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战记

西班牙战记

本章总计 49565

  1.法尔那克斯已经征服,阿非利加已经收复,至于战场上和小格奈乌斯·庞培一起逃出去的那些人……他乘凯撒为了举办演出耽搁在意大利的时候,占据了远西班牙……为了便于集合起一支守卫部队来从事抵抗,庞培开始向所有这些邦的忠诚呼吁,请求援助。这样,部分靠恳求,部分靠强制,使他能够凑集起一支很大的兵力,蹂躏起行省来。在这种情况之下,有一些邦自动派援兵去给他,同时又有一些邦对他关上城门。在这些邦中。如果有一个城镇被他用武力硬攻下来时,城里的一些富翁,尽管他们过去曾经为老格来乌斯·庞培出过力,但由于他们拥有巨额财富,因而还是被寻出这样那样理由来,置之死地,好把他的钱拿出来让这些强徒分赃。这种做法使少数人从敌人身上弄到了好处,他们的资产大大增加,但却使反对庞培的那些邦更加频繁地派使者到意大利来为自己求救兵。

  2.这时,正在第三次担任独裁官、而且已经预定担任第四次的盖尤斯·凯撒,在动身出发之前,先已完成了许多工作。(现在,为了很快结束战争,他马上迅速向西班牙赶去。背弃庞培的那些科尔杜巴人派来的使者,正好逢上凯撒。他们报告凯撒说:科尔杜巴城可以在夜间攻下来,因为庞培本来就是乘对方出其不意的时候占领行省的,加之,庞培已经在所有各地都布置了信使,以便把凯撒到来的消息报告给他,从这上面就可以看出他对凯撒到来怀有的恐惧。他们此外还讲了许多娓娓动听的座由。为此,凯撒把他们到来通知原先就在那边统率军队的两位副将星图斯·佩狄乌斯和昆图斯·法比乌斯·马克西穆斯,并且命他们用在本省征集起来的骑兵来支援他。但他到达他们那边时,迅速得出于他们的预料之外,因而他所希望要的骑兵支援,没有能得到。

  3.在那时候,小庞培的弟弟塞克斯图斯·庞培,正带着一支驻军在驻守被认为是行省首府的科尔杜巴。小格奈乌斯·庞培自己则在攻打乌利亚镇,已经差不多在那边耽搁了好几个月。一听到凯撒到来,使者们瞄过格奈乌斯·庞培的哨岗。偷偷赶到凯撒区里,要求他尽快派援军到他们那边去。因为这个镇一向对罗马人十分忠诚,凯撒很快就下令六个营和一部分骑兵在第二更出发,司时派一个在这个行省很有名、对这个行会也很熟悉的人卢基乌斯·维比乌斯·帕基埃库斯统率着这支部队前去。当他赶到格奈乌斯·庞培的哨岗那边时,正好逢到暴雨夹着狂风迎面通来,风雨使天变成漆黑一团,不但进入镇上去的通路无法辨认,简直就连近在身边的人也都无法看见。但这些困难却给了他们极大的方便。他们在这种情况下到达那边时,维比乌斯命令骑兵们两个两个一同前进,迅速穿过对方的岗哨,直向市镇奔去。正当他们从敌人的防哨中穿过去时,有人问他们是谁,我军中有一个人回答,叫他不要作声,说:他们这时正在赶去试登敌人的城墙,夺下这个市镇。这些岗哨一则是由于风雨交加,无法谨慎地执行自己的警戒任务。再则也由于给这个答复蒙住了。当到达城门时,他们发出暗号,被镇上的人接了进去。一部分步兵就留在城里布置开,骑兵则一声发喊冲出城来,杀奔敌人的营寨。这一突如其来的袭击完全出乎敌人意料,使得在这个营寨中的大部分人都以为自己已经落人对方手里。

  4.给乌利亚派出这支援军后,凯撒为了促使庞培放弃攻打该镇,他自己也迅速向科尔杜巴赶去。在行军途中,他派一些勇敢的重装兵陪同着骑兵在前面先走,在走到城里的人已经能望得到他们的地方,这些人就退藏到马队中去,这种行动,科尔杜巴人是无法看见的。当他们走近城墙时,大批军队从城里赶出来,想击溃我军的骑兵,我们上面说的这些重装兵跳下马来,大战一场。因而,在多得不计其数的敌人中、只有极少数逃回城去。这场挫折使塞克斯图斯·庞培非常惊吓,派人送信去给他的兄长,叫他赶快来援助自己,千万别让凯撒起在他到来之前先把科尔杜巴占了去。因而,格奈乌斯·庞培被他弟弟的信弄得坐立不安,就在几乎快要攻下乌利亚的时候,开始带着军队一路向科尔杜巴赶去。

  5.凯撒来到拜提斯河时,因为河水很深,无法渡过,他用装满石块的箩筐沉入河中,在它们的顶上再架上柱木,就这样筑起一座桥,把他的军队带过河去,进入分成三部分的营寨。他驻营的地方就在桥的近旁,正好面对着那座市镇,正如我们上面所说的分为三个部分。当庞培带着他的军队来到那边时,他照凯撒的样子,也在他对面安下营来。凯撒为了要把庞培和那座市镇、以及他们彼此间的交通往来切断,开始筑一道工事,向桥梁那边伸过去。庞培也采取同一做法。这样,这两个首领之间开展了一场看谁先占有这座桥梁的竞赛。就在这场竞赛中,每天都有小规模的战斗发生,有时以这方占上风、有时以那方占上风告结束。当这种小接触发展成为大规模战斗,双方开始短兵相接时,由于大家都急于要守住自己的阵地,寸步不让,在桥边挤成一团,在他们挤向河边时,一失足便跌到河里去。在这方面,双方势均力敌,不仅死者相继,一批接一批,而且尸体抗藉,一堆又一堆。这样,一连度过了好几天。凯撒急于要把对方引到平地上来,不管用什么办法,尽可能快地作一次决战。

