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图书

本书通过精彩动人的故事,展示了与美国种族问题相关联的社会意识和法律演进史。介绍了在契约社会里,立法的民众基础、法律对人性的思考、法律的变化与社会进步的关系等问题。通过作者的叙述,读者能够看到:在法治国家里,民众、尤其是弱势人群怎样运用法律,经过长期抗争,取得自身权益,并由此推动全社会认识的深化,使整个国家在消除不公正的历史进程中取得稳定的进步。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12 - 来自《三线不配套工程》

好了,这些都过去了,永远地过去了!现在当我回忆往事,当想起我年轻的生命竟也有如此险恶的磨砺,我一点儿也不难为情,更多的却是自豪,比同辈人多明白一些事理的自豪。人大概需要不同凡响的经历,才可能有不同凡响的性格和意志。这样,在劫数过去以后,谁都可以庆幸地道出。而在其时其地,沉浸在磨难的深渊中时,谁都恨不得早一点跳出苦海。我记得,那天,当我们已经悲怆却又镇定地迎接命运的最后结果时,我摸了摸我身边的战友。我觉得我正在死去,有一种超脱尘世的感觉,但又有一种奇特的轻松愉快的感觉,我不慌不忙地等待着要来的事。但就在这时,一种鲜……去看看

《红太阳是怎样升起来的:延安整风运动的来龙去脉》评论三篇 - 来自《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

萧功秦:(上海师大历史系教授)《拒绝残酷的美丽——评高华〈红太阳是怎样升起来的:延安整风运动的来龙去脉〉》假如有谁要我用简单的一句话来概括这本书的价值,我会说:"你如果要知道什么是二十世纪中国浪漫革命中残酷的美丽,那你只要读一下高华这本书就可以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高华这本史学专著是一部凝聚着中国新一代知识分子对自己生活于其中的时代进行理性反思与心灵体验的传世之作。它深刻地揭示了延安整风运动的来龙去脉,并通过这一揭示回答了一系列发人深思的问题。本世纪二十年代进入中国的布尔什维克革命,一开始具有苏……去看看

第四章 初办团练 5、拿长沙协副将清德开刀 - 来自《曾国藩 第1部 血祭》

“骆中丞,这曾国藩做事,也未免太过分了吧!”不久前才从衡永郴桂道任上提拔起来的陶恩培,拿着曾国藩写给他的信,来到骆秉章的签押房。  “什么事?”骆秉章问。  “一个兵痞子,自愿卖老婆,与人讲好了,还盖了手模。第二天翻脸不认帐,还打得人家半死。状子告到我这里,情况属实,我把兵痞锁拿到衙门来审问。半路之中,曾国藩把他截走了,说是一个人才,他要留用。骆中丞,你看这办事还有个规矩吗?杀了那么多人,还弄些个什么站笼,惨无人道。杀人抢人,自行其是,全没把我们这些人放在眼里。这样下去,湖南一省,只要他曾国藩就……去看看

第九章 正义的善(上) - 来自《正义论》

在这一章里,我要讨论稳定性问题的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部分。这个部分涉及的是,正义即公平同好即合理这两个概念是否一致的问题。如果有了井然有序的社会的那种环境,一个人的合理的生活计划就会赞成和确认他的正义感,这一点仍然有待于证明。我处理这个问题的办法,是依次讨论一个井然有序的社会的各种迫切需要,及其正义安排促进其成员的善的方式。因此,我首先要指出的是,这种社会考虑到人的自律性和他们对正当和正义所作的判断的客观性。其次,我还要指出,正义如何同社会联合的理想相结合,如何减少了妒忌和怨恨的倾向,以及如何规定了一……去看看

第二章 遵义会议后毛泽东的权力扩张和来自莫斯科的政策干预 - 来自《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

一  毛泽东逐步掌控军权、党权毛泽东自诩为「以其道易天下者」, [1]「道」者,个人对改造中国社会和世界所持的理想抱负也。那么,三十年代前期,毛所企盼实现的「道」,其具体内涵又特指哪些方面呢?作为一个已接受共产主义基本概念的中共领导人,致力于结束国家分裂混乱局面,创建一个以共产主义为价值符号的公平、正义的社会,这或许距毛当时所要实现的「道」不至相差太远。然而,此「道」与被时一般共产党人之「道」并无多少差别。毛的「道」之特殊性,即此时的毛已开始萌发若干有别于莫斯科「正统」理论之片断想法。毛基于多年在乡村……去看看

68 “子菁同志,让你受委屈了!” - 来自《国家公诉》

赵培钧便从在南四矿吃的那顿无法下咽的晚饭聊起,深深叹息说,长山南部破产煤矿的失业矿工活得真是太艰难了,潜在的社会危机真是太严重了!一再夸奖黄国秀这个分管破产工作的党委副书记是个明白人,有危机感,有共产党人的政治良知,心里有老百姓,知道老百姓要吃饭,要填饱肚子,知道这是个天大的事情!   说到激动处,赵培钧站了起来,“国秀同志,前些时候我在一些同志面前说过这个问题,因为要填饱肚子,老百姓才跟着我们党闹革命,凤阳一帮农民同志才为我们这场改革破了题!现在改革又到了一个很关键的历史路口,我们各级领导干部都必须切实负起责任……去看看

