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英国的名声”

 《停滞的帝国》

(1793年7月19日-31日)

  7月19日。“狮子”号在芝罘抛锚。中国领航员以为是庙岛,其实庙岛位于北边更远的地方,这证明了英国人瞧不起他们是有道理的。

  由于使团下船的时间临近了,马戛尔尼命人向四艘船的全体人员庄严地宣读关于行为准则的通告:“使节团任务的完成全赖能否取得中国人民的好感,而中国人民对英国的好感则又完全取决于我们在他们面前的言行表现。不幸由于过去在广州的少数英国人的不轨行为,在中国人的心目中英国人被视为欧洲人中最坏的民族[……]即使是一名最卑劣的中国人,当他和外国人发生争执时,中国当局也会站在中国人一边。如果中国人死了,那么中国当局会为他报仇。在广州,一艘英国船的一名炮手因不慎打死了一名中国农民而被判死刑。因此,即使对最贫贱的中国人也必须态度稳重、和善。”

  因此特使要求使团全体成员为“光耀英国的名声”必须表现出有秩序、待人温和与守纪律。如果发生不端行为,他“认为有责任惩办任何违反者”。不仅如此,他“将让中国司法机关处理”。这是一个可怕的威胁!由于他的指示是为了避免他的同胞落到中国司法机关之手,所以万一出事,他会因为不得不这么做而懊悔不已。不过,他的随行人员没有见到这些指示……

  未经他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准上岸。一旦上岸,不能离开驻地,尤其是绝对不能做生意。“当谈判进展到使团认为胜券在握时,特使阁下将很乐意取消这一规定。”

  就这样,虽然这次出使完全是为了做生意,但在目的没有达到之前却不得不禁止做生意。这是虚伪吗?不是:就这一点而论,这是对中国人心理的透彻了解。斯当东和巴罗都没有忘了告诉读者,中国人——至少是中国官员——蔑视贸易。巴罗写道:“中国人从小时候吃奶起就逐步养成了对外国人和商人的偏见。”斯当东指出:“在中国只有四个阶级:文人以及从中选拔出来的官员、农民、工匠,最后就是处在最底层的商人。”

  英国东印度公司机密委员会甚至允许马戛尔尼免除“印度斯坦”号指挥官或其他军官的职务,如果他们“违抗特使阁下命令或做生意的话”。马戛尔尼头脑很清醒,他知道英国人的名声不好:英国人既是商人又是坏人——不能有比这更坏的名声了。

  英国人要扩大贸易关系就必须以崭新的面貌出现。然而,羞

于谈贸易也有麻烦之处。和英国使团接触的中国地方官员发现除了给皇帝的贡品外什么也没带来时,他们定会流露出失望的神情。对中国地方官员不送一点礼物吗?这些手表和八音盒一个也没有吗?中国官员很想得到或者至少按卖给朋友的便宜价钱买下来,然后再以好的价钱转卖出去或赠送给有势力的保护人。友谊需要维持,否则就会消失。

  正当英王特使把他的意愿告诉给他的随行人员时,皇帝关心的是提醒他的官员们应遵守不可变更的规矩:“应付外夷事宜,必须丰俭适中,方足以符体制。此次英吉利国贡使到后,一切款待固不可踵事增华。但该贡使航海远来初次观光上国,非缅甸、安南等处频年入贡者可比。”

  真是对英国特使特殊对待吗?并不怎么特殊!“若该贡使等于六、七月内始到,维时带往热河,与蒙古王公及缅甸贡使等一体宴赉观剧,较为省便。”

  “对远来贡使不可顶撞”,皇帝朱笔批道。对向往我国文明的夷人不可热锅快炒,而只能文火慢煮。天朝官僚机器开始运转

  突然出现一艘欧洲造的小型船只。“这是‘勉励’号,船长叫普罗克托,奉东印度公司之命接应我们。由于没有找到我们,他们便在黄海口巡逻。”原来,英国东印度公司担心万一马戛尔尼在澳门不停靠。为保险起见,决定派该船向马戛尔尼报告北京的最新消息。“勉励”号便加入英国特使船队,成为特使船队的第五艘船。

  7月20日。英国人靠岸想去登州府。他们发觉庙岛并不是原来想象的中国大陆的一个港口,而是一个岛;还发觉他们停泊的地方很危险。

  登州知府是一名高级官员。马戛尔尼写他“彬彬有礼,聪明好奇”。他登上“狮子”号,向英使介绍通过陆路去北京的各种办法。“朝廷已就此问题给了他指示”。中国人非常不喜欢海上旅行。马戛尔尼则想继续他的海上航行。再说,他从一名新领航员那儿得知,这个季节北直隶湾没有任何危险;而且通过内河把行李运到天津的帆船都已准备好了。“这些帆船船体大,结构好,因此我们的箱子决不会受损或受潮。”