  6.看到他的敌人根本不愿意出来作战,凯撒把他的军队领过河去,并且命令在晚上把火点得通明,就象过去引对方离开乌利亚那样,这次想再把他们引到平原上来。他就这样向庞培最坚固的一个据点阿特瓜赶去。当庞培从逃亡去的人口中得知此事时,赶紧在当天抓紧时机,离开山间的隘径,带着一大批车辆和满载的牲口,退到科尔杜巴。凯撒开始用一道工事和一系列封锁工程围攻阿特瓜。这时,人们给他送来了关于庞培的消息,说他就在那天出发了。为了对他的来临作好防御的准备,凯撒占据了几处碉堡,其中有几处可以布置骑兵,有几处可以布置步兵,作为据点和哨岗,保卫自己的营寨。谁知庞培到来时正值清晨,大雾弥漫,在一片惊陇中间,庞培用几个步兵营和几队骑兵包围了凯撒的骑兵,大肆斩杀,几乎只有很少人逃出这场屠杀。

  7.次日晚上,庞培烧掉他的营寨,渡过萨尔苏姆河,穿过山谷,在阿特瓜和乌库比这两个市镇之间的一处山上扎下营。这时,凯撒已经完成围困工程和其它攻城所需的工事。着手建筑壁垒和后车。那地区有很多山,天然地势不利于军事行动,它被一条平原即萨尔苏姆河盆地一分为两,但这条河还是距阿特瓜比较近些,约为两罗里,就是在这个市镇一面的一座山上。庞培扎下他的营寨,这两个市镇同样可以望到它。但他不敢去救他的同党。他拥有十三个军团的鹰帜和旗号,在这中间,他认为最能坚强地支持他的是从特雷博尼乌斯手下叛变过去的两个本地军团,另一个是从住在本地区的罗马殖民中征集起来的,第四个是他从阿非利加带过来的原属阿弗拉尼乌斯的军团。其余的都是由逃亡者或同盟军组成的。至于轻装兵和骑兵,则无论就勇敢而论还是就数目而论,我军都要比他们强得多。

  8.此外,还有别的原因在促使庞培把战事长期拖下去。那地方是一片高地,极适合给军营布设防御工事,再加因为差不多整个远西班牙地区都是很肥沃的地方,水源很充沛,所以要围困它是一件徒劳无功和极为困难的事情。而且由于那边常常发生蛮族入侵的事,因之在距离市镇较远的所有地方,都有碉楼和防御工事扼守着,就象在阿非利加的那样,它们顶上盖的是泥灰而不是瓦。同时它们上面还有了望塔,因为它们处在很高的地方,所以四面八方都一望可及。再加,这个行省的大多数市镇几乎都建立在地势很高峻的地方,受到山岭的保护,要接近它就得攀登很困难的道路。正是由于这种天设地造的形势,才阻止了别人的进攻,使得西班牙的这些城镇不易被敌人占领,在这次战争中也是这样。这时,庞培的营寨扎在上述的两座市镇阿特瓜和乌库比之间、这两座市镇上都可以望得到的地方。距离凯撒的营寨大约四罗里,有一座天然隆起的小丘,叫做波斯图弥乌斯营地,凯撒在那边筑起一座堡垒,以资防守。

  9.庞培注意到这个受天然地形掩护的堡垒,正和他处在同一条山岭上,而且离开凯撒的营寨还有一段距离。他又看到,凯撒和它之间隔着一条萨尔苏姆河,他认为地形这样崎岖难行,凯撒决不会以为自己应该派军队去支援它。他对自己的这种想法深信不疑,在第三更时,开始赶去攻打这座堡垒。他们一到那边,突然发出一阵喊声,开始投掷大量轻矛,使我军大部分人受了伤。正当我军在营寨里展开反击,消息已被带到大营里去给凯撒,他带着三个军团出发,来援助正在勉强支持的我军。他赶到他们那边时,敌人非常惊慌,纷纷溃散,很多人被杀死,还有一些人被俘,包括两个百夫长。此外又有许多人抛掉自己的武器,飞奔逃走。我军捡回他们的盾牌有八十面。

  10.接着下一天,阿圭提乌斯从意大利带着骑兵来到。他带来五面萨贡提亚人的军旗,这是他从这个镇上的居民那里夺取过来的。我没有在前面该提的地方提到还有一支骑兵,已经由阿斯普雷那斯率领着赶来凯撒这里。就在那一夜,庞培烧掉自己的营寨,开始向科尔杜巴赶去。一个名叫因多的国玉,当时正领着自己的军队和骑兵一起行动,在追逐敌军队伍时,追得过分热心了些,路上被本地军团捉住并杀死。

  11.次日。我军骑兵朝着科尔杜巴的方向追出很远,追的是镇上运送给养去给庞培的运输队。他们中有五十个人被俘虏,连他们的载运牲口一起被带回我军营寨。这一天,庞培方面的一个军团指挥官昆图斯·马尔基乌斯投奔到我们这边来。晚上第三更,镇上发生了激烈的战斗,投掷了许多火种。就在这个时间以前,一个罗马骑士叫盖尤斯·率达尼乌斯的,从敌人营寨里投奔到我们这边来。

  12.在次日,本地军团中的两个士兵被我军的骑兵捉了来,他们自称是奴隶。但他们一到就被一些过去曾经在法比乌斯和佩狄乌斯部下、后来又背弃了特雷博尼乌斯的士兵们辨认出来。这次,再没饶赦的机会轮到他们,他们马上被我军杀死。在后一时期,还截获几个信差,他们都是从科尔杜巴派出来,赶到庞培那边去的,但走错了路,跑到我军的营寨里来了。把他们的手砍掉后放走。在第二更,敌人还是和往常的习惯一样,从市镇里投出大量火种和矢石,经过很长一段时期,伤了我们许多人。黑夜过去时,他们又趁第六军团正在忙于修筑工事时,突然冲出城来攻击他们,开始了剧烈的战斗。但尽管有镇里的人踞高临下在支援他们,他们的冲击还是被我军顶住了。当他们开始突围出来时,我军虽然处在很不利的低处,仍能靠自己的英勇逐退敌人,使他们遭到很大的伤亡后退进城里去。

