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战记

卷二

本章总计 55017

  1.当这些事情在西班牙进行时,留下主持攻打马西利亚的副将盖尤斯·特雷波尼乌斯从两处地方着手建造土堤、盾车和塔楼,朝着该城推进。一处很靠近港口和码头;另一处靠近从高卢和西班牙来的道路所进入的、面向着连接罗达努斯河的那片大海的城门。马西利亚城几乎有四分之三濒临大海,只有余下的四分之一,才有通路和陆地相连。就在余下的这一段里,即通向卫城的这一边,也被天然的地势和一条极深的山谷很好的屏障着,非经过长期而又艰难的围攻不可。为要完成这项工程,盖尤斯·特雷波尼乌斯从全行省召来大量牲口和大批人手,并命令运来树枝和木材。这些东西准备好之后,他筑起了一堵八十尺高的围壁。

  2.但在城里,从很早起就积聚下大批各式各样战争需要的物资,而且作战机械的数目如此之多,它们的力量又如此之大,任何树枝编织起来的盾车都挡不住它们。还加有用极大的弩机发射的头上包铁的十二尺长的木杠,它们在穿透四重树篱后还能再插进地里。因而,用盾车接成的过道,必须用一尺粗的木材联结在一起,覆盖在顶上,筑工事用的材料,就在它下面一个人一个人的向前传过去。走在它前面的是一个用来掩护着平整地面的六十尺长的大圆盾,也是用各种坚韧的木材制成的,上面覆盖的是各种可以抵御敌人投来的火种和石块的东西。但这项工程浩大、城墙和塔楼的高峻、以及作战机械的数目之多,拖延着所有工程的进展。此外,阿尔比基人还经常从城里突围出来攻击,把火种投到我军的围壁和塔楼上来。这些都被我军很容易地挡了回去,而且使突围出击的人受到很大的损失,把他们驱回到镇里去。

  3.在同时,卢基乌斯·那西狄乌斯受到庞培的差遣,带着一支十六条船的舰队——其中少数有铜嘴——赶来支援多弥提乌斯和马西利亚人。他趁库里奥预料不及、忽于防御的时候,穿过西西里海峡,把他的船只驶进墨萨那港。当该地的领袖们和元老们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吓弄得四散奔逃时,他从他们的码头上掠去一艘船,把它加进其余的船只中去之后,转身直向马西利亚航去。他先遣一艘小船偷偷去通知多弥提乌斯和马西利亚人说他到了,并竭力鼓励他们在得到他增援的情况下,再跟布鲁图的舰队作战。

  4.遭到上次的失利后,马西利亚人从船坞里弄来差不多同样数目的旧船,加以修理,并且费尽心机装备好它们。至于桨手和航工,他们本来就有很多。他们又在这些船之外再加上一些渔船,船上都加装了盖板,以便保护桨手不受投掷武器伤害。这些船都给装上弓努手和作战机械。把舰队这样装备齐全后,在所有老人、主妇和姑娘们一片哀求他们挽救自己垂危的国家的呼号痛哭声激励下,他们怀着不亚于前次战斗时的精力和信心,登上船只。因为根据人类天性所共有的弱点来说,陌生而又新奇的事情,往往会激起人们极大的信心或强烈的恐怖,这次就是这样,卢基乌斯·那西狄乌斯的到来,使全城充满极大的希望和期待。一遇上顺风,他们就驶出港口,航向那西狄乌斯所在的陶罗亚斯,这是属于马西利亚人的一个要塞,就在那边整顿他们的舰只,再次鼓舞士气,准备战斗,并互相交换了行动计划。右翼被交给了马西利亚人,左翼交给了那西狄乌斯。

  5.布鲁图带着一支数目已经增加了的舰队,也赶到那里。因为除了凯撒在阿雷拉特建造的那些船以外,从马西利亚人那边夺得来的六条船,他在前些日子中已经加以修整,并且装备了各种必需品,加进这支舰队。他鼓励了他的部下一番,叫他们蔑视这些敌人,说他们就在完整无恙的时候也被自己击败了,现在是败兵,更不在话下。然后,他们满怀信心,精力充沛地上去对付敌人。从德雷波尼乌斯的营寨里以及从所有比较高的地方,都很容易望见城里,可以看到留在城里的全部青年、以及所有年龄较大的人,都和他们的妻子儿女们一起,在公共场所、在望塔或城墙上,伸出手向着上苍,或者赶到不朽之神之庙宇里去,匍伏在他们的神像前,向他们祈求胜利。他们中间没有一个人不认为自己的全部命运都取决于这一天的战斗结果。因为凡是他们名门出身的青年、指名征召或恳请来的所有老老少少重要人物,统统都在船上,如果有什么厄运降落到这班人头上,他们看到,就连再作一次尝试的本钱都不剩了。反之,如果他们得胜,不管靠自己本城的力量还是外来的力量,他们相信,这座城市就可以保全下去。

  6.战斗一交上手,马西利亚人不但在勇敢方面表现得无懈可击,而且还牢记不久以前刚刚从自己的同胞那边听到过的告诫,战斗起来,心里念念不忘的就是;除了这次以外再没其他机会可以一试自己的命运了。他们还认为,在战斗中冒生命危险的人的命运,比起其他公民的命运来,只不过是先走了不大的一步,一旦城市陷落,其余的人也都会跟着遭到同样的战争劫难的。当我们的舰只渐渐地彼此距离拉开时,舵工的高超技术和船只的灵活操纵,便有了一显身手的机会,每逢我舰抓紧时机,伸出铁钩去搭住他们的船只时,他们就会从四面八方赶来援救那些陷入困境的人。而且有阿尔比基人和他们联合在一起,这些人并不怕和我军短兵接战,论勇敢也不比我们相差很多。同时,从小船上发出的大量矢石,乘我军没法兼顾而且手忙脚乱的时候,伤害了不少人。对方有两艘三列桨舰,忽然一眼看到德基穆斯·布鲁图乘坐的舰只——这从它的旗号上很容易识别出来——就从两对面朝着它直冲过去。但布鲁图一发现它们的意图,立刻以极快的速度问避开去,真正只抢先了一步。这两艘敌人的舰只由于双方都是极尽全力猛冲过来的,彼此互相碰撞得非常厉害,以至都受到了极其严重的损害,其中一艘由于像状船头折断,全身碎裂。看到这事,布鲁图的舰队中离开那边最近的几艘舰只,赶上前去,趁它们动弹不得时,把两艘船都击沉。

