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延安两宴庆功

 《解放战争全记录第二卷》

  全面内战爆发前夕,中共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为了确保延安总部的安全,决定将陕甘宁晋绥联防军一分为二:另成立晋绥野战军,由贺龙指挥;原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则保留原番号,但改属中共中央军委直接指挥。全军共有3万人,由王世泰任代司令员,习仲勋任代政治委员。全面内战爆发后头4个月,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给陕甘宁战略区的任务就是做好应付全面内战准备,实施内线防御,确保延安总部的安全。

  期间,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在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的指挥下,发起了两次作战行动,一是南线出击接应王震北返延安,二成功策动了胡景锋起义,为此毛泽东两次在延安设宴为这些前线将士庆功。

  红都延安——陕甘宁解放区

  延安是位于陕西省北部黄土高原上的一座小县城,也是陕甘宁解放区的政治、文化、经济和军事重镇。1935年10月,毛泽东率领中央红军北上到达陕北。当年12月,红军与东北军张学良建立了军事统战关系,张学良主动将延安让与红军作总部之地。直到1948年3月,延安一直是中共中央和人民解放军总部、中央军委所在地,是中国共产党领导抗日战争和全国解放战争的指挥中枢,是中国的“民主圣地”、“红色都城”,在中国革命战争中有着极为重要的战略地位。

  陕甘宁解放区,是土地革命战争中惟一保留下来的革命根据地,在中共中央的领导下,面积得以不断扩大和巩固。它东临黄河中游,西抵环江,南至渭北山地,北至长城,包括陕西北部,甘肃、宁夏东部共20余县,面积约10万平方公里,人口约150万。境内属黄土高原的一部分,平均海拔800至1200米,有洛河、延河、无定河流过。由于流水长期侵蚀,形成了极为复杂的地形,山岭纵横,沟壑交错,道路稀少。这种地形有利于进行小兵团的防御作战,而不利于大兵团进攻作战。加之该区接近寒带,土地贫瘠,气候干燥,水源缺乏,粮食生产极为困难,其他物资也很贫乏,给部队的给养等供应带来了不少困难。这也是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将晋绥野战军5万人分出去的最为重要的理由。

  在抗日战争时期,蒋介石始终集中胡宗南的部队和西北马鸿逵、马步芳的“马家军”,加上东面的黄河天险,形成四面围困陕甘宁解放区局面。到全面内战爆发,其总兵力已达40多万人。其中胡宗南集团是蒋介石的嫡系,主力部队有10个整编师、30个旅,约30万人,从南面向陕甘宁边区实施包围。马步芳和马鸿逵“二马军”,均为西北地方封建军阀,曾残杀过红军将士,是蒋介石在西北的帮凶。“二马”共有5个整编师、15个整编旅,合计12万人,负责从西面封锁包围陕甘宁解放区。此外,还有驻榆林的国民党军第22军邓宝珊部及陕北国民党保安团,共有2万多人。后者虽然兵力不多,如果配合西、南两个方向上的国民党军行动,就能威胁陕甘宁解放区的腹地。

  由于陕甘宁解放区的特殊地位,国民党军必欲将其摧毁,必欲占领延安。面对日益严峻的战争威胁,陕甘宁解放区军民加紧备战,准备打击进犯之敌。8月3日,中共中央西北局发出了《关于紧急动员准备战争保卫边区的指示》。8月16日,懈放日报》发表了《动员起来,粉碎蒋介石进攻》的社论,提出一切服从战争,一切为了战争,保卫边区,保卫延安,保卫毛主席的口号。

  1946年9月1日,当时惟一能对外代表解放区军民的新闻机构——新华社发布了“中原军区王震将军所部已胜利突围,于昨日抵达陕甘宁边区边境”的电讯。这的确是一个令人惊喜的消息。

  1946年6月底,中原军队开始突围,359旅在李先念、王震的率领下,于8月跳出重围,到达陕南地区,并开始按中央的指示分散游击,建立根据地。国民党军胡宗南早就盯上了这支英勇善战的部队,他以两个旅自石泉、汉阴、安康向北推进,以两个旅向东推进,又以五个旅从东、北两面进行突击,企图包围359旅于旬阳、关口、太山庙地区。

