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布阵平津

 《解放战争全记录第四卷》

  78.毛泽东唱空城计

  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中共领导人在指挥南线刘陈邓展开淮海大战的同时,又在谋划平津战役。

  而毛泽东在西柏坡唱的一场空城计,也预示着打平津战役蒋介石不会有好结果。

  对于坐镇河北西柏坡指挥大决战的毛泽东来说,傅作义是离得最近的敌人。决战期间,他们曾经有过一次有趣的直接交锋。

  毛泽东又有一盘好棋成竹在胸,蒋介石也打着如意算盘。

  1948年冬,辽沈战役已经打响。就在东北战场国民党军节节告败的时刻,华北“剿总”司令官傅作义率步骑5个师,外加400辆汽车的快速部队,从北平、保定南进,佯装增援被人民解放军围困于太原的阎锡山,企图偷袭中共中央和毛泽东所在地西柏坡。

  周恩来说过:“西柏坡是毛主席和党中央进入北平、解放全中国的最后一个农村指挥所。”蒋介石对这个“农村指挥所”恨之人骨,就像当年一意拿下延安那样,做梦也想捣毁它。蒋介石在北平圆恩寺行邪多次与傅作义商议,密谋偷袭方案。

  蒋介石认为,东北野战军主力在辽西,华北解放军主力在太原、绥、察北以及冀东等地,而冀中一带兵力空虚,如果组织一支奇袭兵团,进击石家庄及其附近的中共首脑机关所在地西柏坡,将会一夜之间扭转不利战局。即便未达到预期目的,也可打乱共产党的战略部署。

  对于蒋介石的这一决策,傅作义口头上大加赞赏,心里却打着自己的算盘。这样做,既可解太原、绥远之危,又可借机拒绝派兵出关作战,还可树立自己的声望。但转念一想,共产党也不是好对付的,解放军一向神出鬼没,声东击西,搞不好可能会赔了夫人又折兵。想到这里,他提出步骑兵联合行动,步兵从“中央军”中调,骑兵从他的部队中抽。

  蒋介石听后,连称这是“锦囊妙计”!同时强调行动要注意两点:一是绝对保密,兵贵神速,出其不意;二是把爆破队带上,把石家庄的重要设施全部炸掉。

  傅作义接受任务后,立即着手制定偷袭计划,物色人选,部署任务。

  1948年10月下旬,他们认为机会来了,因为当时解放军在西柏坡附近的兵力很少,如果偷袭成功,可以刺激人心,冲淡东北惨败的阴影,用傅作义的话讲,就是“从危机中找转机”。

  从北平到石家庄一带,解放军确无主力部队,敌我力量悬殊,情况十分危急。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几位领导人看了北平地下党组织冒着生命危险发来的十万火急的电报,心里不禁一怔,没想到蒋介石、傅作义会来这一手,立即来到作战室,聚集在军事地图前,一面在北平——琢县——保定——石家庄——西柏坡各点线上指划着,一面商讨对策,最后决定由周恩来具体负责处理兵力部署、下达命令等事宜。

  周恩来迅速起草了给华北军区、华北第2兵团并告第3兵团的加急电报,指示他们迅速派兵坚守石家庄。随后他又指挥中央机关和后勤部门做好了转移准备,并调集正规军、地方部队协同民工破坏铁路公路,阻滞国民党部队的行动。

  与此同时,毛泽东采取了心理攻势,唱起了“空城计”。10月25日、26日,毛泽东撰写了揭露蒋介石、傅作义军妄图偷袭石家庄、我军民准备迎击的两条消息,并分别发表于10月26日。28日《人民日报》第一版:(新华社华北二十五电)确息:当解放军在华北和全国各战场连获巨大胜利之际,在北平的蒋匪介石和傅匪作义,妄想以突击石家庄破坏人民生命财产。据前线消息:蒋傅匪首决定集中九十四军三个师及新二军两个师经保定向石家庄进袭,其中九十四军已在琢县定兴问地区开始出动。消息又称:该军配有汽车,并带有炸药,准备进行破坏。但是蒋傅匪首此种穷极无聊的举动是注定要失败的。华北党政军各首长正在号召人民动员起来,配合解放,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歼灭敢于冒险的匪军。