  7.但那西狄乌斯的舰只毫不中用,很快就从战斗中撤走。无论是祖国的处境,还是亲友的告诫,都不能促使他们去冒绝大的危险。因而在他的那支舰队中,一只船都没有损失。在马西利亚人的舰队中,沉掉了五条船,被俘了四条,还有一条和那西狄乌斯的舰队一起逃走。它们都赶向近西班牙去了。其余的舰只中有一条船被追回马西利亚去报告这个消息。当它靠近那城市时,所有人都大批涌出来打听消息,一知道情况,他们都如此悲痛,好象城市就在这片刻之间被敌人占领了似的。虽然如此,马西利亚人仍旧毫不松懈地作保卫城市的其他必要准备。

  8.主持右面那部分工事的军团士兵,从敌人的不断出击上看到,如果能在城墙下面用砖头造起一座塔楼来,作为防守的碉堡和掩护所,是大有助益的。他们最初把它造得又低又小,用以防御突然而来的攻击。他们要后退时就向那边退去,如果有优势兵力来进攻,就在里面守御,并且也从它这里出发击退和追逐敌人。它的每一边都是三十罗尺长,墙厚为五罗尺。但在后来,正象经验是人们一切行为的导师那样,在动了一番脑筋之后,他们发现如果把它们加高到一般的塔楼那样高,就会有极大的用处。它就按照下列的方式造起来。

  9.当这种塔楼造到可以铺设楼板的高度时,他们把楼板砌到墙壁上去,把架设楼板的搁棚的顶端。都隐嵌在外墙内部,不让它们伸出在外面,以免敌人纵火烧它。他们又尽盾车和行障所能掩护的高度,在楼板上砌上小砖,再在它上面,跑外墙不远的地方架上两根交叉的木梁,作为屋顶覆盖这座塔楼的木盖顶,就架在它们上面。木梁上直交地放上搁栅,用机子把它们钉牢。他们把这种搁栅做得略许长一些,稍稍伸出外墙,以便可以在它们上面挂上一幅遮帘,供他们在建筑这一层木盖顶下面的墙壁时,抵挡和掩蔽外来的攻击之用。在这层木盖顶上面,他们又铺上砖头和泥灰,以免敌人纵火损坏它们,再在它上面放上一层遮垫,防止敌人投射过来的武器穿透楼板,或者从跨机投掷过来的石头,会打坏砖头。他们还做了三条用船缆绳编起的遮帘,长度齐着塔墙,阔四罗尺。正好挂在塔楼面向敌人的三面,就系在搁栅伸出来的那一部分。这正是他们从在别的地方得到的经验中学来的唯一可以防御矛枪或机械射穿的办法。但当这一部分已经完成的塔楼已有了掩盖和防护的工事,不再担心敌人投掷武器的攻击时,他们又把行障移到别的工程上去。他们开始用在第一层楼面上的杠杆,把塔楼的整个屋顶慢慢抬高起来,一直把它升到遮帘所许可的高度。他们又躲藏在这层掩蔽物下面,再用砖头砌造墙壁,并且再利用杠杆腾出一块地方,进行新的工程。当他们认为已经可以铺一层楼板时,再把搁栅的尾端仍象第一层那样隐蔽在外墙里。从这一层上,他们再又升起更高一层的楼板和遮帘。就用同样方式,安全地。毫无伤害和危险地,把它一直造到六层高,而且在砖墙上他们认为适于利用弩机的地方,留下射箭的洞眼。

  10. 当他们自信已经能在塔楼里保卫它周围的所有工事时,他们决定用两罗尺粗的木材建造一座盖棚,长六十罗尺,从塔楼一直伸到敌人的碉楼和城墙。盖棚的形式如下:首先用两根一样长的大梁放在地上,彼此相距四罗尺,在它们上面竖起五罗尺高的一些支柱。这些支柱,他们再用略略倾斜的椽木把它们联结在一起。架设盖棚屋顶的那一层木板就是搁在这些樟木上面的。椽木上铺设的是两罗尺粗细的木材,用铁搭和钉子钉牢。在盖棚的屋顶外层和大梁的外沿,他们给钉上四指见方的木屋顶板,用以固定铺到尾顶上去的砖头。当它这样倾斜着并且行次整齐地搭好,梁本上也加上了椽木以后,盖棚顶上再铺上瓦和泥灰,这样就不怕城墙上可能投下来的火种。砖头上也加盖了兽皮,免得利用水管冲向它们的水流,会潮解这些砖头。兽皮上又再盖上一层编席,免得它们被火或石块毁坏。整个工程在盾车的掩护之下,一直干到塔楼完全完成才止,然后在趁乘敌人还没注意到它的时候,在它下面垫下滚木——一种船上用的设备——把它一直推到敌人的碉楼,和这建筑物相接。

  11.市镇中的人被这突如其来的祸事吓了一跳,他们用杠杆把尽可能弄到的大石块搬上去,再把它们从城墙上笔直地滚落下来,打向我们的盖棚,但由于木梁的材料结实,经受住了这种冲击,盖棚的倾斜屋顶,使落在它上面的所有东西都滚下去。看到这个,他们又改变办法,把装着松木和树脂的木桶点上火,从城墙上把它滚向盖棚。但是,它们一落上去时,马上就滚向一边,从瓦上落下去,被工事中伸出来的长竿和叉子从那边拉走。同时,一些士兵在盖棚掩蔽之下,正在用橇棒把敌人碉楼最下面的铺垫墙基的石块—一挖出来。盖棚有我军士兵从砖塔中用矢石和空机掩护,敌人被从城墙上和碉楼中逐走,不让他们有自由防守城墙的机会。终于,邻近盖棚的那座碉楼,因为墙基下的许多石块被撬去,它们的一部分突然倒塌下来,其余部分也跟着倾斜过去。敌人深恐城市遭到劫掠。纷纷不带武器,空着手涌出城来,头上还束着球带,向副将们和军队伸出双手恳求。

  12.这件新奇的事情一发生,所有的作战行动都停止下来。士兵们纷纷离开战斗,很关心地赶来打听和了解情况。当敌人来到副将和士兵们面前时,一齐都跪到在他们脚下,要求他们等到凯撒来了再说。这些人说:他们看到自己的城市已经被攻下,围困的工事已经完成,他们的碉楼也已经被挖塌,因而放弃了抵抗,如果凯撒一到,他们还不唯命是从,只管马上就劫掠他们好了,再没什么会出来阻拦的。他们指出;如果那碉楼完全倒塌,就没什么东西可以阻挡我军的士兵,只能听任他们涌进城市去抢劫,把城市毁灭了。他们都是些很有学问的人,现在极为沉痛、极为伤心地说着这样一些、以及与此类似的话。

