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启程时的热情

 《停滞的帝国》

第一部分

“地球上最强大的民族”——向中国驶去(1792年9月-1793年6月)

  海上的霸权常常给那些握有这种霸权的民族以一种自然的骄傲;因为他们觉得他们能够到处凌辱人。他们以为他们的权力就和海洋一样地广大无边。——孟德斯鸠,1748年

  英国的计划是在中国沿海地区设立自由与独立的机构。——让-安托万·安特夫斯托,1787年

   光是对自己有利又不践踏他人利益的事,一个人就有权去做。——埃德蒙·伯克,1790年



第一章 启程时的热情(1792年9月26日-10月8日)

  拥有64门火炮的战舰“狮子”号,东印度公司的容积为1200登记吨的三桅船“印度斯坦”号和一艘小型护卫舰“豺狼”号在早潮时起锚了。朴次茅斯港很快就被抛在后面。船队朝西航行。为了利用风向,马戛尔尼勋爵放弃了在韦默思停留。当时英王陛下合家都在韦默斯,事先曾约他在那里稍停。在“狮子”号的艉楼上,马戛尔尼深深地呼吸着海上的空气。他为这次冒险所陶醉:英国国君从未派过如此庞大的使团;欧洲国家也从未委派过同样规模的使团到中国。

  马戛尔尼并非初出茅庐,他先后曾任驻俄国沙皇陛下处的公使、加勒比总督和马德拉斯总督。乔治·斯当东也是位老手,在马戛尔尼担任上面所说的后两个职位时,斯当东辅佐他的工作,并表现出了聪明才干。他的上级如果发生意外,他将领导这个使团。国王乔治三世派遣到中国的都是些杰出的官员。使团人员多达近百人,包括外交官,英国青年贵族、学者、医师、画家、乐师、技师、士兵和仆役。算上水手则有近700人。光是上船登记就花了几天的时间。

  报纸和邮件带来了法国的消息:废除君主制度,监狱里的屠杀,宣布共和国成立以及普鲁士人在瓦尔米战败。马戛尔尼很有经验,他猜想联合王国不会处于这场风暴之外。他想起他的朋友埃德蒙·伯克的大胆预言:“我发现我们正在经历着一场全面的动荡,它将把宗教、道德、传统以及对权力的尊敬都一起毁灭——这种畸形的变化将使人类回到未开化的状态。”

  当时战争正在临近,但使团仍然出发去中国。这充分说明对于这次使命的重视。英国内阁知道自己将需要这些船只,也知道这三条船一旦出发就无法再召回来了。一位信使可以骑马赶上一支军队,但无法赶上一支舰队,船队一旦出发就只能听凭上帝的安排了。马戛尔尼还受命同远东各国的君主接触:日本天皇、安南皇帝、朝鲜国王,马尼拉、马鲁古群岛等。他还有权访问任何有助于他完成主要使命——为英国商业打开中国大门——的国家。大英帝国已是全球性的强国,它并不把全部赌注都押在一块大陆上。这是一个有长远规划的国家,它为未来而投资。

同一天,在世界的另一端,东印度公司的特派员4月份从伦敦出发,于9月20日抵达广州,他们要求广州安排他们与两广总督会面。他们要把公司董事长弗兰西斯·培林爵土的一封信交给总督。信中特别写到:“英王陛下为了增进两个朝廷间的友好往来,为了发展于两国都有利的贸易关系,决定派遣他亲爱的中表,马戛尔尼勋爵为全权特使赴北京访问”,在平等的原则下进行交往。正值使团出发时,他们已把遣使的目的告诉了中国方面。

“豺狼”号失踪

  有利的东风没有持续多久。风力增强了,海浪也越来越大。人们把高帆放了下来,收紧了缩帆。暴风雨把升降索吹得嘘嘘直响。一出海就不顺利。不知在中国海遇到台风时将是什么样子?

