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中越战争秘录》

  37.隐秘处的溃烂如同阉割

  猫耳洞的封闭状态,很有些象医学上的“隔离”,世界上没有哪个医院,包括那些传染病院,能有这样的“隔离”条件。中外战场常有的那些恶性传染病,在这里没有市场,流行感冒在这里流行不起来,有咳喘病史的,在猫耳洞内很少复发,洞内锅碗常以罐头盒代替,一次性使用,谁有病是谁的专利。

  不要以为猫耳洞内是卫生世界,猫耳洞环境带来了独特的防不胜防的疾病,有的阵地是疾病共产主义,人人有份。

  烂裆已经和猫耳洞生活结了不解之缘,先是裆部奇痒难耐,继而就是溃烂,以至发展到腋下、双脚,重者全身皮肤染病。

  裆部皮肤好象已不存在,透明的水,黄的和红的水便渗出来,人坐在那儿不动,不一会儿便把腿根与睾丸粘在一起。有怕羞的穿一件小裤衩,那布就象胶布似的贴在上面,裤衩就无法脱了,稍一动,就象粘下层皮来。溃烂面积大的,涉及到各部位,脱衣服就象是剥皮。有个从大学入伍的军人,在猫耳洞几个月,全身皮肤溃烂,他不下阵地,被人强行抬了下来。到医院一脱衣服,一层皮也随之脱掉了。

  睾丸烂得最厉害,猫耳洞又称烂裆为“烂蛋”,烂得都不成形状了,只剩下烂乎乎一堆。又是最痒处,却无法抓挠,忍受不了,便两手去搓,搓得变了形状,疼痛难忍了才罢休。有个战士的烂裆向深部发展,睾丸表皮溃烂结痂,又不断脱落溃烂,脱落的部分多了,表皮就不复存在。终于有一次,他轻轻一动,溃烂处双脱落下来一片,两个圆圆的睾丸就暴露出来,“不好,蛋子儿掉出来了!”洞内人们惊呼。

  走路是很难受的,挺挺拔拔的小伙子们都变了姿势,叉着裆,两脚迈“八”字,两腿略呈“O” 型,一步一步往前挪。有的猫耳洞内能跳迪斯科,烂了裆的也跳,又想扭,又怕疼虾米似的弓着腰跳,有的干脆一手捂着裆部,一手还在那儿做舞姿;有的脚前边烂了,只用脚后跟着地,屁股还一扭一扭的。参战部队下阵地后,一般要参加分列式,提前练踢正步,烂裆未愈者无法踢,即使咬牙练,也死难看,裆部总象揣着个怕挤压的活物。

  烂裆和猫耳洞内许多常见病一样,是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中,和人类赖以生存的最基本的阳光、水、维生素等缺乏有关,形成一种诱发疾病的链条,实际上是人生要素的紊乱。

  有时遇到出了太阳,便尽可能到洞外晒裆部的溃烂处,这就叫“哂蛋”,是猫耳洞难得的疗法之一。在洞内一切都是潮湿的,都要发霉。衣服发了霉长绿毛,木架发霉长出一束束小蘑菇;人在洞里也发霉,人发霉就要烂裆。“晒蛋”疗法是很有效的,一坐一长排,全身裸露着,不挂一根线头,裆部对着太阳光,在光天化日之下晾晒,一个一个的都是统一动作,都在摆弄那个地方,越晒越痒,便轻揉慢搓一番。

  可惜那些被敌人火炮和高机标定的猫耳洞,无法得到这个侍遇,无法进行“晒蛋”疗法,只能呆在洞内望着外边明媚阳光而垂涎,恨不能把阳光捉到洞内来。

  在洞内整日汗水流淌,裆部长期被汗水浸蚀,污垢与盐份积累,红色无癣菌、白色球菌等得以衍生,加上缺水,不刷牙,不洗脸,当然就更无法洗屁股。毛长一点的动物在这里呆不住,狗也烂裆,热得整天张着嘴,毛脱落,长出一片片鳞状物来,毛猴在这儿也烂裆,烂得屁股更红了。

  猫耳洞是不洗手的。打扑克时,人们一只手拿牌,另一只手总是在裆里挠,手出来时便又粘又湿了,抓过牌甩出去,那牌上就粘着红的与黄的印迹。这牌在各人手旅行一遍,每人都沾光,那牌打过一段时间后,上面斑斑点点,已分不清是何物。人有此疾,很快就可以传给别人。