  13.副将们被这些事情感动了,把士兵们撤出工事,停止了围攻,只在工事上留下一些哨岗。一项出于怜悯心的停战协定订立了之后,大家都盼望着凯撒到来。城上也好,我军士兵也好,都不再发射一矢一矛,大家都放松了警惕和专注,好象大功已经告成了。因为凯撒曾经在信件上切切叮嘱过特雷博尼乌斯,要他千万避免让这个城市被武力硬攻下来,免得部队因为痛恨他们的叛变、又因为自己受到过他们的蔑视、再加上长期来的辛劳,真象过去一直威胁着的那样,动手把城里的青年人统统杀光。特雷博尼乌斯费了很大的劲才阻止他们冲进城内,他们对此都怏怏不乐,认为正是由于他的阻挡,他们才没攻占这座城市。

  14.但敌人丝毫不讲信用,单只在窥伺施展欺诈和诡计的时间和机会。在抱过几天之后,我军已经松懈下来,不再心神专注,他们趁我军中午有些人散开,有些人经过长期劳动后在工事上一心休息,所有的武器都搁置在一边,而且盖了起来的时候,突然从城门里冲出来,乘着强大的顺风,纵火把我军的工事烧起来。大风把烈火带到各处,一时之间几乎战壁、行障、后车、塔楼和作战机械都卷了进去,在我们还没看清楚怎样会着火以前就烧了起来。我军被突如其来的祸事吓了一跳,赶紧拿起随手能找到的武器,别的人也都从营里奔出来。他们向敌人展开攻击。但城墙上射下来的箭和努机,阻止他们追击退走的敌人。敌人都退到城墙下面,在那边,他们放心大胆地把盖棚和砖塔纵火烧起来。这样,由于敌人的背信和风势的迅猛,好几个月的劳动都毁于顷刻之间。次日,马西利亚人又再作了一次同样的尝试,他们乘一场同样的大风,以更大的信心再次冲出来奔向另一处塔楼和战墙,纵火的规模也更大。但我军士兵上次虽然一时完全放松了斗志,现在却已经有前一天发生的事故给他们敲了警钟,作好了一切防御的准备,因而在杀掉了他们许多人之后,迫使其余的人一无所成地退回城里去。

  15.在士兵们热情更加高涨的情况下,特雷博尼乌斯着手收拾和修缮损失了的那些东西。因为士兵们看到自己辛辛苦苦做的工作和准备,竟落到这样一个不幸的后果,停战协议被背信弃义地破坏了,他们的英勇变成人家取笑的话柄,感到非常痛心。但这里已经再没剩下一个地方能让他们取得建筑壁垒用的木材,因为远近四方,凡是在马西利亚领土里的所有树木,都已被砍倒运走了。他们着手造一种过去从没听到过的新式的壁垒,它用两堵六罗尺厚的砖墙构成,这些墙上面铺了木制的盖板,宽度大致和以前木材、泥土之类材料堆起来的壁垒相仿。在两堵墙之间的空隙地方。或木材不够坚实、看来有需要的地方,都在中间加上木桩,并支上交叉的撑木,以加强这工事。所有加盖板的地方都铺上一层树篱,树篱上再又抹上一层泥灰。士兵们头顶上有盖板,左右两面有砖墙掩护,正面还有行障挡着,这项建筑需要用的无论什么材料,都可以毫无危险地运进去。这工程很快就完成了,他们长期辛苦劳动遇到的破坏,很快就由这些士兵的机灵和勇毅作好了补偿。在墙上他们认为适当的地方,还为出击留下了门。

  16.当敌人看到他们希望非经过很长一段时间不能重建起来的工事,只经过短短几天的工作和辛劳,就这样彻底修复了时,他们知道再没玩弄狡计和突围出击的机会,也再没办法可以用矢矛来伤害士兵或纵火破坏工事。而且他们从已经完成的工事上可以看出,他们的整个城市,只要陆路能接近的地方,都有可能照式照样被壁垒和塔楼围住,这样一来,他们就无法再站立在自己的工事上从事防御,因为我军把围困工事差不多就筑在他们的城墙顶上,矢石几乎可以用手发射出去,而他们自己寄以很大希望的作战机械则因为距离太近,完全失去作用,就算他们有机会能在城墙上和塔楼里跟我军机会均等地作战,他们也知道,在勇敢上,他们是万不能和我军相抗衡的。他们就和前次那样,提出同样的投降条件。

  17.动乱刚一开始,马尔库斯·瓦罗在远西班牙听到意大利发生的情况,对庞培的能否获胜颇为怀疑,在谈到凯撒时,常常用极为友好的口气。据他说,虽然他和格涅尤斯·庞培有约在先,受命担任了他的副将,使他不得不效忠于庞培,但他和凯撒之间仍然同样存在着亲密的关系,他不是不知道一个身受信托的副将的职责是什么,也不是不了解自己有多大的实力,以及整个行省对凯撒是如何的爱戴。他在一次次谈话中,经常吐露这些意见,不偏向任何一方。但后来,当他知道凯撒已被拖住在马西利亚城下,脱身不得;佩特雷尤斯的部队和阿弗拉尼玛斯的军队已经会师,而且已经来了大批同盟军增援他们,还希望能有更多的要来,正在盼望着;又听到整个近西班牙行省都团结得很好;后来还听到凯撒的军队在伊莱尔达城下发生了粮荒。阿弗拉尼乌斯写信给他,夸张地、添枝加叶地把这些事情告诉了他,他也就随着时运的转移,见机行事。

  18.他在全行省着手征兵,在征满了两个军团后,又在它们上面加上三十个营的同盟军。他收集起大批粮食,一部分送去给马西利亚人,同样送一部分去给阿弗拉尼乌斯和佩特雷尤斯。他命令伽德斯的居民建造十艘战舰,此外还安排在希斯帕利斯另外再建造一些。他又把赫丘利庙中的金银财宝统统搬出来,迁到伽德斯城里去,还从行省中派六个营去守卫它们,并把保卫伽德斯的责任交给了罗马骑士盖尤斯·伽洛尼乌斯,这个人是多弥提乌斯的一个朋友,由多弥提乌斯派到那边去代表自己收受一处遗产的。他把所有的公私武器都贮放在伽洛尼乌斯家里。瓦罗本人猛烈抨击凯撒,常常在讲话中宣称凯撒已经打了几次败仗,已经有许多士兵从他手下投奔到阿弗拉尼乌斯那边去。他说,他这些消息是由可靠的使者从可靠方面得来的。他用这种手段迫使心惊胆战的罗马公民答应付给他现款十九万塞斯特克、银子两万磅和小枣十二万麦斗,充作公用。他又对一些被认为和凯撒有友谊的国家课上很重的赋税,而且在它们那边驻上部队。他还把一些私人判了罪,把那些无论吐露过片言只语还是发表过长篇大论,表示对国家不满的人的财产,都没收充公。他迫使整个行省对他和庞培作了效忠宣誓。当他得知在近西班牙发生的情况时,便着手准备战争。他的作战计划是这样的:他准备带着他的两个军团到伽德斯去,把所有的船只和粮食也都贮藏到那边去,因为他已经了解到整个行省都偏袒着凯撒的这一方,他认为,在一个岛上,如果粮食和船只都有了准备,就很容易把战事拖延下去。虽说有许许多多紧迫的事情在召唤凯撒回意大利去,但他还是决定不在两西班牙留下任何战火的余烬,因为他知道庞培曾经在近西班牙广施恩德,并且有许多门客故旧在那边。