  熟读伏尔泰小说的小托马斯担心这条船是否会像《老实人》中的船在里斯本港外海上那样被劈成两半,船队指挥伊拉斯马克·高厄爵士认为最好到托贝岛去躲避一下。

  “狮子”号和“印度斯坦”号花了两天时间修理并等待在暴风雨中失踪的“豺狼”号。9月30日这两艘船不再等“豺狼”号便又启航了。10月1日从韦桑岛外的海上经过。一股不强的风不久便把船队送出了比斯开湾,约翰·巴罗发觉“这海湾就像岸上住着的居民一样:即使风平浪静时也是动荡的”。

  是否航行的太快了?“狮子”号断了桅:前桅桅楼上的帆张得太大了。损坏的地方很快就修好了。小托马斯很赞赏水手在横桁与缆绳间作业时动作敏捷。他的父亲对他充满了希望:小托马斯是他孩子中唯一的幸存者。他的举止无可指责;他能本能地琢磨出一个绅士阶层的年轻男孩应怎么做。他边玩边学习:报纸一过目他便能背诵下来。几周以来,他主要的精力就花在学习中文上。他寸步不离地跟着两位翻译,同他们只能用拉丁语交流。孩子用拉丁文表达了他的热情:“Si matres nunc viderent!假如妈妈看到他们就好了!”

  “狮子”号的乘客在估量这条远洋船的舒适程度。马戛尔尼一面听着由5名德国音乐家组成的乐队演奏韩德尔和海顿的作品,一面在想:“豺狼”号万一连人带货全部遇难,幸好船上没有必不可少的翻译,也没有给中国皇帝的贵重礼品。

  确实,使团最必须的是译员。找遍了全英国、瑞典和里斯本都未能找到。尽管有几个从中央帝国归来并精通中文的法国教士,但他们不愿要法国人。难道他们会不为我们永久的对手法国服务,而来为乔治三世服务吗?乔治·斯当东爵士不得不在去年冬天到意大利那不勒斯的中国学院招收了两名愿意回国的中国神父。他们是英国驻那不勒斯公使威廉·汉密尔顿——就是那位夫人曾当过妓女,并使纳尔逊爱得发狂的汉密尔顿——找出来的。李神父和周神父一个英文词也不会讲,但他们的拉丁文是相当好的。乔治爵士还答应让另外两位中国人——安神父与王神父——免费搭船去澳门,他们都受过足够的宗教训练,可以把福音传给自己的同胞。5个人在5月份就到了伦敦。

至于赠给皇帝的礼品,这是使团活动的中心,应使皇帝眼花缭乱。它们将证明英国是“地球上最强大的国家”,是文明程度最高的国家。斯当东事先检查了“狮子”号和“印度斯坦”号上的贵重礼品是否固定牢靠,它们将突出地表明英国人的才华。

鸦片,萦怀不忘而从不说出来的东西

  我们所说的“东南亚”和“远东”,即从巴基斯坦到朝鲜这块地方在启蒙时代就像在哥伦布时一样总称为印度。对英国人来说,印度就是东印度公司。公司面临着严重的困难。埃德蒙·伯克在1783年时宣布:“说公司不行,就是说国家不行”。对公司好的就是对英国好的……

  为了鼓励东印度公司独家经营的茶叶买卖和制止走私活动,皮特把关税降成原来的十分之一。两年之内从中国进口的茶叶增加了3倍。但这种贸易没有补偿物。中国人什么也不需要。东印度公司的一位经理写道:“我说不出一件能在那儿获得成功的商品;我们把所有的东西都试了。”一件也没有?人们避而不提鸦片这个词。贩卖鸦片已有几十年的历史,从1780年以来增加得更为急剧。人们对它念念不忘,但又不说起它。除了这件不光彩的商品外,中国市场被广州这个瓶颈卡死,仍是不对英国商品开放。伦敦当局最后明白只有更高级别的协议才能排除障碍。

  早在1787年,皮特和他的朋友,东印度公司监督委员会主席敦达斯已经决定向中国派遣特使。在孟加拉军队中久经考验的凯恩卡特上校已满怀热情地扬帆启程了。但被咨询的东印度公司驻广州的代理人却直言不讳地说:“中国政府对外国人一概蔑视,它对外国实力的无知使它过分地相信自己的强大。它认为派遣使团只是一种效忠的表示。”

