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图书

众学者在北京大学的演讲文字稿,非常耐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尼克松七月六曰在堪萨斯城发表关于“五极中心”的演说,由周恩来在会谈中端出来,基辛格不免尴尬…… - 来自《毛泽东尼克松在1972》

当飞机飞越冰雪皑皑的喜玛拉雅山的时候,旭日东升,曙光初照,银白的雪峰巍然高耸,映衬着被映得一片通红的天空,景色格外壮观迷人。那个对基辛格来说具有神秘色彩的东方大国就在眼前,他肩负重任,又觉得吉凶未卜,由此产生一种异乎寻常的力量,使他觉得回到了童年时代才有的那种天真烂漫的情景,好象每一天都在经历一场宝贵的冒险,使人的生命富有意义。  当中国人告诉他们飞机正在飞越中巴边界的时候,斯迈泽正好被基辛格叫到后舱去商谈工作,就剩下洛德一人独自坐在比其他美国乘客都更靠前的位置,对洛德来说,这次中国之行另有一层值得兴奋之……去看看

第三部还我河山 15、血战诺曼底 - 来自《二战全景纪实》

艾森豪威尔将军陷入沉思。  他下令船队先启航,最后的决定在6月5日清晨做出,U编队在黑暗中顶着狂风暴雨,拔锚离港。  5小时15分钟后,即1944年6月5日4时15分,艾森豪威尔在暴风雨中再次召集众将和斯塔格教授开会。  众将均表示应冒险在6日登陆。  艾森豪威尔见众将发言完毕,沉默了片刻,然后坚定地说道:“OK,让我们干吧!”盟军6000多艘各式军舰和运输船、商船,在英国拥挤不堪的港口里解缆启航,迎着狂风恶浪,浩浩荡荡驶向诺曼底,开始了重返欧洲大陆的伟大进军。  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一心一意要雪耻的隆美尔,犯下了至死……去看看

第四章 - 来自《制空权》

现在我来谈一谈一个最有意思的问题,未来问题。这可能使读者感到困难,但这只是现象,而不是实质。我们已经建立了起点,我们看到了正在成熟的事物。现在我们所要做的一切就是从中引出必然的结论。人类理智具有的预见能力近似上帝。马克斯韦尔以抽象的微积分为基础,发现并阐明了我们凭感觉不能发现的电磁波;赫兹按同样的基础制成了能显示电磁波的仪器;而马可尼则进一步将它提供人类使用。而我们研究的问题,面对的是感官能看见和感觉到的事物。因而只要我们的思想摆脱过去的固定传统,就应当容易确定从中必然产生的结果。  我在1921……去看看

十 王小波的“门下走狗”们,应该长进长进了 - 来自《中国不高兴》

   2010/06/14
本文作者:黄纪苏  王小波的小说我真没读过什么,读的基本上是上世纪90年代登在《南方周末》或《读书》上的文章。应该说,他的文字有一般学者所没有的聪明,我年轻时很爱看罗素的文章,王显然受过他的影响。另外,他能把身段放低,自己不过是人生道边的一名看客,坐着观望,蹲着指点,比那帮老在高音区不下来的精英要可爱不少。其实还不仅仅风格,他的一些观点,我也有所同情。比如他讽刺海外左翼留学生,说他们放暑假回国探亲,顺路主张一通“社会主义”,然后打飞机回美国继续“资本主义”。读了令人莞尔一笑,这样说固然不全……去看看

自我批判尝试 - 来自《悲剧的诞生卷》

1886  1   这本成问题的书①究竟缘何而写:这无疑是一个头等的、饶有趣味的问题,并且还是一个深刻的个人问题——证据是它写于激动人心的1870——1871年普法战争时期,但它又是不顾这个时期而写出的。正当沃尔特(Worth)战役的炮声震撼欧洲之际,这本书的作者,一个沉思者和谜语爱好者,却安坐在阿尔卑斯山的一隅,潜心思索和猜谜,结果既黯然神伤,又心旷神怡,记下了他关于希腊人的思绪——这本奇特而艰难的书的核心,现在这篇序(或后记)便是为之而写的。几个星期后,他身在麦茨(Metz)城下,仍然放不开他对希腊艺术的所谓“乐天”的疑问;直到最后,……去看看

01 - 来自《三线不配套工程》

我原先服役的那个兵种,听说最近裁军只剩下不多的人了。初听到这样的消息,我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那感觉好象是看见一幢与我多少有些瓜葛的建筑物,虽然它已经陈旧,已经毫无辉煌之处,但若在一声号子下在一个清冷的黎明或一个昏冥的夜晚将它拆除,又有些舍不得。但我也知道,一切都已经过去,要我们那个兵种再象以前那样庞大,那样拥有七八个机械化装备程度极高的整编师以及另一些杂牌工区,事实上也不可能。我似乎是在我们兵种这一段并不甚复杂的历史上,才悟到军队的存在和它兴衰的逻辑并不象军队本身一样强硬,它受命于一个比它更广泛、更有……去看看

第十七章 振荡和处理单元 - 来自《惊人的假说》

   2009/10/01
“预言是一件困难的事情,特别是如果它涉及未来的话。”到此为止我很少谈及可能解决捆绑问题的方法。一个物体(或事件)的不同特征在脑中对应于不同的神经元发放。捆绑问题即如何将这些神经元捆绑在一起。如果在一个感知时刻察觉到不止一个物体,这个问题就显得尤为突出。捆绑的重要性在于它可能至少对某些类型的觉知是必需的。在第十四章曾提到捆绑可能通过有关的神经元的相关发放来实现。一种非常简单的相关发放形式是所有牵涉到的神经元同时以一种节律形式发放(虽然节律对相关而言并非本质)。图57是一个理想化的例子,它显示了……去看看

