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在周恩来和基辛格之间开了一个玩笑;基辛格在谈判桌上说这次中国进不了联合国的时候,联大已经通过恢复中国席位。

 《毛泽东尼克松在1972》

  十月二十六日上午九时,周恩来总理把基辛格送至钓鱼台的楼门口,在他上车前对基辛格用英语说:“博士,欢迎你很快回来共享会谈的愉快;”这是周恩来第一次用英语对基辛格说话,这说明总理的心情十分愉快。

  这一天,天还没全亮,只有四点多钟,中美双方又继续在钓鱼台里讨论公报,修饰文字了。这就是以后震惊世界的上海公报。在基辛格临离开钓鱼台之前,双方就公报的主要内容达成了协议。公报鲜明的、有些地方是十分尖锐对立的分歧更加突出了共同的立场:双方对反霸的关切,双方承诺使两国关系正常化。只有关于美国与台湾有防御关系的那一段还未作决定,但是双方的立场已经接近了,准备留待基辛格陪同尼克松再来的时候,进行讨论。

  在由钓鱼合驶往机场的红旗轿车里,乔冠华与基辛格在对话。当然,车内的对话已经不是严肃的会谈,而是轻松却有内容的聊天。

  “博士,你看今年这届联大我国能恢复席位么?”乔冠华问,“我得到消息,现在这个时候,联大正在对恢复我国席位进行表决。”

  基辛格不假思索地一笑,说:“我估计你们今年还进不了联大。”

  乔冠华狡黠地眨了眨眼:“你估计我们什么时候能进去?”

  基辛格扶了一下眼镜:“估计明年还差不多。待尼克松总统访华以后,你们就能进去了。”

  乔冠华仰脸哈哈大笑,笑声十分豪爽:“我看不见得吧?”

  就在刚才基辛格快要离开钓鱼台的财候,周恩来瞅空低声告诉乔冠华,联大表决结果已经传来,赞成接纳中国、驱逐台湾的阿尔巴尼亚提案已经以压倒多数获得通过。表决结果是七十六票赞成,二十五票反对,十七票弃权。周总理为了不使基辛格难受,没有将这个消息告诉他。

  这次联大表决结果,也是出乎我国领导人意料之外。我们也估计在一年或两年之后才能恢复在联大的席位。我们还没有一点思想上和组织上的准备。在十月二十四日,基辛格在会谈中间及周恩来对美国“双重代表权”提案的观点时,周恩来说:“对中国来说,台湾的地位比联合国的资格重要得多。中国不会按照‘双重代表权’的方案进入联合国。中国人有的是耐心,还可以继续等待。”

  基辛格乘坐的“空军一号”专机刚刚从北京起飞。电讯员就给基辛格送来电讯稿。基辛格一看,大为惊讶,将电讯稿递给助手们传看。

  电讯稿上打着——

       联大刚才已以七十六票对三十五票通过接纳中国,并驱逐台湾。

  基辛格双手捧着头,好一会才抬起头来,表情复杂地说:“我说过,光是中美接近就会使国际形势产生革命性的变化——连我自己对此也认识不足。”

  基辛格说罢,苦笑了一下。

  洛德望着舷窗外的云诲,慨叹着:“周恩来太厉害了!让我们否定了自己的方案,接受了他们的方案,而且高高兴兴,心悦诚服……”

  霍尔德里奇对洛德说:“我在香港工作的时候,就听人说,要是蒋介石得了周恩来,被赶到台湾岛上去的就不是蒋,家王朝。”

  基辛格想不到他担心的事到来得怎么这么快!他的心茫然地往下坠着,显得格外沉重。刚才离开钓鱼台时的欣喜心情已消失殆尽。他的心情变得有点苦涩。阿尔巴尼亚提案以压倒多数通过了。美国的双重代表权和把安理会席位给北京的提案,他的政府花了很大的力量去制订和提倡,却根本没有得到表决的机会。美国从来没有这么惨重地失败过。这要怪谁呢?一批和美国友好的国家一方面不愿同美国对立,另一方面讨好强大的中国又对他们有利。当美国对北京采取敌对态度的时候,他们害怕投票赞成接纳中华人民共和国会受到惩罚。现在我们自己要跟中国和解,他们就不再怕美国的惩罚了。基辛格怀着无可奈何的心情在思索着。