  8月9日,王震致电中共中央军委毛泽东并李先念等:“第14旅(即干部旅)干部团已完全分散隐蔽游击,化装走百余里,军事干部随我行动,警卫团剩4个连分散后又跟上主力,已编人三五九旅;三五九旅划分游击区工作,因敌紧跟与我保持接触,我部因人地生疏不便游击,敌均又靠拢来,请中央考虑拖回边区,主客观条件亦有可能拖到。”

  中共中央考虑到陕甘宁边区作战的需要,以及王震所部面临的困难,同意359旅北返,并让陕甘宁联防军派出有力部队接应王震回延安。8月20日,中共中央军委在给王震的电报中指出:“你们若能在文武、成康、陇南一带创造根据地,对发展西北,配合全国斗争均有重大意义。如若不能,则按照你们的部署行动。边区已准备3个团相机接应。”

  接应王震所部北返延安,是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在全面内战爆发后的第一个作战任务。

  王震接到中共中央让其率部北返的指示后,从8月19日开始,经三天两夜急行军,行程175公里,作战5次,突破了国民党军第123旅、第12旅及其他地方部队之追堵,由宝鸡。凤县间通过川陕公路,强渡渭河,穿越陇海路,进抵陇县赤沙镇。

  胡宗南发现王震有向陕甘宁边区靠拢的迹象后,立即组织更大的兵力进行防堵。急调整编第36师、第门师之第48旅。整编76师新1旅等部共9个团兵力进行堵击,并企图让配合追击的第28、第84、第135、第123、第144、第12旅等部,聚歼第359旅于千阳、陇县地区。

  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紧急出动,以新编第4旅为左翼兵团,从长武、彬县之间出击;以警备第3旅第7团及第5团一部为右翼兵团,由平凉、径川之间出击;以警备第1旅组成若干游击队,分散活动于旬邑地区,牵制迷惑国民党军。同时,组成中共西府工作委员会和西府司令部,带领从中共中央和中央西北局抽调的百余名干部和由2个连组成的武工队,随主力深人,开展敌后游击战争。

  8月23日,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开始南线出击。驻守关中的警备第1旅及游击队,分3路向正宁、旬邑、土桥等地发起攻击。26日,占领关庄等几处据点。国民党军第123旅和陕西保安团立即进行反扑。而陕甘宁晋绥联军左、右两路乘机全线出击,连克国民党军把守的多处据点。胡宗南立即从追堵359旅的部队中抽调出一个师回援。王震抓住这个机会,率第359旅一部绕道陇县,以日行军75公里的速度向北疾进,突破了国民党军的最后一道防线,于8月29日与在屯子镇的陕甘宁晋绥联防军警备第3旅胜利会师。第359旅另一部则经过30多天的行军绕行六盘山、平凉越过西兰公路,由马渠进入陕甘宁解放区。

  王震与第359旅自中原突围起,至8月底进入陕甘宁解放区止,先后转战鄂、豫、陕、甘四省,行程1250公里,历经大、小战斗86次,在陕甘宁晋绥联防军的接应下,粉碎了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胜利地回到了陕甘宁解放区。9月27日,中共中央在杨家岭中央大礼堂召开欢迎第359旅胜利返回延安大会。毛泽东、朱德、任弼时、林伯渠、彭德怀、贺龙等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领导亲临大会。

  毛泽东在会上作了重要讲话,他说:“你们不怕困难,不怕牺牲,深入敌人心脏,敢于和敌人作斗争,打破了国民党反动派数十万大军的围堵,胜利地返回延安。你们是党的宝贵财富。虽然牺牲了不少同志,但是你们光荣地完成了党交给的任务。你们勇敢顽强,不怕敌人围追堵截,经历了第二个长征。将来,你们还要把三五九的旗帜插到北平城头上!”

  当天下午,中共中央以毛泽东和朱德总司令的名义,在王家坪礼堂宴请359旅团以上干部,毛主席对359旅英勇顽强的精神又一次给予了高度赞扬,他说:“三五九旅不能休息得太久,要重振旗鼓。内战开始了,你们中原突围,就是全面内战的开始。蒋介石下山了,你们要加紧训练,准备打仗!”