事情进展得极不顺利:到好望角停靠前一直是气候恶劣,疾病流行;后来凯恩卡特也病倒了;他遥望着中国死去。当“万事安”号在1788年底回到伦敦时,马戛尔尼向皮特建议让他的合作者斯当东继续完成这一工作。这一问题在3年里一直悬而未决。外交家们在犹豫。企业家则加紧施加压力。但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应把这一任务交给马戛尔尼本人并增加经费,因为马戛尔尼先后在俄国、加勒比地区和印度的许多困难使命中接二连三地取得了成功,任命他就是这次使命成功的保障。敦达斯当时已成为内务部长,但仍关心着印度的事务,1791年10月他向马戛尔尼提出了这一建议。

让中国看看表现我们才华的作品

  马戛尔尼接受了挑战。欧洲出现的纠纷将使军人在长时期里取代像马戛尔尼这样的外交官。最好还是率领一个豪华的使团到远离战场之外去捍卫英国的利益。圣诞节前三天,他向敦达斯提出了金钱、爵位以及权力三个方面的条件。他获得在离开英国期间1.5万镑的年俸和晋升伯爵的允诺——这是英国自古至今激励人们在各个领域为国效劳的令人敬佩的爵位。

  他提出由他本人挑选使团的所有成员。他对敦达斯说:“他们应该对谈判直接有用,或者能以他们的才能或知识来增加我们国家的威望。”先从他的副手开始。凯恩卡特的经历不应该再重演了:只要有一个正式任命的候补人,使命就可以进行到底。马戛尔尼要求委任他的朋友斯当东为全权公使。至于礼仪需要的侍童,乔治爵士提出让他儿子来担任。托马斯在家庭教师的严格要求下学得一口漂亮的法语和拉丁语。这位德国家庭教师名叫赫脱南,也参加这次旅行。

  特使有一名总管,叫约翰·巴罗,两名秘书艾奇逊·马克斯威尔和爱德华·温特,三名使团随员、两名医生,吉兰与斯科特大夫,还有一担任护卫的士兵与军官。但这对他来说还不够。他自信只有英国人的文明才能压下中国人几千年来自以为垄断文明的气焰。

  他们还应该让中国人欣赏英国在和平时期和用于战争的技术力量。“天主教传教士未能把我们最现代的机器展示给中国人。把我们的最新发明如:蒸气机、棉纺机、梳理机、织布机介绍给中国人,准会让这个好奇而又灵巧的民族高兴的。”“许多曾去过东方的使团写的纪行使我们深信每个使团均应配备卫队。在皇帝面前迅速变换队形,表演现代炮兵的装备定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因而支持我们的外交活动。”

  他希望这些绅士和机器能起到在中国皇帝面前表现英国强盛的作用。敦达斯幽默地反驳说:“他不是率领皇家学会的代表团”。马戛尔尼仍然坚持。他没有忘记英国商人在广州遭到的不公正待遇,也没有忘记他的国家很久以来就想打开大门的港口,他没有忘记为了建立一个长期货栈需要一块特许土地。更没有忘记要使英国商品打入中国市场。但是他的使团也应该是皇家学会的代表团。

因此使团就包括艺术家——亚历山大与希基这两名画家——和学者,为首的是擅长进行机械和光学示范表演的天文学家与物理学家丁维提博士。没有人比他更能叫中国人欣赏最新的热气球和复滑车的性能的了。

从中国榨取统治印度的钱财

  马戛尔尼和斯当东是在东印度公司所在地,伦敦商业区中心筹备他们的使团的。公司在伦敦的豪华建筑和它们在广州的不稳定地位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凯恩卡特未能开始的谈判,6年之后马戛尔尼要在气氛更加沉闷的情况下去进行。所以东印度公司先是害怕这样做会更加激怒中国人而反对这一计划。它什么也不敢尝试了,组织使团是政治家而不是商人的想法。会不会由于奢望过高而影响到已在那里获得的地位——尽管这种地位并不让人舒服——呢?但是政治家取胜了。东印度公司不得不屈从。一旦作出选择,公司就竭力去使这次行动成功。它把所有情况都点滴不漏地告诉了马戛尔尼和斯当东。

  这位马德拉斯前总督是把中国事务和印度事务串连在一起的合适人选。他了解广州的商业对公司的影响重大。印度这个帝国有些不稳定,那里饿殍遍野。法国人在最近一次同英国的战争中煽动一起印度王公造反,英国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平息了叛乱。1783年和约签定后,议会认为让一个贸易公司至高无上地统治人口如此众多的帝国是不可能的,因此把东印度公司置于王室的更紧密的控制之下。