  13.次日,庞培开始从他的营寨起,筑一道工事支线,通到萨尔苏姆河。当正在值岗的少数我军骑兵被人数较多的敌人发现了时,被他们从岗位上赶走,其中有三个人被杀死。就在那一天一个元老的儿子奥卢斯·瓦尔吉乌斯,因为他的兄弟现在庞培营中,抛掉自己的东西,骑马逃走。庞培那边的第二军团的一个间谍,被我奉捉到后杀死。同时,有铅球射出来,上面有文字说:“如果哪一天你们来攻城,我将把盾放下。”这引起了许多人的希望,他们相信自己可以毫无危险地爬上城去占领这个市镇了。就在次日,他们动手构筑一道通到城墙的工事,把该城的外墙拆掉一大段……这样,他们被镇上人看做是自己方面的人,保全了性命……他们要求凯撒把庞培为了守卫城市而布置在那边的重装兵除掉。凯撒回答说:他一向都是只向人家提条件,而不接受人家的条件的。当他们带着这个答复回到镇上去时,居民们发出一片呐喊声,发射了各式各样武器,沿着整个城墙开始搏斗起来。这就使得我们营中的大部分人坚决相信他们要在这天突围了。于是,那座市镇被团团围住,战斗很激烈地进行了一段时间。就在这段时间里,我军的一架重弩机的一次发射,把敌人的一座碉楼掀翻,有五个敌兵和一个通常看管弩机的仆役。在这座碉楼里毙命。

  14. 就在这天的早些时候,庞培渡过萨尔苏姆河来建立了一座堡垒,没遇到我军抵抗,这就使他误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好象已经在我们的地区里占到了一块地方似的。同样,在次日,他还是用这种老办法,再向前伸进一些,伸到我军骑兵布置有哨岗的地方。我军的几队骑兵和一些轻装兵被逐出阵地,而且由于人数太少,一起被夹在敌人的大队骑兵中间击溃。这一次战役是在双方营寨都看得见的地方进行的,庞培一方更加得意洋洋地自吹自擂起来,认为我军已经越来越后退,自己已越来越跟进。然而,一当退到地势有利的地方时,我军重新象一向习惯的那样,极勇敢地接战时,他们又光只是大声呐喊,避免交锋。

  15.几乎在所有的军队中,逢到骑兵战斗时,总是会发生这种情况:即当骑兵跳下马来和步兵交锋时,从来都敌不过对方。但在这次战斗中发生的情况却与之相反,在敌人精选的轻装步兵出其不意地进逼我军骑兵时,我军骑兵在战斗中一看到这种情况,就有很多人跳下马来,于是在很短一段时间内,骑兵开始作步战,他们甚至能够一直追到壁垒边去大肆斩杀。在这次战斗中,对方一面死去一百二十三人,有不少人武器被夺走,还有许多人受伤退回营寨。我军三人被杀,步兵十二人和骑兵五人受伤。就在这一天晚些时候,按照老习惯,又开始沿着城墙战斗起来。敌人向我军守卫人员投掷了大量轻矛和火种之后,竟当着我军的面,干起最最伤天害理、惨无人道的暴行来,他们动手屠杀城里的一些让他寄居的主人,把他们从城上直接抛下来,就好象在野蛮人中那样,这在人类的记忆中是从未发生过的。

  16. 在这天最后的一段时间里,庞培一方的人瞒住了我们,派一个信使来叫他们在晚上第三更时纵火焚烧我军的塔楼和工事,突围出来。于是,在投掷了大量火种和武器,费掉大半夜时间以后,他们打开了面向庞培的营寨、彼此一望可及的那道城门,用全部兵力突围出来。他们还随身带着树枝和木栅,用来填没壕堑,同样还带着挠钩,用来拆毁和焚烧我军为了过冬而造的草顶棚屋;此外他们又带了一些银器和衣服,想趁我军忙于掳掠这些东西的时候,他们可以放手斩杀,然后退到庞培营里去。庞培因为相信他们这次尝试能成功,正赶到萨尔苏姆河的对面一边,通宵严阵以待。这一行动虽然对我军士兵来说完全是件意外之事,他们还是能够依靠自己的勇敢,击退了敌人,并伤了他们许多人,把他们驱逐回城里去,他们的财物和武器也被我军夺了过来,并且活捉到一些人,第二天都处死了。就在同一时期,一个从镇上逃亡来的人说;在对镇上的居民大屠杀以后,在坑道中的尤尼乌斯责怪他们说。对镇上居民的屠杀,是他们这方面犯下的伤天害理、绝灭人性的罪行,这些居民把他们接进自己的家宅,完全没有什么对不起他们的地方,需要他们用这种残酷的刑罚来对待,用这种残暴手段来沾污宾主之谊的乃是他们自己。此外,尤尼乌斯还说了许多别的话,他的话很使这帮人惊愕。因而停止了屠杀。

  17.因此在明天,图利乌斯作为使者,陪着加图和安东尼一同前来。他对凯撒说了这样一些话;“如果不朽的神们让我做你的战士、而不是庞培的战士,使我的这种不折不挠的勇气能在你的胜利中表现、而不是在他的灾难中表现,该有多好:现在,经过重重忧患,他的声望已经如此一落千丈,使得我们这些罗马公民不但需要别人救援,而且由于国家的悲惨的灾祸。已经落到处于敌人的地位了。我们不管是在最初他军事上一帆风顺的时候,还是后来一蹶不振的时候,都没得到什么好处,反而受到军团的一次次攻击,无论在白天还是黑夜的战斗中,我们都要挨刀剑砍、挨矢矛射,庞培既把我们丢在一边,不屑一顾,你们的英勇又使我们一败涂地。现在,我们为了自己的安全向你的仁慈恳求,请你饶了我们的性命。”凯撒回答他们说:“我过去对外族人是怎样的,今后对投降了的公民同胞当然也会这样。”

