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图书

本书对四个世纪以来的革命这一概念进行了历史探讨和分析研究,批判地考察了现代科学存在以来的四个世纪中所发生的一些重大的科学革命。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华清惊梦 - 来自《张学良传》

蒋介石在未来西安之前,对于此行可能会栽个大筋斗,甚至形成差一点被别人一脚跺翻这个令人沮丧的结局,是没有料到的,如果他能料到,就不会冒这个风险了。但是不是毫无所知,没有一点觉察呢?那也不是。蒋介石不是马大哈,不是那种粗心大意的人,这从他后来写(实际是陈布雷代笔)的《西安半月记》中,也略见端倪。他谈到在他未来西安之前,“即已察知东北军剿匪部队思想庞杂,言动歧异,且有勾通匪部自由退却等种种复杂离奇之报告,甚至谓将有非常之密谋与变乱者”,所以,他来西安后,是有提防的,这明显地表现在他很注意分析研究东北军和十七路军的军情,频繁……去看看

第07章 迢迢长征路 - 来自《彭德怀传》

第一节 突破封锁线  硝烟迷漫的赣南战场,吹来萧瑟秋风,中央革命根据地被敌军重重围困着。红军指挥员们,带着沉重的心情筹划着摆脱困境的方案。大家企盼中央能指出打破敌人围困,发展和壮大革命力量的道路。  1934年10月10日,中共中央、中革军委率中央红军及中央、军委机关和直属队共8.6万人,以红一、红九军团为左翼,红三、红八军团为右翼,红五军团为后卫,掩护庞大的中央纵队退出中央革命根据地,向南突围,然后沿赣、粤、湘、桂边去湘西与红二、六军团会合,开辟新的根据地。  红三军团集中于于(雩)都城外准备出发。彭德怀和杨尚……去看看

2-11 全球军费每分钟一百万美元 - 来自《与神对话》

   2009/10/01
你曾答应要在第二部中谈一谈地球上所面临的重大政治议题(这与第一部中基本上谈个人议题有别),不过我没想到你会谈到这个问题! 现在已是时候了,世界不能再自欺,要觉醒过来,认清人类唯一的问题是缺乏爱。 爱能产生宽容,宽容能产生和平。不宽容制造战争,并对不可忍受的状况漠然视之。 爱,不可能漠然。它不知道如何能够漠然。 通往爱与对全人类的关怀,最快的途径是把所有的人类视为你们家人。 把所有的人类视为家人最快的途径,是不再分别彼此。目前组成你们世界的各个国家必须合而为一。 我们有联合国。 这既无力又无能。这个组织若想……去看看

第八章 论政治社会的起源 - 来自《政府论(下卷)》

95.正如上述,人类天生都是自由、平等和独立的,如不得本人的同意,不能把任何人置于这种状态之外,使受制于另一个人的政治权力。任何人放弃其自然自由并受制于公民社会的种种限制的唯一的方法,是同其他人协议联合组成为一个共同体,以谋他们彼此间的舒适、安全和和平的生活,以便安稳地享受他们的财产并且有更大的保障来防止共同体以外任何人的侵犯。无论人数多少都可以这样做,因为它并不损及其余的人的自由,后者仍然像以前一样保有自然状态中的自由。当某些人这样地同意建立一个共同体或政府时,他们因此就立刻结合起来并组成一个国家……去看看

第六十七篇 行政部门 - 来自《联邦党人文集》

   2009/10/01
原载1788年3月11日,星期二,《纽约邮报》第六十七篇(汉密尔顿)致纽约州人民:拟议中政府行政部门的组成是我们下一步需要研讨的问题。我们体制中几乎没有哪一部分比这个更加难以安排;更没有哪一部分受到这样不加掩饰的攻击,或者受到这样没有见识的批评。在这方面,反对宪法的作者们似乎极尽歪曲之能事。他们考虑到人民对于君主制度的反感,力图利用人民的猜忌和疑虑来反对设想中的合众国总统一职;把它不仅说成是那令人讨嫌的前辈的胎儿,而且说成是君主的成年的继承人。为了证明这种?人的亲缘关系,他们甚至不惜借助虚构的手段。总统的职……去看看

29 - 来自《跑官》

草坪中央小岛上,建了一个四角飞檐的亭子。亭里有一石桌,周围布置了四个漆成绿色的铁椅。柳鸿不到九点就来到这里,看一本从王萍书架上拿来的琼瑶的言情小说。她对琼瑶的小说很感兴趣,以前也看过不少,但眼下却看不到心里去。一者是消磨时间,缓解等待之苦,二者,要以此给老太太留个高雅的第一印象。既然她的身份已经变成一位大学毕业生,那么一切言谈举止都应与此相符。她觉得这很像是将要上演的一台戏,她这个主要角色就应该这么出场。这一次,她的资本除了相貌给人的亲和感觉之外,应该主要是建立感情的能力。   等到十点半,老太太终于……去看看

第一章 蒋介石在1949年 - 来自《蒋介石宋美龄在台湾的日子》

一、成都:蒋介石挥泪别大陆  1948年底到1949年底是蒋介石输得最惨的一年,东北被关门打狗、华北平津尽失、中原淮海失败,1949年4月23日总统府也被人民解放军占领。国民党大溃退,共产党大追击,真是兵败如山倒。12月10日,在成都凤凰山机场,蒋氏父子登上“美龄”号专机,向着渺茫的海岛飞去,此后,没有回过中国大陆。   1.东北,被关门打狗   在白山黑水之间,人民解放军经过1947年的夏季、秋季、冬季三次攻势作战,共歼敌30余万人,使东北战场成为全国各战场中惟一一个解放军数量超过国民党军的战场。当时,东北人民解放军的总兵力达105万……去看看

