的主要基地。当时每年需缴纳的学费为150英镑。该校学生几乎全部是出身 于上流社会,因为在昂贵的学费之外,毕业成为军官之后仍需要家庭的金钱资助,所以贫寒 卑微之家的子弟无法问津。   温斯顿虽然在哈罗公学已经作了些准备,但他在投考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校时还是两次 都名落孙山。为了替他补习法文,母亲将他安排到凡尔赛一个法国人家里生活了一个月,还 为他介绍了许多巴黎朋友。温斯顿相当喜欢这段经历。他与这家人相处得很好,不……去看看

五、有关武装起义的指示 - 来自《布朗基文选》

①这是布朗基1868年写的一篇论文的第一部分,原稿现存国立图书馆,在布朗基手稿,第5格第9本第9卷。请参看《思想》杂志第19期,1948年7—8月号。  巴黎起义,如果用老一套的步调,今天就不再有任何成功的希望。  在1830年,只要人民奋起,就足以推翻一个政权,因为那个政权远远没有料到武装起义这种闻所未闻的事件,所以闻风丧胆,惊慌失措。  这样的事情也只能有这么一次。政府已经从中取得了教训,因此革命产生的政府仍然是君主制的、反革命的。政府着手研究了巷战,并且很快地在战术和军纪上自然取得了优势,胜过了缺乏经验和没有组……去看看

第一章 前言 - 来自《江村经济》

这是一本描述中国农民的消费、生产、分配和交易等体系的书,是根据对中国东部,太湖东南岸开弦弓村的实地考察写成的。它旨在说明这一经济体系与特定地理环境的关系,以及与这个社区的社会结构的关系。同大多数中国农村一样,这个村庄正经历着一个巨大的变迁过程。因此,本书将说明这个正在变化着的乡村经济的动力和问题。  这种小范围的深入实地的调查,对当前中国经济问题宏观的研究是一种必要的补充。在分析这些问题时,它将说明地区因素的重要性并提供实事的例子。  这种研究也将促使我们进一步了解传统经济背景的重要性及新……去看看

洛德就要启程随基辛格去秘密访问自己妻子的祖国,尽管有严格的规定,他还是以十分高超的语言技巧泄了密。 - 来自《毛泽东尼克松在1972》

一九七一年七月一日这天,温斯顿·洛德在家里收拾行装。他的中国血统的妻子贝蒂(她的中国名字叫包柏漪)在一旁帮忙。就在这天晚上,洛德就要作为基辛格的主要助手跟随基辛格开始那酝酿已久的秘密访华之行。他这个时刻,真是既兴奋,又苦恼;兴奋的是这次神秘的旅行事关重大,而且富于冒险的色彩,就象它的代号“波罗行动”一样,使人联想起数百年前意大利人马可·波罗的探险行动。苦恼的是,他要去的是贝蒂的祖国,要是能告诉贝蒂,她会多么高兴呵,但是国家安全委员会作了规定,使他不能违反规定告诉妻子。洛德十分爱他的妻子,好几次都几乎将秘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