  18. 使者们这时被打发回去。在他们到达城门口时、提比里乌斯·图利乌斯跑了进去,当加围也在进去,安东尼却没跟着他时,加图回到城门口一把抓住他。提比里乌斯看到这种情况,马上拔出七首,一刀刺在加图手上。因而他们逃回到凯撒这里来。就在这时候,第一军团的鹰帜手投奔到我们这边来,因而得悉在骑兵战斗的那一天,他的那个连队死掉三十五个人,但在庞培的营中却不准报导这种事,也不准谈论有人死掉的事情。有一个奴隶,他的主人在凯撒营中,自己的妻子儿女都在城里,他杀害了这个主人,然后偷偷瞒过凯撒的哨岗,逃到庞培的营里去了。……送来写在一颗铅球上的一项通知,把市镇里正在采取的防卫措施报告凯撒。因而,当这项通知已经收到,而且这个常常发射这种带有文字的铅球的人已经回到市镇里去了之后……在后来,有两个卢西塔尼亚人兄弟投奔过来、报告了庞培在会上的一次讲话,说:既然他无法赶去援救那个市镇,他们必须在晚上朝大海的方向退去,退到敌人看不到的地方。据说有一个人回答他说,他们宁愿决一死战,总比掩旗息鼓地逃给人家看好。说这番话的人马上被杀死。就在那时,有些庞培的信使在他们到镇上去的路上被捉到。凯撒把他们的信件投入城里,并且命令这些乞求饶命的人去焚烧一座镇上的木塔,说:如果做到了这个,他就一切都答应他们。谁要去烧掉这样一座木塔而不冒生命危险是件很困难的工作,当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腿上系着绳子跑近它时,都被镇上人杀掉。在同一天晚上,一个逃亡来的人报告说:小庞培和拉比努斯对屠杀镇上人这件事都十分愤怒。

  19.在第二更天,由于大量矢矛攻击,属于我军的一座木塔,从底层至第二层、第三层,都受到破坏。同在这时候,沿城墙发生了激烈战斗,镇上人乘着顺风,象上面说过的那样,把我们的木塔纵火焚烧起来。次日,一位家庭主妇跳下城墙,溜到我们这边来,说:她和她的全家已经准备一起逃到凯撒这里来,但她家里的人都被捉住杀死了。也就是在这时候,一封信从城上投下来,发现它里面写的是:“卢基乌斯·穆那提乌斯致意凯撒:反正我现在已被格来乌斯·庞培抛弃,如果你能饶我性命,我就保证把过去用在他身上的那种勇敢和坚贞,来为你效劳。”与此同时,镇上人的使者,即前次来过这里的那几个人,又来到凯撒这里,说;如果饶了他们的性命,他们将在次日献出市镇。他回答他们说:他是凯撒,说话是算数的。”因而在二月十九日,他占有了这座市镇,被欢呼奉为“因佩拉托”。

  20.当庞培从逃去的人口中得知该镇已被献出时,他移营向乌库比而去,环绕着那地方筑起一座座碉堡,自已开始闭守在防御工事里不出来。凯撒也移营向他的营寨靠近。就在同一时刻,一个本地军团中的重装兵,早晨逃到我们这面来,报告说:庞培召集了乌库比的居民,命令他们要仔细地考查,识别出哪些人是指望他这一边胜利、哪些人是指望对方一边胜利的。就在这个时间以前,在刚攻克的这个市镇的一处坑道里,抓到了前面说过的那个杀害主人的奴隶,他被活活烧死了。同一时间,八个重装兵的百夫长,从本地军团逃到凯撒这里来。我军的骑兵和敌人的骑兵发生了遭遇战,我军的一些轻装兵负伤后死去。那天晚上,几个侦察人质被我军捉住,其中三个是奴隶,一个是本地军团的士兵,奴隶钉了十字架,士兵砍了头。

  21. 次日,有一些骑兵和轻装兵从敌人营里投奔到我们这里来。就在这时候,大约有四十名骑兵冲出来袭击我军的取水的人,一些人被杀死,其它的被活捉了去,这些骑兵中有八人被我军俘虏,次日,庞培杀掉了七十四名据说是指望凯撒得胜的人,他命令把其余的人重新带回镇里去。但他们中却有一百二十人逃出来,投奔到凯撒这里。

  22.刚好在这时间以前,在阿特瓜镇上捉到的由乌尔绍城派来的使者,在我方的几个人陪同下,出发回家,去向乌尔绍的人民报告已经发生的事情,并且询问他们对格奈乌斯·庞培还能抱有什么幻想,难道他们不看到这些被人家当做救兵接到城里去的人,反而屠杀了本地的主人,并且还犯下了其它许多罪行吗,当这些人走到乌尔绍时,除了那些本城人以外,我方人员——都是一些罗马骑士和元老——不敢轻易进入该镇,双方就以往来传话来交换意见。当使者们返回到城外我方人员的地方时,镇上人带着一批部队在后面跟上来,杀害了我方的使者。他们中只有两个人活着逃出来,把发生的事情报告凯撒……他们派侦察人员到阿特瓜去。当他们了解使者们的报告的确是真的,事实经过正如他们所报告的那样时,马上就有一批镇上的居民聚集起来,开始向那个杀死使者的人投掷石块,并且开始动手打他,因为他干的事情给自己惹来了杀身之祸。这个人好容易才脱出危险、他向镇上人要求允许他到凯撒那边去担任使者,说他能让凯撒满意。当他们给了他这个机会时,他离开那边,到外面去集合武装力量,等他凑起了相当大的兵力,他就利用阴谋,在晚上被接到城里去,在城里发动大规模时屠杀,杀死了带头反对他的那些人,把市镇夺到自己手里。就在这段时间以前,有逃亡来的奴隶报告说:镇上人的财产在被出卖;除了不束腰带的人之外,禁止人们走出壁垒;因为自从阿特瓜被攻克的那夭以来,已经有许多人在惊慌中逃到拜图里亚去,他们认为已经没有成功的希望了;如果有人从我们这里叛逃到他们那边去,就被硬编到轻装兵里去,一天赚的不到十七阿斯。