2-2 关于民主国家中的个人主义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我在前面讲过,在平等的时代,每个人是怎样依靠自己确定其信念的。现在,我要说明在这样的时代,每个人是怎样使其一切感情以自己为中心的。个人主义(Individualisme)是一种新的观念创造出来的一个新词。我们的祖先只知道利己主义(EgolCsme)。利己主义是对自己的一种偏激的和过分的爱,它使人们只关心自己和爱自己甚于一切。个人主义是一种只顾自己而又心安理得的情感,它使每个公民同其同胞大众隔离,同亲属和朋友疏远。因此,当每个公民各自建立了自己的小社会后,他们就不管大社会而任其自行发展了。利己主义来自一种盲目的本能,而个人主义与其说来自不良的感情,……去看看

附录E 巴顿绰号集锦 - 来自《狗娘养的战争》

“赤胆铁心的指挥官”——舆论界   “美军中的匪徒,真正的斗士”一一活兴   “最残酷的军纪森严的教官”——美国远征军同僚   “战时的无价之宝,和平时期的捣乱分子”——史密斯少将   “首屈一指的作战指挥官”——布雷德利   “克拉克堡的疯子”——军中同僚   “绿色大黄蜂”——陆军部军官   “没人要的狗东西”——美军参谋部军官   “拍马大师”——布彻中校   “牛皮大王”——西西里官兵   “难管教的孩子”——美陆军部长史汀生   “美国最伟大的作战将领和常胜将军”——美军总参谋长……去看看

第六章 论依靠自己的武力和能力获得的新君主国 - 来自《君主论》

   2009/12/25
当论述君主和国家都是全新的君主国的时候,我援引最重大的事例,任何人都不应该感到惊异。因为人们几乎常在他人走过的道路上走,并且效法他人的事迹,虽然他们并不能够完完全全地沿着别人的道路或者不能够取得他们所效法的人的功效。然而一个明智的人总是应该追踪伟大人物所走过的道路的,并且效法那些已经成为最卓越的人们。这样一来,即使自己的能力达不到他们那样强,但是至少会带有几分气派。他要象那些聪明的射手那样行事,当他们察觉想要射击的目标看来距离太远,同时知道自己的弓力所能及的限度,他们瞄准时就比目标抬高一些,这并不……去看看

半导体历史的里程碑——台湾集成电路公司董事长张忠谋 - 来自《谁是最好的管理者》

今年58岁的张忠谋,1958年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获硕士学位。后与集成电路发明人杰克·科比等人同入美国德州仪器公司,并在此扬名。43岁时再入斯坦福大学,获电子专业博士学位。1987年回到台湾,创立台湾集成电路公司,把台湾的制造业名声推至顶峰。   从1994年开始,张忠谋领导的台湾集成电路公司,连续三年营业额倍增,获利从35%到40%,再到50%。1997年销售额为13亿美元,盈利达5.35亿美元。其卓越的表现被美国《商业周刊》评为1997年度全球25位最佳管理者之一。   管理精粹    ●张忠谋最爱说:“大策略看市场,小策略看对手”。   ●“……去看看

第64章 - 来自《英雄出世》

自杀闹剧过后,玉环对百顺的期望完全破灭了。   在玉环看来,百顺没死也等于死了,只差没埋罢了。   百顺也当自己死了,整日躲在屋里吸大烟,不说不敢见玉环,连方营长也不敢见,军装干脆脱下了,挂名连副也不再做。   有一日,玉环去三江货栈看汤太太,无意中见了百顺,竟不敢相认:百顺满面烟色,瘦得像影子,似乎一阵风就能吹倒。   玉环既气又恨,本想痛骂百顺一番,可话到嘴边又收住了,觉着百顺反正是毁了,再骂也没用。   方营长没毁。   改编为国民革命军后,方营长依然做营长,依然一星期给部下训一次话,讲讲“凉水洗鸡巴”的道理。心劲也……去看看

附录 - 来自《政治自由主义》

政治自由主义的现代建构——罗尔斯《政治自由主义》读解  万俊人   一、源与缘:从《正义论》到《政治自由主义》   在西方,哲学作为一种整合式观念反思方式,历来有着深厚而完备的反思社会政治生活之整体大义的传统。这种社会-政治哲学传统不仅有其深厚悠久的古典思想资源,也创造了丰富多样的现代理论类型。几经沉浮,社会-政治哲学已经成为当代西方哲学领域中日益突显的一脉,新自由主义、社会行为主义和共同体主义代表着这一哲学传统之当代发展的前沿景象,而罗尔斯无疑是前者的领袖式人物。   从一种宽泛的社会思想史角……去看看

很想潇洒 - 来自《官场春秋》

一     汪凡上大学时,诗最好,头发最长。他决定买那本普希金的诗集,全因为扉面上的诗人肖像,长而卷曲的头发。他几乎认为自己以后就是这个模样,只是头发不会卷曲。     阴差阳错,他毕业后竟分配到市政府办公室。报到那天,他在市府大院门口朝里面望了一眼,看见许多衣冠楚楚的人,提着或夹着公文包,梗着脖子来来往往,便以为是在演木偶戏。不由得摸了摸自己扫肩的长发,几乎成了天外来客。只有忍痛割爱,剃掉这诗人气质了。他刚准备转身往理发店走时,瞥见传达室老头正望着他,目光炯炯,十分警惕。他不由得笑了笑。这一笑,传达室老头便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