  19.因而,在派两个军团由人民保民官昆图斯·卡西乌斯统率着进入远西班牙之后.他自己也带着六百名骑兵,以急行军赶去,逐事先发布一项通告,要所有各邦的官员和首领都在指定的一天赶到科尔杜巴来会见他。这项通告传遍整个行省,没有一个邦不在指定的那夭把他们的长老派一部分到科尔让巴来,也没有一个稍有声望的罗马公民不在那天赶来的。就在同一天,科尔杜巴的罗马侨民组织自动把他们的城门关上抵制瓦罗,还在城墙上和碉楼里布置了哨岗,并把适逢其时到达那边的叫做“殖民地军”的两个营截留在他们那边,守卫这个市镇。大约就在同时,全行省各邦中最最强大的卡尔穆人,也自动起来驱走瓦罗派去驻扎在他们城里的砦堡里的三个营驻军,关起城门来抵抗他们。

  20.为此,瓦罗更加急促地赶路,以便带着他的两个军团尽早赶到伽德斯,免得万一行军或渡海到岛上去的途程被截断。但他发现行省对凯撒的爱戴极为热忱,以至在出发行军还没多少路时就接到从伽德斯来的信,说:伽德斯的长老们一听到凯撒的公告;就和驻防在那边的那几个营的指挥官们一致同意把伽洛尼马斯驱逐出城,把这座市镇和那个岛屿保留下来给凯撒。这计划一经确定后,他们通知伽洛尼马斯,叫他趁自己还能安然脱身的时候自动离开伽德斯,如果他不走,他们即将采取对策。伽洛尼乌斯因为害怕,已经离开伽德斯镇。得知了此事,瓦罗的两个军团之一,即叫做“本地军团”的那个,从瓦罗营中拔帜倒戈而去,瓦罗只能站在一旁茫然地望着。他们撤退到希斯帕利斯,就驻扎在它的市场和柱廊一带,也不为非作歹。住在那地区的罗马公民对这件事很为赞赏,每个人都竭诚地拉他们到自己家里去招待。正当瓦罗因为这些事情感到吃惊,传下话去说他要改变行程,转到意大利加去时,他得到自己人的报告说,那边的城门也对他关上了。这时,的确所有的路都已经被堵死,他就派人去告诉凯撒,说他愿意交出在他统率下的军团。凯撒派塞克斯图斯·凯撒到他那边去,命令瓦罗把军队移交给他。交出了军队之后,瓦罗跑到科尔杜巴来见凯撒,在非常诚实地把公共帐目当面交代给凯撒以后,又把在自己手头的所有钱财都交给他,还交代了自己有多少粮食和船只,在什么地方。

  21. 凯撒在科尔杜巴召集了一次会议,他向各方面—一表示了谢意。感谢罗马公民们,为的是他们尽心竭力使这个城市保留在他手里;感谢西班牙人,为的是他们驱走了驻军;感谢伽德斯人,为的是他们挫败了他敌人的计划,维持了自己的自由;感谢到那边去担任守卫的军团指挥官和百夫长,为的是由于他们的英勇,使林德斯人更坚决地实行自己的计划。他免除了罗马公民答应给瓦罗充作公用的摊派,他把财物还给了那些据他知道因为讲话太自由了些,招来充公之祸的人。在把酬赏发给了一些城镇的公私双方之后,他又使其余的人对未来都充满美好的期望。他在科尔杜巴停了两天之后。出发到伽德斯去。他命令把从赫丘利神庙中拿来、现贮放在私人家中的钱财和纪念品,都仍送回到庙里去。他还任命星图斯·卡西乌斯主管这个行省,并交给他四个军团。他自已带着马尔库斯·瓦罗所建造的那些船只,再加上伽德斯人奉瓦罗的命令建造的那些,在几天之后到达塔拉科。差不多近西班牙行省各地方来的所有使者都已集中在那边等候凯撒来临。在以同样的方式公开或私下颁给了一些国家奖赏之后,他离开那边,从陆路赶向纳波,再从该地赶向马西利亚。在那边,他得知已经通过了一条有关设置独裁官的法案,他被司法官马尔库斯·勒比杜斯提名为独裁官。

  22.马西利亚人被各式各样的灾难弄得精疲力尽。粮食已经变得极端缺乏,又加在海上两次被击败,屡次的突围出击也都被挫败,加之还得和一场极其严重的瘟疫作斗争,这是由于长期的围困和改变了一向所习惯的食物引起来的,因为他们现在全靠过去积存下来、储藏在国家仓库中以备象目前这种意外之需的陈小米和烂大麦过日子。他们的碉楼被摧毁了,他们的一大部分城墙也已倒塌,无论从毗邻的行省还是军队,都不可能再有援助来,因为他们已经听到这些都已落人凯撒手中,他们决定真的投降,不再弄虚作假。但在几天以前,当卢基乌斯,多弥提乌斯一发现马西利亚人的意图时,就已经设法准备下三条船,其中两条给自己的僚属朋友,自己登上第三条,在狂风恶浪之中脱出海去。奉了布鲁图之命每天经常在港口担任警戒的一些舰只,看到了他们,立刻起锚追去,其中多弥提乌斯自己乘坐的那一条船一直竭力向前逃走,在风力的帮助下逃出视线之外。其它两条船看到我军的船只集中着赶来,十分害怕,重又驶回港里。马西利亚人按照接到的命令,把他们的武器和机械搬出城,把他们的船只进出港口和码头,还把他们财库里的钱也交了出来。当这些事情处理完毕时,凯撒饶恕了这个城市,主要还是看在它的声名和古老面上,而不是因为它还有其他什么对得起人的地方,可以到他面前来乞恩。他留下两个军团在那边作为驻军,把其余的部队都遣回意大利,自己出发赶到罗马去。