  晚上,毛泽东特意让中共中央的机关食堂准备了丰盛的饭莱,款待了这支转战几千里而胜利归来的钢铁之旅。1946年10月23日,延安《解放日报》在头版以醒目的标题——“胡景锋将军率五千义旅通电全国成立西北联军骑六师,解放土地两万多平方公里,人口二十万,誓为粉碎蒋、胡进攻实现民主而战”——报道了胡景锋将军率部在横山起义的壮举。

  1946年9月,胡宗南长途围追王震部后,倍感疲惫,随即开始休整,准备大举进攻延安。陕甘宁解放区进入了一个短暂的平静时期。

  但是,驻在榆林、横山地区的国民党军第22军却不断袭击陕甘宁解放区。为此,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决心利用这一时机,发起榆(林)横(山)战役,打击北线袭扰的国民党军邓宝珊第22军等部,并策应国民党陕北保安团进行反内战起义,解放无定河以南地区,以减轻北顾之忧。

  早在1946年4月初,针对陕甘宁解放区面临的严峻的军事形势,毛泽东召见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陕甘宁晋绥联防军代理政治委员习仲勋,指示西北局把统战工作的重点放在边区北线,加强对邓宝珊的第22军及陕北保安部队的统战工作,把军事打击与政治争取结合起来,拿下榆林、横山,为陕甘宁军民的自卫战争取得一块回旋余地。在此种形势下,胡景锋率部起义了。

  胡景锋是国民党军陕北保安指挥部副总指挥,对蒋介石独裁卖国,发动内战的政策不满,同中共保持着友好的关系。

  10月11日,陕甘宁晋绥联防军北线指挥部总指挥王世泰、政治委员张仲良和绥德地委召开联席会议,决定由王世泰、张仲良指挥教导旅第1团、新编第4旅、警备第3旅第8团和绥德、三边军分区之地方部队等共1万余人,举行横榆战役,配合胡景锋部的起义行动。

  在陕甘宁晋绥联军的有力配合下,10月13日,胡景锋率国民党军第22军第86师、新编第11旅及保安第9团等部官兵2000余人,分别从波罗堡、高镇、海兔庙发动起义成功后,又乘势扩大战果,压迫临近地区的守军起义,使起义部队扩大到5000人。配合起义的陕甘宁晋绥联防军也展开攻势,相继占领薛家寨及吴家园子、石湾、镇川、武家坡、鱼河堡等地。随后以一部兵力配合起义部队围攻响水堡,一部兵力向吴庄、兴隆寺、旧寨等地发动进攻。16日,驻横山国民党军新编第11旅第1团团部及1个营300余人被迫投降。20日,陕甘宁晋绥联防军集中兵力进攻响水堡,这是国民党军在无定河以南惟一的一个据点。此时,国民党军陕北保安指挥部总指挥率两个营前来增援,联防军除留少部兵力继续围攻响水堡外,集中主力将援敌包围,经4小时战斗,将援敌全歼。ZI日攻克响水堡。此时,中共中央考虑到榆林守军已有准备和邓宝珊还有争取的可能性,放弃进攻榆林的作战,胜利结束陕甘宁晋绥联军的北线进攻作战。

  此次作战行动,在数日内拔除了国民党军在陕北横山境内的所有据点,解放了无定河以南2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人口12万余,建立了榆横新区民主政权,为陕甘宁解放区军民自卫作战及而后中共中央、中央军委转战陕北、指挥全国解放战争,夺得了极为宝贵的回旋余地。

  11月4日,起义部队按计划被列为西北民主联军骑兵第6师,胡景锋任师长,范明为政治部主任。12月初,部队南调延安整训。12月11日到达延安,受到延安军民的热烈欢迎。12月22日,周恩来、朱德接见了全师连以上干部。24日下午,中共中央西北局、陕甘宁解放区人民政府在枣园礼堂召开欢迎大会,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彭德怀、邓颖超、习仲勋、王世泰等领导人接见了骑六师营以上干部。毛泽东在热烈的掌声中同起义军官—一握手,并高度赞扬了胡景择将军起义的正义之举。毛主席说:“美蒋那只船虽然大些,但是一只破船,一遇风浪就会沉没。我们这只革命的船现在还小些,但是崭新的,能够乘风破浪,胜利前进。欢迎你们下大船上小船,克服困难,将革命进行到底。”