  7月22日,五艘船扬帆起航了。它们用3天时间抵达白河口:但由于河底的冲积土层很厚,船队无法开进去。因此,25日凌晨,船队在离海岸5海里,水深只有7英寻处停泊。“豺狼”号往前行驶,抵达大沽。

  晚上,“豺狼”号回归船队;坎贝尔和赫脱南向马戛尔尼汇报,介绍他们所受到的相当不错的接待情况。

  当然,他们也不得不回答了许许多多有关使团的问题:人数、年龄、人员的职衔、“狮子”号与护卫船的马力、礼品,等等;有一名秘书把回答记了下来。中方告诉他们,有两名高级官员将上“狮子”号向英使致意并一起商量去北京事宜。

  这是和天朝官僚机器的首次接触:它的庞大的机构既负责接待英国使团,也负责把它碾得粉碎。

上一篇:第九章 搜罗领航员

下一篇:第十一章 运送礼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不代表素心书斋观点,素心书斋不享任何版权,不担任何版权责任。

 

第四章 春秋社会的世族 - 来自《世袭社会及其解体》

本章主要考察春秋时代的世族——即那些在社会、经济方面具有支配势力、盘根错节、代代相传;在政治、文化方面也极为活跃、占据主导地位的家族。作为一国之主的君王诸侯的世系,自然不包括在我们所说的“世族”之内,而士及庶人的家族一般也称不上是这种有权势的“世族”,所以,世族大致都是大夫家族。i  有好几条线索把我们引到对世族的研究。在秦以后的中国历史中,虽然始终可以见到家族的力量,但总的长远趋势是:家族越来越退出上层政治的领域而仅活跃于社会基层。而我们在春秋历史上所见到的重要人物,后面却都有一个家族,个人与……去看看 

第七章 私营石油公司为何梦破 - 来自《中国黄河调查》

如果说处于历史沉睡之中、经历最顽固计划体制塑造的陕西,在黄土高原的紧紧包围中还没有主动地抛弃阻碍它走向现代工业文明的保守和封闭的观念,并建立起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规则,那么陕北私营石油开采权的破灭,恰恰说明资本自由竞争的精神,还没有扫除笼罩在他们身上的计划经济的阴影……招商引来石油开采浪潮  如果说处于历史沉睡之中、经历最顽固计划体制塑造的陕西,在黄土高原的紧紧包围中还没有主动地抛弃阻碍它走向现代工业文明的保守和封闭的观念,并建立起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规则,那么陕北私营石油开采权的破灭,恰……去看看 

第一部分第十一章 祖国、疆界和语言 - 来自《和谐与自由的保证》

祖国!好一个甜蜜的欺骗!神圣化的谎言!它用一种魔术似的狂热陷弄人类的心灵,迷惑他们的理智,混乱他们的感情;它对于那些进步和自由的最凶恶的敌人来说,是他们的谬论的最后的救急太平锚,是他们的特权的救生圈;你这古旧、暧昧的传统!撕下你那蒙着数千年尘土的画皮来吧,以便人们可以看到你究竟是个什么鬼东西!  所谓祖国,究竟说起来是什么呢?!所谓爱国心又是什么呢?现在我们来看这出戏吧。  请看在我面前的这幅欧洲地图上,祖国打扮成怎样花花绿绿的一片!还有她那些姊姊妹妹们也都在或大或小的疆界里团团围着她!到处都是政府、警察、教士,而……去看看 

第三章 论希伯来人的天职 - 来自《神学政治论》

论希伯来人的天职,是否预言的才能为希伯来人所专有  每人的真正幸福和天佑完全在于享受善良的事物,而不在于自负只有自己有这种享受,别人都在摈斥之列。凡人以为更为幸福,因为他正享受利益,别人享受不到,或是因为他比和他同等的人更为有福更为幸运,这样的人是不知真正的幸福与天佑为何物。他所感到的喜乐不是幼稚的就是出自嫉妒与恶意。例如,一个人的真正幸福只在智慧和知道真理,完全不在他比别人更有智慧或别人不知道真理。这种计较并不能增加他的智慧和真幸福。  这样说来,凡人因为这种缘故而喜乐,就是幸灾乐祸,存心不善的。……去看看 

扪心自问 - 来自《一个阴郁灵魂的争战》

(1999、3) 我看到,一些专门从事哲学研究的人不敢研究政治;号称关心政治的人士、党外人士的政治哲学又太落后。一流的学者常常能言他人所未言,在于他人所言之处发现新意,在于创新与统筹;在常规和平庸之处,在不敢言之处言已之真言。将常人之喜闻乐见之言,留给二流、末流的学者吧!对于学问一途,是否我过于顺利地结识了我的导师,在自身力有不逮的时候,故上苍令我辈时时遭受此等生途之颠簸、精神撕裂之苦? 我扪心自问:为何常常处于逆境中?为何朋友纷纷离去?那样的朋友──为金钱而活着的人们,除了满肚子的生意经,别无他念的所谓“商人”,我也只……去看看