  23.大约在同一时候,当盖尤斯·库里奥从西西里航行到阿非利加去的时候,一开始就轻视普布利乌斯·阿提乌斯·瓦鲁斯的兵力,只从凯撒交给他的四个军团中带去两个军团和五百名骑兵,在航行途中度过两天三夜之后,抵达一个叫做安奎拉里亚的地方。这地方离开克卢佩亚约二十二罗里,有一个在夏天还算不错的停泊处,被两条地岬环抱在中间。小卢基乌斯·凯撒正带着十条船在靠近克卢佩亚的地方等待着他,这些船是海盗战争之后一直搁置在乌提卡附近的,普布利乌斯·阿提乌斯为了这次战争,特地修理了它们。当小卢基乌斯·凯撒一看到我军的船舰数目很多时,十分吃惊,就从大海面上逃口去,把他的一艘装甲板的三列桨舰搁置在附近的海滩上,丢下不管,自己从陆路逃到哈德鲁墨图姆去。这个城市有盖尤斯·孔西狄乌斯·隆古斯带着一个军团驻军在防守着。小卢基乌斯·凯撒的其他船只在他逃走后,也退回到哈德鲁墨图姆。财务官马尔基乌斯·卢字斯统率着从西西里带出来为商船护航的十二条船追赶他,看到剩在岸上的那只船,用一根缆绳把它拖下来,带着他的舰队一起回到库里奥处。

  24.库里奥派马尔基乌斯带着舰队先到乌提卡,自己也带着军队向那边赶去,走了两天,抵达巴格拉达河。他把副将盖尤斯·卡尼尼乌斯·雷比卢斯和那两个军团留在该地后,自己带着骑兵一马当先,去考察科涅利乌斯的旧营,因为它被认为是一处极适合扎营的地方。这是一条笔直伸到海里的山脊,两面都又陡急、又崎岖,但面对乌提卡那一面的斜坡却比较平缓。若一直线走,它离开乌提卡不过三罗里多一点路,但在这条路上有一条溪涧,海水循着它的河道涌进来很长一段路,使这地方成为一片汪洋的泽地,如果一个人要绕开它,就得兜一个六罗里路的大圈子,才能到达市镇。

  25.考察了这些地方后,库里奥还观看了一下瓦鲁斯的营寨,它联结着城墙和市镇,正靠近叫做贝利加门的城门口,由当地的天然地势很好地捍卫着,一面是那乌提卡市镇自身,另一面是坐落在市镇前面的一座剧场,这建筑物的基层很大,把通向那座营寨去的道路压缩得很难走,很狭窄。同时,他还看到路上到处拥挤不堪,充满了用车辆载运和牲口驮东西的人,这些都是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从四乡搬到城里来的。他派骑兵赶去掳掠这些东西作为战利品。在这同时,瓦鲁斯为了保护这些财物,也从城里派出来六百名努米底亚骑兵和四百名步兵。这些部队是尤巴国玉在几天以前作为援军派到乌提卡来的。尤巴和庞培之间有上一辈的交谊,他和库里奥却有仇怨;因为在库里奥担任人民保民官时,曾建议过一条要没收他王国的法律。骑兵一交上手时,那些努米底亚人连我们的第一次冲击都没经受得住,在杀死了大约一百二十人之后,其余的都退回到靠近城市的营寨里去。同时,库里奥在他的军舰一到之后,就命令向停泊在乌提卡港口的大约二百条商船发出通告,说:他要把不马上启航到科涅利乌斯旧营去的船只,统统当作敌人处理。这项通告一发出,他们都立即起锚离开乌提卡,航向命令指定他们去的地方。这一下给军队提供了极充裕的各式各样供应。

  26.在这次行动以后,库里奥返回他在巴格拉达河上的营寨,全军热烈欢呼,奉献给他“英佩拉托”的称号。次日,他率领军队赶向乌提卡,靠近该城扎下营。在营寨的工事还没完成以前,正在担任哨岗的骑兵送信来给他说:一大批由尤巴国王派来的步骑援军,正在向乌提卡前进。同时,一大股烟尘已经能辨认出来。一会儿,这支部队的前锋就可以望到。库里奥因为这事情来得很意外,感到吃惊,就派骑兵前去挡住他们的当头冲击,并拖住他们。他自己立刻把军团士兵从工事上召回来,列下战阵。骑兵战斗刚一开始,军团还没来得及完全布列开来站定脚跟时,国王的全部援军已经手忙脚乱,惊惶不已,加上他们一路行军赶来时本来没有部伍,也没存戒惧之心,随即被击溃逃散,虽说全部骑兵很快就沿着海岸逃进城里,几乎没有什么损失,步兵中却有大批人被杀死。

  27.次日晚上,两个马尔西人百夫长,带着属于那个连的二十二个人,逃出库里奥的营寨,投奔到阿提乌斯·瓦鲁斯那边去,他们告诉他的,不知是自己心里的真话还是一心想迎合瓦鲁斯而编造的——因为我们往往自己在盼望什么,就很乐意相信什么,自己觉得怎样,就常常希望别人也感到这样——总之,他们向他保证说,全军都和库里奥不一条心,如果能够把军队带到彼此面对面望得见的地方,让他们有交谈的机会,一定会起极大的作用。受了他们这话的引诱,瓦鲁斯就在第二天一早把他的军团领出营寨,库里奥也这样做,双方都把部队布下阵势,中间只隔一条不大的山谷。

  28.在瓦鲁斯军中,有一个塞克斯提乌斯·昆提利乌斯·瓦鲁斯,前面已经提到他曾经在科菲尼乌姆经过。被凯撒打发离去后,他就来到阿非利加。库里奥带过海去的军团,正是凯撒前个时期从科菲尼乌姆接收过来的,除了只换去少数几个百夫长之外,甚至原来的连队编制都没有更动。昆提利乌斯就借这点可以接近交谈的因头,开始在库里奥的军队四周奔走,请求士兵们不要把他们当初对多弥提乌斯和当时他自己担任财务官时作的效忠宣誓,抛在脑后,不要拿武器来对付在前次围攻中同过命运。共过患难的人,也不要为那些曾经辱骂过自己是叛徒的人卖命。此外也还加了几句激起他们贪图犒赏的话,告诉他们,如果他们能跟随阿提乌斯和他走,可以期望从他的慷慨大度中得到什么样的酬奖。当他讲了这些话时,库里奥的军队还是全都不动声色。这样,双方就都把自己的军队领了回去。