  (新华社华北二十六日电)为了紧急动员一切力量,配合人民解放军歼灭可能向石家庄一带进扰的蒋傅匪军,此间党政军各首长已向保石线及其两侧各县发出命令,限于三日内动员一切民兵及地方武装,准备好一切可用的武器,以利作战,尤其注重打骑兵的方法。闻蒋傅两匪进扰石家庄一带的兵力,除九十四军外,尚有新骑四师及骑十二旅,并附属爆破队及汽车百余辆,企图捣毁我后方机关、仓库、工厂、学校、发电厂、建筑物。……此间首长们指示地方各界,切勿惊慌,只要大家事先有充分准备,就有办法避开其破坏,诱敌深入,聚而歼之。今春匪扰河间,因我方事先毫无准备,受到部分损失,匪部也被其逃逸。此次务希全体动员对敌,不使敢于冒险的匪徒有一兵一车跑回其老巢。今年五月,阎、傅匪曾有合扰石家庄的计划;保石线及正太线各县曾经一度动员对敌,后来问匪军一师在盂县被歼,傅匪惧歼未动,但保石线人民已有了一次动员的经验;此次因蒋匪在北平坐督,傅匪不敢不动。华北军区已向各县指出,不要以为上次未来,此次也不会来,不作准备,致受损失。即令敌人惧歼不来,我有此种准备总有利无害。

  傅作义看到秘书为他抄录的二则电讯,顿时觉得后背一阵渗凉,立即与左右研究是否还搞这次“掏心战”。他们反复猜测,共产党是否在搞“空城计”?是否“缓兵待援”?最后的结论是,解放军虽然已经知道了这次行动,但解放军主力一时还到不了保定地区,对付第7纵队是不成问题的,最后,傅怀着侥幸心理,下决心继续按原计划进军。

  10月29日早晨,毛泽东又写信给秘书胡乔木,说:“我第一次日播已见成效,九十四军军长郑挺锋甘七日甘一时告傅作义称:”昨收听广播得知匪方对本军此次袭击石门行动似有所警惕。广播谓本军附新二军两师拟袭石门。彼方既有所感,必然预有准备,袭击恐难收效‘等语。另件请于本日发口播。不播文字。“

  当天早晨,毛泽东又为新华社写了一篇口播稿。新华社当时公开发稿有两类,一是文字广播,通称文播稿,用明码电报形式发往各报社和世界各地,收报者要有报务员、译电员;二是日播稿,只是由广播员在话筒前播出,不见于报纸,但传播方式快捷简便。毛泽东的这份日播稿写道:“傅作义匪军郑挺锋、刘春芳、鄂友三、杜长城(爆炸队长)等部总共不过2万人,昨28日已窜至保定以南之方顺桥。郑匪94军只来两个师,留一个师在琢县定兴线。刘、鄂等匪在郑匪背后跟进中。我保石线两侧各县……等地广大人民群众,均已完成作战准备,等待着匪众到来,配合正规军大举歼敌。”

  10月31日,毛泽东亲自为新华社撰写了一篇述评。他嘲笑了蒋介石在东北战场的失败,揭露了傅作义部企图偷袭石家庄的阴谋,写得气势磅礴,深刻有力:(新华社华北三十一日电)当着国民党军队的将军们都像一些死狗,咬不动人民解放军一根毫毛,而却被人民解放军赶打得走头(投)无路的时候,白崇禧傅作义这两匹似乎还有一点生命力的狗子,就被美国帝国主义者所选中,成了国民党的宝贝了。蒋介石已经是一具僵尸,没有灵魂了,什么人也不再相信他,包括他的所谓‘学生和干部’在内。在美国指令之下,蒋介石提拔了白崇禧、傅作义。白崇禧现在已是徐州、汉口两个“剿总”的统帅,傅作义则是北线的统帅,美国人和蒋介石现在就是依靠这两匹狗子挡一挡人民解放军。但是究竟白崇禧、傅作义还有几个月的寿命,连他们的主人和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蒋介石最近时期是住在北平,在两个星期内,由他经手送掉了范汉杰、郑洞国、廖耀湘三支大军。他的任务已经完毕,他在北平已经无事可做,昨天业已溜回南京。蒋介石不是项羽,并无“无面目见江东父老”那种羞耻心理,他还想活下去,还想弄一点花样去刺激一下已经离散的军心和人心,亏他挖空心思,想出了偷袭石家庄这样一条妙计。蒋介石原先是要傅作义组织一支轻兵去偷袭济南的,傅作义不干。偷袭石家庄,傅作义答应了,但要两家出本线。傅作义出骑兵,蒋介石出步兵,随上些坦克和爆炸队,从北平南下了。真是异常勇敢,一个星期到达了望都地区,指挥官是郑挺锋。从这几天的情报看来,这位郑将军似乎感觉有些什么不妥之处,叫北派援军。又是两家合股,傅作义派的是第卅五军,蒋介石派的是十六军,正经琢州南下。这里发生一个问题:究竟他们要不要北平?现在北平是这样的空虚,只有一个青年军二零八师在那里。通州也空了,平绥东段也只不过稀稀拉拉的几个兵了。总之,整个蒋介石的北方战线,整个傅作义系统,大概只有几个月就要完蛋,他们却还在那里做石家庄的梦。