  马戛尔尼在当马德拉斯总督时产生的想法在伦敦不断地得到发展:他和敦达斯都认为,印度的前途取决于中国。征服中国市场将会帮助英国解决在印度行使主权的费用。

  鸦片在印度的贸易中占有越来越重要的地位,这曾引起下议院激烈的辩论。可敬的菲利普·弗兰西斯曾谴责在印度扩大种植罂粟这种“世界上最有害的一种产品”。幸好有一位议会成员为了英国的荣誉对从这几乎等于慢性种族灭绝的事中牟取利润感到愤怒。敦达斯平静地回答说鸦片是亚洲的一种日常消费品,从印度向中国出口鸦片越多,英国为印度花的钱就越少。马戛尔尼原来想“能用大米或任何更干净的东西替代鸦片”。但他很快就听之任之了。

欧洲与亚洲的贸易逆差越来越大。除了一些小挂钟和小加工成品外,欧洲产品在中国几乎没有市场。而中国则向欧洲出口更多的茶叶、瓷器、丝绸和工艺品。因此欧洲不断增加的进口要用出口工业品来平衡。假如中国的大门打开了,就不必要从印度走私鸦片了。在这之前要用走私鸦片的收入来支付进口的茶叶。英国是从全球的角度,而不是从道德的角度来看待自己的贸易的。现在当工业大国向不发达国家出售武器时,情况又有多大改变呢?

第十六个使团,也是第一个使团

  1792年9月8日,敦达斯给马戛尔尼下达正式指示。一个庄严的开场白:“在中国经商的英国人多于任何其他国家,但其他欧洲国家的商人或是由使节,甚至由打入北京朝廷开明层的传教士陪同,而英国商人却无人帮助,与中国皇帝远远地隔开着。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我们的实力在中国表现得不够。”

  英国内阁想了解广州对欧洲贸易限制的性质。是由于确定的政策,还是一般的排外情绪,是由于腐败,还是中央没能控制住的省里滥用权力,这一切都要靠特使的慧眼去发现了。“根据广州东印度公司最有经验的并目睹了我们在广州的商人受到欺负的人的推荐,我们选中了你这样一位要人。”

  敦达斯还明确地说:“您一到便要受到接见,您要服从中国朝廷的礼仪,既不要损害自己君主的尊严,又不要被礼节上的小事束缚住手脚。”您要尊重礼仪,尊重礼仪的同时又不损害我们的体面……

  下面是七点建议,马戛尔尼发现其中也有他自己曾给敦达斯写过的内容:

  1.为英国贸易在中国开辟新的港口。

  2 尽可能在靠近生产茶叶与丝绸的地区获得一块租界地或一个小岛,让英国商人可以长年居住,并由英国行使司法权。

  3 废除广州现有体制中的滥用权力。

  4.在中国特别是在北京开辟新的市场。

  5 通过双边条约为英国贸易打开远东的其他地区。

  6 要求向北京派常驻使节。

  7 最后的,但不是最不重要的一点,情报工作:“在不引起中国人怀疑的条件下,使团应该什么都看看,并对中国的实力作出准确的估计。”

  透过这庞大的计划,已经可以觉察出某种殖民关系……

  这次使团当然是有先例的。葡萄牙在1521年至1754年间已冒过5次险,以后40年里则没有再试。荷兰在1656年至1686年间曾试过3次,以后的100年里没有再派使团。俄国离中国最近也最积极,1656年至1767年间先后派过7个使团跨越沙漠去中国。法国队没做过尝试,它满足于派遣并不代表国家的传教士、总共有过15个使团,但丝毫没有可以夸耀的地方。

  20年之后托马斯·斯当东是这样总结这15个“使团”的不妙处境的:“这个庞大的帝国过分相信自己的智力资源,所以不愿和欧洲各国建立关系,它幅员辽阔,所以别人无法强制它,它从不容许与西方发生任何关系。”马戛尔尼决心打破这些惯例。他的使团只是第16个吗?但它将是第一个名副其实的使团。

  说实在的,只有俄国人曾真正与中国人谈判过。由于两国在鞑靼游牧民族来往的大片土地上互相争持,他们不可能互不了解。现在马戛尔尼要让中国感到西方出现了一个新的强国:英国的军舰打乱了地理布局,使英国和大草原另一边的“西方蛮夷”一样成为中国的邻邦。他的使命是使英国这个海上的邻国同陆上的邻国俄罗斯一样成为中国必须正视的国家。