  23.在接着来的这段时间里,凯撒把营寨移近去了一些,筑一条工事支线,伸向萨尔苏姆河。正当我军在全神贯注地工作时,有许多敌人从高处奔下来冲向他们,趁我军无法抽身之际,发射大量矢矛,伤了我军不少人。这就正象恩尼乌斯所说的那样:“我军辟易数式”。因而,当我军看到自己已经退得超过往常的习惯时,就有第五军团的两个百夫长跑过河去,重新整顿了阵容。当他们正以非凡的英勇激烈搏斗,迫使大批敌人退走时,两个人中的一个被从高地上发射下来的大量矢矛杀死。他的那个同伴这时正在开始作众寡悬殊的斗争,当他发现自己已经被敌人四周团团围住,想往后退时,失足跌倒。这个英勇的百夫长阵亡时,许多敌人抢上来检取他的饰物,但我军的骑兵都已经赶过河去,把敌人从较低的地方一直赶到他们的壁垒那边去。他们过分热心地冲到对方的工事里去杀敌,但却被敌人的骑兵和轻装兵截断后路。要不是他们勇敢绝伦,可能就此被活捉了去,因为他们紧紧挤在防御工事里.骑兵简直没有一点活动余地可以保卫自己。无论在步兵还是骑兵的战斗中,都杀伤了许多人,其中还包括克洛狄乌斯·阿奎提乌斯。虽然双方的战斗是如此紧挨着进行的,但我军却除了这两位光荣牺牲的百夫长之外,一个人都没损失。

  24.次日,双方部队一起集中到索里卡里亚。我军开始建筑防线。当庞培看到他自己到距乌库比约五罗里的一个叫阿斯帕维亚的堡垒去的通路,将被我军切断,他迫于无可奈何,不得不出来应战。但他还是不肯给自己的敌人在有利的地形和他们作战的机会,他从一个小土墩上跑下来,赶去抢占一处高坡,想逼使凯撒在毫无办法的情况下只能在下面不利的地方和他作战。这样一来,双方部队便都抢着去占据那个高坡,先登上去的我军把他们阻拦住,并驱逐他们回到平地上去。这一着使我军赢得到了一场胜利,对方到处败退,我军往来斩杀,杀死他们很大一部分人。使敌人得救的是山岭而不是他们的勇敢,而且要不是暮色降临,尽管我军人数少,他们会连这些被当做救星的山岭也都守不牢。就这样,他们还是死去了三百二十三名轻装兵,一百三十八名军团士兵,至于那些丢掉武器和装备的还不在其内。这样,昨天两位百夫长的死亡,就由敌人受到的这场惩罚弥补过来。

  25.次日,小庞培的军队照老样子来到原来那地方,仍使用他们的那一套老战术,因为除了骑兵以外,即使在很有利的地方,他们的部队也不敢交锋。当我军正在工事上工作时,他们的骑兵开始冲上来进攻,同时他们那些平常总是跟在骑兵后面的军团士兵也大声喧嚷,要求让他们一显身手,为的是想使我军相信他们已经完全准备好一战了。我军从低洼的谷地向前挺进了很长一段路,在平原上地势比较有利的地方停驻下来,然而,毫无疑问,他们谁也不敢跑到平地上来和我军作战,只有一个叫安提斯提乌斯·图比奥的人,他自信自己勇力过人,开始嘲讽我军没有人可以和他相比。于是就象传说中的阿喀琉斯和门农交锋那样,意大利加的一个罗马骑士昆图斯·庞培·尼格尔从我军的阵地里跑出去,上前和他对斗。安提斯提乌斯是这样的杀气腾腾,使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从工程上转移到搏斗场面上去,双方的阵列也面对面拉了开来。因为在战斗的两个人之间,彼此势均力敌,胜利谁属无从逆料,所以一时看起来好象这两个人的决斗,就是战事的最后分晓和结局那样。大家心里充满着焦急和期望,每个人都被自己这边的战士和助威者的热情所激动。这两个战士都意气风发,一直赶到平地上来战斗,他们盾上的象征自己的英雄业绩的雕饰闪闪发光……要不是上面提到的这些敌人骑兵的进攻,他们的交锋本来也许真的可以结束这场战斗……凯撒曾在距工事不远的地方布置下一些轻装兵作为掩护,当我军的骑兵在撤退中退到营寨,敌人放肆地跟踪追来时,这些轻装兵便到处发出一片呐喊声,冲向他们。这在敌人中引起了一阵惊慌。在向他们自己的营寨溃退途中,损失了许多人。

  26. 为了表扬卡西乌斯的骑兵队勇敢,凯撒奖给他们三千德那里乌斯,奖给他们的指挥官五只金项圈,还奖给轻装兵二千德那里乌斯。就在这天,阿斯塔镇的罗马骑士奥卢斯·拜比乌斯、盖尤斯·弗拉维乌斯和奥卢斯·特雷贝利乌斯,逃来投奔凯撒。他们的马上几乎铺满了白银。他们报告说:庞培营里的全部罗马骑士都已经设下盟誓,要逃奔过来,由于一个奴隶告密,因而统统被关了起来,他们自己本身也在其中,但找到机会逃了出来。同样也是在这天,截获一封格奈乌斯·庞培送到乌尔绍去的信,上面写着·“S.V.G.E. V.”