  现在一线用水增加到了每人四斤,三斤食用,一斤用来控身子,重点是擦裆,还给猫耳洞送上了一种浴包,塑料内封闭,每块手帕大小,内装有折叠的药水浸着沙布,很有效,在采取多种措施之后,烂裆的已大幅度减少。

  病例:党好兵,某团三连战士,烂裆,发展至全身九十七处溃烂。皮肤溃烂,象地图上标出的根据地似的,并无规则形状,遍布全身,逐步扩展,根据地一天天发展状大,进而连成一片,连指甲缝里也被占领了。“你看,这块最大,是三个根据地连在一起了。”他身上的空白处已经不多,看来真要“山河一片红”了,顶多剩十几个岛屿。

  他全身都流黄水,无法穿衣,无法躺下,躺下就粘住了。最难熬的是全身一起痒,象是骨头也痒,抓挠无济于事,抓这边,那边更痒,恨不能钻到沙滩里去滚,就象有千万条毛毛虫在身上爬,抓不乐,挠不尽,继而那毛毛虫们就往皮肤里钻去,直钻到心尖子上。他喊,挠,往壁上擦碰,后来就点着烟,用烟头去烫,一支烟头不行,就叫战友也点上烟头来烫。

  38.生理病与心理病

  很快全身处于瘫痪状态,头脑很清醒,就是指挥不了自己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件,想站起来走路,腿不听他的,连小便也不由他的,失禁,不知不觉就尿了裤子。

  查不出是什么病,只是“司令部”指挥失灵。

  人们把他抬到担架上,只得乖乖听人摆布。

  他在医院一连瘫痪了二十四天,小便失禁了四个月,是何病如此重?他是司机,到战区后连续出车,炮弹追着车飞,他没受伤,紧张与疲劳却始终没离开他。他们生活的猫耳洞内,夜里要值班,防敌人偷袭,依然是紧张与疲劳,挺壮实的小伙子,瘦得只剩下九十四斤。

  医生在他的诊断书上写下了几个字“综合疲劳症”。

  在猫耳洞,精神总是处于一种箭上弦的状态,猫耳洞永远是前方,有事就是大事,在这里人的生物钟失去了正常的摆动。越是夜间,精神上越是高度疲劳与紧张,而肉体上又是高度松驰,久而久之,周身无力,虚弱,双腿难久站,肌肉也在萎缩,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症状。有个刚提起来的排长,症状是手抖,睡觉突然会哭,脑子也有些失常;有个连长在半夜时常会出现十分钟的昏迷。

  三连长陈明奎,七九年参加自卫还击战,连队伤亡惨重,现在重上阵地,压力很大。敌人偷袭频繁,他瘦得不成样子,睡不着,做恶梦,神经衰弱,胃病,全身症状也很明显,身体垮了,他不是单一的病,是猫耳洞综合疲劳症。

  猫耳洞人对这种疲劳症的概括:“浑身发软鸟发硬,不知患的是什么病。”

  战地医院副院长翁无青介绍:这种综合症是由于改变了人的正常生活规律。有的是颠倒了白天和黑夜,敌人是夜里偷袭,我们也就成了夜猫子:有的人是偏重抑郁型的,尤其是只有一两个人的那种猫耳洞。某国有个搞光学的科学家,度戴过一个倒视镜,看什么都是倒的,时间长了就习惯了,去掉倒视镜,反而觉得一切都颠倒的。

  在猫耳洞,有的是由于遇到突然的情况,超越了精神的承受力,而出现不同的精神症状。有个小战士平生最怕蛇,那天碗口粗的大蟒蛇窜到身边,他吓坏了,当下拿起手榴弹,不是去砸蛇,而是朝自己脑瓜上砸,喊着:“我不活了!”在那段时间,他一听到什么动静就冒冷汗。有个战士枪走火打死了自己的战友,疯了似的在布满地雷的阵地上乱跑。这是人们稍不小心就会触雷的地方,但这个战士任怎么跑也安然无恙。

  我们接触多的还是猫耳洞内司空见惯的病况所造成的精神刺激。

  某团八连的一位战士,我们最早是从战地小报上认识了他。《胜利报》摘要:

  “伙计,你的‘酒窝’还不浅泥!”他笑嘻嘻地摸着战友小王的伤口。

  “鬼子给我‘美容’,让我给报销了。”

  他一心想出院回阵地,眼珠一转:“我有个主意,咱们跑吧!”