  欢迎大会后,毛泽东还特意指示秘书:“做几个菜,备点酒,我要为胡景锋将军接风洗尘。”晚上,毛泽东与胡景择将军全家共进晚餐。

  这是毛泽东全面内战爆发后特意摆的一次庆功宴,请的是国民党军的起义爱国将领。

上一篇:第七章 保卫华北

下一篇:第九章 新开岭大捷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序言 - 来自《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人们将看到……埃瑞洪人是一个逆来顺受、长期隐忍的民族,很容易被人牵着鼻子走,一旦他们中间出现一位能吸引住他们的哲学家,使他们认识到他们既存的制度并不是建立在最严格的道德原则基础上的话,他们就会很快地将常识奉献在逻辑的圣坛之上。——塞缪尔·勃特勒第一版序言  如果本书就人类精神领袖中某些最伟大的人物讲了一些刺耳的话,我相信,我的动机并非是希望贬低他们。我的动机出于我的信念,即倘若我们的文明要继续存在的话,我们就必须破除遵从伟人的习惯。伟人可能会犯一些伟大的错误;而本书所试图表明的正是,以往的某些最……去看看 

3-8 民主对家庭的影响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以上,我考察了身分的平等在民主国家,尤其是在美国是怎样改变了公民之间的关系的。现在,我想再进一步,深入到家庭的内部。我在这方面的目的不是寻找新的真理,而是阐明已知的事实与我的题目有什么关系。大家都已看到,在我们这个时代,家庭的各个成员之间已经建立起新的关系,父子之间昔日存在的差距已经缩小,长辈的权威即使没有消失,至少也已经减弱。类似的情况也见于美国,但它更使人注目。在美国,始终就不存在罗马人和贵族就“家庭”这个词的含义所理解的那种家庭。美国人只是在出生后的最初几年才具有家庭意识。在孩子的童年时期,父亲……去看看 

第二章 由政体的性质直接引伸出来的法律 - 来自《论法的精神(中文版)》

第一节 论三种政体的性质政体有三种类型:共和政体、君主政体、专制政体。即使是最没有学识的人们的见解也足以发现其性质。我假定三个定义,或者更确切地将它们称之为三个事实:共和体制就是全体人民或部分人民拥有最高权力的体制;君主政体意味着只有一个人统治国家,只不过遵循业已建立和确定的法律;至于专制政体非但毫无法律与规章,而且由独自一人按照自己的意志以及变化无常的情绪领导国家的一切。以上便是我所谓的每个政体的性质说。应该看到直接伴随这些性质所产生出什么样的法律。因此,这些法律便是最初的基本法。 第二节 ……去看看 

3-1.10 背起了瓦斯检查器,走入犯人世界 - 来自《走向混沌》

晋普山在山西省煤矿中,是一座瓦斯含量最高的矿山,一旦引起瓦斯爆炸,晋普山也就不存在了。在井下听老煤黑子——我们的采煤组长阎恒宝说过,在60年代初期,大同有一座瓦斯煤矿大爆炸。事情惊动了中央,周恩来总理曾亲自飞往大同去处理这一问题。当时,死伤了许多矿工不说,由于当时技术上无法处理全矿的爆炸后遗症,只好把一个好端端的矿山给封堵死了——但这只是解决地上问题,无法解决地下的灭火问题;直到70年代,那口矿井下的煤层之火还在自燃。   这绝不是耸人听闻的消息。我到了煤矿才知道,煤的性格非常喜欢自燃,一旦燃烧起来,就很难扑……去看看 

第二首 - 来自《神曲》

但丁的困惑与恐惧 白昼在离去,昏暗的天色在使大地上一切生物从疲劳中解脱,只有我独自一人在努力承受这艰巨的历程和随之而来的怜悯之情的折磨,我记忆犹新的脑海将追述事情的经过。啊!诗神缪斯啊!或者崇高的才华啊!现在请来帮助我;要么则是我的脑海啊!请写下我目睹的一切,这样,大家将会看出你的高贵品德。我开言道:“指引我的诗人啊!在你让我从事这次艰险的旅行之前,请看一看我的能力是否足够强大。你说过,西尔维乌斯的父亲还活着时,也曾去过那永恒的世界,尽管他依然带有肉体的感觉。但如果说万恶之敌因为想到埃涅阿斯所必然产生的……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