  电讯员又送来电讯稿,白宫要他在回国途中在阿拉斯加停留,以免在联合国表决的这一天回到华盛顿。基辛格立刻就品味出这份电讯的含义:实际上是说他的北京之行要对美国在联大的失败负责。他回想起上个月底即将公布第二次北京之行前夕,罗杰斯和他的争论。毫无疑问,他判断得出,这一定是罗杰斯施加了压力,白宫才叫他在阿拉斯加停留的。

  停就停吧。秋末的阿拉斯加已经十分寒冷。基辛格及其助手们心情都十分颓丧。一个个都沉默着。

  他们的总统尼克松今天更为颓丧、恼怒。联大表决的时候,尼克松坐在白宫书房的沙发上看电视。他神情专注地直盯着电视机,有个不知趣的工作人员要进来请示工作被他挥手示意赶了出去。电视机播出联合国宽敞的、蓝色和金黄色的大厅里挤满了代表和观众。大厅里气氛紧张,十分安静。

  当电动记数牌上的灯光表明美国的提案被击败,阿尔巴尼亚的提案获得通过时,大厅马上沸腾起来,有人大声发笑,有人唱歌,喊叫,拍桌子,还有人踏着节奏跳起舞来,那些黑人代表特别欢乐,坦桑尼亚的代表竟穿着毛式制服。中国被接纳进联合国是值得欢呼的,他们以自己的行动击败了不可一世的美国也是值得欢呼的。美国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丢脸。

  尼克松气得脑门筋都鼓了起来,下颏扭得更歪。他粗暴地敲了一下沙发扶手,跳起来,跑过去,将电视机关了。刚才被赶出去的那人走了进来。尼克松十分恼火地对他吼道:“太不象话!太失礼了!我感到十分震惊!在一个国际讲坛上的表现如此恶劣,它可能非常严重地损害美国对联合国的支持……”

  基辛格一行从阿拉斯加飞回华盛顿,降落安德鲁斯空军基地的一个偏僻的角落。天低云暗,机场上冷冷清清,没有记者,没有摄影师,只有个别工作人员来迎接。跟三个多月之前,基辛格第一次赴北京归来相比,那次总统亲自热烈地在圣克利门蒂西部白宫的机场迎接;这次就显得太冷落了。基辛格乘坐的“空军一号”飞机抵达以后,这一行人本来还怀有几分英雄载誉归来的情绪,一下飞机,就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冷风刮走了。基辛格还联想到,“七·一五”公告以后,自己名声大震,声望日高,已经有种种迹象表明,总统对此显示出不安,有一家报纸还瞎凑热闹,说基辛格的名望已经超过了总统,这无异于给本来已经不安与恼火的总统火上加油。

  走下舷梯后,扑面的冷风使洛德伸手把外衣的领口紧了紧。霍尔德里奇则脸色阴沉地对基辛格说:“看来,他们将中国代表权问题上美国的失败归罪于我们去北京的访问。”

  基辛格嘴角泛出一丝苦涩的笑。他继而又想,北京取得联合国的席位,这到底是不可逆转的历史的决定,只不过比预料来得早一些罢了。中国的哲学中就说过有所得必有所失的哲理,打开了神秘的中国之门已经是难能可贵的成功了。他想,尽管尼克松可能脾气乖戾、气量狭小,他也不致于拿即将到手的胜利或者他的外交政策的关键因素来冒风险的。

上一篇:台湾问题使会谈陷入僵局。周恩来说,中国关于台湾的立场不会变。基辛格说,美国不会抛弃老朋友。

下一篇:毛泽东给周恩来打电话:马上组团去纽约,让“乔老爷”作团长,这是黑人兄弟把我们抬进去的,不去就脱离群众了。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附录二 康帕内拉的共产主义乌托邦 - 来自《太阳城》