  “逃跑”失败后,他们都受到的批评,医疗所对他们采取了特殊的“看管”手段。他搔搔头皮:“我们最好是采取车轮战术找军医去。”

  他偷偷拨通了本单位的电话,捏着鼻子说:“喂,你们单位有四人要出院了,请赶快来车接人。”部队接人的车来了,既成事实了,医院只要给他们开了“出院证明”,并写道:“伤口基本愈合,但还需要继续休养两周。”

  39.猫耳洞疗法新考

  猫耳洞内患结石的多。 B团三连有个战士尿道结石,疼痛难忍,找卫生员,一见卫生员正呻吟,一问,他也是患结石。

  我们在P方向前见了几个患过结石的兵。

  “咱没学过医,不过这尿道是人的小河沟,长流水,才不会淤积,我们洞里水是宝贝,喝那么点不够出汗的,一两天也不尿一次,那石头蛋子还不堵啦?”

  “真疼啊,恨不能捅个棍疏通疏通。”

  在这儿患了结石,汤药喝不上了,最好的办法是蹦,可这里的猫耳洞,大多是石缝,洞穴,能坐就不算错了,怎么蹦?蹦一下就会在石壁上碰一下,那石头面目狰狞,锋利得很,谁的脑瓜经得住碰啊。

  想蹦,太难了,在洞里捂久了,不能运动不有不生病的?人总卧着,坐着,尿结石怎么往下走?

  又碰上了大雾天,对面看不见人,这下好了,乘这机会钻出洞来,使劲蹦,就不相信尿结石蹦不出来。

  “一二三,跳啊跳!跳啊跳,十年少!”

  真羡慕那小姑娘们跳皮筋,能活着回去,买条长皮筋,全连一起跳,跳它三天,这个说,回去以后,要把一年少喝的水补回来,这叫补喝,咱不要求补别的,要补跳,补跺,象骡子那样欢欢实实在去蹦。

  “单腿跳,单腿跳效果好!”

  他们不单腿跳,单腿跳不吉利,弄不好真会应了,触雷断腿,就真成了单腿跳了。

  轰隆,轰隆!敌人炮击,炮弹就落在那山顶上,石头落了下来。

  蹦不成了,蹦疗法一个疗程没完,就被炮轰回洞里。

  幸亏他是卫生员,有了一个去团部的机会,团部是在一个大的山洞内,要走一条高低不平的山路,在这条路上坐汽车,能把人颠散了。他从这儿发现了好的治疗方法,坐车颠。

  他拦了车,坐在大厢板上,下了车,再拦一辆往回开的车,再颠,路上尽是外露的石块与弹坑。他手抓车板,整个身子能颠得腾空,幸好车篷是帆布的,落下来颠得哎哟一声,浑身象是颠得裂开了,象是颠成了余瓣,头晕眼花。好啊,难得有这种颠,边颠他还边蹦呢。

  五脏六腑象要颠出来了,尿结石就是焊在里头,也把你颠出来。

  后来他的结石症好了,是颠出来的。

  他们的哨长是在夜里值班时犯的病,小腹处疼,越揉越疼,在猫耳洞一时难去卫生队,只能搞电话诊断。这边说病情,那边听了加以分析,“望、闻、听、切” 四诊,在这里只剩下了“问”。

  电话诊断结果是尿道结石。

  吃了药,打了针,他现在需要的是多喝水,没有大量的水,结石难下来。

  猫耳洞内缺的就是水。

  其实猫耳洞内得什么病都难办。咳嗽不是大病,可离敌人近的猫耳洞夜里就不能咳嗽,抵近侦察也不能咳嗽。在洞内肚子疼了,没有温水袋,干脆压上几个手榴弹。这个连队三排猫耳洞有个新兵拉肚子,把准备的罐头盒用完了,解手是不能出洞的。排长王高银只好把罐头打开。把罐头吃了,把盒子给他,这边吃一个,那边用一个,就这还赶不上用,最后只好拿了个钢盔。