第七十三章 广州 - 来自《停滞的帝国》

   2009/10/01
(1793年12月19日-23日)  12月19日早晨,使团上了皇家平底大船顺着珠江南下。两个半小时后,英国人在一个名叫河南的小岛下船。在那里,为他们准备了一所公馆。总督长麟、巡抚郭世勋,海关监督苏楞额及本地的主要官员,身着朝服,站在铺有地毯的平台后面迎接。随后,所有人走进一间大厅,里面有两行排成半圆形的扶手椅。马戛尔尼就是这样绘声绘色地描写那次隆重欢迎的;两个世纪之后,“贵宾”代表团在中国受到的接待仍然同这一模一样。  别这么性急,英国绅士!您忘了一个准备仪式,而小斯当东却在日记中把它透露给我们了:“我们在一个帐篷下通过……去看看

第03章 - 来自《英雄出世》

王三顺和边义夫是革命同志。   两个人虽然一个是主子,一个是下人,但却从小在一起长大,趣味相投。特别是大前年,二人被装在同一只柴筐里被强盗共同的绑了一回票之后,其关系益发变得割头不换了。   边义夫在女强盗霞姑的感召下决定革命,王三顺便也决定革命了。   决定革命的王三顺仍然把边义夫看做主子,也仍然是一副骨瘦如柴的老样子。王三顺这人从小到大都只长骨头不长肉,便显得头出奇的大。头因其大,坏水也就格外的多。   边义夫被王三顺的大头勾引着出了边郁氏的房门,正要把自己的痛苦说与王三顺去听,王三顺却先开了口,伸……去看看

总序 - 来自《宋庆龄》

   2009/10/01
宋庆龄(孙中山夫人)是在我们这个使世界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20世纪中一位杰出的妇女。她的漫长的一生几乎绵延了整个世纪。她是1893年出生的,到1981年逝世。她同这个世纪里中国和国际上的许多重大事件都有联系。她的个人品格是既完美又独特的。凡是见到过她的人都能感受到她给予的温暖。她给人的鼓舞力量是不分中外、无远勿届的,因为它是同时代的脉搏谐和一致的。   这部通俗性传记的目的是使读者见到她。只要可能,有关她的事迹都是用她自己的文字和语言来叙述的。来源是所有能够找到的她所写的东西,包括数以百计的私人信函……去看看

附录三 - 来自《官僚主义的起源和元模式》

一个负责的思考者常大林  对孙老师最好的纪念就在于确立和保持人的独立人格和独立思考的精神,以度人度己不二的人生态度去做应做之事。  一  读着《孙越生文集》,我是又欣喜、又盼望、又担忧。欣喜、盼望什么,不必多言,担忧的是:万一又不能出版……就我所知,占文集一半篇幅的专著——《官僚主义的起源和元模式》已经尘封十年。  我与孙老师相识于1988年。其时,我正在思考有关中国民主的问题。偶然看到王亚南先生的《中国官僚政治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1年出版),颇受启发。此书初版于1948年,仅印3500本。它所批判的……去看看

6-4 梦材料的表现力 - 来自《梦的解析》

   2009/10/01
直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研讨了许多以梦表现梦思的方法。我们知道在形成梦以前,梦思必须经过某些程度的改造,而且我已触及有关这方面的更深层题目(除了其一般性原则外)。我们也知道,这些材料被剥离了许多相连关系后,还要经过挤压制的程序,同时由于元素不同强度之间的置换,也达致了材料间发生了精神价值的改变。到现在为止,我们所考虑的置换作用只是限于将一个特殊的意念与一个和它非常相近的相互交换,而结果促成了凝缩作用,使一个介于二者之间的单元化元素的进入梦境(而不是两个)。我们并没有提到其他的置换作用,由分析知道,还有另一种置……去看看

第二部分第十八章 可能的过渡时期 - 来自《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一个病人如果通过一种剧烈的运动使他的血液循环加速流通,并因此排除了病毒或使后者自行消失了,这就是在身体上进行了一次革命。  如果凭着一种新的发明变更了一个行业的劳动和工具,而代之以另一种劳动和工具,这就是在这个行业里进行了一次革命。  如果通过哲学学说和风俗道德树立了一个新的方向,这就是在哲学学说和风俗道德上进行了一次革命。  因此总起来说:如果通过一种精神和物质力量上的优势使旧事物退让于新事物,这就是一次革命。  推翻旧的事物就是革命;因此进步只有通过革命才可以实现。  革命万岁!  在我们……去看看

第十章 卫队谋叛 - 来自《铁血卫队》

●英国寄希望党卫队在德国搞政变●党卫队部队一团按一团地血染战场●军人的暴动使希姆莱和施伦堡目瞪口呆●戈培尔命令把审判细节拍摄下来第一节保 安处长决定强行绑架希特勒施伦堡准备推行计划,采取激烈手段搞掉希特勒。这位保安处处长首先在西班牙同美国军方人士进行了接触,同他们讨论了一个奇妙的方案,马德里《人民报》在1958 年给它起名为“KN 作战计划”(绑架):将希特勒强行绑架,交给盟国。西班牙报刊声称,党卫队领导机关和美国军方之间“就执行绑架计虹密切保持默契。具体的技术和组织措施已经确定,拟就的一项组织工作,包……去看看

第55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清晨,一场罕见的大雾笼罩了整个城市。到办公室已经有半个多小时了,丁洁仍一动不动地坐在她那把皮圈椅里,呆呆地看着落地大玻璃窗外那把一切都吞没了的大雾,在想着什么。新闻部和电视台其他部门一样,很少有人这么早来上班。     而这几天,丁洁却早早就到办公室坐着了。她甚至有些责备自己,以前为什么没发现,一早坐在这“零乱不堪”而又悄无一人的办公室里,居然能获取这样一种难得的感觉,既在这无法摆脱的繁华世界之内,又明显地感受到身处繁世之外的超脱。     好一番清静,好一番清爽,好一番……无奈……     电话铃响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