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图书

本书讲述了人民解放军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横渡长江,席卷东南、西北、中南、西南,解放全国大陆的辉煌历程。本书大致采取纪实文学的笔法,注重反映每一重大事件的背景和细节,对主要人物的特点和军事艺术有恰如其分的描述,它是一部信史,要求观点正确,史实准确;要求把真实性与文学性有机地统一起来。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六讲 公共理性的理念 - 来自《政治自由主义》

1.政治社会和每一个理性的和合理的行为主体——无论该行为主体是一个体,还是一家庭或联合体,甚或是多政治社会的联邦——都具有一种将其计划公式化的方式,和将其目的置于优先地位并作出相应决定的方式。政治社会的这种行为方式即是它的理性,而尽管是在一种不同的意义上,它实施这种行为的能力也就是它的理性,它是一种根植于其成员能力的理智能力和道德能力。   但并非所有的理性都是公共理性,正如存在各种属于教会、大学和诸多其他市民社会联合体的非公共理性一样。在贵族政体和独裁政体中,当人们考虑到社会善时,不是通过公共理……去看看

23 失去人权方知可贵 - 来自《新疆追记》

被抓以前,跟维吾尔人谈话总能听到“人权”一词,那时我是在抽象的意义上理解,也认为他们是在抽象的意义上使用。政治上表达不同意见,人权是个通用词汇,如此而已。直到自己尝受到被剥夺人权的滋味,才切身体会到人权的真实意义,以及它对人有多么重要。   今天中国的缺乏人权和毛泽东时代有所不同,那时政权以阶级斗争为武器,强行进入全部国民的个人的生活,剥夺所有的私人空间。今天阶级斗争已经难以为继,政权失去了同时进入每一个私人空间的能力,所以那些“安分守己”的公民(尤其是社会上层人),平时可以不太感受人权方面受到威胁。然而……去看看

第五辑 乌鸦附录(一) - 来自《黑乌鸦与折断的日子》

尴尬的王海与王海的尴尬  最近这几天有件事闹得沸沸扬扬,不容你不在奥运的热点中侧目观瞧。那就是善于打假的王海由于"津成事件"中"恶意炒作伤透了心",声明"不再打假",并决定把公司总部迁到深圳。这虽然是无奈之举,但毕竟算不上什么大事情。但是没有想到突然"王海精神失常",连央视也来"探望"!轰轰烈烈的场景实在叫人惊诧之余不免感叹!而看来看去,在各家媒体竞相雾里看花中,也看出了太多的问题和困惑。那就是两个字:   尴尬!  9月20日,入住南宁国际大酒店的王海先是突然要求入住总统套房被拒绝,继而与保安激烈冲突(因为打车回来……去看看

第40章 - 来自《十面埋伏》

何波下意识地用手拔枪时,一阵钻心的刺痛才让他明白自己的右手根本抬不起来。   那条牛犊般大小的狼狗,继续狂吠着向他蹿来,距离越来越近。他赶忙靠在身旁的一棵树干上,让树干支撑着摇摇晃晃的身体,然后用腾出的左手迅速地伸向腰间。年轻的时候曾练过左手用枪,没想到行将退休了,却派上了用场。打开枪套,抽出手枪,握牢枪柄,顶开保险,扣住扳机,抬起手臂,瞄准……   几乎是一眨眼的工夫,就在那只狼狗蹿在眼前,伏身起跳的那一刹那,何波扣动了扳机!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枪响,一道火光直射在狼狗爪前1尺左右的地方。子弹在水泥地上迸溅出一……去看看

廿三、“投亲靠友” - 来自《走出迷惘》

早在进沟不久的时候,当地老乡就已经对我校一些教工警告说:“不出两年你们不是跑光了,就是死在这个沟里”。多可怕的警告啊!可是进沟初期,校部向下传达了一项指示:教职工进沟以后不得随便和当地老乡来往。表面的理由是当地阶级成份非常复杂,有些当地人甚至当过土匪。说穿了是章“第一把手”为了防范教工们知道当地是严重病区而有意制造的舆论。那已经是在大家逃离清水沟回京之后。一次教工们聊起当年沟里闹克山病时,P系的一位教辅才说,因为他擅长于画画,曾经被G县通过学校调请去画地图。他亲眼看见地图上的清水沟边界标满红色叉叉……去看看

第01章 总说 - 来自《西方哲学史(卷三)》

通常谓之“近代”的这段历史时期,人的思想见解和中古时期的思想见解有许多不同。其中有两点最重要,即教会的威信衰落下去,科学的威信逐步上升。旁的分歧和这两点全有连带关系。近代的文化宁可说是一种世俗文化而不是僧侣文化。国家越来越代替教会成为支配文化的统治势力。各民族的统治大权最初大都归国王掌领;后来,如同在古希腊一样,国王逐渐被民主国家或僭主所代替。民族国家的力量,以及它所行使的职权,在整个这时期当中稳步发展,不断扩大(一些小波折不算);但是按大多情况讲,国家对哲学家的见解所起的影响总比不上中世纪时的教会。……去看看