上一篇:小引 三个时期的见证人

下一篇:第二章 “人类的主人”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九章 论市民的君主国 - 来自《君主论》

现在谈另一种情况:如果一个平民的市民,不是依靠罪恶之道或者其他难堪的凶暴行为,而是由于获得本土其他市民的赞助而成为本国的君主,这种国家可以称之为市民的君主国。要取得这种地位,一个人既不完全依靠能力,也不完全依靠幸运,需要的倒是一种幸运的机灵(unaastuziafortunata)。我认为,取得这种君权,不是由于获得人民的赞助就是由于获得贵族的赞助,因为在每一个城市里都可以找到两个互相对立的党派;这是由于人民不愿意被贵族统治与压迫,而贵族则要求统治与压迫人民。由于这两种相反的愿望,于是在城市里就产生下述三种结果之一,不是君主……去看看 

第十章 - 来自《走下神坛的毛泽东》

毛泽东讲究吃吗?   讲究。讲究吃辣椒。他说能吃辣的人革命性强。辣椒不要油炸,要整根地千炕,讲究吃 个纯味。   但是,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讲究吃红烧肉和活鲤鱼。   毛泽东一生没有吃过任何补品。如果一定说吃过,那就是红烧肉。   我讲过,打沙家店战役,毛泽东三天两夜不出屋,不上床,不合眼。歼灭钟松的36 师,俘敌6千余人。战斗结束后,毛泽东对我说:“银桥,你想想办法,帮我搞碗红烧肉来 好不好?要肥点的。   我说:“扛了这么大的胜仗,吃碗红烧肉还不应该吗?我马上去。   毛泽东疲倦地摇摇头:“不是那个意思。这段时间用脑子大多,你……去看看 

第十二章 - 来自《对面坐着马向东》

从1999年7月到2000年10月章亚非也被“双规”时为止,她花出去的各种“营救经费”已高达130万元。   在“马案”北案南审后,我在江苏看守所曾问过老马为什么在东北的时候要“翻供”?老马不喜欢“翻供”一词,说他在东北,办案人员只是查了他两件事,一是贪污,二是涉嫌挪用公款。换句话讲,老马在东北没有“翻供”,他只是“停”供,停止了对自己问题的交代,比如如何巨额受贿,包括收受刘涌(涉嫌黑社会犯罪)的4万美元、比如如何用受贿的钱置办了3处房产(每处价值100多万元)、怎样将186万美元的受贿资产转移至境外,还有大量股票、财物藏匿何方等……去看看 

1-2 关于民主国家的信仰的主要源泉 - 来自《论美国的民主(下卷)》

教条性信仰,因时代不同而有多有少。这种信仰的产生方式不尽相同,而且它们的形式和对象也可能改变。但是,教条性信仰,即人们不加论证而接受的某种信念,是人们无法使其不存在的。如果每个人都力图各自形成自己的观点,并独自沿着自己开辟的道路去寻求真理,则决不会有很多人肯于团结在一个共同的信仰之下。因此,不难理解,一个社会要是没有这样的信仰,就不会欣欣向荣;甚至可以说,一个没有共同信仰的社会,就根本无法存在,因为没有共同的思想,就不会有共同的行动,这时虽然有人存在,但构不成社会。因此,为了使社会成立,尤其是为了使社会欣欣向荣,就……去看看 

第六篇 第二十九章 战区防御(续)逐次抵抗 - 来自《战争论》

我们在第三篇第十二章和第十三章中已经指出,在战略上应该同时运用现有的一切力量,逐次抵抗同事物的性质是矛盾的。   对于一切活动的战斗力量我们不需要作过多的说明。但是,如果把战区和战区内的要塞、地形障碍,甚至战区的面积也都看作是战斗力量,即把它们看作是固定的战斗力量,那么,它们只能逐次加以利用,或者,在开始时我们把其中可以发挥作用的那些部分完全放在我们的前面,而其它部分退得很远。如果这样,战区就能发挥它在削弱敌人军队方面的一切作用。敌人就只能封锁我们的要塞,派遣守备部队和设立防哨以保障他占领的地区,他只……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