  “虽然我们至今一直运气很好,能够要想把敌人赶走就赶走,但如果他们肯让我有在有利的地方作战的机会。我一定能把战争结束得比你们想象的更快些。但是,他们不敢把他们没有经验的新军开到战场上来,以此至今被我军钉牢在这里,战事也就此拖延下去。他们一个城镇一个城镇地围攻,从这些城镇里为自己取得给养,因而,我不但将保护我们这面的这些市镇,而且要一遇机会就结束战争。我想派给你……几个营。一旦我们出战,断绝他们的给养,他们就不得不出于一战了。”

  27.后来。当我军正忙于修筑工事,无暇它顾时,在橄椰林中收集木材的一些骑兵被敌人杀死。有些奴隶逃到我们这里来,报告说:从三月五日即在索里卡里亚发生战斗的那一天以来,对方惊慌万分,阿提乌斯·瓦鲁斯在负责外围的堡垒。就在这夭,庞培移营到正对斯帕利斯的一处橄椰林中去,在那边停驻下来。凯撒也出发向那地方赶去、事先观察月亮,大约是第六刻时。庞培在这样移营他去时,命令留下来的驻防部队纵火焚烧乌库比镇,他们等烧掉这个市镇之后,才退到大营里去。后来凯撒赶去攻打温提波城,该城投降后,他又赶去卡鲁加,正对着庞培的营寨安下营来。庞培因为这个市镇闭门不纳他的驻军,把它烧掉了。一个在营寨里杀掉自己兄弟的士兵,被我军捉住,用棍子打死。凯撒从这个地区进入蒙达平原,他一到那边,就面对庞培筑起营寨。

  28. 在第二天,凯撒正要带着军队上路时,侦察人员带消息来说,成培从第三更时起就列好了战阵。听到这报告,凯撒升起作为战斗记号的帅旗。庞培之所以把部队带出来,是因为他过去曾经派人送信到他的支持者乌尔绍人那边去,说:凯撒不愿意走下山谷来,因为他的大部分军队都是没经验的新兵。这封信大大鼓舞了该镇居民的士气,而且庞培自己也倚恃着这种想法,认为自己能随心所欲,万无一失。因为他安营的地方,不仅受到天然地形的掩护,同时还受到那城镇本身的工事保障。正象我们前面指出的那样,这是一片平原地带,有连亘不断的山岭环绕着,只间或插有几片平原。这就是当时所处的形势。

  29.介于这两座营寨之间的乃是一片长约五罗里的平原,因而,庞培的部队就有着双重的保障,一是那座市镇,二是那高峻的地势。那片平原从最靠近市镇的地方平坦地伸展开去,一直伸到前面有一条河流的地方,使得凯撒的军队要赶到庞培的军队那边去时。一路上十分困难,因为河流的右面有许多沼泽和泥坑。因而,当凯撒看到对方的阵列已经布好时,他还一心以为敌人会跑上前来,到平原的中间来作战,这是双方都可以一眼看到的地方,加之平原是那么平坦,天气又是那么晴朗,对骑兵尤其有诱惑力,真是进行战斗的一个求之不得的天赐良机。我军很为高兴,但不免也有些人惴惴不安,他们想到的是他们每个人的事业和命运,现在已经临到这样的一个紧要关头,谁也不敢确定一个刻时以后,会让他们得到什么结果。当我军就这样赶上去战斗时,心里都以为敌人也会这样做。但相反,他们却不敢跑到离开市镇工事比较远的地方来,光只是停驻在紧靠城墙的地方。于是我军向前推进。尽管有利的地形不时引诱敌人,促使他们想利用这种有利的地形一举取得胜利,然而,他们仍按照自己的老办法,既不离开高地,也不离开市镇。当我军缓步前进了一段路,赶到靠近那河流的地方时,对方仍坚守在那片陡削的地方,不肯离开。

  30.他们的战线由十三个军团组成,两侧由骑兵和六千轻装兵掩护,此外还得加上数目大致相仿的同盟军。我军包括八十个营和八千骑兵。然而,当我军一直挺进到平原边缘地势崎岖的地方时,敌人却在高地上以逸待劳,使我军继续前进登向高处,成为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凯撒看到这一点,他开始给这次行动划定一个范围,免得他们冒冒失失闯出乱子来。但当这一指示传到人们耳朵里去时,他们都认为一决胜负的机会又被耽搁了,感到十分不耐烦和愤怒。这一拖延却使敌人活跃起来,他们认为阻碍凯撒的军队上来决战的不是别的而是胆怯。于是,他们向崎岖的地方挺进了一些,似乎想给我军战斗的机会,然而,我军仍旧要冒很大的危险才能达到他们那边。在我们这一面,第十军团的人还耽在右翼的老地方,第三和第五这两个军团的人,以及其他同盟军和骑兵则在左翼。喊声一起,战斗就展开了。

  31. 虽然我军在勇敢方面领先,对方却利用居高临下的地势竭力抵抗。双方的呐喊声如此猛烈,冲击时发射的矢石如此骤密,使我军对胜利简直丧失了信心。实质上在冲击和呐喊这两桩使敌人丧胆的主要手段上彼此可以说是旗鼓相当的。虽然双方都是同样勇敢地利用这两种手段进人战斗的,但却有大量敌人被我军投出去的轻矛击中,成堆地死去。正如我们已经说过的那样,守在我军右翼的是第十军团的士兵,人数虽然很少,由于他们的勇敢,仍能以他们的战绩来使敌人心慌意乱,他们开始猛烈地压向这边的敌人,把他们从他们的阵地上赶走,使敌人担心这一翼会被我军占领下来,开始把另一个军团从右翼调过来支援。当这个军团刚要移动时,凯撒的骑兵也向敌人的左翼进迫,因而,不管他们怎样极其勇悍地搏斗。始终没有赶到这边战线上来支援的机会。这时冲进人们耳朵的,乃是混成一起的一片呼喊声、呻吟声和刀剑铿锵声,正象思尼乌斯所说的“脚尖踩着脚尖,刀枪擦着刀枪。”在敌人的顽强战斗中,我军开始迫使他们后退,那市镇正好给了他们掩护。这样,恰恰是在利贝尔神的节日那天,我军战败和击溃了敌人,要不是他们逃回到原来出发的地方,很可能全军覆没了。在这次战斗中,敌人死去约三万人——只会多,不会少——外加还有拉比努斯和阿提乌斯·瓦鲁斯,这两个人都埋葬在他们死去的地方,此外有三千罗马骑士,一部分是首都来的,一部分是行省的。我方损失了三千人,部分是骑兵,部分是步兵,受伤的为五百人。敌人的十三架鹰帜被俘获,此外还得到许多连队标帜的斧棒。

