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政治得失》

  我很早以前,就想写一部中国政治制度史。一则我认为政治乃文化体系中一要目。尤其如中国,其文化精神偏重在人文界。更其是儒家的抱负,一向着重修齐治平。要研究中国传统文化,绝不该忽略中国传统政治。辛亥前后,由于革命宣传,把秦以后政治传统,用专制黑暗四字一笔抹杀。因于对传统政治之忽视,而加深了对传统文化之误解。我们若要平心客观地来检讨中国文化,自该检讨传统政治,这是我想写中国政治制度史之第一因。再则我认为政治制度,必然得自根自生。纵使有些可以从国外移来,也必然先与其本国传统,有一番融合媾通,才能真实发生相当的作用。否则无生命的政治,无配合的制度,决然无法长成。换言之,制度必须与人事相配合。辛亥前后,人人言变法,人人言革命,太重视了制度,好像只要建立制度,一切人事自会随制度而转变。因此只想把外国现成制度,模仿抄袭。甚至不惜摧残人事来迁就制度。在新文化运动时期,一面高唱民主,一面痛斥旧传统,旧文化。我们试问是否民主政治可以全不与此一民族之文化传统有关联,而只经几个人的提倡,便可安装得上呢?而且制度是死的,人事是活的,死的制度绝不能完全配合上活的人事。就历史经验论,任何一制度,绝不能有利而无弊。任何一制度,亦绝不能历久而不变。历史上一切以往制度俱如是,当前的现实制度,也何尝不如是。我们若不着重本身人事,专求模仿别人制度,结果别人制度,势必追随他们的人事而变,我们也还得追随而变,那是何等的愚蠢。其实中国历史上以往一切制度传统,只要已经沿袭到一百两百年的,也何尝不与当时人事相配合。又何尝是专出于一二人之私心,全可用专制黑暗四字来抹杀?这是我想写一部中国政治制度史之第二因。但由于国家大局之动荡,私人生活之不安定,而自己想写的,感到比这一部书更重要的也还有,因此此书终于没有写。一九五二年三四月间,承何敬之先生要我讲演中国历代政治得失,但讲期只有五次,每次只限两小时,又为旅途匆忙,以及其他条件,并不能对历史上传统制度详细陈述,精密发挥,只择汉唐宋明清五代略举大纲。本来想再就讲演记录把在讲演时未及提到的,略事增补。不幸讲演完成,我及负伤养病,在此期间,没有精力对此讲稿,再事改进。只得就原记录稿有与原讲义旨走失处稍稍校正,而其他不再润饰了。将来若偿宿愿,能写出一部较详备的中国政治制度史,则属至幸,而此书得以抢先呈教于读者之前,亦可稍自欣慰,并在此致谢何先生之美意。若无何先生这一番督命,连此小书,也不会有仓促完成之望的。此稿初成,在一九五二年八月我在台中养病时。嗣后又有邀约,请写一本“研究中国历代政治制度”的教材,截稿期限甚迫,乃就此稿稍加修改,如唐代的两税制,明代的赋税制度等,均有若干新资料补入,较原稿稍微充实,然恐尚多疏漏谬误,切盼读者之指正。

  一九五五年八月钱穆于香港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前言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07章 迢迢长征路 - 来自《彭德怀传》

第一节 突破封锁线  硝烟迷漫的赣南战场,吹来萧瑟秋风,中央革命根据地被敌军重重围困着。红军指挥员们,带着沉重的心情筹划着摆脱困境的方案。大家企盼中央能指出打破敌人围困,发展和壮大革命力量的道路。  1934年10月10日,中共中央、中革军委率中央红军及中央、军委机关和直属队共8.6万人,以红一、红九军团为左翼,红三、红八军团为右翼,红五军团为后卫,掩护庞大的中央纵队退出中央革命根据地,向南突围,然后沿赣、粤、湘、桂边去湘西与红二、六军团会合,开辟新的根据地。  红三军团集中于于(雩)都城外准备出发。彭德怀和杨尚……去看看 

Ⅰ 康帕内拉传略 - 来自《太阳城》

[苏联]A.彼得罗夫斯基  吉奥凡·佗米尼哥·康帕内拉(出家为僧以后改名为托马斯·康帕内拉),1568年9月生于当时西班牙人统治的卡拉布里亚区斯提罗城附近的斯坚亚诺村。早在童年时代,他就表现了不平凡的才能;十三岁时就能写诗。康帕内拉在一位多米尼克派僧侣的指导下接受最早的教育,跟这位僧侣学习逻辑,十五岁时在这位僧侣的影响下进了修道院。后来,他的开阔而复杂的世界观把他引出了修道院的狭隘天地,但他在青年时代,曾把修道院的环境看成是完美的,后来又不止一次地对它表示过失望。进修道院的决定是和他父亲……去看看 

第七篇 第十五章 寻求决战的战区进攻 - 来自《战争论》

这个题目的大部分问题在第六篇中已经谈到了,在那里的论述只要反过来看就是对战区进攻的应有的说明。   一个单独的战区的概念同防御的关系总是比同进攻的关系更为密切。关于进攻的一些主要问题,如进攻的目标、胜利的影响范围等,我们已在本篇中讲述过了,而关于进攻性质的最有决定性和最重要的问题,我们要到研究战争计划时才能给予说明。虽然如此,有几点还是需要在这里加以说明的,我们打算还是从寻求大规模决战的战局谈起。   一、进攻的最终目标就是胜利。防御者从防御地位所得到的各种利益,进攻者只能通过优势,最多通过军队……去看看 

第卅一章 - 来自《生死抉择》

“……李市长李市长……”     几声轻轻的小心翼翼的呼唤,李高成一下子睁开了眼睛。     在微弱的灯光下,他良久才认出眼前的人来:     原来竟是孩子的奶妈夏玉莲!     真的是她,陪伴着她的还有那天李高成见到的她的那个儿媳妇。     夏玉莲一见李高成睁开了眼睛,就像吓了一大跳似的愣了一愣,好半天竟不知道究竟该说什么。     李高成也不禁愣了一愣,因为他根本没想到这么早来到病房里的竟会是孩子的奶妈,而不是他预料中的妻子吴爱珍。     “……夏大姐,怎么是你!天还这么早……”李高成一时感到非……去看看 

第十章 大众传播时代的西方民主 - 来自《当代世界的民主化浪潮》

任何一个对当代西方政治生活进行过粗略观察的人都会发现大众传播媒介的巨大作用。在 西方,大众传播媒介的政治角色得到普遍的关注。一种夸张的说法,把它称为“无冕之王” 。一种不无揶揄的说法称它为“第四等级”,即在18世纪第三等级之后新崛起的政治势力。 但较为客观贴切的说法称它为与传统的立法、行政和司法权并立的“第四种权力”,或“政 府的第四个部门”。也有人把它称为与各种压力集团相当的“第二圈制定政策者”。这些不 同说法都表明,大众传媒已经承担起了重要的政治功能。  传播学者把20世纪称为“传播的 世纪……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