  述评这样揭了傅作义的短,宇里行间犹如暗伏雄兵百万。内心空虚的傅作义立即像(空城记)中的司马懿一样退了兵,折回保定,不久又退回到北平。

  仿佛是一场噩梦。蒋介石、傅作义挖空心思设计的偷袭计划,就这样半途而废,宣告破产了。

  这一“锦囊妙计”、“掏心战”,原以为可以制造出惊人之举,没想到非但无补于节节失败的国民党军队,反而使本已涣散的军心又蒙受一次沉重打击。

  傅作义原想捞点资本,保存实力,结果是“偷鸡不成反蚀米”。在这次为期10多天的行动中,傅作义损失部队近4000人,战马240余匹,汽车90多辆,以及大宗的作战物资。部队在回撤途中,埋怨情绪有增无减,生怕遭到解放军堵截,个个落荒而逃。

  而此时,傅作义面临东北、华北解放军的联合打击,加上内部军心涣散,民怨载途,真可谓内外交困,形势危殆。何去何从,傅作义处在艰难的思考和选择之中。

  79.铁钳合拢,抑留傅作义在北平

  中央军委、毛泽东在华北的战略重点,就是如何抑留、抓住傅作义集团。

  下雪了,西柏坡白茫茫一片。一行沉稳深重的脚印,清晰地印在厚而松软的雪地上。毛泽东独自踏雪向前走去。卫士悄悄地、远远地跟着,生怕干扰了主席的思路。

  雪被踩得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单调而富有节奏。

  毛泽东走热了,停住脚步深深地吸了一口冰冷清新的空气,思绪顿然清晰了许多。这些天来,他的头脑中一直盘旋着一个想法,这想法使他不由地扭头向北方望去,铅灰色的天空和山峦似乎没有尽头,从这里向北,再向北,就是长城了,在长城的那边,此时正歇着一支大军。这支大军就是刚刚结束了辽沈战役的东北野战军。

  辽沈战役结束前两天,即10月31日,中央军委电示林彪、罗荣桓、刘亚楼,提出:东北主力除先遣兵团两个纵队即行南下,进至蓟县、酋穹地区休整待机外,“其余在沈营线战斗结束后,应休整一个月左右,约于12月上旬或中旬开始出动,攻击平津一带,准备于战争第三年的下半年即明年1月至6月期间,协同华北力量歼灭傅作义主力,夺取平津及北宁。乎绥、平承、平保各线,完成东北与华北的统一,以便于战争第四年的第一季度即明年秋季,即有可能以主力向长江流域出动,并使政治协商会议能于明年夏季在北平开会”。

  这是中央军委消灭傅作义集团的最初计划。这时,华北军区第1兵团正在围攻太原;第2兵团在粉碎傅作义偷袭石家庄的行动后,位于阜平地区休整;第7纵队进攻保定;第14纵队包围孤城新乡、安阳。

  随着辽沈战役即将结束,孤悬于华北的傅作义集团陷入更加困难的境地。傅作义集团由中央军(蒋介石系统)和察绥军(傅作义系统)两大部分组成。平津战役发起前,傅作义集团除归绥(今呼和浩特)、大同两处被我割断联系外,所部4个兵团12个军共50余万人,分布于山海关、唐山、天津、北平、张家口及承德、保定铁路沿线。在兵力部署上,傅作义划分了三个重要防区:一是张家口防区,以张家口为中心,包括张北、怀来、崇礼、万全、柴沟堡等城镇,由傅部的第11兵团部与第105军和第35军一部担任防务,总指挥为第11兵团司令孙兰峰;二是北平防区,以北平为中心,包括怀柔、密云、平谷、昌平、顺义、南口、琢县、八达岭、门头沟、房山、通县等城镇,由蒋系的第4、9两兵团部、第16、31、13军,傅部的第35军大部,第101、104军及新编第4师等部担任防务;三是津塘防区,以天津、塘沽为中心,包括唐山、杨村、津县、崔黄口、芦台、廊坊等城镇,由蒋系的第17兵团部、62、86、92、94军担任防务,总指挥为第17兵团司令侯镜如。此外,以一个军守归绥,一个师守大同。