  29.但在库里奥的军营中,大家心里都充满极大的恐怖。这种恐怖,又因为人们七嘴八舌各种各样的讲法而迅速增涨。每个人都凭空臆想了一番情景,再把自己所怀的恐惧不安加到听见别人说的话上面去。当故事从第一个说得凿凿有据的人传布到许多人中间去时,每个人又再传给别的一些人,这件事最后终于似乎有许多人都可以说得凿凿有据了。他们说,这是一场内战,他们又都是属于有权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跟谁走就跟谁走的人。这几个军团本来不久以前还是属于敌人的军团,经常颁给酬赏的习惯,甚至连凯撒的慷慨都被看得不足为奇了。那些地方城镇也都各自投靠一方,人们同样既有从马尔西来的,也有从佩利尼来的,前夜那些叛逃的人,就是这样一些人。在营帐中,士兵中有些人建议采取激烈的措施,有些兵士说一些暧昧不明的话,人家也断章取义地理解着,有的报告甚至就是一些想被人家看起来比同伙更为激烈的人捏造的。

  30.为此理由,召开了一次会议。库里奥就整个局势问题开展了讨论。有些意见认为应当用尽一切办法试行进攻瓦鲁斯的营寨,因为从目前军队的士气来说,无所事事是极不相宜的。最后他们说,靠勇气在战斗中试试运气,无论如何总比因自己的部下背弃和欺骗,挨受沉重的惩罚好。还有一些人建议在三更时撤退到科涅利乌斯旧营去,这样,中间隔了一段比较长的时间,士兵们的心情就会恢复正常,同时,如果发生什么意外,要退回到西西里去,也会因有大批船只而更加安全和方便。

  31,库里奥对这两种计划都不赞成,认为一种想法太缺乏胆量,另一种办法又太过分,以至于一方面想的是极为可耻的逃走,另一方面想的是那怕地形不利,也得决战一场。他说:根据什么我们能相信被工事和地形这样完善地捍卫着的敌人营寨,可以一举突击下来呢?而且,如果我们在进攻中遭到惨重损失之后再停下手来,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呢,难道使一个统帅得到军队好感的不正是战斗的成功,使他受到军队痛恨的不正是失败吗,移动营寨,除了表示可耻的逃跑、普遍的绝望和军心离散之外,还能有什么呢?我们绝不可以使有廉耻心的人怀疑人家不很信任他们,也不可以使大胆妄为的人知道人家怕他们。因为我们的害怕会使后者更加放肆,也会使前者的热忱减少下去。他又说:至于我们听到的关于军心离散的报告,我本人相信它纯然是谣言,至少也没有大家所设想的那样厉害。即令我们能证明它完全是真的,把它隐瞒下来,只当没有这回事,总比我们用自己的仓粹行动更加证实它们好得多吧,军队的弱点不也正象身上的创伤那样,必须隐忍不露,才能不使敌人更增加希望吗,但是,居然还有人加上说,我们应该在半夜里出发,我相信,这对那些想要为非作歹的人就大开方便之门了。羞耻心和畏惧心是束缚这种大胆妄为的一种力量,而黑夜乃是最能削弱这种束缚力的。我既不是一个胆大心粗、毫无把握就决定进攻进营寨的人,也不是一个满心害怕、灰心丧气的人。因此我认为各式各样办法却不妨先试一下,我相信,我会就当前的局势,作出一个大体上和你们一致的决定的。

  32.解散会议后,他召集军士们开会。他提醒他们,凯撒在科菲尼乌姆怎样仰仗过他们的热情,怎样由于他们的爱戴和他们的力量,使大部分意大利都成为凯撒所有。他说:所有的自治城镇,一个接一个地仿效你们,学习你们的榜样,这才使凯撒把你们当做他最友好的人,而敌人则把你们当做最可恨的人,这不是全无理由的。庞培虽没在战场上失败过,但你们树立下的先例,使他预感到不妙,逃出意大利去。凯撒却因为你们的忠诚,把我这个他最亲密的朋友,以及西西里和阿非利加这两个没有它们就无法保卫首都和意大利的行省,托付给你们。然而,竟有人想使你们离开我们,如果一下子既能把我们弄得走投无路,又能使你们蒙上背信弃义的恶名,还有什么能使他们更加求之不得呢,或者,如果你们背弃了这些认为自己一切全亏你们的人,反去投奔那些认为全是你们毁了他们的人,那些正在满腔怒火的人,对你们的想法还能更糟糕些吗,难道你们真的没听到凯撒在西班牙的成就吗,两支军队被他击溃、两个领袖被他战败、两个行省被他收复了,这些胜利都是凯撒出现在敌人面前四十天之内获得的。难道那些实力完整时都无法抵抗的人,现在残破之余,反而能抵挡得住吗,再说,难道你们这些在成败未定之时就已经决定追随凯撒的人,现在胜负已成局,正当应该收取过去年劳从公的报酬时,反而会转过身去追随失败了的人吗,他们说,他们是被你们抛弃了的,被你们背叛了的。他们还提到你们的效忠宣誓,我要问:究竟是你们抛弃了卢基乌斯·多弥提乌斯,还是多弥提乌斯抛弃了你们的呢,难道他不是正当你们在准备为他赴汤蹈火时抛弃了你们的吗,难道他不是偷偷瞒了你们逃跑求生的吗?当你们被他出卖了的时候,不正是凯撒的宽容仁厚保全了你们吗,说到宜誓,当他抛弃自己的职责,放下自己的统帅大权,作为一个私人和俘虏落到别人手里去的时候,怎么还能硬要你们遵守它呢,他们向你们提出的是一项闻所未闻的新义务:要你们置现在正约束你们的誓言于不顾,反而回到已经因为统帅的投降和丧失公权而失效了的誓言上去。也许,我相信,你们是赞成凯撒的,只是对我有些不满吧?我不想叙述我已经为你们做了多少事情,直到现在,它还比我所想要做的要少,也比你们所期望的要少,但是,土兵们向来都是到战争的结局中去寻求自己辛劳的报酬的,现在它将如何结局,就你们自己也不再怀疑了。至于我的辛勤工作,或者说迄今为止在形势发展上显示出来的好运气,何妨也提一提呢,难道你们对我的把军队安全无恙、一条船不丢地运送过来,感到不满意吗,难道你们对我的刚到这里就一举击溃敌人的舰队,感到不满意吗,难道你们对我的两天之中、两度在骑兵交锋中获胜,感到不满意吗,难道你们对我的一下子从敌人的港口和隐藏的地方截获二百余条满载的船只。迫使敌人陷入无论陆路还是海路都不能再有给养来支援的困境,感到不满吗,你们难道宁肯背弃这样好的幸运、这样好的统帅,而去迷恋科菲尼乌姆的耻辱、意大利的逃窜、西班牙的投降、以及已见征兆的阿非利加战事吗,对我来说,我本来是希望人家把我叫做凯撒部下的士兵的,你们却用“英佩拉托”这个称号来称呼我,如果你们对这个后悔了,我可以把你们给我的一番好意奉还给你们,恢复我原来的名称,免得看起来似乎你们给了我荣誉,反而成为一种侮辱。