  有个副班长患的是尿潴留,尿不出尿来,别人水不够喝,他怕喝水,幸亏猫耳洞水少,不然得天天导尿了。

  治尿结石需要喝水,阵地上人们把水省下来,留给哨长,他得用水冲肚子里那块石头。

  那天他觉得那结石往下窜,用手摸有压痛感,他把人们给他的那几碗水,一气喝下去,连碗底的几滴也喝了,喝完不敢轻易小便,憋了一大泡尿,这时尿也不能浪费,积攒多了,一次尿出来,冲石头。

  他洗了一个罐头盒,往里边尿,尿得很疼。他两手抓着石缝,那难受的样子象妇女在生孩子。听到“咣当”一声,他就象听到了婴儿的哭声,一块石头尿了出来,心里的石头也落了地,尿道划得疼痛不已,赶紧又打针,吃药,后来就再没犯病。

上一篇:第八章

下一篇:第十章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5-16 供求均衡的一般理论摘要 - 来自《经济学原理》

第一节 第五篇摘要。参阅附录九。   本章并不包括新的内容,它只是概括出第五篇讨论的结果。对于略而未读上述最后几章的读者,本章的后半部也许是有帮助的,因为它可以指出其中的大意,虽然未能作何解释。   在第五篇中,我们研究了关于供求的最一般的相互关系的理论;尽可能地不考虑那些具体运用这种理论的特殊情况,并把这个一般理论同几种生产要素(劳动、资本、土地)的具体特点的关系留给第六篇加以研究。   问题的困难主要地都依场所范围和所述市场持续的时间的不同而改变;而时间的影响比空间的影响更加重要。   甚至在一……去看看 

第49章 - 来自《十面埋伏》

李玉翠被王国炎的一声枪响几乎震晕了过去。   她本来要下手的,但从绳索里往外抽出自己的胳膊时,才发现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容易。王国炎打开右面后座的车窗,头已伸出去好半天时,她才抽出了一只左手!好在刺耳的枪声和王国炎大声的呼喊,转移了所有人的视线,并没有任何人注意她的举动。   当她开始往外抽动第二只手时,可能是因为前面的红旗车并没有任何退缩,王国炎大叫着又开了第二枪!   几乎与此同时,直升机里突然又一次传出了急切的呼喊声:   “罗维民!罗维民!立刻停止拦截!立刻停止拦截!这是市局的命令!是史元杰局长的命令!你的……去看看 

2008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 来自《历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2008年3月5日在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 温家宝各位代表:  现在,我代表国务院,向大会报告本届政府过去五年的工作,对今年工作提出建议,请予审议,并请全国政协各位委员提出意见。  一、 过去五年工作回顾  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以来的五年,是不平凡的五年。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各级政府和全国各族人民认真贯彻党的十六大精神,齐心协力,顽强拼搏,积极应对复杂多变的国际环境,努力克服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各种困难,战胜了突如其来的严重非典疫情和历史罕见的低温雨雪冰冻等特大自……去看看 

第四十二章 天气转阴 - 来自《停滞的帝国》

(1793年9月19日-25日)  庆祝活动结束,9月18日,王大人建议勋爵21日动身返回北京,以便赶在皇帝之前到达。  马戛尔尼还想给和珅送一份照会,提出种种要求:让马金托什舰长重返停在舟山的“印度斯坦号”;允许此船运载茶叶或其它货物;允许军官从事个人经商活动;希望安纳和拉弥尔特神父得到较好的安排。他本人则希望能自由地与广州联系。斯当东诉苦说:“使团无法与外界作最必要的联系。”对十八世纪的欧洲人来说,外交官的首要特权就是通信自由不可侵犯,中国人对这点毫不在意。谁也不愿抄这份照会,只好让托马斯来写。  这封信怎么送走……去看看 

第七篇 第廿一章 入侵 - 来自《战争论》

有关这个问题,我们能谈到的几乎只限于解释词义。我们发现现代著作家通常使用这个词,甚至自以为是地用它表示某种特殊现象。“入侵战争”就常常出现在法国人的著作中,他们企图用入侵这个词来表示向敌国深处的进攻,并想把这种进攻同有准备的进攻,即蚕食敌人领地的进攻对立起来,这是一种不合逻辑的、用语混乱的现象。一次进攻只是在国境附近进行,还是深人敌国腹地,是最先夺取要塞,还是最先寻找和不断追击敌人的主力,这些都不取决于进攻的方式,而取决于当时的情况,起码在理论上不能有另外的看法。在某些情况下,深入敌国腹地比停留在边境……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