  这样,东起滦县,西至柴沟堡,形成一条中心多、长达1000余里的战线。傅作义的这条长蛇阵,表面上看气势汹汹,不可一世,但实际上反映出脚踏两只船、进退两难的犹豫矛盾心理,正好表明他内心真正的空虚。

  此时此刻,傅作义除了负隅顽抗以外,还准备了后路:逃跑。一旦平、津、唐不能固守,他就准备跑。

  南逃:经过平津,从海上撤守江南,收拾残局。

  西窜:缩回绥远老巢,保存实力,以配合青海的马步芳、宁夏的马鸿逵。

  随着南线淮海战役的迅速展开,北线形势发生了变化。当时,在华北战场的国民党军共42个师(旅),其中属傅作义系统的有17师(旅),蒋介石系统的为25个师(旅)。

  在西柏坡的毛泽东等中共中央领导人密切注意着蒋介石和华北国民党军的动向。1948年11月的一天深夜,大地在沉睡,一切都格外恬静。然而,在毛泽东那间极为平常的小屋里,解放军的统帅们正在运筹着即将开始的平津大战。

  周恩来说:“这些天平津方面的情况有些异常,有好几封电报都反映了傅作义部队的频繁活动,他是不是要搞点名堂出来?”

  毛泽东披着一件旧棉袄,坐在木凳上抽着烟,没有说话。

  坐在一旁的朱德总司令,操着浓重的四川口音说了一句:“啥子傅作义,那是蒋介石要搞名堂了么。”

  周恩来把脸转向朱德说:“是的,现在国民党在全国还有四个战略集团,但只有傅作义集团可以用于机动。”他把目光移向墙上的作战地图,接着说:“华东刘峙集团正忙于徐蚌会战,又损失了20万人,自顾不暇。西安胡宗南集团负有掩护西南的任务,已被我西北野战军紧紧拖住,不敢移动一步。华中白崇禧集团只有23个师,独自扼守武汉和长江中游,更不敢随便调用。这样,蒋介石就剩下傅作义集团可以指望了。”

  毛泽东把烟蒂按灭,从木凳上站起来,边踱步边说:“东北一解放,华北的傅作义就变成了惊弓之鸟。如果不抓紧战机,就地予以消灭,敌人有可能从华北逃跑。华北的蒋、傅军队多达60万,不管跑到哪里,对我们迅速解放全国都是不利的。”

  他停下步子,把目光盯在了地图上的北平、天津处,继续说:“为了加速敌人在全国的总崩溃,马上发动平津战役,是当前华北战场最紧迫的战略任务。”

  说毕,他又点燃了一支香烟。

  周恩来完全赞同毛泽东的意见,说:“傅作义集团目前已处于我东北、华北两大野战军的夹击之中,是坚守还是撤退,一时犹豫不决,举棋不定。我们乘其尚末撤走之机,就地包围歼灭为最好。”

  朱德略加思考,走到地图前,说:“目前傅作义要是逃跑的话,确是跑得掉的。我华北40万野战军要阻挡60万蒋、傅军队逃跑,恐怕会有困难。根据这种情况,必须抓住傅作义守撤两难的时机,让林彪率东北野战军迅速入关,与华北野战军一起消灭华北敌人。”

  周恩来插话说:“我华北不是40万,而是60万,再加上东北80万,140万大军,以这个绝对优势战胜敌人。”

  周恩来的话音刚落,毛泽东紧接着说:“不能让傅作义跑了!他们目前正在犹豫不决,是个很好的时机。从全局看,我们把傅作义集团就地分割包围,然后逐一消灭,一来有利于我东北野战军就近入关作战,二来将加速敌人的全面崩溃,使蒋介石无法组织江南防线。如果让蒋、傅军队南逃或西窜,我们虽然不战而取得平津,但对今后的战局是不利的。”

  他吸了一口烟,继续说:“这几天我一直在考虑,为了不让敌人逃跑,我们应先打两头,后取中间。只要塘沽和平张线之敌被消灭,全局就活了。”他看了看周恩来、朱德,又说:“可是,东北野战军主力离天津有1600余里,加之大战刚完,部队疲惫,需要争取半个月的时间。所以,留住傅作义成了关键。”

  周恩来看着毛泽东说:“傅作义的本意,不愿不战而放弃华北。根据地下党组织的判断,傅作义集团今后动向不外有三种:一是死守天津;二是南撤;三是蒋军24个师南逃,傅军ZO个师西逃。但从目前情况看,敌人从徐州、郑州、西安。绥远各路逃跑的可能性很小,最重要的是防止敌人从海上逃跑。为此,东北野战军人关时要注意隐蔽,以免打草惊蛇。”