第二章 整饬两江 3、上治理两江条陈的美少年原来是故人之子 - 来自《曾国藩 第3部 黑雨》

下午,薛福成来了。曾国藩初以为必是一位老成持重的宿儒,谁知竟是一个翩翩美少年!他叫薛福成不必拘礼,随便坐下,然后用惯于相人的目光将这个后生仔细打量了一番。  但见此人额高而宽,眉宇疏朗,两个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射出英气逼人的光芒。“令器美才!”曾国藩在心里称赞。  “足下在号房里写的条陈,老夫已看过了。今科乡试,士子如云,大家都抓紧这几天难得的机会,按题做好时艺策论,力求精益求精,锦上添花,以便得个功名富贵。足下放开正事不去用心,费如许心思写此条陈,不觉得得不偿失吗?”曾国藩靠在椅背上,以手梳理花……去看看

第三次对话 政治思想:时间的检验 - 来自《伯林谈话录》

接受委托或候车  贾:您曾经比拟您自己是一个没收到委托便没活做的裁缝,而我觉得您的论文并非纯粹是机遇的结果。您觉得您很接近于您研究的思想家吗?  伯:不,不纯粹是机遇,我不是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我拒绝的委托比接下来的要多。我经常考虑怎样研究维柯和赫尔德。我写关于维柯的论文,起因于我接受驻伦敦的一个意大利机构的邀请。我认识这个机构的负责人,他请我做一个有关意大利问题的讲演。我喜欢意大利,喜欢意大利人。我对自己说:“为什么不做呢?”但是,意大利第一流的思想家不多,除了马基雅维里、维柯和克罗齐,还有谁呢?帕多……去看看

第二章 数学结构和逻辑结构 - 来自《结构主义》

5.群的概念   如果不从检验数学结构开始,就不可能对结构主义进行批判性的陈述。其所以如此,不仅因为有逻辑上的理由,而且还同思想史本身的演变有关。固然,产生结构主义的初期,在语言学和心理学里起过作用的那种种创造性影响,并不具有数学的性质(索绪尔学说中关于共时性平衡的理论是从经济学上得到启发的;“格式塔”学派的完形论学说则是从物理学上得到启发的),可是当今社会和文化人类学大师列维-斯特劳斯(Levi- Strauss),却是直接从普通代数学里引出他的结构模式来的。   另方面,如果我们接受在第一章里所提出的结构主义定义,那末……去看看

第八章 一种新的社会契约 - 来自《现代社会冲突》

   2009/10/01
1.90年代初期的欧洲  那些在这里往往作为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世界来描写的国家,其内部的发展本身也有一些把人引入歧途的、令人惬意的东西。雷蒙·阿隆的世界确定了战后时代的重视供给的基调;60年代和70年代的改革补充了所缺乏的应得权利因素。因此,产生一些能解决几乎所有的难题的共同体,甚至也能解决石油危机冲击和滞胀的难题。通过一种潜在的、然而从未完全变为现实的对立的世界气候,使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世界保持团结一致,对解决问题也有补益。富国俱乐部仍然可以孤芳自傲,又不必为此大吵大嚷。不过,最迟自1989年以来,这……去看看

2004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 来自《历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2004年3月5日在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  各位代表:  本届政府履行职责已经一年。现在,我代表国务院,向大会作政府工作报告,请予审议,并请全国政协各位委员提出意见。  一、一年来工作回顾  过去的一年,是我国发展进程中重要而非同寻常的一年,是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取得显著成就的一年。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突如其来的非典型肺炎疫情和频繁发生的自然灾害,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各级政府和全国各族人民一道,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去看看

斯宾诺莎生平和著作年表 - 来自《神学政治论》

①本表和索引是本馆编辑部编制的。  伟大的荷兰思想家别涅狄克特·斯宾诺莎(BenedietdeSpinoza,1632—1677)是欧洲早期资产阶级革命时期杰出的唯物主义哲学家,英勇的无神论者。  祖先原是居住在西班牙的累翁省爱斯宾诺莎(Espinosa)镇的犹太人。后因西班牙封建专制政府对犹太人进行种族、宗教上的迫害,避难到葡萄牙。祖父一代又逃亡到荷兰。父亲在阿姆斯特丹经营进出口贸易。  1632年 11月24日诞生于阿姆斯特丹犹太人区一个有地位、有资产的商人家庭。当时取名本托(BentodeSpinoza),即受神惠之意。母亲是父亲的……去看看

爱利赛·邵可侣序 - 来自《面包与自由》

(法文本序)  彼得·克鲁泡特金要我在他的著作的卷头写几句话,虽然这使我感到某种困难,我也顺从了他的意思。对于他在这著作中所阐明的种种论据,我不能添加一点新的见解,我恐怕我来说话,反会减弱他的话的力量。但是友谊会宽恕我。当法国的“共和党人”以匍匐在“沙皇”①的脚下为无上美味的时候,我却爱接近那些会受他鞭笞,会被他监禁在要塞的地牢中或绞死在堡垒的僻院里的自由人。我和这些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我会暂时忘却那般在年青时代高呼“自由!自由!”叫哑了喉咙,而现在却将《马赛曲》和《……去看看

附文1 一个国家的欲望与恐惧 - 来自《中国不高兴》

   2010/06/14
本文作者:张小波  在新近读到的一本关于弗兰茨.卡夫卡的研究着作里,作者(姓名忘了)指出,出生并成长于奥地利及捷克背景下的卡夫卡较之他苦难的同胞具有更尖锐的“犹太人性”,而贯穿其短暂一生的文学母题便是“欲望—恐惧”,这种合二而一的命题构成了足以令其生命形式崩溃的秘密咒语。很多年后,村上春树在《奇鸟行状录》中借一次意义深远(这种意义至今并没有加诸中国人的心灵)的战役——中蒙边境的诺门罕之战——来探讨“日本性”及“日本人性”的形成。我确……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