  32. ……那些逃出去的人,把蒙迪作为他们的退守据点,我军不得已开展对它的围攻。从敌人武器中捡来的盾牌和轻矛被插起来当作栅栏。尸体被堆起来当作壁垒,列在它们顶上的是插在剑端上的割下来的人头,面对城墙团团围成一圈,这不仅用来作为围困敌人的工事,而且作为表明我军英勇的标志,以引起敌人的恐慌。在用从敌人尸体那边捡来的重矛和投枪把市镇围起之后,高卢人开始向它进攻。小瓦勒里乌斯从这次战斗中逃出去、带着少数骑兵逃到科尔杜巴。把经过情况报告给正在那边的塞克斯图斯·庞培。得知了这些情况后,庞培把在他那边的所有钱财都分给了身畔的骑兵,告诉镇上的人说,他要赶去和凯撒谈判和平,在第二更离开了该镇。在另一方面,格奈乌斯·庞培由少数骑兵和一些步兵陪着,急急赶向他的海军要塞、距科尔杜巴一百七十罗里的一个市镇卡尔特亚。当他走到距卡尔特亚八罗里处的里程碑时,过去受命主持庞培营寨的普布利乌斯·考基利乌斯派使者送去庞培的指示,说:他感到不适,须要派一乘软轿来抬他进城。轿夫被派了出去,把庞培抬进卡尔特亚。他的支持者们都集中到他被抬到的那所房子里来,大家都认为他是秘密赶来的,想询问他对战事有什么打算。等很多人来到时,庞培下了软轿,求他们收留保护他。

  33.战斗之后,凯撒用一圈围困工事包围住蒙达,自己起向科尔杜巴。这次大屠杀中幸存下来逃到那边的一些人占据了桥梁。当凯撒赶到那边时,他们开始嘲骂我们,说:“我们从战斗中活着出来的人已经很少,难道还不让我们有一个地方可以逃吗?”于是他们就跑下桥来战斗。凯撒渡过河去,扎下营来。斯卡普拉是所有这些乱党、奴隶和释放人的首领,当他逃出战斗,来到科尔杜巴时,他召集起他的奴隶和释奴,要他们为自己堆起一座火葬堆,然后命令为他准备好一席最最精美的酒席,铺设上最最华丽的垫布,他又把金钱和银器当场分送给他的奴隶们。到时他自己去饮酒作乐,而且不时用树脂和甘松油涂抹自己,直到最后,他命令一个奴隶和一个释放人——后者是他的妾——一个割断他的喉管,一个点起火葬堆。

  34.一到凯撒面对着这个市镇扎下营来时,镇上居民们中间的偏袒凯撒的一方和偏袒庞培的一方马上开始争吵起来,叫喊声和吵骂声一直传到我们的营寨里。市镇中有从逃亡者中征集起来的两个军团,其中一部分是镇上人的奴隶,由塞克斯图斯·庞培释放自由的。他们在凯撒一到时就开始纷纷逃走。第十三军团着手防守城市。那些第九军团的人则在战斗一开始时就占据了一部分塔楼和城墙、他们再次派使者来见凯撒,要求他派军团进去支援他们。逃亡者知道了这件事,就动手纵火焚烧市镇。但他们被我们击败,杀死的达二万二千人,死在城外的还不在内。这样、凯撒就占领了这座市镇。当他耽搁在这里时,我们前面说过被围困在蒙边的那些战后残存的人作了一次突围,很多人被杀死后,重又被驱逐回去。

  35.在凯撒向希斯帕利斯赶去时,有使者赶到他这里来乞求宽恕。因而,当他到达那个市镇时,他派副将卡尼尼乌斯带了一支驻军进入镇内,他自己则就在靠近该镇的地方扎下营寨。这时,这个镇上有很大一批庞培的支持者,他们对于事先没让一个叫菲洛的人知道就接纳驻军进城这件事,非常气愤。这个菲洛是庞培派的一个最最狂热的拥护者,而且在整个卢西塔尼亚都很闻名。这时他瞒了我方的驻军偷偷赶到卢西塔尼亚去。他在伦尼乌姆遇到一个拥有大批卢西塔尼亚军队的蛮族凯基利乌斯·尼格尔。他再次返回希斯帕利斯,在夜里被接进城去,屠杀了驻军和岗哨,堵住城门,重新恢复作战。

  36.正当这些事件在进行时,有使者从卡尔特亚赶来报告说:庞培已经落在他们手里。因为他们过去曾经对凯撒闭门不纳,这时想借这一点功绩来弥补自己的罪过。在希斯帕利斯的卢西塔尼亚人一刻不停地战斗。凯撒看到,如果他竭力攻占这个市镇,这些陷于绝望的人就会纵火烧掉市镇,捣毁城池。在讨论之后,他故意给卢西塔尼亚人一次晚上突围的机会,他们没想到这是故意安排好的,因而突围出来,路上还纵火焚烧了一些正泊在拜提斯河边的船只,趁我军忙于救火,不暇它顾时,飞奔逃走,但他们仍旧全部被我军骑兵歼灭。这样一来,市镇就被克复了。凯撒又再开始向阿斯塔赶去,这个市镇里有使者来他这里投降。至于从战斗中逃出来躲进蒙达城的那些人,在长期的围攻以后,有很多人投降了,当把他们编到一个军团里去时,他们又在自己人中间设下盟誓,约好晚上信号一发,在城里的人就突围冲出来,他们自己则在营寨里面放手斩杀。这计划被得知后,次日晚上第三更,一声口令,他们全都被杀死在壁垒外面。

  37.当凯撒正在一路进军攻打其余的城镇时,卡尔特亚的居民已经为了庞培开始争执,一派就是曾经派使者到凯撒那边去过的,另一派则是庞培派的支持者,这就引起了内江,城门被关上,大规模地流血。受了伤的庞培夺取了二十条战舰逃走。消息一传到正在伽德斯统率一支舰队的狄狄鸟斯那边,他立刻开始追赶。卡尔特亚方面同样也有步兵和骑兵赶上去,一路迅速追逐。航行到第四天,由于从卡尔特亚出发时没作好准备,庞培的饮水没有了,只能向陆地靠拢。当他们正在取水时,狄狄乌斯的舰队赶上来,一些舰只被捉住,其余的被烧掉。