  朱德说:“利用傅作义的心理,先麻痹他,然后出其不意攻其要害,转移他的注意力,掩护我东北野战军秘密入关。”

  毛泽东兴奋地说:“好,就贵在麻痹和出其不意上。”他边踱步边说:“为了稳住傅作义,我各大野战军要密切配合。在反动派那里,我东北野战军是伤了元气的,需要休整几个月时间。敌人总是过高估计自己而过低估计我军。恩来,朱老总的这个‘出其不意’可是个关键啊。”

上一篇:第十九章 淮海大结局

下一篇:第廿一章 较量塞外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二十章 使政府贴近人民 - 来自《未来时速》

我们必须给人民不经过官僚机构而自己行动的权利。这一点有时对官僚机构来说是很难理解的。政府机构要把自己看成公民的一种资源,而不是一个管制公民的办公室。但是您猜猜怎么着?帮助公民解决他们的问题是很有趣味的。                          ——比尔·林德纳,佛罗里达州管理服务部   政府也许比其他任何组织都更能从来自数字程序的高效率和改进的服务中获益。发达国家会带头创造无纸程序来减少官僚手续。发展中国家也将能够提供新的服务,而不必处理烦琐的书面程序。但是大部分政府在使用数……去看看 

十、陈辞修受挫东北 蒋介石逃往台湾 - 来自《蒋介石和陈诚》

陈诚大刀阔斧,整顿东北军政,像陈明仁这样的功臣也照样被撤职1945年8月8日苏联向日本宣战,8月9日,百万苏联红军分四路进入我国东北。  号称百万的日本关东军不堪一击,到8月下旬,苏军将齐齐哈尔、哈尔滨、长春、沈阳。大连、旅顺以及承德、张北等要点完全占领。  苏军进入东北后,将日本占领东北14年间所搜刮的财富,包括机械、设备、铁路机车等可以拿得走的资产价值百亿美元以上,全部席卷而去。苏军过处,民间耕畜、牛羊,也都成为苏军的“战利品”。对于搬不走的工厂,苏军也不放过。1945年11月24日,马林诺夫斯基元帅对东北行营经济……去看看 

第二章 新大陆(札记之一) - 来自《妞妞》

初为人父的日子,全新的体验,全新的感情,人生航行中的一片新大陆。我怀着怎样虔诚的感激和新鲜的喜悦,守在妞妞的摇篮旁,写下了登陆第一个月的游记。我何尝想到,当时的妞妞已经身患绝症,我的新大陆注定将成为我的凄凉的流放地,我生命中的永恒的孤岛…… 1 奇迹   四月的一个夜晚,那扇门打开了,你的出现把我突然变成了一个父亲。   在我迄今为止的生涯中,成为父亲是最接近于奇迹的经历,令我难以置信。以我凡庸之力,我怎么能从无中把你产生呢?不,必定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运作了无数世代,然后才借我产生了你。没有这种力量,任何人都不可能……去看看 

第十章 民夫们 - 来自《南京大屠杀》

从南京到江宁寒风呼呼地吹着。张文斌只穿一件夹衣,但全身汗水淋淋。他挑着一副深重的担子,气喘吁吁地跟在马队后面,炮车辚辚,战马萧萧,他两腿发软,头有点昏,他不敢歇下。一歇下,日军的刺刀就捅过来了。郭家山岗的郭成照昨天在溧阳时,因为挑不动担子,被一刀挑死了,就死在他的旁边。离家八天了,他摸着口袋里的八颗小石子,想着和尚村自己的家,想着冬月十一那一天。那天清晨三四点钟枪就响了。全村二三百人像兔子似的到处躲,拼命逃。逃到吴家山中时,被两个日本兵拦住了。二三百人立即跪在地上磕拜。日本兵叫走了朱万炳和石全子。跪了快一个……去看看 

第一部分 引论 - 来自《道路通向城市》

第1节 现代化视野中的中国法治第2节 现代法治解决的是什么问题?第3节 乡土社会的秩序和“法治(1)第4节 乡土社会的秩序和“法治(2)第5节 现代化与现代法治第6节 20世纪中国的现代化和法治第7节 悖论之一:变法和法治第8节 悖论之二:法律与立法第9节 悖论之三:国家与社会第10节 悖论之四:理想与国情第11节 悖论之五:普适性和地方性第12节 中国法治的前景……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