  33.这番话感动了士兵们,当他还在讲的时候,他们就一再打断他,似乎他们对于自己的被怀疑为不忠实,感到极为痛心。在他离开会议时,他们异口同声地鼓励他拿出勇气来,毫不犹豫地投入战斗,试试他们的忠诚和勇敢。当大家的心情和思想由于这一行动彻底转变过来时,库里奥在他们的一致同意下,决定一遇到机会就一决胜负。次日,他把部队带出营来,仍在前几天布阵的地方,按作战的队列布置下来。瓦鲁斯也毫不迟疑地把他的军队领了出来,免得逢到有可以诱引我军的士兵或在有利的地形战斗机会,错了过去。

  34. 两军之间,正象前面所说的那样,隔着一条山谷,虽不很大,山坡却很崎岖陡急。双方都在等着看敌军是否试图越过来,以便自己能在比较平坦的地方作战。同时在左翼,可以看到普布利乌斯·阿提乌斯的全部骑兵和许多夹在他们中间的轻装兵,正在奔下山谷。库里奥派他的骑兵和两个营马鲁基尼人前去对付这些人。他们的第一次冲击,敌人的骑兵就抵挡不住,只能驱马逃回自己的同伙那边。跟他们一起前来的轻装兵却被丢了下来,被我军包围起来斩尽杀绝。瓦鲁斯的全军都转过行列来,望着他们的部队在逃奔中被歼灭。凯撒的副将雷比卢斯是因为库里奥知道他有很丰富的作战经验,特地从西西里带来的。这时,他说:“库里奥,你看敌人已经惊慌不安了,为什么还要犹豫,不利用这大好的时机呢?”库里奥只向士兵们呼吁一下,叫他们把前天给他的保证记在心上,跟随着他。一面说,一面自己首先抢在所有人前面冲上前去。山谷十分崎岖难行,前面的人如果没有自己的同伙帮助托一下,简直无法爬上去,但阿提乌斯的部队事先就已经被自己的恐惧、同伙的逃窜和歼灭弄得惊慌万状,丝毫想不到要抵抗,都认为自己已经被骑兵包围住了。因而,在还没一件武器投掷出去,我军也没有能接近到他们的时候,瓦鲁斯的整个战阵就溃散逃走,退回营去。

  35.在这场奔逃中,库里奥军中有一个最低级的百夫长、佩利尼人法比乌斯,第一个追上了飞奔的敌人行列,他一直叫喊着瓦鲁斯的名字寻找他,看起来好象自己是他部下的一个士兵,有什么要劝告他或报告他似的。当瓦鲁斯听到有人不断喊叫他,停下步来望他,问他是谁,要干什么时,他用剑一下向瓦鲁斯袒露着的肩膀上劈去,几乎杀死了他。瓦鲁斯全靠举起盾牌,挡住这一击,才避免危险。法比乌斯被在附近的士兵们包围起来杀死。大批喧嚷着的逃兵拥挤在营寨的大门口,道路被堵塞住,毫未受伤地死在这里的,比在战斗中或逃奔中死去的人还要多,差一点就被从营寨里赶了出去。有不少人一路飞奔不停,直接逃进市镇。但妨碍我军占领那营寨的,不光是地方的地形和它的防御工事,而且还因为库里奥的部下本来是出来作战的,身边没有攻打营寨用的那些工具。因而,库里奥把军队带回营寨,除了那个法比乌斯之外,部下一个人都没损失,而在敌人中间则约有六百人被杀,上千人受伤。在库里奥离去后,所有这些人、连带还有许多假作受伤的人,都因为害怕,离营退入市镇。看到这点,瓦鲁斯也知道士兵们的恐慌,就在营寨里留下一个号手和几个帐篷,装装样子,在三更天后,领了军队悄悄退入市镇。

  36.次日,库里奥决定着手围攻乌提卡,用一道壁垒封锁它。在市镇里,有因为长期处于和平环境,不习惯于战事的广大居民,有因为凯撒给过他们某些好处,因而对他极为友好的乌提卡人,还有一群包括各式各样人的罗马公民,前几次的战斗引起他们极大恐怖。因而,现在大家开始公开谈论起投降的事情来,并劝说普布利乌斯·阿提乌斯,要他不要因为自己的顽固不化,把大家的命运都弄糟了。正在发生这些事情时,尤巴国王派来的使者到了,报告说,他已经带着大批人马来到,并且鼓励他们防守好市镇。这使得他们的慌乱心情坚定起来。

  37.这同一消息也带给了库里奥,但一时之间不能使他相信它,因为他对自己的好命运非常自信。就在这时,凯撒在西班牙的成功消息,也通过使者和信件带到阿非利加来。受到所有这些事情鼓舞,他便认为国王不至于会对他怎么样。但当他从可靠方面来的报导中发现国玉的部队离乌提卡已只有二十五罗里时,就离开自己的防御工事,退进科娱利乌斯旧营。在那边,他开始收集谷物,给营寨构筑防御工事,搜集木材,而且立刻送信到西西里去,命令把那边的两个军团和其余的骑兵统统都遣送到他这里来。无论从当地的地势来说还是从防御工事来说,这营赛都极适合于把一场战争拖延下去,再加它离海近,有很充裕的水源和盐,而且已经从附近的一个盐场积聚起大量盐来。由于树木多,木材不会缺乏,四野里满是谷物,粮食也不会少。因而,在部下一致同意下,库里奥就准备等其余的部队到来,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38.当这些工作正在安排,他的措施也得到赞同时,他从镇上逃来的一些人那里得知,尤巴国王已经因为一场边境上的战事和跟勒普提斯人的冲突,被叫回自己本国去,他派遣自己的总管萨普拉带着一支不大的部队前来乌提卡。库里奥冒失地相信了这番话,改变计划,决定以一战来决定胜负。他的年轻、他的豪放不羁、他的前一时期的成功,以及对胜利的信心,都在作出这一决定中起了很大的作用。在这些因素的推动下,他派他的全部骑兵在薄暮时赶到在巴格拉达河上的敌营去,这个营寨正由他事先已经听到过的萨普拉在主持。但国王却统率着他的全部军队就在后面跟着,驻营的地方离开萨普拉只有六罗皇。库里奥派去的骑兵在夜间赶完全程,在敌人不知不觉、摔不及防的时候。发动了进攻。因为努米底亚人仍按照蛮族的老习惯,东一起、西一起地随地扎营,没有一定的部伍,骑兵趁他们在熟睡中散乱的时候攻击他们,杀死他们一大批人,许多人在惊慌中四散逃走。这项工作完成后,骑兵回转库里奥处,把俘虏带给了他。