  38.庞培带着少数人逃走,占据了一处地形险要可守的地方。被派去追他的骑兵和步兵营通过先遣的侦察人员知道了这事后,日夜兼程赶路。庞培的肩头和左腿受伤很重,再加还扭伤了脚踝,大大妨碍了他的行动,因而到那边时,只能用一乘软轿把他抬进这处碉堡。按照军事活动的惯例,从他的卫队中派出一个卢西塔尼亚人去做侦察工作,被凯撒的部队看到,骑兵和步兵很快就把他们包围起来。这是一处很难接近的地方,庞培之所以要为自己选择一处地势险要的地方,为的也就是这个,这样,不管带来进攻的人有多少,只要几个人踞高临下就足以守卫。我军一到该地,则靠近它时,就被轻矛击退回来。在他们后退时,敌人很放肆地逼过来,使他们只能马上停止前进。当这样反复重演了几次之后,就可以看出这对我军是一件很危险的事。于是,对方筑起一圈防御工事,我们这边也迅速地沿着山脊匆忙拉起一道同样的围壁,以便能和对方势均力敌地相抗。这些人一看到这个时,就想借逃跑来保全自己。

  39.正象我们上面指出的,小庞培受了伤,而且扭伤了脚踝,因而妨碍了他飞奔逃走,加之地形险隘,不论是骑马还是用别的交通工具都不能帮助他逃脱,求得安全。我军到处斩杀。小庞培被隔绝在工事外面,又失掉了他的支持者,他逃进一处山谷,躲到一个地面受侵蚀形成的洞穴里,要不是俘虏们招出来,我军真不容易寻到他。这样,他就在那边被杀死。当凯撒还在伽德斯时,小庞培的首级在四月十二日被带到希斯帕利斯,在那边示众。

  40.杀死小格奈乌斯·庞培,使我们前面说过的狄狄乌斯十分欣喜,他退向附近的一个堡垒,还把一些船拖上岸来修理。那些从战斗中逃出来的卢西塔尼亚人仍旧集合到自己的军旗下面,而且聚起了很大一支兵力,回到狄狄乌斯处来。虽然狄狄乌斯并没放松对船只的守护工作,但他们的一次一次攻击,有时也把他引得离开那堡垒。这样,他们就在几乎每天发生的战斗中,设下一个圈套,把自己的兵力分成三股,一股人准备好去烧船;另一股人在船烧起来时,驱逐赶来援救的人,这些人要布置在不被看到的地方;其余的人则公开出面去作战。因而,当狄狄乌斯带着部队从堡垒里出来赶走敌人时,卢西塔尼亚人升起了信号旗,船只被纵火烧起来,同时,从堡垒里出来作战的人正在追逐那些看到同一旗号转身退走的匪徒时,被埋伏着人从背后出来包围住。狄狄乌斯和很多人在英勇搏斗中被杀。有不少人在战斗过程中夺到了停靠在岸边的一些小艇,另外又有很多人游泳逃到停泊在深水中的船上,拔起锚来鼓桨向大海航去,救出了自己的性命。卢西塔尼亚人夺去了战利品。凯撒离开伽德斯,急急赶回希斯帕利斯。

  41. 被留下来攻打蒙达的守军的法比乌斯·马克西穆斯,用一系列围困工事昼夜不息地围攻。被围困在里面的人,自伙里开始动武起来,杀死了许多人之后,又再突围出来。我军没有错过收复该镇的机会,还把其余的人都活捉过来,数达一万三千之多。我军出发向乌尔绍赶去;这个市镇有巨大的防御工事捍卫着,因而,不论是它的人工建造的工事还是自身的天然地形,都足以使它迎击敌人。加之,这个市镇除了在它城里有一处水源之外,在城周围大约八罗纪之内,到处找不到水,这也是一件对镇上居民极有利的事情。再则还有,构筑防御工事所需用的材料,如通常习惯用来筑造塔楼和盾车的木材,在附近六罗里之内就无法找到。庞培为了市镇受到围攻时可以安全些,已经把该镇周围的所有木材都砍伐下来,集中到市镇里去。这样,我军出于不得已,只能到新近攻克的蒙达去运木材到这里来。

  42.当这些工作正在蒙达和乌尔绍进行时,凯撒离开伽德斯,返回希斯帕利斯。在他到达的第二天,他就召集了一次大会,提醒大家说:在他一开始担任财务官时起,这个行省就比之其他任何一个行省更特别得到他的关心,而且给了这个行省当时他力所能及的一切好处。在后来他晋升为司法官时,他曾经要求元老院取消墨特卢斯加征的税收,使行省得以免付该项税款;同时他又自己担起该省保护人的责任,许多该省的代表都是由他引进到元老院去的,为了替他们的公私事务辩护,他还结下了许多仇怨。同样,在他的执政官任内,虽然他不在当地,他也在自己的职权范围之内,颁给这个行省许多优惠待遇。但他知道,无论在这次战争中还是在过去这个时期,他们已经忘掉了新有这些恩惠,已经不再因此而感激他自己和罗马人民。他继续说:“你们是很懂得万民法和罗马公民所树立的陈例的,但你们仍然象野蛮人那样一再粗暴地对待罗马人民的神圣不可侵犯的官吏,而且在青天白日之下就在市场中心丧天害理地策划杀害卡西乌斯。你们对和平是如此之仇视,使得这个行省一天都不能没有罗马人民的军团;正是你们,把恩惠当做仇怨,仇怨当做恩惠。因而,也正是你们,从来也不会在和平时期保持和睦,在战争时期保持勇敢。正是你们,在小格奈乌斯·庞培逃亡时收容了他,听凭他这样一个私人膺用只有国家官员才能使用的斧棒和军政大权,让他杀害了许多公民,并且在你们的唆使之下,招兵买马对抗罗马人民,把行省的土地弄得残破不堪。你们希望战胜的是谁呢?难道你们没有考虑过,即使毁灭了我,罗马人民不但还是有军团能够对付你们,甚至连天都能够拆坍下来吗,由于他们的光辉绩业和英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