第四讲 一与多 - 来自《实用主义》

从上次讲演中,我们懂得,实用主义方法对于某些概念, 不是在羡慕的默想中结束,而是把它们带进经验的河流中去, 用它们作为手段来延长我们的远景。计划、自由意志、绝对 的心灵、精神而非物质——它们的唯一的意义是使我们对于 世界的结局有一个更好的希望。不管它们是真是假,它们的 意义就是这个改善主义。我有时想起光学里一个叫做全反射 的现象,认为它可以很好地象征实用主义所设想的抽象观念 与具体现实之间的关系。拿一个盛了水的玻璃杯,举得比眼 睛略高一些,通过水去看水面——或者更好是通过玻璃水缸 壁去看水面;你会看见一……去看看

第十四章 “蒋家王朝”之后的宋美龄 - 来自《蒋介石宋美龄在台湾的日子》

一、手足凋零多感慨   宋美龄在蒋介石去世后,赴美前发表《力勉全体国人》一文,开篇便说:   近数年来,余迭遭家人丧故,先是姊文庸之兄去世,子安弟、子文兄相继溘逝,前年蔼龄大姊在美病笃,其时总统方感不适,致迟迟未行,造赶往则姊已弥留,无从诀别,手足之情,无可补赎,遗憾良深。   世事沧桑,从本世纪20年代开始,宋氏家族的宋蔼龄、宋子文、宋庆龄、宋美龄等就活跃在中国乃至世界的政治舞台上,他们或纵横捭阖、或联外援内、或指点政津。可是,历史虽将其载人史册,却不会对他们加冕。多少威风、多少激昂都定格为历史,那些活生生的日子,随着……去看看

第廿一章 - 来自《生死抉择》

李高成如释重负地终于从严阵的家里出来时,已经将近深夜十二点了。     室外的冷空气给他一种重获自由的感觉,他贪婪地呼吸着,想让自己的心情变得轻松一些。     严阵严厉的态度和冗长的谈话,第一次让李高成感到了厌倦,甚至让他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憎恶。     怎么可以这样?     一个省委常务副书记,一个本来有着相当水平的高级领导,居然会表现得如此强横而蛮不讲理。当他接待一个比他年龄还大、跟他级别差不了多少的省会市的市长时,甚至连话都不容他说完。那严厉的样子,几乎就像老子对待儿子!     仅仅就因为……去看看

第23部分 - 来自《大雪无痕》

招工名单报到公司总部,果然不出小汪所料,冯祥龙一看招工数突破了他原定的定额,便来了火:“谁让你超额招工的?”‘廖红宇说:“没人让我超额招。我自己觉得这女孩儿挺不错……”“你自己觉得?”“你见一下就知道了,这女孩儿的个性里有一股特别的韧劲,我觉得是个好苗苗……”“退掉。”冯祥龙生硬地命令道。他正发愁自己曾在周副市长跟前夸下海口,可这一段却一直也这不着机会来收拾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     “冯总……”廖红宇还想解释。     “我让你退掉!”     廖红宇急切地:“这孩子家庭挺困难。”     冯祥龙更……去看看

第二部 欧洲的冲突(2)——德国的崛起 - 来自《海权论》

2·德国的崛起   德国的目标是求得这样一个地位:即在那些欧洲文明范围之外的国家,在它们的人民中间,德国的影响、德国的资本、德国的商业、德国的工程业和德国的聪明才智可以和其他强国在平等的条件上进行竞争   认识到了德国和英国之间的敌对及其产生的根源并不意味着可以忽略其他状况。奥地利在去年采取的兼并行动,1905年摩洛哥争端的或长期存在、或转瞬即逝的事态等都不时地影响着各国的政策方向。微小的事件很大程度上是偶然发生的,但它们也会导致和其重要性相符的反应。这种重要性的大小由有关的政府所估测,但在根……去看看

第四篇 第四章 战斗概论(续) - 来自《战争论》

   2009/10/01
我们在前一章中谈到消灭敌人是战斗的目的,并且通过专门的考察试图证明,在多数情况下以及在规模较大的战斗中都是这样的,因为消灭敌人军队在战争中永远是最主要的。至于同消灭敌人军队这个目的混合在一起的、或多或少有一定重要性的其他目的,我们将在下一章中先作一般的论述,以后再逐步加以阐明。在这里,我们把战斗的其他目的完全撇开,只把消灭敌人看作是战斗的唯一的目的来探讨。   那么,对消灭敌人军队应该怎样理解呢?应该理解为使敌人军队损失的比例比我方大得多;如果我方军队在数量上占很大的优势,那么,当双方损失的绝对数……去看看

01 大富豪娱乐城突发火灾 - 来自《国家公诉》

二○○一年八月十三日,长山那把大火烧起来的时候,叶子菁正在市人大主任陈汉杰家汇报工作。不是她想去汇报,是陈汉杰要找她通通情况。叶子菁记得,自己是吃过晚饭后去的陈家,时间大约是七点多钟,天刚蒙蒙黑下来,古林路5号院里竹影摇曳,一片迷离。叶子菁踏着卵石小径走向小楼时,正见着陈汉杰在楼下客厅的大书案旁磨墨,进得门来,便嗅到了一缕淡淡的墨香气。   陈汉杰见叶子菁到了,仍没离开书案,和叶子菁寒暄了几句,就铺展宣纸,操练起了书法。是岳飞的《满江红》,陈汉杰平时最爱操练的诗文之一,叶子菁在许多场合见识过。当时,那场巨大的灾难……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