  39.库里奥在第四更带着全军出发,只留下五个营守卫营寨。他赶了六罗里路时,遇上骑兵,了解经过的情况。他询问俘虏谁在负责巴格拉达河上的营寨,回答说是萨普拉。他正急于要赶完这段路程,因此竟没再探询其他问题,只回过身来向就在他身边的几个连说:“士兵们,你们难道没有看到,这些俘虏的口答正跟逃亡来的人说法一样吗,国王不在这里,他只派来很小一支部队,就连少数骑兵部队都抵挡不住。因而,赶快奔向战利品,奔向光荣去吧,我们现在终于可以考虑给你们的酬劳和你们应得的报偿了。”骑兵们的成就本身的确很了不起,特别因为和努米底亚人的大队人马相比,他们的人数非常之少。虽说如此,正象人们在津津乐道自己的成就时常常信口开河那样,在他们的叙述中,这次胜利也被夸大了。外加还把许多战利品陈列了出来,俘虏来的人和马也都带到人们面前来展览。因此,时间越是耽搁,就越象是在把胜利往后推。这一来,士兵们的急切心情恰好正投合了库里奥的期望。他嘱咐骑兵跟着自己急急向前赶路,好尽快越敌人在奔逃之后狼狈不堪的时候攻击他们。但他的部下经过通宵行军,已经跟不上去,这里那里到处都有人停下来。就连这样,也还不能减少库里奥一往直前的劲头。

  40.尤巴接到萨普拉的关于夜间战斗的报告,就把一向在他身边担任贴身卫队的二千西班牙人和高卢人骑兵、以及步兵中最得他信任的那一部分派到萨普拉这里来。他自己带着其余的部队和六十头象,慢慢在后面跟上来。萨普拉怀疑库里奥派骑兵冲在前面,自己会在后面跟着,就把他的骑兵布列开来,命令他们假作害怕,逐渐退让,向后撤去,并告诫他们说:他会在适当的时机发出战斗的号令,并且根据情况需要告诉他们怎样做的。对库里奥来说,目前所得到的印象更增强了他自己的信念,认为敌人正在逃跑,就领着他的军队从高地跑下到平原上来。

  41.当他从那地方向前推进了许多路时,他的军团因为一路奔来,已经很疲劳,就在赶完十二罗里之后停驻下来。萨普拉向他的部下发出号令,把军队布列开来,自己开始在队伍中间往来奔走,鼓励他们,但他却把他的步兵远远摆开,光只用它助助声势,而是派骑兵前来冲锋。库里奥也不是应付无方的人,他鼓励他的部下,叫他们把一切希望都放在勇敢上面。同时,尽管我军的步兵已经十分劳累,尽管骑兵数目很少,而且已经疲于奔命,他们仍然不乏战斗的热情和勇气。但我军的骑兵一共只有两百人,其余的还都停留在半路上,这时,他们冲向那里就迫使那边的敌人站不住脚,只是他们既不能很远去追逐逃走的人,又不能使劲地驱策自己的马,敌人的骑兵却开始从两翼来包围我军,又从后面上来践踏我军。每当有个别的营离开大队冲出去时,精力正旺的努米底亚人就迅速退走,躲开我军的攻击,然后趁我军在返回自己的队伍时赶上去包围他们,切断他们向大军去的退路。因而,不管他们立在原地保持阵列,还是冲上去冒险孤注一掷,看来同样安全难保。敌人因为有国王在派增援部队来,人数不断增加,我军却因为疲乏,逐渐支撑不住,那些受伤的人既不能离开战阵,也不能送到安全的地方去,因为整个战阵都处在敌人骑兵的包围之中。从而,对自己的安全感到绝望的那些人,正象人们在自己生命的最后关头常有的那样,或则为自己的死亡悲激,或则把自己的双亲托咐给也许命运之神能把他救出灾难幸留下来的人。到处都是一片惊慌和悲痛。

  42.库里奥看到大家在一片惊慌中,无论是自己的鼓励还是呼吁都听不进去,他认为在这种悲惨的处境中,还只留下一线安全的希望。他命令他们全部赶去占领最近的那些山头;把部队移转到那边去。但就是这些山头也已经被萨普拉派去的一部分骑兵抢先占了去。我军这一来确实陷入了极端绝望的境地,一部分在奔逃中被骑兵杀死,一部分人虽未受伤,却也倒了下去。骑兵指挥官格涅尤斯·多弥提乌斯带着少数骑兵环绕着库里奥,要求他逃走求生,赶紧退到营里去,答应自己决不离开他。但库里奥声明说:在他丢失了凯撒出于信任交给他的军队之后,决不再回到凯撒面前去。就这样,他在战斗中死去。少数骑兵从战斗中逃出来,但上面提到过的那些留在后面让马喘息一会的人,老远看到我军的全军溃散,就都安全退人营寨,步兵则全军覆没。

  43,在得知这些情形后,库里奥留在营里的财务官马尔基乌斯·卢享斯鼓励部下不要灰心丧气。他们恳切要求他把他们从海路运回西西里去。他答应了,命令主管船只的官员在傍晚时把他们的小艇都靠拢到岸边来。但大家惊惧万分,有的说尤巴的军队已经迫近了;又有人说:瓦鲁斯已经带着他的军团在赶来,自己已经看到行军引起的烟尘了二虽说事实上根本没发生这些事。还有人怀疑敌人的舰队会马上来攻击他们。因而,在大家一片惊惶中,各人都在为自己打算。那些在军舰上的人,急忙把船开航出去。他们的逃走,又刺激了那些商船的主人们。只少数小船应命前来,听候差遣,但在这样人群密集的岸上,每个人都竭力想从大伙中挤出来,第一个爬上船去,以至有些船由于人装得太多,负载过重而沉没了。其余的怕蹈覆辙,犹豫着不敢靠近。

  44.这样一来,就只有少数士兵和罗马公民,或则凭交情和人家的怜悯心,或则仗着能游泳,才被救上船去,全部安全到达西西里。其余的部队在夜间派百夫长们作为使者,到瓦鲁斯那边去向他投降。次日,尤巴在市镇外面看到这几营兵,声称这些人都是他的战利品,命令把他们的一大部分都杀死,只少数被挑出来的,送到他国里去。瓦鲁斯虽然也抱怨尤巴损害了他的信誉,却又不敢抗拒。尤巴本人骑马进入那市镇,伴随着他的是一些元老,其中有塞尔维乌斯·苏尔皮基乌斯和利基尼乌斯·达马西普斯。他只简单地布置了一下他要在乌提卡完成的事情,几天以后,就带着全部军队返回本国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