B.沃尔金  康帕内拉的《太阳城》在社会思想史上占有很重要的地位。这一著作在十七和十八世纪发生过无可争辩的影响。《太阳城》是传布共产主义观点的文献资料,它应该和托马斯·莫尔①的《乌托邦》相提并论。这是一部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文献,是一部值得研究的文献。  ①托马斯·莫尔(1478—1535年),英国杰出的人道主义者,空想社会主义创始人之一;他的《乌托邦》一书出版于1516年。——译注  1568年康帕内拉生于意大利卡拉布里亚省,他在青年时代加入过多米尼克派的僧团,曾因自己的学识和天才而……去看看 

55 - 来自《灵山》

我来到这灯火通明喧闹的都市,又是满街的行人,车辆穿流不息,红绿灯变换来变换去,无数的自行车像开闸的流水,又是T恤,霓虹灯和画着美人的广告。  我本打算在火车站附近找个象样的旅馆,洗个热水澡,吃一顿好饭,慰劳一下自己,再好好睡上一觉,缓解这十多天来的疲劳。连续走了几条街,所有的旅馆单间都住满了,仿佛人全在做买卖跑生意挣大钱。我既已认定今夜必须破费一下,不再睡满是人味汗臭的大统间或是过道里天一亮就得被赶起来撤掉的加铺,只好守在一家旅馆的门厅里,等乘晚班火车的旅客退房。烦不胜烦,突然想起我还有个这城市里的电话,是我在……去看看 

鸟儿已经飞过…… - 来自《当代眉批》

当我决心将马塞尔·普鲁斯特的七卷本巨著《追忆逝水年华》重温一遍时,内心既激动又惶惑。因为,虽然阅读必然会再度获得那种“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度闻”的通灵体验,考虑到它的马拉松性质,我得亮开架势,作好长途跋涉的准备。路途并不艰险,普鲁斯特可没有詹姆斯·乔伊斯在《尤利西斯》中所体现出的那副欲让天下读者“显出一脸蠢相”(荣格语)的态度,也没有如陀思妥耶夫斯基那样热衷于向可怜的读者逐层展示手中那柄灵魂手术刀的锋利,不,他只是一如既往地沉浸在悠远绵邈的追忆之中,沉浸在对“小马德兰娜点心”或镶嵌在斯万夫人华丽……去看看 

第九章 铁血党卫军 - 来自《铁血卫队》

●令人胆战心惊的现实●一个好管闲事的家伙●这是一种屠夫的精神状态●坚不可摧的战斗力第一节 秘密军队在一个统一国家,同时存在两支规模不相上下的军队是罕有所闻的。在希特勒的德国,武装党卫队却和国防军一起出现在战场上,事实上他们是两支完全不同性质的部队。武装党卫队的编年史发端于纳粹接管政权的头几个月,那时党卫队正打算建立武装部队。当年,在普通党卫队的区队和地区总队中就形成了装备轻武器的战斗小组,以使冲锋队大军对党卫队畏眼,并对虽已被击败、但还相当活跃的民主派敌人使用暴力。一般情况是,每个党卫队区队……去看看 

第19章 - 来自《至高利益》

如果是两个女人争风吃醋,赵娟娟就算把贺家国活撕了,也与他没什么关系。   赵娟娟把水搅得更浑一些,从某种意义上说也许不是坏事。   徐小可这才笑着把酒杯举起,和贺家国碰了下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饮罢, 又说:“家国,你这个糊涂虫,都没问问我和李书记说了一个什么重要细节?”   贺家国这才想了起来:“哎,对了,我还没来得及问:怎么回事?”   徐小可说起了那天峡江宾馆发生的事:“家国,你知道么?陈仲成、赵娟娟给 我们下套的那天晚上,钱凡兴市长一直在峡江宾馆,就在五楼,他常去的那个套房 里,从晚上九点呆到十一点。”   贺家国惊出……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